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藏锋往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紫阳宗后山玄峰。

  林成静静立于藏锋真人身后,看着两人对弈。

  “你又赢了!”紫阳掌门放下手中黑子,叹了口气。

  “紫阳兄心有疑虑,故而失了一着,愚兄我胜之不武了。”藏锋真人缓缓开口,随后长身而起。

  望着远处山雾缭绕,奇峰嶙峋,目光从一处半崖之中收回:“该回去了!替我向谷阳前辈问声好,就说....此次,藏锋谢过了。”

  “一定带到。”紫阳掌门微微点了点头,而后深深看了一眼林成,目送两人腾空而去。

  二人刚走,一道身影凭空出现在了场中。身影略微佝偻,须发皆白,头顶毛发略显稀疏,手中撑着一根龙头拐杖,形如一普通年迈的老人。

  见到此人,紫阳掌门连忙躬身参拜道:“见过师尊。”

  在这位老人面前,他就如同是一个刚刚踏入修行的毛孩,不敢不敬半分。

  老人颔首轻点,沙哑的声音传出:“日后不可再寻他的麻烦.....此子不简单。”

  紫阳惊讶的微抬头颅:“师尊莫非知道些什么?”

  老人缓缓摇了摇头:“不知!”

  紫阳有些不甘道:“可是,师尊....淼儿的仇就不报了吗?再一个,此人身上定然有大秘密,而且光皇境洞府内的传承之物,就决然是一笔逆天之财。”

  “你说的我又何尝不明....但当我施展秘术欲探此人命数之时,发现....他并无命数。或者说,有人屏蔽了他的命数....而不管是这两者中的任何一种,都决然不是我们所能触碰的。”

  “这么多年来,一代老祖留下的推演秘术从未出过错.....此子不可妄动!”

  闻言,紫阳无奈的垂下了头颅:“谨遵师尊之命,弟子这便着令真阳丶神殇等人从长计议。”

  “恩,去吧。”

  待到紫阳退去后,老人才深深叹了一声:“青阳宗,你们可是收了个好弟子啊!”

  话语落下,他的身影亦随风消失,好似从未出现过一般。

  -----

  -----

  紫阳宗山门广场上,大部分前来观礼的势力已然陆续离去。

  梨园回首眺望,目中闪过一丝失落。

  王震行至身旁,暗自叹息,轻声道:“走吧,他想必已经离开了。”

  轻轻点了点头,转身一步踏上了飞行法宝,御空而去。

  广场上,紫芒闪过,紫阳掌门的身影出现场中。

  “见过掌门”

  “见过掌门师兄”

  .......

  见到来人,正在相送各大势力的紫阳宗长老以及弟子,连忙参拜。

  紫阳掌门颔首轻点,开口道:“怎不见神殇和真阳?”

  “回禀掌门师兄,神殇师兄受赵国主所邀,前往国主府言道去了....至于真阳师兄,与东方家主和皇莆家主一同去了长安城.....”紫阳宗一名内门长老恭声回道。

  “真阳与那两人去长安城有没有说所为何事?”紫阳掌门沉声问道。

  “真阳师兄只说与他们有要事相商,并未交代所为何事。”那名长老答道。

  紫阳掌门眉头微皱,沉吟片刻后道:“若他们回来,让其上玄峰找我。”说完,他的身影消失不见。

  “谨遵掌门师兄谕令”

  -----

  -----

  云层之上,藏锋真人带着林成凌空而行。

  罡风猎猎,二人衣发飘扬却不受气压影响。此时林成正苦口婆心的不断开口:“师傅,您就让我玩一段时间再回去嘛....我跟我朋友她们都约定好了在长安好好游玩一番的....”

  “她们都还在等着我呢,您也不想徒儿我成为一个言而无信之人吧。”

  “师傅,您看,我这次为宗门立了这么大一个功,您就当给徒儿奖励了....两个月,两个月徒儿保证回到宗门。”

  藏锋真人叹了口气:“你如今的身份已经不比以往,此次大比之后,所有的目光都凝聚在了你的身上,不论是你自身的秘密,还是皇境洞府内的传承,都注定让你成为了有心人眼中的羔羊....可以说你现在就是一个移动的宝藏库,为师也是不想你在外面出什么差错。”

  林成:“我知道师傅是为我好,不过您也不必太过担忧,徒儿保命的手段还是有的....我一定谨记师傅教诲,在外面注意安全....那徒儿走了....”

  藏锋真人嘴角一抽,一巴掌拍他脑袋上:“我说让你走了吗?”沉吟片刻:“唉,雏鹰终究需要独自飞翔才能成长,倒是为师太过小心翼翼了.....”

  说着他右手一翻,一把剑出现在手中。轻轻拔出长剑,似有雷光萦绕。

  轻抚长剑,藏锋真人目露追思之色:“此剑名为雷霄,是你前任师兄丶亦是为师犬子的佩剑.....”

  林成也曾听过师尊的传闻,知道自己那位师兄已故的事,虽然知道不该勾起师傅的伤心往事,但他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师傅,师兄是怎么死的?还有师娘,我也从没听您提起.....。”

  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子,他徐徐开口:“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亦不清....我赶到之时年儿已经身亡,而他的遗物却一件不落。多年来,我一直想查明真相,可是,总有一层迷雾始终让我无法窥探得知....”

  “至于你的师娘,在年儿刚出生之后不久,便已故去。”

  听到这里,林成暗自叹息,师尊真的太苦了。妻子早早离去,唯一留下的念想和希望亦随之破灭,可想而知这些年他内心的悲痛。

  回忆起昔年种种,藏锋真人身上那股出尘之气不觉间内敛,身躯似乎都佝偻了一些,不再那么挺拔。这一刻的他好像成了一个孤寡老人,凄凉的气息弥漫在周身。

  “师傅,徒儿日后一定揪出杀害师兄的凶手,将他挫骨扬灰....”感受到师尊的悲恸,林成缓缓握紧了拳头。

  深深看了一眼林成,藏锋真人收回心神,长袖一挥,在空中停下了身形。

  再次看了眼手中长剑,将其递到林成身前:“为师在功法和剑技上恐怕已经给不了你太多帮助,之前观你与东无望对战的最后一剑,应当是需要剑与剑鞘的配合,才能发出更加强大的威力....”

  “这把雷霄,剑身与剑鞘皆由雷音玄铁打造,形如一体。有了这把剑,相信更能发挥出你的实力。”

  “我知道你不缺灵石,这瓶圣元丹你留着....若遇危机可服下,每一粒丹药都能瞬间补充丹田内七成的灵力,对于疗伤亦有奇效。”藏锋真人说着,再次取出一金色玉瓶递到林成手中。

  看着手上的雷霄剑和玉瓶,他一阵感动,鼻子不由得发酸。这种被人真心关怀的感觉真的很好。

  “臭小子,去吧....自己保重!”藏锋真人笑骂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仿佛突然年轻了几岁。

  林成重重点了点头:“徒儿一定早日归来,不让师傅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