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感动得落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月在空间超市里推着购物车,眼看着就要撞上一位老年人。

  正在三月,担心被这个老年人碰瓷的时候,令人毛发悚然的事情发生了。

  三月并没有停住购物车,老人也没有停止脚步,购物车竟让没有任何阻力,竟然从老人的身体穿了过去。

  三月吓了惊恐的大叫,超市里三三两两的购物人,却一点反应没有,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该购物的继续购物。

  三月叫了两声,见根本就没有人理睬她,三月好像想到了什么,惊得用手捂住了嘴巴。

  三月慢慢的回头,向那位老人看去,老人跟没事人一样,还是健步如飞的在超市里急行。

  三月惊得眼角都要挣裂,她似乎感觉到自己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而且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是幽魂体。

  三月是文明社会里的高材生,本来她不相信什么鬼呀,神呀的,但事情就放生在自己的眼前,她不信也得信。

  幸亏三月看过的网文比较多,什么稀奇鬼怪的事情网文里都有,什么穿越、穿书的,虚幻体、灵魂体的。

  这些事情三月亲身体验过,看来网文作家也不是平白无故的瞎写呀!

  三月惊吓了半天,慢慢的缓过神来,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三月重新推上了购物车,向一对青年男女撞了过去。

  跟三月想的一样,购物车仍然没有任何阻力,带着三月一起从青年男女的身上穿了过去。

  三月回头看着那对青年男女,嘴角挂上了弧度,长长的舒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自己穿回了现实。

  原来,这些人都是没有生命的灵魂体呀!”

  三月也不再害怕,她就当超市里的人不存在一样,放下了购物车,径直向医药柜台走去。

  三月要赶时间,因为外界快中午十分,吃中饭的时候,大家要是发现三月不在,还不得发生什么样的大事。

  三月也没管卖医药的柜台里有没有人,直接就钻了进去,找到了几盒治疗气管炎的特效药,把外包装撕掉扔进垃圾箱里,意念一动闪回到二楼的房间中。

  三月虽对空间超市里,出现了灵魂体的人物感到好奇,可是,她没有时间研究,先把后娘和妹妹五月打发走再说吧,反正超市就在自己的空间,有时间在进去研究吧。

  三月刚刚回到外界,楼下就传来郑大美的高音倍,喊大家吃饭的声音。

  三月赶急把怀里的特效药分成几个小包,处理得没有了文明社会的痕迹,稳了稳神,不慌不忙的走出了房间。

  “娘,您怎么在这儿!?”

  三月刚走出房间,就碰到了记完账的小南,她也是听到郑大美喊吃饭,才走出房间,看到三月从另外的房间出来,还真把小南吓了一跳。

  三月看着小南,笑了笑,伸手摸了一下小南的头。

  “娘收拾一下这个房间,过两天你姥姥和小姨她们会搬过来住。

  走,我们吃饭去。”

  三月说着,搂着小南的肩旁,很亲切的向搂下走去。

  “娘,您真的,让那个姥姥她们来这里住吗?”

  小南体会到了三月的温暖,感觉好幸福,她扭头仰视三月,边走边和三月说道。

  三月笑了笑,心里早有打算,原主的弟弟、妹妹也没钱上学,既然她占据了原主的身子,有能力就应该帮帮他们。

  “嗯,这里房子这么多,闲着也是闲着。

  你小姨和小舅舅过来,跟你们一起学习。

  姥姥过来可以帮你大美姨做饭,这样也挺好,一家人又聚在了一起...”

  小南听了三月的话,眼珠转了转,低声的问向三月:“娘呀,姥姥以前对你不好,你真的原谅她了吗?”

  三月看着古灵精怪的小南,有些发证,这个鬼丫头,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原主以前对这六个孩子不好,难道这帮孩子还在记恨吗?

  自己替原主还了不少的感情债,这锅还要背多久呀。

  三月想起原主,就感到心累,但她也是没有办法,谁叫自己占据了人家的身体呢,替人家还债不也正常吗。

  三月笑了笑,揉了一下小南的头发:“呵呵,小南呀,娘以前对你们几个兄弟姐妹也不好。

  你们还记恨娘吗?”

  小南没有说话,看着三月,只是摇了摇头,脸上却露出了微笑。

  这个后娘的变化太大了,跟以前判若两人,对他们兄弟姐妹照顾的无微不至的,他们想恨也恨不起来,以前的不好,他们早已当成了三月对他们的管教。

  三月看着小南脸上的微笑,略感欣慰,她感到孩子们跟她越来越亲,自己的付出,终于见了点成效。

  “小南,其实,人与人之间相处并不难。

  难的是,相互的理解。

  人与人相聚,也是一种缘分。

  何必要相互的仇视与敌对呢。

  珍惜这种缘分,和平相处不好吗?

  娘也是后娘,知道后娘不好当,以前对你们不好,现在娘正在努力改好。

  你姥姥也一样,我能理解她的心情。

  我也相信,她也会和我一样,想通了就会好的。”

  小南听了三月的话,重重的点了点头,咬了下嘴唇,停住了脚步,仰头看着三月说道。

  “娘,您的心真好。

  从您在人贩子手里,把我们三个小姐妹救下来开始。

  我就感觉到了,娘和以前不一样了...

  现在您对我们关心和体贴,我们都记在心里。

  以前对我们不好,我们也没有忘掉。

  我们早就把它当做回忆,那是娘对我们的管教。

  我们相互的鞭策,我们相互的鼓励,必须做到不惹娘生气。

  因为,我们想留住现在的娘...”

  三月听了小南的话,有些感动,这是一个8岁孩子说的话吗?

  原主要是还活着,跟自己换回了身体,她听到这话会不会也会感动呢?

  三月蹲下身子,把小南搂在怀里,眼圈有点发红。

  自己也是个没妈的孩子,向小南这么大的时候,也渴望过亲情。

  三月理解这帮孩子的心里,其实他们没有过多的奢望,只想把现在的自己留下来,忘记了原主曾经给他们造成的伤害。

  孩子们也在转变,开始是阳奉阴违的讨好三月,他们怕的是原主飘忽不定的性格。

  现在孩子们被三月付出的真情感化,他们是自愿的,发自内心的帮家里干活,不是讨好是挽留三月。

  “小南,娘会一直这样下去的。

  那个恶毒、泼辣的兰三月已经死了...

  娘不会离开你们,直到看着你们长大成人...”

  娘俩正在楼梯口搂着煽情,郑大美蹬蹬的跑上楼来,看到三月就喊。

  “三月,你们磨磨唧唧的干什么呢?

  饭都好了,就等你这个主事的人开口说吃饭呢。

  工匠们都累了一上午了,你在不去,他们有了情绪,抱怨起来出工不出力的,我看你咋整。”

  三月听了郑大美的话,才想到楼下还有一帮工匠。

  虽然三月知道这帮工匠不敢造反,但到点了不给吃饭,在老实的人也会闹情绪。

  郑大美说的不错,他们不敢违背内务府的命令,可郑铁林不在,他们出工不出力,磨起洋工来,自己还真是没辙。

  三月笑了笑,抹去了眼角的一滴泪:“嗨,眼里吹进了沙子。

  对亏了小南帮我吹出来。

  现在好了,走,我们下楼。

  马上开饭!”

  三月边说边向小南使了个眼色,站起身来,拉着小南就走。

  小南看到了三月抹去泪滴,知道娘哭了,听了三月的话,也没有揭穿,跟着三月走下了楼梯。

  郑大美站在楼梯口,看着三月和小南的背影,又体验了一下楼上的环境情况,自言自语的说道。

  “也没有风呀,眼里怎么会进沙子...”

  三月走到楼下,厅堂里已经坐满了两桌。

  桌上摆满了菜,米饭也已经盛好,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动筷儿。

  孩子们是等着三月,工匠们更加的守规矩,主人不发话,他们是绝对的不能先吃。

  三月先走到工匠们这桌,工匠们齐齐的站起,对三月是毕恭毕敬的。

  工匠们不知道三月的身份,他们可都是见过世面的人。

  宫廷里的能工巧匠,那是一般人能请动的吗?

  内务府亲自出面,那可是给皇上办事的人,三月的身份还会低吗?

  他们敢不恭敬吗?

  三月微笑的看着众工匠,摆手示意他们坐下,三月知道这都是郑铁林的威压,没有内务府,谁会认识她兰三月呀。

  “各位师傅,大家请坐,你们辛苦啦。

  饭菜放开了吃,要是不可口,就提出来,

  我们尽量的满足大家。

  都别客气,大家请随意,慢用。”

  工匠们听了三月的话,感到三月很随和,相互的看了看,主人都发话了,咱们也就别嚼性了,开吃吧。

  三月见工匠们开始动筷,转身来到孩子们这一桌。

  陈氏早看到工匠们对三月的恭敬,见三月过来,把三月拉到自己身边,小声的问道。

  “三月,这些工匠哪里请的,个个的看着好有素质呀。

  可不像村里的那帮工匠,活不咋地,脾气还不小,难侍候着呢...”

  陈氏还是真的有体会,自己家的房子漏了,找人来修,不但修补的慢,还挑肥拣瘦的闲饭菜不好。

  看看三月请来的这帮工匠,不但手脚麻利,还很谦逊,三月怎么就那么的会请人,真让人羡慕。

  三月坐到陈氏身边,看了一眼桌上的孩子们和丑男人,笑了笑说道。

  “娘,这个待会再说,大家都饿了,我们先吃饭。

  我好久没吃娘烧的菜了,红烧肉一定很香。

  呵呵。”

  三月说完,示意大家吃饭,她刚要抓起桌上的筷子,就被刚刚下楼的郑大美一把夺了过去。

  郑大美看着眼圈还有些发红的三月,有些心疼的说道。

  “三月,我在楼上呆了半天,哪里有风呀。

  还说沙子吹进了眼睛。

  小南,你跟大美姨说实话,你娘是不是哭了?”

  桌上的人听郑大美说三月哭过,都停止了手中的筷子,看看三月,又看看小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小南不会撒谎,听郑大美这样问,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把头埋下,扯着自己的衣角。

  三月知道郑大美心疼自己,以为自己受了委屈,她想替自己出头,可这也太生猛了吧。

  哪有当着这么多的人面,问这个的呀?

  三月有些尴尬,抢过郑大美手中的筷子,夹了块红烧肉放进了嘴里,边嚼边笑着说道。

  “就哭了,咋地!

  感动的不行吗?

  今天,看到了我娘,还有想念的妹妹。

  关键还有我娘做的红烧肉,馋哭的行了吧。

  嗯,这么好吃,能不感动吗?

  大美呀,你在不吃,就没了。

  到时你也会哭鼻子,但是,那就不是感到,是没吃到伤心呀,

  哈哈。”

  三月说嘴里大口的嚼着,示意大家动筷,连称红烧肉好吃。

  桌上的人见三月没事,看郑大美的眼神都有些发冷,这是不让我们吃红烧肉呀,有你这样向着三月的吗?

  想让我们心情不好,看着三月自己一个人吃,我们才不上你的当呢。

  桌上的人也不在管郑大美,轮起筷子,抢起了红烧肉。

  郑大美听了三月的话,担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三月这么好,要是真的有人欺负三月,她敢和人拼命,她才不管对方是谁,就是天王老子都不好使。

  郑大美看着大家都不理自己,只顾着抢着碗里的红烧肉,她挤着三月坐下,看着大家的吃相,笑着说道。

  “哈哈,你们抢吧。

  娘做的红烧肉确实好吃。

  我在厨房早就尝过了,不够的话,锅里还有,不怕撑破肚皮就吃吧。”

  大家听了郑大美的话,抬头看向了陈氏,询问着郑大美说的是不是真的,红烧肉是不是还有。

  陈氏看着大家喜欢吃自己烧的菜,心里感到很舒服,看见大家询问的目光,陈氏笑着点了点头。

  “哈哈。

  大家慢着点吃,吃急了会肚子疼的。

  锅里还有半锅呢。

  你们要是喜欢吃,都给它吃喽。

  明天再来给你们做,哈哈。”

  小东、小西吃着红烧肉,脸上满是欢喜,他俩互看了一眼,小西笑着跟陈氏说道。

  “姥姥,您做的红烧肉真好吃。

  明天真的还来给我们做吗?”

  小西说完,眼睛看向了三月。

  三月吃的顺嘴流油,也没注意自己的吃相。

  她是从原主的记忆中,知道陈氏做的红烧肉好吃,自己这也是头一次吃。

  没想到,陈氏的厨艺还真好,做的红烧肉比文明社会中,自己吃过的红烧肉,不知道要好吃过多少倍。

  “娘呀,你看大家都喜欢您烧的菜。

  你就过来帮我做饭好不好。

  您要是不放心家里,就让把房子处理掉,让俺爹也过来。

  学堂建好了,还真的却一个守大门的呢,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