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东方宇的杀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演武台上,欧阳博双手环抱于胸前,头颅微抬,一脸傲慢之色的看向对面的林虎。

  “自己下去吧....给林成面子,我不出手...。”

  林胖子扣了扣鼻屎,往前一弹,咧嘴道:“你千万别给他面子,往死揍我吧,最近我发现自己皮有点痒.....。”

  欧阳博皱了皱眉,暗道,这胖子没毛病吧!

  “你当真让我出手?”

  林胖子颠了颠肩膀上扛着的钨铁棍,说道:“看在你好心相劝的份儿上...这样吧,你要是能接住我一棍,胖子我转身就走....。”

  哗!

  听到林虎的话,台下围观者一个个惊异不定的看向他,这胖子莫不是脑袋被门夹了?一个都不能修炼的人,竟然敢在真气境六重的欧阳博面前大放厥词!

  “接你一棍?你太嚣张了,那就让我看看,你林虎到底是有真本事,还是在这故意哗众取宠....。”说着欧阳博双拳一震,真气境六重的修为展露无遗,当先对着林虎轰去。

  看着气势汹汹而来的欧阳博,林胖子原地腾空而起,双手持棍,一棍砸向下方。

  钨铁棍在欧阳博的眼中逐渐放大,他心神一跳,感受到了这一棍中蕴含的强大力量,前冲的身子连忙止住,双臂交叉,往上举起格挡,隐约看见护臂中有光华闪烁。

  砰!

  一棍之下,欧阳博直接被砸跪倒在地,双膝触地,演武台上一片裂纹浮现,不多时又自行复原。

  哗!

  “这...这林虎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太猛了!”

  “不是说他不能修炼吗?”

  “难道是长老特意隐瞒?这也说不通啊.....”

  ..............

  不去管台下的议论声,林虎撤回棍子,平静的看着欧阳博。

  欧阳博此刻仍然呆呆的跪在台上,震惊,无法置信,不解,充斥了他的心神。

  “你...你能修炼....。”

  林虎:“没错,拜张炎他们所赐...我现在能修行。”

  上方,五位长老面面相觑,其中一位说道:“看出来了吗?”

  “真气境七重”

  “这小家伙,有点意思...。”

  .........。

  孙德面无表情的站在一边,不做言论,也不知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林虎胜!

  随着作为裁判的一名长老声音传出,震惊中的众人才回过神来,看向林虎的眼中,俨然换了一种色彩。

  没人发现,台下不远处的一名紫衣男子,此刻额头上冷汗哗啦啦的往下滴,此人正是前几日开设赌局的那名男子。

  待到一炷香后,裁判长老看几人的气息已然恢复,便朗声说道:“第二场比试开始,请晋级的五位弟子上台抽签,这一场五人中,将会有一人轮空,直接获得晋级名额......。”

  五人来到台上,等到其余四人都取了签后,林虎随手拿起了最后一只。

  轮空!

  卧槽,林虎一阵无语,本想在演武台上多捶两个人,装装逼的梦想就这样破灭了。

  这种想法若是让众人知道,估计都会忍不住冲上台,摁住他一顿暴打吧!

  “林虎轮空,请其余四人做好战斗准备.....。”

  首先上场的,是白露和那名叫张倩的女子,两女间的碰撞虽然少了一些火花,但却让台下围观的群众,看得是津津有味,一些好色胆大之人,更是在台下,紧紧盯住两女那不时随风飘起的裙摆,企图窥得一丝奥妙。

  张倩胜!

  随着裁判长老的声音响起,白露失望的走下了演武台。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看到有些略微失落的白露,林成上前安慰了一句。

  听到林成竟然开口安慰自己,白露瞬间心情大好,甜甜的笑着点点头,“谢谢林成师兄....。”

  第二场的战斗倒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因为那名叫白驹的男子,依然只是用了三招,便击败了同是真气境六重的张宝,引来一阵侧目。

  仔细看了这个叫白驹的战斗,林成侧身对林虎说道:“这个白驹有点东西,胖子你可别大意了,当心栽在他手里....。”

  牛十三也连忙说道:“是啊胖子,我们可是在你身上押了赌注的...五千灵石啊....要是被你放飞了,我们肯定揍死你....。”

  其余几人也急忙点头:“不要怀疑我们。”

  林虎:“.........”

  随着几场战斗的告一段落,此时已经是烈阳当空,白云漂浮。

  前来观礼的人也更多了一些,林成甚至看到了,好几名身着红衣的内门大弟子,也看到了许久没露过面的那道熟悉的黑衣身影,东方宇。

  前段时间外出刚回来的东方宇,自然得知了张炎展鹏二人,死在了林成手中。

  虽然,对那两人并没有太多感情,但好歹也是他的跟随者,林成此举,已然深深的触怒了他,加上本就有些恩怨,这一刻,看向林成的眼中毫不掩饰着杀机。

  “小师弟,你和东方宇有仇吗?”身后传来酒痴的声音,只见他手拿酒葫芦,边喝边漫步走来。

  林成:“酒痴师兄,你来了....是和他有一点恩怨,不过问题不大....。”

  酒痴上前,拍了拍林成肩膀,“小心他,我从他身上感受到杀机...此人心思深沉,不可不防。”

  听闻酒痴的话,一旁的几人不由得一惊。

  含梦:“师兄是说...东方宇想杀小师弟?”

  酒痴:“总之,小心点....。”

  王山:“酒痴师兄对上他有几分把握?”

  闻言,庞博等人也凑上前来竖起了耳朵。

  酒痴沉吟片刻后,说道:“没与其交过手,但能成为掌教师叔的嫡传这么多年,我想整个青阳宗,除了大师兄,无人敢说能稳压他....。”

  听到连酒痴自己,都说不敌东方宇,几人心里一沉。

  林成握了握紧拳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若真来惹我,死也得剥下他一层皮....。”

  众人凛然!

  此刻的演武台上,张倩对面,白驹负手而立,看起来倒是颇有些气势。

  白驹伸出右手,道:“张师妹,请。”

  张倩:“白师兄,既然如此,那师妹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罢,张倩便对着白驹发起了攻势。

  “清心诀”

  一声娇喝,张倩的攻击铺天盖地向着白驹打去,看到白驹轻松化解了自己的术法,再次右手掐诀,“冰心散华”

  双眸一凝,似乎清楚这一招的威力,白驹不在大意,也忙掐诀打出了自己的术法。

  “满堂势”

  一阵绚烂的碰撞过后,张倩连退十几步才看看止住身形,知道对方已经手下留情,否则,自己刚才会输得更加难看。

  上前抱拳一礼,张倩走下台去。

  白驹胜!

  裁判长老现身,抚须看向白驹,道:“你有一炷香的时间恢复体力。”

  说完,转身环视一圈下方。

  高声道:“一炷香后....将是最后一场比试,决出此次外门大比的第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