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扑朔迷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金武成被郑铁林逼问,就把自己知道不知道的事情,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原来,金武成第一眼正视丑男人,就有种熟悉的感觉。

  姚文奎。

  金武成身在金王府,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姚文奎可是在金王府有着相当地位的人。

  他们都知道,金王的女儿对姚文奎可是爱慕的无可无可的,姚文奎也被金王府纳为了乘龙快婿的佳选。

  金王府的门客都吧唧着姚文奎,想获得一个更好的前程,金武成也不列外。

  他与姚文奎也是非常的熟悉,平时也没少跟姚文奎接触,所以,他对姚文奎印象还是比较深的。

  金武成跟姚文奎走的比较近,就像知道的做生意投资一样,他希望姚文奎成为金王府的乘龙快婿,自己也水涨船高,从而脱离看家护院的行列。

  可是,令他失望的是,姚文奎突然的就失踪了,一觉醒来,他的投资化为了水漂,他还曾经暗骂过姚文奎,但今日一见,姚文奎变成了这样,他怀恨的心也没有了。

  郑铁林和丑男人听了金武成的讲述,相互的看了一眼,有些半信半疑,他们盯着金武成,郑铁林审视的问道。

  “金武成,你说他是姚文奎,你可知道他为什么变成这样?

  一个受金王府宠信的人,最终变成被金王府控制的人,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金武成哭丧着脸,看着郑铁林,又看了一眼丑男人:“郑大哥、姚少爷,我真的不知道呀!

  记得你才来金王府,金王确实拿你当为座上宾。

  后来发生了什么,小的真的不知道。”

  郑铁林看着金武成,见他好像是真的不知道内情,眼珠转了转问道。

  “金武成,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让你杀耍猴人吗?”

  金武成摇了摇头:“郑大哥,金王府要杀什么人,从来也不跟我们说为什么。

  我们都是上指下派,接到任务完成就好,也不会问这些。

  您也知道,金王府可不是其他的衙门,不该知道的事情最好不知道,否则就吃不了兜着走,甚至连命都得搭上。”

  郑铁林当然明白金武成说的是什么意思,他看了眼丑男人,向金武成厉声说道。

  “金武成,实话跟你说了吧。

  丑男人有可能就是你说的姚文奎。

  但是,现在他失去了记忆,也让人戴上了秘术的面具。

  这就意味着,有些人不想让他知道自己是谁,也不想让大家知道他是谁。

  而且,还不是想要他的命,晋王府想要他的命,他也不会活到现在。

  这说明什么?

  说明丑男人,不...是姚文奎,姚老将军的儿子,对他们很重要,还有利用的价值,或者他们想得到的东西没有得到...”

  郑铁林说着,伸手拿起了金武成面前,带有刻着‘金’字的匕首,狠狠的丢了出去,匕首插在门框上,插的很深,匕首的尾部一个劲的打颤。

  “金武成,我是内务府的人,姚文奎也是圣上想要找的人。

  你明白我说的意思,现在就看你是否和我们合作...

  一起把这里面的秘密解开,我好对姚兄弟和当今圣上有个交待...”

  金武成看到郑铁林显露身手,就昰投掷匕首这功夫他也不敌,更别说内务府,那可是帮皇上办事的人。

  金武成吓得有些筛糠,看着郑铁林和丑男人说道。

  “郑大哥、姚少爷,你们说让我怎么做?

  我全听你们的就是。”

  郑铁林笑了笑,看着金武成说道。

  “兄弟,你也不要害怕。

  其实我们也不需要你做什么,你继续的待在晋王府,到时候给我们做个内应就行。

  你不是早就投资了姚少爷了吗?

  这次让你连本带利的都回来,让你的投资翻倍,呵呵。”

  金武成听了郑铁林的话,心里有了些许的安慰,他抹了把额头上的汗,诺诺的说道。

  “怎么做内应,还请郑大哥明说?”

  “呵呵,事情很简单。

  金王府让你杀耍猴人,你已经杀了。

  你继续的听他们的指使就是了,但下部他们让你干什么,你必须的要事先跟我们说一下。

  这点你能做到就行了,其他的先不用你干什么。”

  金武成看着门框上刚刚停止颤动的匕首,点了点头:“嗯,我明白了,放心我一定按您说的办。”

  郑铁林笑了笑,走到门口,拔下匕首,转身交到金武成手里,语气缓和不少说道。

  “兄弟,我们就相信你一回。

  他们让你杀耍猴人,就是想断了让姚兄弟证明自己是谁的线索。

  也就是说,我们想做什么,都被他们暗中监视了。

  所以,你很重要,姚兄弟能不能翻盘,就看你的了。

  也就是说,你的投资能不能回本,要看接下来,你自己的表现,明白吗?”

  金武成再次点了点头,把匕首收回到腰间,向郑铁林和丑男人抱了下拳,郑重其事的说道。

  “明白。

  郑大哥、姚少爷,我明白接下来自己干什么。

  你们放心,我会把握这次机会的...

  你们先聊着,我还要回去复命,时间长了,怕会引起上司的怀疑。”

  郑铁林与丑男人对视了一眼,笑了笑说道。

  “好吧,我们就不留你了。

  走,我送你出去...”

  丑男人目送着郑铁林和金武成离去,有些木然,他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道‘我是姚文奎,姚文奎又是谁?’

  郑铁林把金武成送走,又回到丑男人的房间,看了看三月她们都在忙着,没人注意这边。

  郑铁林把房门关上,看着丑男人笑了笑说道。

  “兄弟,不,一个叫你一声姚少爷。

  看来你很真的不简单,竟然让金王府这么的上心来对待你。”

  丑男人看着郑铁林,有些懵逼状,他沙哑的声音又发了出来:“郑大哥,姚文奎是谁?

  他很厉害吗?

  金王府是做什么的?

  他们为什么这样对我?”

  郑铁林拉着有些激动的丑男人,把他按到了床边上坐下,很是耐心的说道。

  “姚少爷,听我慢慢的跟你说。

  你的身份很重要...”

  “......”

  丑男人听郑铁林一大段的讲述,他似乎回忆起什么。

  记忆里的支离破碎画面,也曾经出现过自己身在一处富丽堂皇的府邸,受万人尊重的场面。

  似乎想起,自己好像与一位女子订婚,大宴宾客的场面,自己喝得酩酊大醉,然后,就一无所知,后来接上的就是被三月救赎的场面。

  “郑大哥,我真的是姚文奎吗?

  我爹是开国的功勋,我母亲是一品诰命夫人!?

  姚家兄弟真的是我的兄弟吗?

  姚家大娘是我母亲!?

  近在咫尺,我该怎么办?”

  郑铁林听着丑男人一串的问题,笑了笑,点了点头说道。

  “姚少爷,你的身份应该如此。

  你就不用怀疑了,呵呵。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恢复神智,从你不教小东、小西他们真正的功夫,我就知道了。

  你也想知道自己是谁,又怕暗中对你下手的敌人,所以,隐藏了真实的功夫是吗?”

  丑男人听了郑铁林的话,有些不好意思,他似笑非笑的看着郑铁林,沙哑的说道。

  “郑大哥,看来什么事情也瞒不了你。

  我的神志是清醒了,隐瞒身上的功夫也是迫不得已。

  因为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也怕给三月她们招来祸端。

  我之所以回到三月她们身边,就是想边报答三月的救命之恩,边寻找自己的过去...

  记得我们在山上喝酒那次,你说想帮我证明身份,那次我就感觉有人在暗处盯着。,我还以为是你的人,没有太在意。

  直到我们去找耍猴人,耍猴人被杀,我才感觉到有人一直在算计我。

  所以,我就装傻充愣,要是教了小东、小西他们真功夫,难免会让人联想到我恢复了记忆...”

  郑铁林听了丑男人的话,笑了笑:“嗯,看来,姚少爷的智商不低呀。

  是不是也怀疑过我,怕我是跟害你的人是一伙的,哈哈。

  姚少爷,如果现在还怀疑自己的身份,你可以去山坳里看看姚家兄弟练功。

  看看他们所练的功夫是否和你一样,因为你们姚家的功夫是独特的,也是不外传的秘密。”

  丑男人听了郑铁林的话,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嗨,证明了自己是谁,又能怎么样?

  金王府想让我失去记忆,给我戴上了面具。

  我能这样去认亲吗?

  郑大哥,你要是真想帮我,就先不要把我的事情公开。

  我要继续的装傻充愣,看看晋王府到底要干什么?

  我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他们陷害,我要报复回来,揭露他们的阴谋诡计。

  让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曝光出来,这样才不辱姚家的祖先...”

  郑铁林点了点头,看着丑男人说道。

  “好,我是内务府的人。

  也不想有人暗中违背皇上的意志,我会极力的配合你,把暗中的毒瘤铲除,也不辜负皇上对我的信任。”

  郑铁林提到皇上,丑男人好像想起了什么,他睁大了眼睛看着郑铁林:“郑大哥。

  你是替皇上办事的,你来廖家村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会是专门找我的吧?”

  郑铁林没有回答丑男人的问题,拍了下丑男人的肩膀,笑了笑说道。

  “姚少爷,不,现在还是叫你丑男人的好。

  有些事情我还真的不知道,就算知道,我替皇上办事,也不能轻易的说呀。

  有些事情,你最好是别问,知道了反而对你不好,呵呵。”

  丑男人皱了下眉头,点了点头:“嗯,你不说我就不问了。

  我的事情,还是要请郑大哥暂时的保密。

  我不想让姚家兄弟知道,也不想让别后暗算我的人,知道我的母亲和兄弟就在这里。”

  郑铁林听了丑男人的话,感到事情有点麻烦。

  姚家大娘和姚家兄弟在此隐居,是自己发现通知的县太爷陈浩。

  皇上要找姚家后裔,满朝文武都知道,只怕是姚家大娘的身份是瞒不住了,很快就会传了出去。

  郑铁林想到这里,不行,得赶紧的去下县衙,与陈浩见上一面,把事情和他当面说清楚。

  “兄弟,我得去下县衙,跟陈浩把事情说清楚。

  他是你的表哥,也知道你母亲和你的两个兄弟在廖家村。

  皇上要找你们,他也知道,难免他会向上级汇报,我得去阻止他。”

  郑铁林说完,与丑男人告辞,转身离开了丑男人的房间,向客栈大门走去。

  丑男人看着郑铁林离去的背影,沉思了片刻,回身把房门关上,也向客栈门外走去。

  三月在和郑大美收拾卫生,但时时刻刻在注意着后院,见金武成、郑铁林以及丑男人,先后都离开了客栈,她感觉有什么事情不对,预感到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三月就是三月,她才不管郑铁林、丑男人、金武成到底是什么人,她也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但是,现在他们都出现在了自己的身边,而且原著中都是不重要的角色,这就另三月不的不防。

  早在三月发现金武成来客栈不正常,到她感觉金武成和丑男人认识后,三月就起了戒备的心。

  三月想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对自己和孩子们到底有没有坏心,三月就进入了空间超市,拿了个录音笔,偷偷的放到了丑男人屋里,录音收取一下自己想知道的消息。

  三月目送丑男人离开客栈,她拿起扫帚,若无其事的到后院打扫,趁人没有注意,把录音笔偷偷的取出。

  郑铁林离开客栈,直接奔向了县衙,老远看见县衙门前有轿子落下,才从廖家村刚刚赶回来的陈浩,走出轿子,进了衙门。

  郑铁林心中有事,健步如飞的向县衙这边赶,可是,要接近县衙的时候,他却停住了脚步,因为他看见了几个人进了县衙,其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金武成。

  郑铁林有些不明白,金武成是金王府的人,为什么会去县衙?

  陈浩是姚家大娘的侄子,也是姚家兄弟的表哥,他怎么会和金王府的人有来往?

  难道,陈浩也是替金王府办事?

  金王府有事害姚文奎的凶手,关系有些复杂了,一时郑铁林不知道怎么办好。

  正在郑铁林犹豫是不是去县衙的时候,衣襟被人扯了一下,吓了郑铁林一跳,回头一看是丑男人,他才松了口气。

  “兄弟,你来干什么?”

  郑铁林看着丑男人,有些惊讶的问道。

  丑男人没有说话,把郑铁林拽到了隐蔽处,轻声的说道。

  “郑大哥,你走后,我想起了一件事情。

  就是在昨天,这个县太爷陈浩,去过三月的家。

  我虽然没与他正面接触过,但是我相信自己的感觉。

  他就是那天,偷听我们在山上说话的人。”

  郑铁林要是没有看到,金武成他们金王府的人进了县衙,丑男人说这话打死也不会相信,一个县太爷会干出偷鸡摸狗的事情,现在听丑男人这样说,他是完全的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