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先天罡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能逼我用出本命杀招,你足以自傲了....”

  紫袍老者言语中也是震惊不已,这才一个小小灵境竟然险些战胜他。

  暗叹一声妖孽,心底的杀意更浓了。

  此子不除,日后必成大患。

  缓缓握拳,周身灵力调动下准备一举轰杀了林成。

  见此一幕,后方四人目眦欲裂。

  “林成....”

  几人赶忙护在了他的身前。

  老者眼中一丝不屑,此时几人已是强弩之末,拿什么与他对抗。

  “送你们归西....”话语间一掌拍下。

  正在巨掌落到五人跟前时,一道玄音传来。

  “好狂的口气。”

  话音未落,一道凝练无匹的剑芒直接将老者的巨掌摧毁。

  谁!

  紫袍老者大惊。

  身形闪现,刘枫一行人出现在了场中。

  “你没事吧林成....”牛十三几人先行查看了一下林成的伤势。

  林成面色苍白,气息萎靡,摇了摇头道:“不碍事,灵力枯竭了而已。”

  拿出丹药一股脑吞下,在众人的护卫下缓缓恢复。

  ------

  你紫阳宗真是好胆,竟敢当众屠杀我宗弟子,这是想挑起两宗大战吗?”刘枫衣袍随风而动,飘逸黑发披散在后,振声质问道。

  紫袍老者目光闪动,恍然开口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刘枫啊,想当年你还在穿开裆裤的时候,我便已经与你师尊举杯对饮....”

  “怎么?藏锋真人没有教过你见到长辈要恭敬吗?”

  看着老者自顾自的摆起谱来,刘枫脸色一冷:“老东西,真会给你自己脸上贴金,你也不撒泡尿照照,就凭你还妄图与师尊对饮?”

  紫袍老者脸上瞬间一副猪肝色,涨红着脸怒声道:“小辈你...岂敢辱我....”

  “我今天不仅要辱你,还要斩了你。”

  刘枫手中长剑直接劈了过去。

  挥剑之下道道剑芒肆虐,随心所欲的斩向老者。

  任凭他施展浑身解数,依旧无法挡住刘枫的剑芒。

  转瞬之间,老者浑身衣衫褴褛,布条垂落,身上还有道道血痕触目惊心,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老东西,刚才不是很凶吗,欺负我小师弟很有成就感是吧?”

  “我今天就让你感受下被人欺负的滋味....”几度挥剑,老者浑身至少布满千道血痕,当即成了一个血人。

  “放过我....”紫袍老者怕了,自己竟然毫无还手之力,在也撑不住内心的恐惧。

  身上的刺痛令他明白,再不求饶恐怕他就要被凌迟而死。

  “放过你?你之前可曾想过放过我小师弟他们.....”刘枫显然并非心慈手软之辈,修真多年他深知,心软是不会让敌人感激你的,反而为日后留下祸患。

  目中杀意一闪,就要结果掉紫袍老者。

  从始至终,岸桥边的守卫将士一言不发,只是目光惊惧的看着这一幕幕。

  不管是紫阳宗还是青阳宗,都不是他们能干涉的,虽然他们看似是赵国国主亲自任命镇守天湖,实则又何尝不是在为三宗服务。

  “几年不见,你刘枫可是变得更加狂妄了。”身形闪烁间,一行人出现在了岸桥边上。

  正是东无望等人。

  显然他们也感应到了这边的战斗。

  刘枫眼眸微眯:“东无望,东方浩....”

  “没想到你俩混在了一起....”

  “今日这老东西的人头我是取定了,你俩可是想保他?”

  握了握紧手中长剑,刘枫准备随时出手。

  “刘枫兄不必紧张,我无意插手你们间的恩怨....”

  “再说我弟弟东方宇身为你青阳宗真传,再怎么样我也不会与你青阳宗发生不愉快....”

  东方浩一副凛然正气的样子,举止间显得大直若屈,给人以一种正人君子的气度。

  一时间倒是博得了场中众人的暗赞,却无人发现他眼底深处闪过的那丝莫名之色。

  东无望对于东方浩的话无波无澜,只是淡然的盯着刘枫。

  “浩兄不妨稍息片刻,容我处理了刘枫再作相陪?”东无望轻声道。

  听到如此藐视之语,刘枫当即一剑挥出:“大言不惭,就让我领教领教你这些年进步了多少....”

  眼见剑气凌空劈来,东无望不闪不避,轻轻朝前踏出一步。

  顿时间那道金色剑芒便再也无法寸进分毫。

  刘枫目光一凝,仿佛能看到东无望周身的空气当中,散发出的那道无形气障。

  “先天罡气?”

  东无望:“看来在你灵目之下,一切无所遁形....”

  刘枫:“没想到几年未见,你竟修成了先天罡气,当真让我诧异....。”

  东无望脸上闪过一丝傲然之色:“但愿你的剑道有所长进,否则可就太让我失望了....。”

  “狂妄!”

  刘枫一声冷笑,手中长剑当即脱手而出,直刺东无望。

  “驭剑术?”

  东无望从未小觑过他,毕竟当年也唯有刘枫能与他战平,虽然先天罡气略有小成,但是面前的刘枫又岂会原地踏步。

  “你领悟了剑意?”

  面对刘枫的攻击,东无望浑身一震,澎湃罡气从无形化为有形,金色的气罩覆盖周身,死死抵住身前长剑。

  刘枫并指运诀,三尺青峰再次用力前顶,对东无望的话恍若未闻。

  长剑宛若刺进了泥沼之中,虽不断深入,却始终无法刺破防御。

  刘枫神色平静,缓缓闭上了双眼,一阵莫名的气息弥漫在了场中。

  风,静了。

  整个天地似乎也跟着沉寂了一瞬。

  突兀,一股冲天的剑气从他体内爆发而出,磅礴的剑势席卷当场,令所有人心神震撼。

  “竟然真的领悟了剑意,达到了无意剑境....”东方浩颇有些惊讶的自语道。

  “二师弟,借剑一用....”

  刘枫双目开阖间,身后酒痴背负的七柄剑应声而来,七剑缓缓旋转,在身前列阵成圆。

  自身的长剑亦倒转而回,立于圆阵中心,剑锋直指东无望。

  感受到强烈危机的东无望也不再藏拙,双拳一握,一副罡气铠甲凝聚而成。

  手中光华再闪,一面非金非玉稍感沉重的圆镜出现在其掌中。

  镜面之上青蒙蒙的微光泛起,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其中酝酿。

  “就让我的昊天镜来领教领教你这位大剑修的高招....”东无望面色严肃的默运心诀,掌中昊天镜青光闪烁,逐渐变大。

  身负先天罡气铠甲护体,手持杀器昊天镜,攻防兼备中,东无望的气势一时无两。

  刘枫目光一闪,身前七剑势如破竹的对冲而去。

  一种无敌的气质从他体内散发出来,眼神中无波无澜。

  剑未至,强大的剑势便令人遍体生寒,仿若冰锥刺骨。

  看着冲来的七剑,东无望心中一声轻喝:

  无敌有我!

  周身罡气铠甲金光大盛,凝练宛如真实甲胄。

  铛铛铛!!!

  一道道火花四溅,罡气铠甲之上金戈相撞的声音响彻。

  不多时,一丝丝裂纹渐渐浮现。

  而后扩大。

  东无望面色微沉,周身灵力再度冲出,修复着罡气铠甲死死挡住七剑的攻击。

  “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但是就凭此恐怕依旧无法破我防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