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童子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丈黄纸很快就被店主裁成几叠宽两寸,长八寸半的符纸,共计172张,剩下的一点边角料自然没用了。

  全部准备好后,李云飞对店主问道:“老人家,您算算多少钱?”

  店家道:“朱砂3块钱一克,总共300,黄纸是20块一卷,一卷刚好一丈,你朱砂买得多,黄纸我就不收你钱了。”

  说完店家又对李云飞问道:“小伙子,童子尿你有了没?”

  李云飞正把手伸到裤兜里,做出掏钱的动作,实则是在系统包裹中提取。

  闻言回道:“没有,我打算去周围问问,看哪家有小孩,请他们帮忙收集一点。”

  店家呵呵笑道:“那你不用这么麻烦,我这就有。”

  李云飞讶然道:“您这还有童子尿卖?”

  店家笑吟吟的解释道:“我跟周围的小孩都打过招呼,想撒尿的时候来我这撒,撒到一定数量就给棒棒糖,所以收集了不少,你等着,我去给你拿。”

  李云飞大喜过望,想不到这老爷子还挺有主意,这下最难收集的材料就这么解决了。

  要知道,童子跟处男可不是一回事。

  所谓的童子尿,指的是还没有性发育之前的男孩所排尿液。

  一旦性发育成熟,可以产生京子,就已经不算童子,只能称为处男。

  通常来说,十岁以下孩童的尿液才是正宗童子尿,十岁以上就未必了。

  靠李云飞自己去找,短时间内还真不一定能找到足够的童子尿。

  很快,店主握着一个有刻度的玻璃瓶走了出来,瓶中盛着淡黄尿液。

  “这就是童子尿,500毫升整,你放心,绝对正宗。”

  “古代的时候大夫用这玩意当药引,但现在已经没有人这么干。”

  “平时买童子尿的都是那帮阴阳先生,如果不正宗,是会出大问题的。”

  “所以我对这方面很注意,每次小孩来撒尿时我都在旁边盯着。”

  李云飞没有怀疑店主的话,因为就在他接过玻璃瓶时,系统技能栏中,需要收集的材料项,原本灰色的童子尿三个字,已经亮起来变成金色,表示他收集到了这项材料。

  还有朱砂、黄纸、毛笔也是一样,刚才在他依次接触过这些东西后,材料名字都亮了起来,现在就差公鸡血了。

  “我相信老人家,这瓶童子尿多少钱?”

  店主道:“这东西我没定价,你看着给,反正也没什么成本,就几根棒棒糖,一个玻璃瓶而已。”

  李云飞闻言也不啰嗦,手伸到裤兜里,从系统包裹中提取了一千块。

  取出来后,李云飞数了五张递给店主。

  店主见状忙摆手,道:“小伙子你是个爽快人,但这确实太多了,你给350就成。”

  李云飞笑笑,把500元钱塞到了店主手里,道:“老人家是个厚道人,您生意做得地道,我也不差什么钱,您就收着吧!”

  “以后我材料用完了,还得来您这买,这童子尿还要劳烦老人家多多收集。”

  店主见说,也就不再推辞,看了看门外停着的越野车,颔首道:“看出来了,差钱的年轻人没那闲心来学这个,专门干这行的也就混个温饱,呵呵,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你放心,这东西我会尽量帮你收集,保管你随时要都有。”

  说完他从货架上取下一个带刻度的杯子,递给李云飞道:“这杯子就算个搭头,送你了,多少能方便点。”

  李云飞欣然接过,微笑道:“行,那就多谢老人家了,下回再见。”

  “慢走。”

  李云飞提好一应材料,出门一上车就把东西收进了系统包裹。

  店主站在店门口,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大声道:“年轻人,你还要公鸡血,去乡东头杜华家的养鸡场买吧!”

  “他那里养了一群老公鸡,你就说是扎纸的老向介绍的,他会给你便宜点。”

  “不过如果你只是练习画符的话,用普通的鸡血就行,买老公鸡不划算。”

  李云飞降下车窗,对店主点点头,道:“谢谢向老,我知道了。”

  说完启动汽车,顺着国道往乡东头开去。

  开了大约三百多米,就能看到右侧距离国道一百多米外,有一座大铁皮棚子,棚子旁边还有一间平房,那里应该就是老向说的养鸡场。

  国道旁有一条泥土岔道通往养鸡场,李云飞直接开车转了进去。

  到得养鸡场外,听到里面此起彼伏的“咯咯”鸡叫声,蹲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小狐狸顿时兴奋起来。

  “咿咿咿……”

  李云飞哭笑不得的扭头看向她道:“放心,我给你带足了鸡肉和鸡蛋,不会少了你的,一会儿我请你吃老公鸡。”

  小狐狸闻言,张开嘴吐出舌头,微微垂首,竟十分人性化的做了个不好意思的动作。

  李云飞打趣道:“你还知道不好意思,好了,你还是在车上等我,带着狐狸去养鸡场,说不定人家场主会把我们赶出来。”

  “咿”

  小狐狸撇了撇嘴,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

  李云飞哈哈笑着揉了揉她脑袋,随即打开门下车而去。

  养鸡场老板杜华正在吃晚饭,听到汽车的声音,端着碗出来查看情况。

  杜华是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体型矮矮胖胖,满面红光,显然小日子过得不错。

  “杜老板在吃晚饭啊?”李云飞脸上带着微笑,自来熟的打了个招呼。

  杜华见此也笑了笑,道:“是啊!你是?”

  李云飞道:“我来买几只鸡,扎纸的向老介绍的,说你这有老公鸡。”

  杜华了然,转身回屋放下饭碗,跟媳妇交代一声,随即出门对李云飞招手道:“小兄弟跟我来吧!”

  李云飞跟着杜华往鸡舍行去。

  杜华从兜里掏出香烟,抽出一根递给李云飞。

  李云飞摆手道:“谢谢,我不抽烟,老哥不用客气。”

  杜华将烟叼到口中,道:“小兄弟是干阴阳先生的?”

  李云飞点头道:“是啊!杜老板这养的公鸡,最老的有多少年份?”

  杜华道:“最老的有三只,都是五年多的老公鸡。”

  李云飞愣了愣,五年多就算老公鸡?

  他不解的问道:“只有五年多的吗?”

  杜华笑道:“鸡的平均寿命是六到七年,只有极少一部分能活到十年以上,五年多的公鸡已经算是很老了。”

  李云飞恍然,他从来没去注意过鸡的寿命,因为除了下蛋的老母鸡外,很少有鸡能活过一年还不被宰掉的。

  原来鸡的寿命这么短。

  只听杜华接着道:“而且自古以来有个说法,叫‘犬不八年,鸡无六载’,说是一旦超过这个年限,鸡狗就有可能开启灵智成精。”

  李云飞好笑的道:“哪有这种事,城里那些养狗的,许多都是一直养到狗老死,也没见哪条狗成精啊?”

  杜华耸耸肩,道:“都是老一辈流传下来的说法,真假谁知道,不过越老的鸡狗越通人性,这倒是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