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玉儿前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几日时间悄然过去。

  从秘境之中出来的人也越来越多,各自脸上或是洋溢着欣喜满足的笑容,或是聋拉着阴沉的一张脸,显然是在秘境中毫无收获。

  更有不少人身上衣衫褴褛,血迹斑斑,这是在里面碰到什么不好的事,吃了不少苦头。

  “皇境强者的洞府有主了!”

  “林成进了皇境洞府。”

  “林成获得了皇境传承....”

  .......

  也不知是谁先开的口,转瞬之间,这道风波便在天湖岛中扩散开来。

  “什么?”

  “皇境传承被人得到了?”

  “林成是谁?”

  .......

  听到这个消息,众人无不面面相觑,议论声此起彼伏。

  “是他,青阳宗的弟子....”

  “藏锋真人新收的真传弟子,没想到竟然是他得了这份机缘....”

  .......

  青阳掌教和天卉道人相视一眼,二人眼中有疑惑,有惊喜,还有一丝不可思议。

  “林成,没想到藏锋师兄的这位小徒弟竟有如此福缘....”青阳掌教感慨万分。

  一位皇境强者的洞府传承,这是多大的机缘。

  不难看出,即使是他们,心里也是羡慕至极的。

  “那位小家伙倒是极为不错,重情重义不说,天资还甚是不凡,这对我们青阳宗来说又何尝不是一大幸事。”天卉道人面含笑意道。

  这时,传送平台之上,血门中光芒一闪,两道身影出现在了场中,正是刘枫和东方宇。

  没等他们走到青阳宗所处的位置,再度几道身影随着出现。

  东无望,西沙宗王震和黄衣女子梨园,大皇子赵天,四人刚现身便朝自家营地走去。

  “无望,秘境之中到底发生了何事?”神殇真人看向东无望沉声问道。

  “见过神殇师叔,真阳师叔.....”随着东无望将皇境结界中的事徐徐道来,神殇两人脸色不由一沉。

  “竟然被那个黄毛小儿摘了果,可恶....”真阳道人忍不住怒道。

  一想到自己得意弟子的惨死与林成脱不了干系,他就怒火攻心。

  其他势力也在了解了一些经过后,看向青阳宗方位的眼中无不闪烁着惊异羡慕之芒。

  “青阳兄,恭喜啊,你宗出了个好弟子啊....”不远处的西门无敌迈步走来,爽朗声响彻,令场中所有人都将目光投了过来。

  “西门兄过誉了,这也无法就确定是林成得了传承...”青阳掌教淡然开口。

  “青阳兄何必过谦,我宗无望师侄亲眼目睹林成,先他们一步踏入禁阵,而最后所有人都被传送了出来,却唯独不见他,想必此刻正在里面吸收皇境传承吧....”真阳道人悠悠开口。

  听言的众人一阵目光闪闪,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

  而此时的林成却在打量着十间偏殿。

  一路走来,他发现每一间偏殿之中都立有一尊雕像,或是仙风道骨的老者,或是脚踏碧莲的圣姑,除此之外,殿内再无他物。

  意兴阑珊的继续向殿后方行去。

  来到一处仙气蒸腾的园子前,园子中有一颗桃树,其上桃花盛开仿若恒久不曾凋零。

  桃树下有一方石台,石台上放着一个碧玉琉璃般的瓶状之物,通体清透圆润,一看便知不是凡物。

  不远处,一座茅屋静立,屋前有两个蒲团相对,中间摆放了一副棋盘。

  这想必就是留言所说的,给自己准备的那份礼物了。

  看到宝贝,林成来了精神,连忙快步上前。

  砰!

  刚前行几步的他,便好像撞在了一道无形的墙壁之上,顿时鼻血冒了出来。

  什么情况,眼前什么都没有啊!

  伸出手臂缓缓向前试探一番。

  果然好像摸到了什么东西,手掌再无法前行分毫,可是面前仍旧什么也没有,透明的连涟漪都没显露一分。

  应该是设了某种禁制。

  想着拿出那块令牌,握着尝试再次伸出手臂。

  嗡!

  天罗令徒然一阵光芒大绽,一股神秘力量从中扩散而出,仿若镜面破碎的声音响起,庞大的灵气从园子中喷薄而出。

  林成大喜,破了!~

  连忙一步踏入园子中。

  “你来了!”

  前脚刚一落地,一道飘渺之音响起。

  茅屋前的蒲团上不知何时坐着一身影,正是之前霜云村中那名谪仙女子。

  “这,玉儿前辈?”林成有些分不清,眼前之人到底是真人,还是投影?

  女子抬起看着棋盘沉思的目光,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回眸一笑百媚生,令林成一时呆了下,沉醉其中。

  “你们男人总是这副不争气的模样....”女子美目顾盼间,起身来到林成跟前。

  “我叫吴家怡,玉儿只是我的小名,你能走到这里,确实令我感到惊讶,现在起我们以平辈相交....”

  “同为天罗府的府主,我有义务告诉你,你只有一百年的时间,一百年内你若无法离开天苍界,那便只能等待被放逐的命运.....”女子开口道。

  “放逐?”

  林成闻言满头雾水,开口问道:“什么一百年,放逐?我怎么什么都听不懂啊,玉儿,不,家怡姑娘你倒是把话说清楚.....”

  吴家怡想了想,认真道:“具体的我也不知道,这也是我的上一任府主留下的交代,总之,以最快的速度到达这个世界的至高点,你才有望破界离去....”

  “否则,究竟会被放逐何处我也不清楚,反正不是什么好事。”

  林成:“那这天罗府到底是什么存在?都不问问我愿不愿意当这个府主就强塞过来的吗?”

  吴家怡没好气的白了林成一眼:“你以为什么人都可以做这个府主的吗?四方剑阵的厉害我相信你应当尝试过了,而这不过是这套剑阵十分之一的威力....”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通过考验的,但是你应该没有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我好奇但我不会问,你要说我也乐意听,那...你会不会说呢?”吴家怡眨了眨眼,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林成撇了撇嘴:“那剑阵确实厉害,既然让我当这个府主,那总得给点表示吧。”

  “小滑头....”自知林成不想多言,吴家怡迈开慵懒的步伐,走到桃花树下。

  “知道这是什么吗?”

  看着石台上的琉璃玉瓶,林成俯身拿起:“这里面有什么宝贝吗?”

  吴家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