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剑体二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长安城门外。

  一男一女两道身影驻足。

  抬头看着城门上三个大字,少年揉了揉浮肿的脸庞,嘴里一阵骂骂咧咧。

  “总算他娘的赶到了....为了来这长安,险些把胖爷我的小命搭上....”

  一旁的女子看着少年那本就胖乎乎的脸蛋上,紫青一块的浮肿和一只乌青的熊猫眼,憋着笑道:“胖哥还疼吗....都怪我,不是我的话你也不会受伤....”

  两人正是林虎和小翠。

  他们一路游历中得知了长安天湖秘境将启,三大宗门齐聚的消息,便也赶了过来。

  不过看起来两人路途中应该是遇到了点小麻烦。

  “想笑就笑出来吧,你看你脸都快憋红了....”林胖子说着伸手掐了掐小翠脸蛋。

  看小翠并不抗拒的模样,显然估计是快修成正果了。

  听到林虎的话,小翠再也憋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温柔的抚摸了一下林胖子浮肿的脸庞,旋即又娇羞的撤回了手。

  一把牵起小翠的柔夷,林虎大步流星朝城内走去。

  ------

  四方至,风云动。

  天边长虹不断赶来,而此时的林成却是充耳未闻,沉浸在突破的关键时刻。

  道道灵气漩涡被他吸入丹海,转换成剑元融入到四肢百骸之中,锻造着五行剑体。

  身边的灵石逐渐化作飞灰消散,庞大的灵力在体内运转。

  绚烂的光华从林成体内绽放而出。

  冲刺剑体二重带来的粹体之痛让他脸庞一阵扭曲,浑身已经被汗水湿透。

  死死咬住牙关,林成脸上一片坚毅之色。

  嗡嗡!

  当所有灵石都被他吸收殆尽,体内似有宏大之声响彻。

  还差一点!

  心神一动,一千颗金属性灵石出现在周围,化作更为浩大的金色灵力巨浪将他淹没。

  然而未完,再次取出那颗长孙家储物袋内获得的破灵丹,直接吞了下去。

  轰!

  破灵丹入口即化为一股柔和的能量散布在他五脏六腑之中。

  内外澎湃灵力的吸收刺激下,林成身体光芒大放,整个人被五色绚烂包裹,如同一颗五彩太阳般缓缓悬浮了起来。

  给我破!

  内心一声大喝。

  砰!

  只见他周身衣物化为飞灰,赤·裸·着身体悬在房间之中。

  身上的五彩光芒徐徐收回他的体内。

  一具宛如琉璃般的胴体出现在眼前。

  一瞬间停顿之后,周遭的金色灵力再次疯狂的涌入他的身体。

  一股股清流般的灵力窜过他的四肢百骸,五脏六腑,令他舒畅的想要呻·吟一番。

  而后汇入他再度宽阔了一倍的金色丹海之中,补充了他几乎枯竭的灵力。

  切断了灵力的吸收,林成缓缓睁开了双眼。

  拂手收掉剩余不到五百的金属性灵石,他只感觉一阵肉疼。

  突破个剑体二重和灵境就几乎花光了他的积蓄,这之前一路冲刺到真气十二重也没见用这么多灵石啊。

  唉!穷。

  这后面突破可怎么办啊,林成忍不住感叹。

  收起心绪,慢慢感受了一下体内汹涌澎湃的力量,随手一招,身边灵力便化作一道虚幻的武器出现在了手中。

  虽说没有自身的灵器威力,但这种手段却是代表了他已经能稍稍运用天地间的灵力。

  灵境!

  虽说只是小灵境,可是对他来说增加的实力可不是一加一那般简单。

  想到自己的五行剑体也突破到了第二重,他连忙看了下身躯。

  额!

  一阵凉风袭来,他感觉裆部凉飕飕的。

  反正房内设下禁制,也无人观摩,他索性研究起了自己的身体。

  指天剑出现在手里,一剑朝着自己捅来,穿胸而过。

  没事。

  嘿嘿一笑,收起指天剑。

  再次拿出一把中品灵器的大刀,犹豫着轻轻的在胳膊上划了一下。

  一道火花闪过却并未留下伤痕。

  再度加大力量用力在手臂上砍了一下。

  嘶!

  一道鲜血飚出,疼的他呲牙咧嘴。

  看着缓缓复原的刀痕,林成大概心里有了个底。

  灵境内的剑器无法伤他,其他武器虽然可以对他造成伤害,但是凭借剑体此刻的修复力,他有信心在灵境之中横着走。

  无敌的感觉油然而生,他想着想着不禁发出一阵长笑。

  掐指打出一道净垢术清洁了一番,林成取出一套青衫穿上,挥手撤去了禁制。

  正待他满怀欣喜的踏步房门之时。

  天空中一阵轰鸣传来。

  咔!

  伴随着一道闪电划过上空。

  正值烈阳当头,碧空万里的天空顿时被乌云笼罩。

  城内来往的行人连忙抬头看天,看着上空突然的电闪雷鸣,所有人心神震动间脸上布满了疑惑之色。

  这什么情况?

  怎么突然还变天了呢?

  看这架势估计要来一场暴雨。

  太蹊跷了!

  正在所有人感觉奇怪间。

  长安城内,威严肃穆的皇宫深处。

  一名周身弥漫了死气的老者缓缓睁开了双目,抬头看去,好似能透过层层宫殿看到空中的一幕。

  同一时间,太白楼六层中那位老掌柜也从逍遥椅上睁开了眼,面露惊异的看向上空。

  城内东南角的一座府邸之中,正在殿内商谈的皇莆尊等人察觉到外面的一幕,也连忙起身抬头看去。

  “神殇兄可知是何原因?”皇莆尊问道。

  神殇真人和一旁的真阳道人对视一眼,沉声道:“有人渡劫....”

  两人眼中尽是不敢置信之色,几百年来还未曾听闻赵国之中有何人渡劫,今天却在他们眼皮底下发生。

  “到底是何人?”

  一时间,长安城中各大势力的强者皆满心疑惑的盯着上空。

  东方家的宅院之中,青阳掌教正与东方家主谈笑风声。

  东方宇静坐下方,对面是一名二十五左右的青年男子。

  男子面色阴冷,浑身散发着令人不舒服的气息。

  “宇弟在青阳宗可还好?”青年男子嘴角勾起笑容开口道。

  东方宇显然有些害怕他这个哥哥,轻声道:“托浩哥的福,一切安好。”

  “恩”东方浩轻嗯一声便不在开口。

  长安作为赵国都城,城内势力错综复杂,排除三宗之外,更有几大豪族盘踞其中。

  赵国皇室赵族自不多说,另外更有东方家,长孙家,皇莆家三大巨挚,而他们家族都有一个共通点,便是传闻族内有皇境大能坐镇。

  这东方家一门两杰,除了被立为少族长的东方浩以外,其亲弟东方宇更是早年被青阳宗掌教收做关门弟子,当今修为也是深不可测。

  在二人交谈间,青阳掌教豁然起身,抬脚快步走出殿门。

  后方察觉到异常的几人也连忙跟了出来。

  这!!

  看着突然变色的天空,后方几人明显一呆。

  东方家主转头看向青阳掌教:“青阳兄,这是?”

  显然纵使身为赵国东方家的家主,他也不知是何变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