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新任府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撑开沉重的双眼,映入眼前的是蔚蓝的天空。

  白云从身旁飘过,林成连忙起身。

  嘶!

  一阵钻心的疼痛传遍全身。

  看着自己虽然修复了大半,但仍然不少地方血肉溃烂的身体,他深吸了一口气。

  取出疗伤丹药一把吞下,盘膝再度修复伤势。

  不知过了多久,周遭灵力快速朝他涌来。

  要突破?

  察觉到自身体内变化,林成心念一动,百万枚灵石出现四周,滚滚灵气化作实质将他包围。

  庞大的灵气被他鲸吸牛饮般吞入丹海,五行剑诀运转下,一滴滴金色剑元凝聚成河,汇入四肢百骸之中。

  锤炼肉身,冲击境界。

  一枚枚灵石化作飞灰,林成体内波动不断攀升。

  远远看去,周遭百丈范围内,一股青色的灵气漩涡绕着他快速旋转着。

  喝!

  一声清喝。

  隐隐听见蛋壳破碎的声响传出,林成的气息踏入了小灵境二重。

  然而未完,气势依旧在不断攀升。

  小灵境三重!

  地灵境!

  直至一度突破到了地灵境五重,气息才逐渐平息下来。

  -------

  缓缓睁开双眼,呼出一口浊气,林成长身而起,一股庞大的气势透体而出。

  握了握拳头,感受了一番体内散发出的地灵境五重的强大力量,他笑了!

  连破四境!

  一声长啸,林成隔空一拳轰出,百丈之外一朵朵白云瞬间蒸发。

  志得意满的他这才开始打量起周遭环境。

  这不就是他此前所待的那座悬空平台吗?

  看来自己应该是走出杀阵了。

  咦!

  突然间,那只仙鹤再次从远空飞来。

  啾!

  一道清亮的鸣叫声响彻天空,仙鹤盘旋一番,稳稳落在了林成面前。

  不待他正要上前,仙鹤突兀化作一阵光羽,渐渐凝聚成了一座玉门。

  林成大喜。

  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低头看了看吞了那么多丹药依旧没有彻底修复的身体,他顿感无奈。

  半边身体仍旧东一块西一块的仿若被火灼伤一般。

  暗叹一声。

  挥手取出一套青衫换上,一步踏入玉门之中。

  光芒刺目。

  再度看清之时,他已然出现在了那个空旷的黑色广场空间。

  而此时,他正站在地九十九道石阶之上,向前一步便可推开那道,矗立不知几年月的白色石门。

  看了一眼身后的黑色广场,静寂无声。

  转过身来,看着近在咫尺的巨大石门,林成深吸了一口气,不在犹豫。

  缓缓推开白色石门。

  一阵天外之音响起,仿若有人在歌唱,起舞弄弦,仙音缭绕。

  五彩绚烂的光芒从巨门之中透出,令他忍不住遮挡住了双眼。

  适应片刻后,一步踏入门中。

  ------

  就在林成刚刚踏入石门不久。

  黑色广场上方,波动传来,一道接一道身影从中跌落,重重砸倒在广场之上。

  正是之前随着林成踏入禁制之中的东无望等人,刘枫丶东方宇和西沙宗黄衣女子赫然在列。

  几人浑身气息萎靡,身上鲜血遍布,伤势惨重,几欲死去。

  突然从生死边缘被传送出的他们来不及惊愕,连忙吞下大把丹药盘膝修复自身伤势。

  一炷香之后。

  稍缓过来的几人渐渐睁开双眼,看向彼此。

  “想必众位也是刚从死神手中逃脱吧?”开口的是那位身穿金袍的青年,他乃赵国皇室第一顺位继承人,大皇子赵天。

  “我先前进了一座幻阵之中,眼前出现了数个自己,一番苦战之下,险些道消....”黄衣女子说道。

  东无望皱了皱眉:“莫非我等进入的不是同一个禁阵?”

  刘枫与东方宇对视一眼,开口道:“我进入的是一个冰雪困阵之中....”

  东方宇:“我进了一片古老的战场,只记得自己冲向战圈之后就失去了神智。”

  闻言,西沙宗那位国字脸的男子开口道:“我也是进了那座古老的杀战场,里面充斥了无穷尽的杀戮之气,尽管我施展了本宗秘术,依旧难逃神智被侵蚀的结果.....”

  “现在想想,若非是被莫名传送出来,恐怕自己就真成为一具只知杀戮的行尸走肉了。”

  正在几人心有余悸探讨间,一道虚无缥缈的声音响起,令人无法辨别声从何来。

  “新任府主产生,失败者即将传出结界.....”

  话音刚落,没等几人反应,一股大力传来,众人瞬间被传送出了这片空间。

  直至他们消失时,一个个眼中皆露出无法置信之色。

  有人通过了试炼!

  获得了皇境传承!

  这是他们脑海之中最后的思绪。

  ------

  再看林成,踏入石门之后,出现在了一座海岛之中。

  环面是无尽碧蓝的海水,看不见边际,量不出深浅。

  此时的他立足在海岛中的一座宫殿之前,宫殿前一道石碑伫立,其上龙飞凤舞纂刻着三个大字。

  天罗府!

  宫殿后方还有十座偏殿陈列。

  每一座偏殿顶盖之上各自立有一头蛮兽,林成运目细看,却发现自己每一种都不认识。

  收回目光,他开始迈步进入宫殿之中。

  殿内两旁四根圆柱矗立,其上雕龙戏凤,刻画有各种奇虫鸟兽,云纹花木。

  正殿上方一道桌案横列。

  其上隐有三物盛放。

  看到宝贝,林成双眼放光,快步上前。

  拿起第一件物品,他仔细打量了起来。

  这是一块令牌。

  不知何材质打造,通体幽黑,正面刻有天罗二字,反面雕有一头不知名的奇异蛮兽,其状如牛,苍身而无角,身下唯有一足。

  天罗令?

  这有何用?

  翻来覆去也看不出这块令牌有何特殊,索性将其丢进了储物戒。

  看向第二件物品,林成瞬间兴奋了起来。

  这是一本泛黄的书籍。

  四方剑阵!

  不用说这肯定就是先前险些要了他小命的那座剑阵法门了。

  怀着激动的心情他迫不及待的翻了开来。

  映入眼帘的还是一段明显后期附上的文字:

  当你拿起天罗令的那一刻起,你就本府第九十八任府主,有些遗憾的告诉你,天罗府的资源已经被我几乎用光了,毕竟在此之前,我的上一任也没给我留下多少东西。

  不过你不用感到绝望,我离开之前还是偷偷为你留下了点东西的,比如你此刻翻看的这本四方剑阵,还有为剑阵配套的四柄杀剑。

  你先不用感动,十殿后方我还为你准备了一份礼物。

  好了,你可以哭了!

  哭完了吗?

  那好,我继续多说两句,毕竟日后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在与你话语。

  手持天罗令你就可开启岛中禁制,这座海岛实际上乃是一件防御至宝,但是我带不走....

  至于天罗府是个什么样的势力,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友情提示你一句,在你实力未成长起来之前,可千万不要将自己天罗府传人的身份暴露世间哦,否则到时候你会感到,活着其实是一种煎熬。

  还有,此剑阵威力霸绝,甚至有伤天和,你且善用!

  望来日有相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