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身死道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成自然明白白袍剑修的意思。

  天劫之事想必在不日便会传遍整个赵国境内的大街小巷,这风头是出了,但是伴随而来的麻烦也会越来越多。

  不说其他,光三宗之内便绝不容许赵国出现可以动摇他们势力之人。

  林成也总不能一直活在青阳宗的庇护之下。

  索性如今并无人认出他的身份。

  一念至此,林成有了想法。

  “苍天呐,你既生我,又何故灭我!”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呐!”

  .......

  “来吧!彻底将我毁灭,死我也要死得轰轰烈烈!”

  林成的声音在有意伪装下徐徐传出,清晰的落在了周边所有人的耳中。

  感受到他话语中的壮烈和悲切,他们不禁心有所触。

  更有甚者心中被悲伤弥漫。

  喝!

  一声夹杂着疲惫苍凉的大喝从劫云中传出。

  咔咔!

  几道雷霆闪烁。

  众人只见一道浑身焦黑的身影从空中坠落,重重砸落到了山林之中,隐隐能感受到一阵地动山摇。

  ------

  这!

  就死了?

  太可惜了!

  一代天骄就此落幕!

  人力终究难敌天威呐!

  不少人忍不住摇头扼腕叹息,随后转身离去。

  一道虹光划过,朝着林成坠落之地掠去。

  紧接着又有三道长虹几乎同时闪现而去。

  四道身影各自占据一方,皆皱眉看着山林中那片焦黑的坑底。

  “哈哈哈,真阳道友你最先赶到,可有什么发现?”西边那位身穿金色龙袍的中年男子开口道。

  真阳道人闻言,面无表情道:“我看到的正是你们看到的。”

  东边凌空而立留着络腮胡的大汉,也看向真阳道人:“真阳道友如此急切赶到,莫非此人是你紫阳宗的某位天骄?”

  真阳道人正想开口,而后想了想便不作答话,抚须间表现出一副神秘的模样。

  二人诧异的看着真阳道人,心想莫不真是他紫阳宗的弟子。

  这时身穿金色龙袍的中年男子转头看向另一位青袍道人,洪声道:“青阳兄何时到的长安,老弟我可是盼星星盼月亮盼着老兄的到来啊,今日无论如何也得到我皇宫之中大醉一场。”

  正在静静查看下方蹊跷的青阳掌教闻声抬头,对三人拱了拱手,而后道:“此间事了,青阳必登门拜访赵兄....”

  “三位道友莫非不觉此事有些蹊跷吗?”

  听到青阳真人的话,三人收回心神,再次细细朝下方看去。

  远处不少人看到空中悬浮的四大强者,一个个站住了脚步,选择远远观望。

  “青阳兄此话何意?莫非此人不是被雷霆轰成了劫灰,身死道消?”

  “此等天劫莫说他区区灵境修为,就算是地丹境恐怕也难以抵挡....”

  “话虽如此,但不过我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青阳兄的意思是此人扛过了天劫,在我等赶到之前离开了现场?”

  几人神色惊异的面面相觑。

  身形一闪,真阳掌教出现在了下方深坑旁,不时三人也随之降落。

  青阳真人闭目散出灵识,周遭方圆千里的动静皆被他细细感应。

  片刻后,他睁开了双眼,摇了摇头。

  看到青阳真人也并无所获,他们也收回了自身灵识。

  “青阳兄的实力是越发深不可测了,怕是离皇境也就差临门一脚了吧....”一旁的络腮胡大汉开口道。

  三人暗叹。

  感受到青阳掌教比他们强大了不少的灵识之力,他们知道,恐怕不久后青阳宗又要再增一位皇境大能了。

  “皇境又岂是那般容易踏入,此前侥幸有所突破罢了...”真阳掌教摇头道。

  “听说藏锋真人新收了一名嫡传弟子,是叫林成吧?不知可否让老道我见上一番....”真阳道人突然开口道。

  听到真阳道人的话,青阳掌教眉头皱起,不知此人何故关心一个入门不久的弟子。

  “真阳道友怎知我藏锋师兄弟子的名字?”青阳隐隐感觉到了什么。

  真阳道人打了个马虎眼:“久闻藏锋真人功参造化,剑道无双,他的弟子我等自然会更关心一些,知道名字也不稀奇吧?”

  青阳掌教沉吟片刻道:“林成并未随我等前来,此前也早已下山游历,真阳道友若想见他,不妨等我师兄来了亲自问问....”

  “哦?藏锋真人也将到来?”

  一旁的赵国国主惊讶道。

  “这可真是热闹了,传闻藏锋真人剑道已入化境,此次可要好好向他请教一番呐....”络腮胡大汉一脸兴奋。

  他正是西沙宗的宗主西门无敌。

  眼见寻不到什么蛛丝马迹,几人已有离意。

  “今日难得相逢,不如三位随我入宫,让我老赵尽尽地主之谊?”赵国主开口道。

  青阳掌教点了点头。

  旁边的真阳道人却是开口道:“不劳烦赵国主了,我师兄还在等我回去复命呢,告辞。”

  话音刚落,转瞬化作长虹消失不见。

  看着真阳道人离去,三人再度扫了一眼山林。

  身形一闪,一同消失在了天际。

  几人刚离去不久,便有道道身影出现在了场中。

  仔细搜查了一番未果,他们也渐渐散去。

  直到夜色降临,空中繁星升起。

  一处不起眼坑洞中,林成挥手撤掉禁制,化作一道流光眨眼间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

  次日,东方红光升起。

  街道两旁店家们打开了商铺,小贩们撑起了摊位,面带微笑中吆喝声传出。

  一座酒楼之中,林成此刻正悠哉悠哉的喝着小酒,吃着小菜,听着周围食客们的高谈论阔。

  几乎所有的话题都是围绕着昨日渡劫之人身上。

  作为当事人的他不时还凑上去搭两句,表现出一副对渡劫之人崇拜至极的模样。

  看他这副贱样,剑印星空中白袍剑修恨不得给他一瓜子,不厌其烦的挥手屏蔽了空间。

  “听说了吗,紫阳宗的掌教真传弟子东无望出山了...”一名锦衣富态的男子突然开口道。

  听到他的话,周围不少人被他吸引了目光。

  “东无望?”

  “你是说那个当年以天灵境战玄丹强者而不败,号称紫阳宗第一弟子的东无望?”

  得到众人震惊的神情,富态男子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正是他。”

  “没想到他也下山了,看来此次天湖秘境的开启非同一般呐....”

  “三宗之间的比拼也不是一年两年了,为了获得进入无道崖中参悟大道的名额,他们自然不会轻视对手。”

  “历来能从天湖秘境试炼之中成功走出的人,哪一个不是实力大增....”

  林成在一旁静静听着众人的谈话,目光闪闪。

  “我前天好像看到青阳宗的刘枫了,不过匆匆一瞥当时也没认出来,现在想想八九不离十他也来了...”

  “刘枫?”

  “当年他和东无望可是战至百场未分胜负呀....”

  “这下有好戏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