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真正的和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清晨,天刚蒙蒙亮。

  小东、小西就爬了起来,他俩悄悄的穿上衣服,绕过小五,蹑手蹑脚的走出了房间。

  小五眯着眼睛盯着俩个哥哥的背影,他不知道两哥哥为什么起这么早,为什么不叫自己?

  小五快速的起床,穿上衣服,撩起窗帘的一角,向院子里偷窥。

  小东、小西来到柴火垛前,一人抱起一大堆柴火,有些吃力的向厨房走去。

  过了一会,两人又提着水桶从厨房出来,来到院子里的井台上,摇动着立在井上的轱辘把,一桶清水摇了上来。

  窗帘后的小五,看明白了一切,原来两个哥哥是早起帮着家里干活,小五有些不淡定了,他撂下窗帘冲了出去。

  “大哥、二哥,你们起早干活,怎么不叫我呀?”

  小五跑到井台边,看着小东、小西,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小东、小西,见小五跑过来,两人相视一笑,小东看着小五说道。

  “小五,你起怎么早干嘛?

  怎么不多睡会儿?

  你还小,这干活的事儿呀暂时用不到你,呵呵。”

  小五明白,两个哥哥没叫自己好,完全是对自己好,他照顾自己,想让自己多睡一会。

  可,这并不是小五想要的。

  “大哥,我今年都六岁了,也是男子汉的好不好。

  你们老是不让我参与干家里的活,我什么时候能强壮起来。

  大家都为家里出力,帮家里干活,我也不想吃闲饭...”

  小五说完,提起井台上的水桶,晃晃悠悠的向厨房走去。

  小西见状,看了眼小东笑了笑,急忙跑了过去,和小五一起抬着水桶进了厨房。

  小东看着小西、小五的背影,摇了摇头,笑了笑,把空桶扔进了井了,欢快的摇起了轱辘把。

  孩子们知道,三月带着他们六个孩子不容易,现在又花了那么多银子,买下县城的房子办学堂,这一切都是为了他们。

  六个孩子昨天进了城,住进了新房子,就觉得三月这个后娘,是真心的对他们好,否则何必带他们一起进城,自己干点什么不好。

  好几百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后娘说拿出来就拿出来,就算是姚家大娘给的,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和廖家分家,廖家给了那几两银子他们都知道。

  后娘有了钱,不但没有自己私奔,而且还愿意带着他们一起过,难道这样的娘不值得尊敬,不值得信任,不值得大家对娘好吗?

  六个孩子,昨天躲在后院的房间,不光是讨论怎么保护好所为的‘廖家’的传家宝盔甲的事。

  还秘密的开了个小会议,重新的给后娘三月定了位。

  三月在孩子们心里,再也不是恶毒的后娘,她对他们好,孩子们也决心的回报三月。

  丑男人起床,推开房门,看到院里,已经被孩子们打扫的干干净净。

  三个孩子正在蹲马步,看见丑男人出来,齐齐的喊了声:“师父早!”

  丑男人看着孩子们,感觉他们一夜间似乎长大了许多,他笑了笑,看着孩子们说道。

  “早晨好,师父对你们的表现很满意,今天,师父就开始传授你们真正的功夫。”

  “等等,师父,还有我们!”

  丑男人话音刚落,小南、小北就从厨房里跑了出来,后面还跟着跌跌撞撞的小猫。

  丑男人回头看向小南、小北、小猫,眉头皱了一下,有些疑惑的问道。

  “你们也要学武吗?”

  小南喘着粗气,点了点头,语气很坚定的说道:“是,师父,请你也教我们吧。”

  丑男人看着小南,没有说话,又将头转向了小北、小猫。

  小猫有些害怕丑男人这张吓人的脸,她扑棱着一双大眼睛,躲到了小北的身后,嘴里嘟囔着。

  “女孩子不能习武吗?

  我们可是将来的女医官,师父您收下我们好不好?”

  小北见丑男人没有表态,她挺了挺小胸脯,正视着丑男人说道。

  “我们也要习武,不管以后干什么,有个好身体,才能更好的工作。

  这是我娘说的,师父您就教我们吧。

  我们知道习武又苦又累,但我们都准备好了。

  请师父相信,女孩子也不必男孩子差。”

  丑男人听完她们的话,看着三个女孩子笑了笑,转头看向小东他们,沙哑着说道。

  “你们看看,小南、小北她们的精神头,可不比你们差,你们要加油了,别真的让女孩子给比了下去,哈哈。”

  “是,师父,我们会努力的。”

  小东、小西、小五,站得笔直,齐齐的回答着师父的话,声音比以往更加要洪亮一些。

  小南、小北听了丑男人的话,相互的瞅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笑脸,丑男人这是答应教她们功夫了吗?

  小南、小北,相互的击了下掌,小猫也钻了出来,高兴的蹦起来,小手与两个姐姐拍在了一起。

  丑男人看着活泼可爱的三个小姐妹,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好了,过去,和他们站在一起...”

  三个小姐妹听到丑男人的话,立刻停止了庆贺,收起了笑脸,乖乖的和小东、小西他们站到了一起。

  厨房里,三月和郑大美隔着窗户向外张望。

  见小南、小北、小猫站到了小东、小西他们那边,就知道丑男人答应了教她们功夫了。

  郑大美扭头看了眼一脸欣喜的三月,又看了看厨房里堆的柴禾和满满的一缸水,笑了笑说道。

  “这水、这柴的,一定是小东、小西,他们干的吧。

  孩子们还挺知道心疼人的,呵呵。”

  郑大美见三月好像没有听自己说话,还在自我陶醉地盯着后院看,她明白此刻三月的心情,也真心的替三月高兴。

  郑大美挽起袖子,蹲下身子,边往灶坑了填着柴禾,边不无羡慕的说道。

  “三月,其实姐挺佩服你的。

  这六个小调皮,在村里可是出了名的难缠,能被你调教得越来越有样了。

  还真是不容易呀!

  你这个后娘当的,够格!

  有多少亲娘,都赶不上你...”

  三月听了郑大美的话,视线从院里移回,看着郑大美悻悻的说道。

  “嗨!羡慕了吧!

  要不要你给她们当干娘...

  呵呵。

  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孩子们都很懂事,一夜之间,好像他们都长大了。

  能把孩子们培养成人,将来做个有用的人,回报一下社会,我就心满意足了...”

  三月说着,走到水缸前,用水瓢舀了一瓢的水,看着水缸里自己的倒影,还在随着水纹晃动,她开心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