第97章 心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孩子围着饭桌子坐了一圈,眼睛盯着外屋煮饺子的三月和郑大美。

  小五的眼睛有些湿润,下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腿,看了看小东、小西,又看了看小南、小北。

  见他们有说有笑的,他张张嘴想说点什么,见没人搭理自己,他把张开的嘴又闭上,低下头,左手摸起了右手。

  坐在小五旁边的小猫,发现小五情绪低落,她萌萌的看向小五,关心的问道。

  “五哥,你怎么了?”

  小东、小西、小南、小北,正在相互聊的高兴,听见声音,扭头齐齐的看向了小五。

  小五低着头,没有说话,一点眼泪掉到了桌上。

  小猫见小五落泪,以为小五的腿伤又发作了,她用小手轻轻的碰了一下小五的腿说道。

  “五哥,你怎么哭了?是不是,腿又疼了呀...?”

  小五没有回答,继续低头抹着眼泪。

  小东、小西、小南、小北,他们相互的瞅了一眼,把刚刚的笑脸都收了回去。

  他们想到小五的腿,被后娘(原主)打伤瘸了半年,就再也高兴不起来。

  小南心疼这个弟弟,看着小五,眼眶有些发红:“小五,你的腿又疼了吗?跟姐说说...”

  小五抬起头,看了下哥哥、姐姐,摇了摇头:“不疼...姐,我没事儿...”

  小北站起身来,小大人似的,走到小五身边,用手抹了抹小五的额头。

  然后,又抹了抹自己的额头,感觉温度差不多,她一本正经的说道。

  “不热,也没有发烧呀,小五,跟四姐说说,哪里不舒服。”

  小五看着小北,装医生装得有模有样的,他破涕为笑,推了小北的手一下说道。

  “呵呵,四姐,没有不舒服...几年都没有吃到饺子了,我高兴的还不行吗...”

  小东、小西,见小五没事,他俩相互看了一眼,小东若有所思的说道。

  “是呀,从咱亲娘死后,就没有吃过饺子...

  现在,这个娘对我们还不错,又给我们买衣服。又给我们包饺子的。

  小五,哥,知道你瘸了半年,心里一定不舒服。

  但毕竟是娘把你的腿给治好了,能忘的就忘了吧...”

  小南听了小东的话,扭头偷看了眼外屋忙活着的三月,回头看着大家,小声的说道。

  “就是,现在娘对我们都不错,小五,姐也知道你心里过不去这道坎...

  但我们现在太小,我们能怎么办....

  只要娘以后不打我们了,我们就先这样对付的过吧,能忘的就忘了吧...”

  小西听了小东、小南的话,咔吧了几下眼睛,咬了一下嘴唇说道。

  “小五,娘打你打的是重了点,你心里恨她也对...

  但,现在我们确实太小,没有办法自己生存,等咱们都长大了,有能力生存了,我们就离开她自己过。”

  小北听了小西的话,有些惊讶,她看了一圈哥哥、姐姐、弟弟、妹妹的,带有疑问的说道。

  “你们怎么都这样想,为什么说长大了要离开娘,娘现在对你们不好吗?...”

  小北的话说完,立刻遭到了其余几个孩子的白眼,大家像看白痴似的看着她,连最小的小猫都鄙视她。

  小北感到自己被孤立,她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抓住了小猫的手,很萌的问道。

  “小猫,你为什么鄙视姐姐,姐说的不对吗?那你为什么天天的往娘怀里钻,一口一声的娘叫着...”

  小猫的手被小北抓疼了,她咬着牙没有发出叫声,扭头瞟了眼外屋,小声的说道。

  “四姐,你没听说过‘哄死人不偿命’,我怕挨打呀,你叫她娘能行吗?...”

  小东看了眼有些发懵的小北,鼻子一哼,轻声说道。

  “哼,等没有小猫聪明...给你买身衣服,供你几顿饱饭,你就以为她是亲娘了...”

  小北听了小东的话,再一次的看了一圈自己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的,她好像明白了什么,嘴张的老大说道。

  “你们叫娘叫的那么亲,原来你们都是在演戏吗?...”

  几个孩子听了小北的话,再次向看白痴似的看着她,谁也不再和她说话,连眼睛都不在瞅她。

  小北呆愣了两分钟,看了看外屋忙着煮饺子,和郑大美说笑的三月。

  她慢慢的松开了抓着小猫的手,一步一步的走回到自己的位子,低着头不知道想着什么。

  娘最近对她们很好,再也不像以前那么恶毒了,她开始也怀疑过三月是不是装着善良。

  但见自己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的,跟娘都挺亲近,她以为娘真的改好了呢。

  哥哥、姐姐、弟弟、妹妹都把娘当亲娘了呢。

  没想到,原来他们都在跟娘演戏,就连娘最疼爱的小猫也是装的,自己怎么就没感觉出来,自己真的傻了吗、

  屋里孩子间发生的事儿,三月当然不知道。

  三月要是知道孩子们都防着她,在跟她演戏,她还不得伤心死。

  三月煮好了饺子,和郑大美一起把饺子端了上来。

  “娘,您辛苦了,快坐下了吃吧...”

  “娘,您坐我这儿,我把蒜酱都给您倒好了...”

  “娘,有你真好...”

  “娘,饺子真好吃,小猫最喜欢娘包的饺子啦...”

  小北看着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跟三月套着近乎,听着他们奉承三月的话,她瞥了一下嘴,心里骂着他们‘虚伪’。

  三月把饺子给孩子们分好,见孩子们吃的开心她很高兴。

  说实话,她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过年,还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气氛。

  三月瞟了一眼窗外,似乎想起了什么。

  她走到箱子跟前,从里面翻出一套衣服,转身看向小东,笑呵呵的说道。

  “小东,你等一会儿再吃...

  把这套衣物给你师父送去,让他换上,喊他过来一起吃饺子。”

  小东听了三月的话,紧忙发下碗筷,答应了一声,抓起衣服就跑了出去。

  郑大美咬了一口饺子,看着三月点了点头:“三月,你心真好,丑男人会感动哭的...呵呵。”

  三月白了郑大美一眼,打趣道:“快吃吧,饺子还堵不住你嘴,呵呵。”

  郑大美也没有生气,嘴里嚼着饺子,看着三月嘻嘻的说道。

  “三月,你一个人带着六个孩子过日子,还真的不容易,家里没个男人还真不行,要不要,过完年,姐帮你张罗一个...嘻嘻。”

  孩子听了郑大美的话,齐齐的看向了三月。

  三月有些脸热,瞪了郑大美一眼,走到小猫的身边坐下,看着孩子们笑着说道。

  “呵呵,我就不用了,有没有男人都一样,有六个孩子天天陪着我就够了。

  还是想想你自己吧,连个陪你过年的人都没有。

  自己先给自己先张罗一个吧,呵呵。”

  孩子们听了三月的话,相互的瞅了瞅,然后把目光都投向了郑大美。

  郑大美还想继续跟三月说点什么,发现了孩子们的眼神有些不对,她尬笑了一下,夹起一个饺子,把话题岔开。

  “吃饺子,还别说,有孩子们陪着,这饺子就是香,呵呵。”

  大家正在吃着、聊着,小东跑了回来。

  “娘,师父不在屋,我把衣服放下了...”

  三月听小东说丑男人不在,也没有多想。

  她知道丑男人性格孤僻,或者是神志还没有恢复过来,不喜欢凑热闹。

  “哦,小东,你师父不喜欢凑热闹,娘捡一盘饺子,你给他端过去,一会儿他回来自己就吃喽。”

  三月说着,拿过一个控盘子,往里捡起了饺子。

  后山破庙前。

  燃着一堆火,火上烤着一只兔子,呲呲的冒着油。

  丑男人来回的翻着兔子,拿起用鼻子闻了闻,感觉很是享受。

  突然,丑男人一怔,似乎感觉到什么,他眼珠转了转,耳朵动了动,然后,笑了笑,大声的说道。

  “出来吧,别躲着啦,鬼鬼祟祟的,过来烤烤火...”

  随着丑男人的话落,一个黑影从暗处走了出来。

  “嘿嘿,闻到兔子香,神仙也跳墙...美味怎可一个人独享...哈哈。”

  来的人竟是郑铁林。

  他哈哈的笑着,手里提着一壶酒,向丑男人这边走来。

  丑男人没有抬头,翻着火堆上的兔子,嘿嘿一笑说道。

  “你是什么人?盯了我几天了,我们认识吗?...”

  郑铁林站在丑男人对面,把手里的酒晃了晃,哈哈一笑说道。

  “哈哈,大过年的,就不想喝两杯吗?我没有敌意,我们边喝边聊可好?”

  丑男人抬头看了看郑铁林,没有说话,用眼神示意郑铁林坐到自己身边,手里不停的在火上翻滚着烤兔。

  郑铁林也不客气,打开酒坛子,从身上又摸出两个碗,倒上酒递给丑男人一碗。

  丑男人接过酒,闻都不闻,一仰脖一口喝下,吧嗒一下嘴:“好酒!”

  丑男人把碗放到脚下,郑铁林又给他倒满。

  丑男人看了看郑铁林,笑了笑,端起碗一口又喝了下去。

  郑铁林继续给丑男人倒酒,看着丑男人的豪爽,伸出了大拇指赞道。

  “豪爽,好酒量,哈哈。”

  丑男人笑了笑,伸手撒下一个兔子大腿,递给了郑铁林,自己也扯下一块肉,大口的嚼着,很是洋溢。

  郑铁林吃着兔肉,喝了一口酒,感觉也是舒服:“嗨,好久没这么喝过酒了,美味佳肴,这个年没有白过,哈哈。”

  丑男人看了看郑铁林,嘴里嚼着兔肉,表情有些放松,含含糊糊的说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跟了我好几天了,你想干什么?”

  郑铁林又给丑男人到了碗酒,看着丑男人的眼睛,盯了半天,开口说道。

  “不瞒您说,我是官家人...奉命来寻找主子的一位故人,出来一个多月了,一点线索都没有...嗨,真是辜负了主子对我的信任...”

  郑铁林说着,很无奈的摇了摇头,一口喝掉了手中的酒。

  丑男人来回的翻着兔子,拿起用鼻子闻了闻,感觉很是享受。

  突然,丑男人一怔,似乎感觉到什么,他眼珠转了转,耳朵动了动,然后,笑了笑,大声的说道。

  “出来吧,别躲着啦,鬼鬼祟祟的,过来烤烤火...”

  随着丑男人的话落,一个黑影从暗处走了出来。

  “嘿嘿,闻到兔子香,神仙也跳墙...美味怎可一个人独享...哈哈。”

  来的人竟是郑铁林。

  他哈哈的笑着,手里提着一壶酒,向丑男人这边走来。

  丑男人没有抬头,翻着火堆上的兔子,嘿嘿一笑说道。

  “你是什么人?盯了我几天了,我们认识吗?...”

  郑铁林站在丑男人对面,把手里的酒晃了晃,哈哈一笑说道。

  “哈哈,大过年的,就不想喝两杯吗?我没有敌意,我们边喝边聊可好?”

  丑男人抬头看了看郑铁林,没有说话,用眼神示意郑铁林坐到自己身边,手里不停的在火上翻滚着烤兔。

  郑铁林也不客气,打开酒坛子,从身上又摸出两个碗,倒上酒递给丑男人一碗。

  丑男人接过酒,闻都不闻,一仰脖一口喝下,吧嗒一下嘴:“好酒!”

  丑男人把碗放到脚下,郑铁林又给他倒满。

  丑男人看了看郑铁林,笑了笑,端起碗一口又喝了下去。

  郑铁林继续给丑男人倒酒,看着丑男人的豪爽,伸出了大拇指赞道。

  “豪爽,好酒量,哈哈。”

  丑男人笑了笑,伸手撒下一个兔子大腿,递给了郑铁林,自己也扯下一块肉,大口的嚼着,很是洋溢。

  郑铁林吃着兔肉,喝了一口酒,感觉也是舒服:“嗨,好久没这么喝过酒了,美味佳肴,这个年没有白过,哈哈。”

  丑男人看了看郑铁林,嘴里嚼着兔肉,表情有些放松,含含糊糊的说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跟了我好几天了,你想干什么?”

  郑铁林又给丑男人到了碗酒,看着丑男人的眼睛,盯了半天,开口说道。

  “不瞒您说,我是官家人...奉命来寻找主子的一位故人,出来一个多月了,一点线索都没有...嗨,真是辜负了主子对我的信任...”

  郑铁林说着,很无奈的摇了摇头,一口喝掉了手中的酒。

  丑男人看了看郑铁林,嘴里嚼着兔肉,表情有些放松,含含糊糊的说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跟了我好几天了,你想干什么?”

  郑铁林又给丑男人到了碗酒,看着丑男人的眼睛,盯了半天,开口说道。

  “不瞒您说,我是官家人...奉命来寻找主子的一位故人,出来一个多月了,一点线索都没有...嗨,真是辜负了主子对我的信任...”

  郑铁林说着,很无奈的摇了摇头,一口喝掉了手中的酒。

  郑铁林又给丑男人到了碗酒,看着丑男人的眼睛,盯了半天,开口说道。

  “不瞒您说,我是官家人...奉命来寻找主子的一位故人,出来一个多月了,一点线索都没有...嗨,真是辜负了主子对我的信任...”

  郑铁林说着,很无奈的摇了摇头,一口喝掉了手中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