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四方剑阵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缓缓平复下内心的震惊,林成再次往下翻看。

  后面便是大日剑诀的修炼之法,最后方附上了一套剑法。

  大日九剑!

  林成目光一亮,不自觉沉浸在了其中。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

  下方黑色广场之上突然传来一阵波动。

  光华一闪,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场中,正是东无望。

  波动再次传来,紧接着西沙宗的那位国字脸的魁梧青年也随之出现。

  两人皆先错愕了一番,旋即回过神来。

  东无望率先道:“王兄别来无恙。”

  被称作王兄的魁梧青年也对其拱了拱手:“无望兄多年不见,风采依旧。”

  二人寒暄两句这才不疾不徐的打量起眼前的空间。

  突兀定睛一眼便看到了石阶之上静立的林成,两人相视一眼,快步朝前走去。

  黑色广场上的动静将林成的思绪拉回。

  转身朝下方看去,三人目光相对,皆清晰看清了彼此的身影。

  林成眉头一皱,记得自己之前可是无法看清上方石阶的,莫非是因为自己通过了试炼,石阶上的禁制破了?

  应该是如此了!

  想到这,他连忙挥手收起功法和储物袋。

  “林成。”东无望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林成对两人咧嘴一笑,转身挥了挥手,一步踏上第五十道石阶,身影转瞬消失不见。

  东无望两人一怔,连忙快步朝上走去。

  若林成还在此,定然发现二人踏上第九石阶之时,并未触发禁制。

  两人一路踏上林成消失的位置,犹豫片刻后,一脚迈上石阶。

  身影消失不见!

  三人消失没多久,黑色广场之上再次出现了几道身影,想必也是在秘境之中触发了洞府的传送禁制。

  刘枫,东方宇,西沙宗黄裙女子,还有一身穿金色锦袍的青年。

  几人相互打了声招呼之后,也开始打量起了这方空间。

  ------

  一阵白光刺目过后,林成的身影出现在了一方悬空平台之上。

  若从远处看去,平台宛如一座倒挂的山峰,静静悬浮空中,山底像是被人一剑削过,平整光滑。

  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各自立着一柄百丈大小的巨石剑。

  啾!

  一声嘹亮的鹤鸣传来。

  一只头顶红冠,身披白羽的仙鹤凌空飞来,绕着悬空台盘旋。

  这就是美丽女子说的下一关考验吗?

  这也没危险啊?

  正待林成寻思怎么通关之时,上空那只仙鹤缓缓落在其中一柄石剑之上。

  轰轰轰!

  一片风雷之声传来,四周天空暗了下来,腾腾黄雾升起,电闪雷鸣交织,剑戟戈矛,浑如铁桶,东西南北,恰似铜墙。

  林成自知,自己这是被困与阵中了。

  手中指天紧握,紧守心神,严阵以待。

  咔咔!

  一道白光从东方巨大石剑之中透出,石剑开始碎裂。

  咻!

  一声剑鸣响起,一柄泛着白芒的灵剑出现在其位置。

  紧接着,南方巨石剑碎裂开来,一柄泛着青光的灵剑出现。

  西方巨石剑化作漫天碎屑,一柄泛着血色的灵剑悬浮。

  北方巨剑之上,仙鹤一声嘹亮,腾空而起。

  脚下石剑轰然化为飞灰,一柄闪烁着黑芒的灵剑静静浮立。

  东丶南丶西丶北四剑阵立,缓缓旋转。

  一时间雷暴声更猛烈了,天地之间仿若变成了一片大杀场,金戈铁马,刀兵相撞的声音此起彼伏。

  一副刀山血海的画面隐隐浮现。

  一股狂暴的杀戮气息从林成体内爆发,只见他双眼开始变得通红嗜血,竟举起手中长剑一跃冲入了画面之中。

  厮杀声传来,林成的身影淹没在了血色中。

  几个呼吸间他身上便布满了道道血痕,似乎已然失去神智的他恍若未觉,只是不断挥剑朝着身前冲去。

  就在他即将彻底沉沦在这尸山血海中时,一声爆喝在心神之中响起。

  “醒来!”

  林成前冲的身形一顿,眼中闪过一丝清明,使劲晃了晃脑袋,待看清眼前景象之时,他一惊:“大叔?我刚才怎么了?这里是哪里?”

  “真是让我惊讶,没想到时隔多年,竟然能在见到它的影子.....”沉寂片刻后,白袍剑修的声音再次响起。

  林成:“大叔?”

  白袍剑修:“这是一个杀阵,你刚才已经迷失了心智,若非我当头将你喝醒,恐怕你只能永远留在阵中,战至力竭身亡。”

  听言,林成惊出一身冷汗,连忙道:“那我该如何破阵离开这里?”

  白袍剑修:“若是当年那尊杀阵,你是决然走不出,不过你应当庆幸,这只是仿造它做出的一套剑阵,威力远不足它亿万分之一.....”

  林成好奇道:“大叔,是什么杀阵竟这般强大?”

  白袍剑修目露追忆之色,开口道:“它乃上古时期银河界通天教主的杀器,诛仙剑阵。”

  “相传它是鸿蒙开辟以来的天道第一杀阵。主宰天道杀伐的无上阵法。通天截教的立教至宝、护教大阵。”

  “鸿蒙初开之时,三千大道天魔肆虐,众生劫惑。又因大道有感,故而降下诛仙剑阵斩杀三千大道天魔,后来辗转之中这件大杀器落到了通天教主的手里....”

  “此剑阵当由四柄杀剑与一诛仙阵图组成,其一剑曰‘诛仙剑’,二曰‘戮仙剑’,三曰‘陷仙剑’,四曰‘绝仙剑’。”

  “完整的诛仙剑阵发动,纵然是大罗金仙,成道魔神,亦会顷刻间灰飞烟灭.....。”

  听着白袍剑修徐徐道来,林成满脸不可思议,这世间怎会存在如此杀器?

  林成:“那大叔,你说我现在所处的杀阵就是仿造诛仙剑阵打造的吗?可即使是个赝品,我现在也束手无策啊。”

  白袍剑修皱眉:“此界怎会有这等宝器,不应该....”

  林成直翻白眼:“大叔你先别想了,倒是帮我想想怎么破阵啊,我怎么感觉眼前厮杀的人影越来越真实了....。”

  白袍剑修抛去心中疑惑,透过林成的双眼看向了四周景象,沉声道:“剑阵才刚刚发动,小子,你自求多福吧,我只能保你意识不被杀戮之气侵蚀,剩下的还得由你自己解决....”

  “此剑阵一旦进入,便只能强行**,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想办法找到四剑的阵位所在,先行摘除一剑便有了一线生机。”

  随着白袍剑修的声音沉寂下去,林成知道,这一次真的只能靠自己了。

  四剑阵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