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办学初步意项谈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月把私塾先生让到里,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私塾先生。

  “先生,您坐,有什么话好说,嘻嘻。”

  私塾先生略微犹豫一下,他本来是想找三月评理来的。

  早起他刚刚起床,就有他的学生报上门来。

  告诉他三月要办私塾,小东、小西他们正在村子里四处拉人。

  私塾先生听了学生的话,二话不说就来找三月理论。

  他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穷书生,家里原先还算富裕,但早年为了搏取功名,十年寒窗,只是中了个秀才。

  后来年龄大了,见走仕途希望不大,便不再参与科考,开私塾教些孩子谋生。

  村子里就这么多孩子,张先生的私塾勉强可以维持,吃不饱也饿不死的。

  但三月要开私塾,而且学费比他收的还要低,只简直就是断了张先生的活路,人再老实也会急的。

  张先生看了三月一眼,没有落座,她知道三月不好惹。

  早听说三月是个恶毒的后娘,他就躲得远远的,跟三月一点来往都没有。

  后来姚家娶亲他也去了,也知道了姚家和县太爷是亲戚,三月还是姚家的干女儿。

  私塾先生考虑了利弊,气往下压了压,没有敢跟三月翻脸,满脸不高兴的和三月说道。

  “兰小姐,你办私塾我管不着,但有些事情我不能不说。

  廖家村就这些孩子,本来能上起私塾的就不多。

  我的温饱将就的维持,你这一办私塾,学费又便宜,孩子们都得上你这来读书。

  你属于断了我的活路,虽然你是姚家大娘的干女儿,又跟县太爷沾亲带故的。

  但你不要忘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人乎...

  我今天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跟兰小姐讨个说法。

  我在廖家村教书20多年,除了教书不会干别的事情。

  你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教书先生,没有了学生,这样真的好吗?”

  三月想办学,只是想把六个孩子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看着,她不想让孩子们离开自己的视线,因为他们都是未来的大反派,三月想改变一下他们的人生轨迹而已。

  三月还真的没有想抢私塾先生饭碗的意思,听私塾先生这么一说,三月还真的是有些愧疚。

  “张先生,对不起,是我做事欠加考虑,要不这私塾我就不办了,您该办就办您的,这断人活路的事,我兰三月是不会做的,这点请您放心。”

  张先生听三月这么一说,吓了他一跳,什么时候三月这么好说话了。

  早听说三月的脾气不好,现在又有了县太爷给撑腰,怎么说不办就不办了呢?

  不会是三月当面装好人,背后还有什么阴谋吧。

  张先生思索片刻,眼珠转了转,像三月这样的女人,能不得罪还是尽量别得罪。

  私塾先生看着三月,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给三月施了一礼说道。

  “多谢兰姑娘体谅在下,我也是没有办法,早年为了博取功名,万贯家财已经败光,教书是我唯一的活路。”

  私塾先生说到这里,他环视了一下三月家的房屋,见屋里比较简陋,也知道三月一个人带着六个孩子不容易。

  一个两个孩子还好说,要是六个孩子都上私塾,确实也是一笔不少的开销。

  私塾先生好像猜出了三月办学的目的,一定想自己教孩子们省点银子。

  私塾先生想到这些,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不无同情三月说道。

  “兰姑娘,我也知道你不容易。

  六个孩子上不起私塾,你想自己教他们...

  要不这样吧,兰小姐,你只要不把我现在教的学生抢走,给我留口饭吃,私塾该办你就办,我没有什么意见。”

  三月听了私塾先生的话,想了想,廖家村就这么大个屁地方,孩子又不算太多,两个私塾,实在是没那个必要。

  私塾先生肯让一步,三月想他一定是知道自己与姚家和县太爷的关系,怕自己暗中找他的麻烦。

  三月本来就心地善良,见私塾先生一副可怜样,也不忍心和他抢生意。

  “张先生,谢谢你能理解我,您先坐,我们聊聊,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三月请私塾先生坐下,给他倒上了一杯茶,看着张先生聊起了家常。

  “张先生,您办学这么久了,一定有不少的经验,你看要不我们联合办学,您看可好?”

  私塾先生不知道三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一个私塾哪有联合办的,刚刚有些放松的情绪,又紧张了起来,他没有接三月递上来的茶杯,欠了欠身说道。

  “兰姑娘,要说经验还是有一些的,廖家村就这些学生,联合办学我看就不必了吧,我都说了你办私塾我不拦着,各凭本事吃饭。

  兰姑娘,你先忙着,我家里还有些事情,就告辞先回去了。”

  私塾先生不敢跟三月联合办学,他怕自己答应了,三月加入后,使什么手段坑害自己。

  三月和姚家的关系明摆着呢,还有县太爷在后面撑腰,到时把私塾霸占了,自己到哪里说理去。

  三月看见私塾先生慌里慌张的要走,笑了笑,拦住了他的去路。

  “张先生,请留步。

  我明白您的心思,哈哈。

  那天您在姚家帮着记账我也看见了,你是不是以为我是县太爷的亲戚关系,怕我侵吞了你的私塾呀?

  如果您有这样的想法,大可不必...”

  私塾先生见三月拦住自己,又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他不明白三月的意思,你不是想把我的私塾霸占,那你想什么?

  私塾先生想到这里,反而不急着走了,他倒想看看三月这个人言恶毒的女人,到底要干什么。

  “那兰姑娘的意思是...?”

  三月再次请私塾先生坐下,把茶杯递到张先生手里,笑了笑说道。

  “张先生,您听我说,我兰三月有个想法。

  我想和你联合办学,是出于诚意。

  我的目标也不是在廖家村这个小村子,廖家村孩子再多能有多少。

  您教了这么多年的书,经验是最宝贵的,我想我们到县里去办学,把私塾发展扩大,多招些学生,你看这样可好?”

  张先生听了三月的话,眼睛睁得老大,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了三月半天,缓缓的说道。

  “兰姑娘,你说什么?!

  你要到县里去办私塾?

  还要多招学生?”

  三月明白私塾先生为什么惊讶,她最近也了解了一下,这个时代的具体情况。

  公历虽然是跟着现代的时间走的,也是2021年,但具体朝代背景还是处在古装上。

  教育的形式就是私塾,有钱家直接把教书的先生直接请到府里那样。

  要到县里办学,形成一定的规模,三月敢想,私塾先生可不敢想。

  三月想把现代的教学理念带进这个时代,她没有什么后顾之忧,反正自己是传输过来的。

  谁让她穿的书她决定不了,但自己想干什么,也是别人改变不了的。

  既然身边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跟原著很多地方都不一样了,那就让它大点的变化又如何?

  三月办学的决心已下,刚开始她还没有想去县里办学,就想先办一个私塾就算了。

  可是,今天私塾先生找上门来了,激起了三月没穿书前的一些愿望。

  三月看着私塾先生傻愣的眼神,她笑着点了一下头,郑重其事的说道。

  “张先生,您没有听错,我是想到县上办学。

  投资银子的事情,您不用管,这个我想办法。

  你主要就是负责教学生,干您的本行就行。”

  张先生看着三月,半天没有说话,他低头想了想,考虑了一下说道。

  “我不用出钱,还叫什么联合办学呀。

  再说去县城开私塾,离家这么远...

  还要租房子,添置桌椅板凳什么的,这都需要银子开路呀。

  要是学生招不上来,还不得陪掉了裤子...”

  三月知道这个私塾先生,以为去县城还是像以前那样办私塾,那样的话三月才不会去,她想开的可是现代的学校式的,成批次的教育。

  三月想了想,该跟张先生说明一下具体的想法,她想听听,这个时代的人,对现代的学校的式的教育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张先生,您别急,听我慢慢的跟您讲。”

  三月说着,自己也坐了下来,让小猫出去,把自己的画好的桌椅板凳图样交给丑男人。

  小猫离开后,三月看着私塾先生说道。

  “是这样,张先生,我看私塾的教育方式应该改革了。

  十年寒窗苦读,然后参加科举考试。

  私塾里就您一个教书先生,您跟一批学生就要跟十年。

  可是,孩子们的年龄不一样,也不能一年的入学。

  你是不是经常的教完大的教小的,然后再教更小一点的学生...”

  张先生听了三月的话,并不否认的点了点头,没有打断三月话的意思,继续倾听三月的讲述。

  “由于孩子们的年龄不同,学的知识又不一样,一个人办私塾是很累的。

  如果我们多招几个教书先生那就不一样了。

  不同年龄的孩子,有不同的先生教。

  把学生再分成年级,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

  教师先生也按教书的水平来教,文化高的就叫高年级,文化低的就教低年级。

  学生一起上课都是一个年龄段的,在一起学习也有兴趣。

  不像现在,都在一起学习,你讲高年级的知识时,低年级的睡觉,教低年级的时候,高年级的又不愿意听。

  久而久之,学生们都有了厌学的心理。

  您想,十年寒窗,谁不想考取一个功名呀。

  我们如果把教学系统化、趣味化...

  不但孩子们愿意学,成绩也不会很差。

  我们要打造专业的教学团队,学生们想考取个功名还是有希望的,您说呢?”

  私塾的张先生,听了三月的办学计划,像听书一样入了迷。

  三月深入浅出的讲述,让本来就不笨的张先生茅塞顿开,三月的理念不无先进,他还真的没有想到一个不到20的小姑娘,能有这样高的见解。

  张先生喝了一口茶,看着三月若有所思。

  按三月说的到县里办学不是不行,他知道三月有县太爷撑腰,去了也不会有人欺负。

  “兰姑娘,听了你办学的理念,张某真是茅塞顿开,自愧不如也。

  你想法很先进,常言道‘术业有专攻’,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一个教书先生,常年累月的就教一个年龄段的孩子,他的教学经验会越来越丰富,也会对这个年龄段孩子的秉性越来越清楚。

  了解孩子,知道孩子需要什么,才能知道怎么教好孩子,也是这个道理。

  如果真能把这样的私塾办起来,我想,用不了几年,我们私塾里一定会科举出几个举人,出个状元也说不定,哈哈。”

  三月听张先生溢誉自己的言辞,很是不好意思,这哪里是自己想出来的呀,现在生活中都这样好吧,她只是照搬过来而已。

  张先生的话也提醒了三月,如果学校办起来,几年之内要真的出个状元什么的,这个学就没有白办,这也是一个活的广告,以后招生就不成问题了。

  三月想着美事,仿佛看到了小东、小西他们都考上了状元,不禁笑出了声来。

  私塾先生听见三月的笑声,抬头看了眼三月,他刚刚也是进入了遐想,自己没有功名,如果自己教的学生多考上几个,也是对他的一种安慰。

  三月看见张先生异样的盯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她帮张先生边续着茶,边笑着说道。

  “张先生,你夸奖了我来,我兰三月哪有您说的那么好。

  办学的事儿,还得劳您多费下心。

  我接触的教书先生不多,师资这一块你还得帮忙,先给他们打下招呼。

  等我把学校的地址选好后,就让他们过来,你看行吗?”

  张先生想了想,教书先生这个问题好像不大,和他一起参加过科举的人他可认识不少,考取功名的就那几个,其余的都在家带着呢。

  能帮同僚们找点事做,又可以和老朋友们经常在一起,他想应该没人会反对的。

  “好,既然兰姑娘相信我,我就一定把这个事情办好,别的不敢说,老学究还是认识几个的,看面子都能过来,如果薪金上没什么问题的话,留下他们问题也不是很难。”

  三月听了私塾先生的话,觉得张先生这个人是个办事的人。他可以帮自己找这些教书的先生,当然没有忘了帮这些老学究争取薪金的问题。

  一看张先生也是为朋友着想的实在人。

  三月心里挺高兴,学校的事情有张先生这样的人加入,基本上算是搞定,至于薪金和租用学校的事情,对三月来说都是小事儿。

  三月可有空间超市,首饰柜台就是三月的移动银行,薪金还用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