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丑男人蛮帅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月见小北一个人躺在炕梢蒙着被,以为孩子生病了,她来到炕梢,掀起被子摸了摸小北的额头。

  “小北,哪里不舒服吗?”

  小北看着三月关心自己的眼神,她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

  眼睛瞥向一旁,正在和郑大美玩耍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喃喃道。

  “娘,我没有不舒服,就是有点困,好想睡一觉。”

  三月见小北的表情,心理纳闷,平时活泼可爱的小丫头,怎么就突然变成了这样?

  感觉孩子心理有什么事儿,想了想,帮小北掖了一下被子说道。

  “哦,小北,你不守岁了吗?”

  小北抿了一下嘴唇,眼珠转了一下,看着三月说道。

  “娘,为什么过年要守岁呀?”

  三月笑了笑,抚摸着小北的头发,很是耐心的轻轻说道。

  “相传,很久以前,有一种叫‘年’的怪兽。

  每到年底,三十晚上都要出来作祟害人。

  人们把这一夜视为恐怖的“年关”。

  ‘年’怕火、怕光,跟是不喜欢热。

  所以,每到这一天晚上,家家户户都挂上灯笼,一家人团聚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屋里灯长明。

  躲在屋里吃“年夜饭”,熬夜守岁,不让‘年’靠近,直至新年黎明的到来...”

  三月讲完‘年’的故事,看了看小北,继续说道。

  “守岁,也是祈求祖先的神灵保佑,让我们不受到‘年’的侵害,这也渐渐成为人们过年的习俗...”

  小北听完三月的讲述,她从被窝里爬了出来,依偎在三月的怀里,天真的看着三月说道。

  “娘,真的有‘年’吗?

  那我也不睡了,和你们一起守岁,把‘年’这个坏蛋吓跑。”

  三月搂着小北,笑了笑:“嗯,不管真的有没有‘年’,就算‘年’真的来了,我们一家人团聚在一起,高高兴兴的也会把‘年’吓跑的...呵呵。”

  小院的仓房里。

  丑男人一个人坐在床上,看着一盘饺子和一套叠得板板整整的新衣服发呆。

  上屋里传来三月和孩子们的笑声,让丑男人缓过神来。

  他透过窗户的缝隙,向上屋看去。

  上午灯火通明,三月的剪影映在了窗户上。

  丑男人的脑海里出现了三月的身影,出现了那个在集市上,为了解救自己不惜与耍猴人对峙的身影。

  丑男人又想起了山上的破庙...想起了那套盔甲和战袍...

  郑铁林的身影又出现在他的脑海...

  丑男人用力甩了一下头,看了看曾经藏过盔甲和战袍的墙角,眉头皱了一下。

  盔甲和战袍为什么会出现在破庙?

  自己和廖家村到底有什么关系?

  自己到底是谁?

  丑男人想的头痛欲裂。

  丑男人用手摸了一下满是伤疤的脸,又看了看床上叠着的新衣服。

  丑男人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抓起了一个饺子,扔进了嘴里,眼角的泪水,随着脸部咀嚼的蠕动,流进了嘴里。

  东方现出鱼肚白,黎明将至。

  三月看着炕上躺着横七竖八的孩子们,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

  三月把孩子们一一摆顺,帮他们把被子盖好,轻轻的挪到郑大美的身边和衣躺了下去。

  郑大美感到身边有人,她的眼睛动了动,半睁开看着三月,嘴里含含糊糊的说道。

  “和孩子们玩累了,稀里糊涂的睡着了,天快亮了吧?”

  三月笑了笑,把自己的被子给郑大美盖上:“大美姐,谢谢你,陪孩子们守岁熬了一个晚上。”

  郑大美听了三月的话,眼睛完全的睁开,把被子往三月的身上搭了搭,随手摸了一下自己脖子上戴的项链,嘴角翘了翘。

  “谢什么...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要说谢呀,我还真得谢谢你...

  三月,这项链真是姚家大娘给的吗?”

  三月听了郑大美的话,笑了笑,做出要抢项链的动作:“怎么...不喜欢吗?...”

  郑大美躲开了三月伸过来的手,把项链藏进了脖子里,嘻嘻的一笑,望着屋顶说道。

  “嘻嘻。

  三月,还真没有想到,姚家还真是有钱人家。

  以前以为他们家很穷,怕他们家说不上媳妇,才把逃荒过来的翆娥说给他家儿子做媳妇...

  没想到,姚家是有背景的,不仅是个隐身富户,连县太爷都是他们家的亲戚...

  嗨,翆娥这回可是掉进福窝里喽...

  我郑大美也算干了一件好事,成全了一对好姻缘...”

  郑大美说着,似乎想起了什么,她忽的一下爬起,盯着三月,笑咪咪的问道。

  “三月,你认姚家大娘做干妈...

  说,是不是早就知道姚家的背景不简单!?”

  郑大美的突然的举动,和提高了的音倍,给三月吓了一跳。

  三月用食指抵住嘴唇,看了看炕上睡熟的孩子们,轻声的说道。

  “嘘!大美姐,你这一惊一乍的,别把孩子们吵醒了。

  你把我兰三月看成什么人了?

  我也是前几天才知道,县太爷跟姚家有亲属关系的好不好。

  至于姚家有没有钱,我根本就不知道。

  我认姚家大娘做干妈,看中的可不是这些...”

  郑大美听了三月的话,撇了撇嘴:“啧,谁信呀...

  说我比你还能说,你不看中这些,那你看中的是什么?...”

  三月看着郑大美的表情,笑了笑,眼珠转了转,还真的无法跟她解释,她白了郑大美一眼,把被子往身上裹了裹说道。

  “呵呵,你爱信不信,我看中什么...说了你也不懂,天要亮了,赶紧的睡觉。”

  郑大美见三月背过身去,躲避自己,所问非所答的,她就以为三月的心思被自己猜中。

  郑大美来了兴致,没有了睡意,她暗暗的笑了笑,伸手扳过三月的肩膀,看着三月的狡黠的说道。

  “三月,姐也不问你看中姚家什么了,嘻嘻...

  反正你是姚家大娘的干闺女。

  现在姚家有钱有势的,以后姐就跟你混了,有什么好事儿,可得想着姐点,呵呵。”

  三月看了看郑大美,一副死皮赖脸的样子,想想自己要办学校的事儿,还真的缺少个帮手。

  三月坐了起来,盯着郑大美看了半天,故意把脸板了起来,郑重其事的说道。

  “郑大美,你可想好了,你真的要跟我混,那以后可得听我的。”

  郑大美见三月把脸拉了下来,她以为三月生了她的气,忙收回笑脸,也坐了起来。

  听完三月说完话后,她才把紧张的情绪放松了下来,长长的舒了口气,用手轻轻拍了拍胸脯。

  “呼...三月,不带这么吓人的,我还以为你生气了呢,嘻嘻。

  姐有什么好想的,一个人无依无靠的,你肯带着我,以后,我都听你的...”

  三月听了郑大美的话,板着的脸有了笑容,盯着郑大美的胸脯,眯着眼睛说道:“真的,以后都听我的?”

  三月不怀好意的眼神,吓得郑大美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双抱在胸前,把肉团往里挤了挤,有些惊惧的看着三月。

  “三月,咱可说好了,姐是卖艺不卖身...你让我干什么都行,但要是干那种肮脏龌龊的事,打死我,小女子也从...”

  三月看着郑大美的表情,捂着嘴憋不住笑,她把郑大美拉到身边,小声的说道。

  “大美姐,我逗你玩呢,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嘻嘻。

  好了,赶紧的睡会儿吧。

  天亮就是大年初一了,我们一起去姚家,给我干妈拜年去!”

  郑大美缓过神来,知道三月是有意的吓唬自己,听三月要带自己去姚家拜年,就知道三月没拿自己当外人,她感到心里很舒服、很甜。

  两个人相视笑了笑,也不再多说一句话,双双躺在炕上,沉沉的睡去。

  大年初一。

  村子里接连响起爆竹声,把熟睡的孩子们惊醒,三月家屋里顿时热闹起来。

  郑大美睁开眼睛,早已不见了三月,她急忙的爬起,穿鞋下地,走进外屋,在灶台前忙活了起来。

  孩子们相互的嬉笑着,相互拜着年,小南帮小猫穿着衣服。

  小东、小西穿好衣服就往外跑,迎头碰上往屋里抱柴禾的三月。

  “小东、小西,你们干嘛去?”

  “娘,我们去给师父拜年!...”

  三月抱着柴禾立在门口,看着两个孩子钻入了仓房,低头又看了看怀里抱的柴禾,叹了口气,表情很是无奈。

  这两个孩子,自从和丑男人练上功夫,整天的就往仓房里跑,迷恋上了功夫,家里的活,是一点都没想着干。

  小北穿好衣服,看见了三月抱着柴禾立在门口,她急忙的跑了出来,伸手抢过三月怀里的柴禾:“娘,我来帮你!”

  小北瘦小的身材,托着一捆不轻的柴禾,显得十分的费力,三月看着心疼,鼻子一酸险些落下泪来。

  “小北,还是给娘吧,这是粗活,不适合女孩子干。”

  小北没有撒手,仍旧吃力的向屋里拖着:“娘,您不也是女孩子吗,哥哥他们练武,没有时间干家务,以后家里的活,我来帮你。”

  三月拗不过小北,只好和她一起把柴禾抬了起来,看着小北,有些小激动的说道:“小北,你的年龄还小,有这句话娘就知足了...”

  三月抱着柴禾。

  小东、小西的无视。

  小北主动跑出来帮忙。

  这些情景,屋里的三个孩子都看在眼里。

  小南看小北的眼神变了,再没有了看白痴的眼神,她思绪万千,甚至忘了帮小猫系衣服上的扣子。

  小猫的眼睛咔吧了两下,摸了下额上的纱布,看着小南轻声的说道:“姐,你说我四姐傻吗?”

  小南缓过神来,看着小猫摇了摇头,无声的帮小猫继续穿着衣服。

  小五穿好衣服,看了眼小南、小猫,脸上没有表情,无声的叠着被子。

  郑大美从外屋歪头看着屋里的三个孩子,又扭头看向门口,小北与三月一起抬着柴禾进来,她的脸上堆满了笑容,看着三月说道。

  “这帮孩子真懂事,大的知道照顾小的,小五还会叠被子,小北知道疼和人。

  三月,等孩子们都长大了,你就享清福吧,哈哈。”

  三月笑了笑,把柴禾往灶坑旁一放,摸着小北的头,略感欣慰的说道。

  “呵呵,孩子们就是这样,你对他们好,他们就会对你好。

  以前,我没有照顾好他们,是我的不对。

  现在我想明白了,用心的把他们抚养成人,他们都有出息了,那才是对我兰三月最好的回报。

  享不享福我不在乎,只要孩子们都好好的,我就幸福,呵呵。”

  小东、小西,低着头从外面走了进来,一看就是刚刚被训斥过的样子。

  三月见他俩情绪低落,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们问道。

  “小东、小西,你们怎么了,师父没在吗?”

  小东、小西,相互看了一眼,小东抿了一下嘴,咬了一下嘴唇,抬起头看着三月说道。

  “娘,师父在呢...

  对不起,娘,刚刚师父批评我们了...

  我们不应该光顾着学武,忘了做人...”

  小东说完,走到灶坑前,抽出几根柴禾,往灶坑里添着柴。

  小西也向三月说了声‘对不起’,然后,提起了水桶,向院子里走去。

  小东、小西的举动,看得郑大美有些发懵,她皱了下眉头,看向三月。

  三月似乎明白了什么,看着郑大美笑了笑,用下巴指了指院里仓房的方向。

  郑大美点了点头,也明白了大其概。

  就跟三月想的一样。

  丑男人在屋里看见了三月一个人抱柴禾,小东、小西跟没看见一样。

  丑男人很是生气,把小东、小西,训斥了一顿。

  做人都做不好,学武有什么用?

  不能天天的想着自己强大,不顾别人的感受。

  三月虽是你们的后娘,可照顾你们和亲娘一样。

  别觉得谁应该应分的照顾你,人心比自心,你不尊重别人,人家凭什么尊重你。

  三月看着仓房的方向,轻松了许多,看来丑男人的神志是清醒了。

  她也没必要担心丑男人把两个孩子教坏。

  仓房的门打开,换上一身新衣服的丑男人走了出来。

  郑大美看见丑男人睁大了眼睛,惊得用手捂住了嘴巴。

  三月倒是一脸的淡定,向丑男人笑了笑。

  丑男人向她们点了点头,关上仓房的门,转身离开了小院。

  “喔噻,三月,要是不看他的脸,这个丑男人蛮帅的...”

  郑大美盯着丑男人走出小院,看着丑男人雄伟的背影说道。

  三月看了看郑大美,撇了一下嘴说道,见小北、小东还在跟前,当着孩子的面也不好跟她说什么,就把话题岔开。

  “大美姐,我们赶紧的做饭吧,吃完好去姚家拜年。”

  郑大美听了三月的话,从花痴的状态中醒来,看着三月和两个孩子,她的脸红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