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成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客栈老板听三月和郑大美要买自己的客栈,他愣了一下。

  不会吧,自己刚刚有出卖客栈的意思,就有人找上门来,有这样巧合的事儿?

  客栈老板上下打量着三月和郑大美,见她们穿的普普通通的样子,也不像有钱的人呀。

  客栈虽然没什么设施,但面积在那里呢,没有银子可拿不走。

  客栈虽然不想再做生意,决心想把客栈卖掉,他都认可赔钱了,但赔得太多,他还是不能买的。

  客栈老板望着三月和郑大美,爱搭不理的说道。

  “你们是也想盘店铺,我没听错吧,年还没过完呢,你们别拿我寻开心了,赶紧的回家陪家人去吧。”

  客栈老板说完,没有再理她们,转头继续往墙上贴着写好的白纸。

  三月从客栈老板的态度上,就知道他是狗眼看人低,以为自己没钱买不起他的客栈。

  三月有些生气,上前一步,一把夺过客栈老板手中写好的白纸,撕得粉碎。

  客栈老板见三月如此的蛮横霸道,气得胡子乱颤,他瞪着眼睛看着三月,用手指着三月说道。

  “你...你,你想干嘛,看我好欺负吗?要抢客栈吗?...”

  三月把手里残留的白纸碎片我嘴吹掉,不无藐视的看着客栈老板说道。

  “呵呵,你这客栈不是出卖吗?

  就算是你贴上了,我揭了告示,想买还不行吗?

  这也是朝廷允许的吧...

  除非你是不想出卖,贴个假的告示,另有所图...”

  三月穿书过来虽然时间不长,但古代的书她还真的没少看,她知道那个时代,只要贴了出卖的告示,有人揭了,双方就的坐下来诚意的谈。

  客栈老板听了三月的话,心里直叫委屈,我的姑奶奶呀,算我服了你了。

  我怎么会不想买呢,但你们能买的起吗?

  客栈老板看了看三月,又看了看旁边一言不发的郑大美,他想了想说道。

  “嗨,姑娘,我是真心的想买客栈,你们就别在这里捣乱了。

  告示撕就撕了,我回屋再写一张就是。

  看你们好像不是县城的人,你们要是找地方吃饭,我还真的没心情给你们做。

  我这还有几吊钱,你们拿着找别地吃去吧。

  就算给老儿一个面子,求求你们快走吧...”

  客栈老板是个胆小鬼,他不想招惹是非,昨天客栈刚死了人。

  见三月这样的霸气,郑大美又一幅冰冷的面孔。

  知道这两个姑奶奶都不是善茬,花钱免灾吧。

  郑大美见客栈老板对三月这样客气,有些不可思议,这样也行呀!

  三月撕了他的东西,他不但没有发火,还拿出钱来给三月。

  钱真的这样好赚吗?

  郑大美用手偷偷的扯了一下三月的后衣襟,意思是见好就收吧,别生出来什么事端。

  三月没有理会郑大美的暗示,她看出来了客栈老板胆小怕事,以为自己和郑大美是故意的来找茬蹭饭的。

  三月也看出来了,这个老板好像是有什么心事,是真心的想卖店。

  三月缓和了语气,态度也不在强硬,看着客栈老板说道。

  “老板,我们可不是讹人的主,也不是来要饭的。

  我就问你一句,你这客栈是不是真心的想出卖?”

  客栈老板见三月没有收钱,又听了三月的问话,他仔细的看了看三月。

  心想,是不是自己多疑了,还是让昨天死人的事情吓破了胆,万一人家是真心要买客栈呢,自己不就错过了机会吗。

  客栈老板想了想,有心试探一下三月,好让三月她们知难而退,主意拿定,客栈老板也不在墨迹,抬起头来,看着三月说道。

  “姑娘,不是小老儿看不起你。

  我这家客栈面积可不小,点地也不错。

  我是家里有事儿,无心经营,这要姑娘有心想买。

  给小老儿个本钱,客栈就归你。

  就怕姑娘拿小老儿开心,连小老儿的本钱都出不起呀...”

  三月听明白了客栈老板的意思,想用激将法让自己亮下底,那么好吧,我就亮给你看。

  三月想着,没有再和客栈老板纠缠什么,她伸手入怀,掏出一张银票,递到客栈老板面前,呵呵的笑着说道。

  “呵呵,老板,你的心意我懂。

  我们也不是没事闲的上您这里逗闷子来了。

  买卖交易就要公平公正,你想看看我们有没有实力就明说。

  何必逗圈子呢,你看这是三百两银票,能否买下你的客栈?”

  客栈老板听三月的话,凑到三月跟前,眼睛盯着三月手里的银票,心跟着狂跳个不停。

  “哈哈,姑娘,是小老儿眼拙,差一点就得罪了两位财神。

  三百两盘下小店,足够,足够了...呵呵。”

  客栈老板说着就要伸手去接三语手里的银票,以为三月是个傻白甜,这么多的银子都给他呢。

  三月可不傻,躲开了客栈老板的手,把银票往怀里一揣,笑着说道。

  “呵呵,老板,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这客栈值多少银子,我们看过房子再做合议,绝不会让你吃亏,你看可否?”

  客栈老板见三月把银票收了回去,有些尴尬,他笑了笑说道。

  “呵呵,好,好,那就先看房子,两位姑娘请。”

  客栈老板说完,乐呵呵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三月也没客气,抬头就往院里走去,回头看了眼傻愣着的郑大美喊道。

  “大美姐,走了。”

  郑大美刚刚被三月拿出三百两银票吓住,她没想到三月身上有这么多的钱。

  三月还真是个小富婆,郑大美从来就没见过这么多的钱,正寻思着回去的路上要不要抢了三月。

  郑大美跟在三月身后,拽了拽三月的衣襟,小声的说道。

  “三月,那个,那个银票不会是假的的吧!

  你哪里来的那么多银子?”

  三月扭头瞪了郑大美一眼,轻声的说道:“就你不傻,假的谁看不出来,银子是我干妈给的,怎么眼气了,嘻嘻。”

  郑大美听三月说银子是姚家大娘给的,她没有怀疑什么,她知道姚家大娘应该有钱,给翠娥的嫁妆不说,还有个县太爷的侄子呢。

  三百银子是不少,但对有个侄子是县太爷的姚家大娘来说,还真就不算什么。

  郑大美有些茫然,人比人还真是气死人,三月随便认个干妈,就立刻脱贫了,还真是让她羡慕嫉妒恨呀。

  郑大美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似自言自语,又似和三月说道。

  “嗨,三月,你的命真好,看来我也得认个干妈、干爹的喽。”

  郑大美的声音虽小,但三月听得清清楚楚的,三月笑了笑,没有再理郑大美,跟着客栈老板身后,穿过了小院,进了客栈。

  客栈老板看见了三月三百两银票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满脸堆笑,点头哈腰的,跟个哈巴狗一样,带着三月和郑大美边看房子边给她们介绍道。

  “两位姑娘,客栈楼下是大厅,可做饭堂用,除了招待住宿的客人,还可以接待过往的散客打尖吃饭用。

  桌椅板凳都是现成的,这个我都不拿走,你们可以随便用。

  楼上客房十二间,有大有小,单人、双人、多人的都有...”

  郑大美知道三月兜里有了银子,腰板也挺了起来,听着客栈老板的介绍,不时还插上两句嘴,问问这问问那的,要是有外人看到,还以为是她有钱要买下客栈呢。

  三月看着郑大美和客栈老板指手画脚的样子,心里憋着笑,也不揭穿她,三月可没有时间跟她一样摆阔,她在认真的看房子,心里盘算着这个房子适不适合开学校用。

  三月跟客栈老板走了一圈,对房子还算满意。

  楼下可以间壁成几个课堂,用来授课,楼上可以做教书先生和家远一些学生的宿舍。

  院子也不算小,孩子们下课连玩的地方都有了。

  客栈老板带三月和郑大美看过房子,把她们让坐到大厅,沏了一壶好茶,满是殷勤的说道。

  “两位姑娘,坐下喝杯茶,这可是上等的‘碧螺春’,过年我都没舍得喝。

  今天,贵客驾到,小老儿也不好再珍藏了,哈哈。

  两位姑娘,看了房子,感觉怎么样?”

  郑大美像个女主一样,坐在了正坐上,端着茶杯摆着谱,看了眼客栈老板,缓缓说道。

  “哦,房子就这么回事吧,没有想象的那么好。

  有什么事儿,你跟我妹妹谈吧,她能做我的主。”

  客栈老板可没看出来郑大美是在装逼,看装束打扮,三月还真的像极了郑大美的下人一样。

  他可不敢得罪郑大美,一个劲的跟郑大美献着殷勤。

  三月与郑大美对视一眼,心里暗骂,你就装吧,什么时候我成了你的下人了。

  不过这样也挺好,有郑大美这个挡箭牌在,谈什么事儿都好谈一些,就像替主子办事一样,遇到不好谈得地方,不至于那么的尴尬。

  三月看着客栈老板,还在嘘虎郑大美,她轻咳一下,看着客栈老板说道。

  “咳,老板,房子看完了,我姐姐不算太满意,不过价钱要是合理的话,还是可以谈下去的。

  毕竟一分钱一分货嘛,希望老板拿出您的诚意,给个公道的价格。

  你要多少银子?

  我们合计一下。”

  客栈老板见三月把话引到了正题,他满脸的堆笑,边给郑大美续着茶,边说道。

  “呵呵,这个房子,我是花了三百两银子买的。

  房子临街,地点在县城也是个黄金地段,接手就可以赚钱。

  我本不打算出卖,但是小老儿家里有事,实在是无心经营。

  我也不赚两位姑娘的钱了,给个本钱就让给你们好了,呵呵。”

  三月听了客栈老板的话,撇了撇嘴,喝了一口热茶,张口说道。

  “看来老板是没有诚意呀。

  你的心也真够黑的,看见我们有三百两银票就说三百两。

  我要拿出五百两,你是不是还要五百两呢?

  姐姐,茶喝好了吗?我们该走了。

  这是留给你的茶钱。”

  三月说着,看了眼郑大美,顺手从怀里掏出一块碎银子丢到了桌上,站起身来做着欲走的样子。

  郑大美绝对是个聪明人,演戏是一流的,见三月这么说,她也收起了迎合客栈老板的笑脸,轻哼一声,站起身做着要走的架势。

  “哼,老板,你别拿我们当二百五。

  什么黄金地段呀!

  什么接受就可以做生意呀!

  你看你这客栈有人住吗?

  大过年的,我就不说不好听的了。

  我看呀,你可不是家里有事经营不下去了。

  不会是客栈出了什么事儿了吧,把客人都吓跑了,没有人敢在这里住吧。”

  客栈老板听了三月和郑大美的话,心里直抱委屈。

  他还真不是看见三月怀里的银票才开出这个价钱的,三百两还真是他当初买房子的价。

  从三月她们要三百两说实话他都赔钱,桌椅板凳都是他自己后添置的,装修房子搭理的钱他都没算呢。

  但是,客栈不卖不行呀,昨天刚刚死了个人,消息要传出去,谁还敢来这里住,赔钱他都认了,有人买就行呀。

  要是不卖了客栈,一年下来赔的会更多。

  客栈老板见三月和郑大美要走,都有种要哭的感觉。

  他见到了三月怀里的银票,也知道三月她们是诚心的要买房子。

  一下拿出三百两现钱来买房子,这样的主错过,不知道自己啥时候还能碰上。

  “两位姑娘慢走,听小老儿把话说完,我这是花三百两买的房子,不信房契我拿出来给你们看。”

  客栈老板拦住三月和郑大美,小跑着回到柜台,从里面拿出了房契交到了郑大美的手上。

  郑大美哪里识字呀,她故作高冷,看都没看一眼,直接甩给了三月,语气冰冷的说道。

  “老板,你让我们看这个没用。

  你花多钱买的和我们无关,我们买房子得我们说的算。

  我们认为合适就买下,认为不合适,你100两卖我们都不卖。

  这房子感到有种阴森森的,除了我们谁还会买...”

  客栈老板听了郑大美的话,心里咯噔一下,刚才郑大美说什么他没有注意,以为郑大美是想压低价钱,可是郑大美来了一句阴森森的,真的把他吓的够炝。

  耍后人死不瞑目的惨相他是亲眼看到了,现在想起来,浑身还起鸡皮疙瘩呢。

  客栈老板是一天都不想留在客栈里,越快离开这里越好。

  现在房子能卖出去最好,因为大家还不知道这里死了人,要是过完年买卖都开业了,事情传了出去,房子还会有人买吗?

  客栈老板也是个狠人,考虑的事情也是比较的全面,大丈夫当断就断,他也绝不含糊。

  客栈老板咬了咬牙,看着三月和郑大美,挺起了胸膛,没有了刚才卑躬屈膝的样子,哭喊着说道。

  “两百五十两,赔就赔了,不卖我就不卖了,烂在手里又如何...”

  三月看着房契,上面还真是三百两的字样,三月还真的误会了客栈老板,她合计着房子不错,三百两也值了。

  三月刚想与客栈老板谈下具体事宜,听客栈老板突然自己降了价钱,三月也不在犹豫,抬头回应道:“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