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小狐狸的战斗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野猪属于那种凶狠中又带着几分怂的性格,遇到人类或大型野兽,第一反应往往是逃跑。

  但是它们若被激怒,或群体中的幼崽受到威胁,也会跟你玩命。

  李云飞心下暗暗盘算,副本和现实可是两码事,一旦进入副本,副本怪就会被系统强化,或者说自己会被削弱。

  便以蚂蚁和地牯牛来说,在现实中,他一根手指头就能轻松碾死,可进入副本后,它们却能变得对自己具备一定威胁。

  而且副本中的怪一见到自己就会冲上来发动攻击,绝不会有逃散的现象,现实中却未必。

  但也因此,在副本中刷怪经验值要高得多。

  这野猪林是21级到25级的副本,如果他选择进入副本,那毫无疑问是找死,可他若不进入副本呢?

  大野猪的体形也不过才相当于2级蚂蚁怪罢了,5级兵蚁就能轻松屠戮这群野猪。

  至于小野猪,他一脚就能踢死一头。

  有腐蚀之蚁足刃和麻痹之蚁狮颚镰在手,李云飞可以如同砍瓜切菜一般解决这些野猪。

  不过小狐狸升到10级后,还没见过她战斗的情形,不如就拿这群野猪让小狐狸试试手。

  野猪虽是保护动物,但也是相对的。

  在大夏某些地区,当野猪泛滥成灾,威胁到了人类的生存环境,个人虽不允许私自捕杀,政府却会组织围剿,以扼制野猪数量的增长。

  对于农民被野猪毁坏的庄稼,政府也会给予补偿,保险公司还专门针对这个情况,出台了野生动物致害赔偿保险业务。

  凤凰乡本就属于偏远山区,许多村庄附近的山林中,野猪都已经泛滥。

  再过两个月,政府就要对方圆数十里山林的野猪进行围剿,李云飞在这干掉一小群,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做下决定后,李云飞翻身下地,揉揉小狐狸脑袋,道:“红红,我还没见过你战斗的场面呢!去跟那群野猪玩玩怎么样?”

  “呦呦呦……”

  小狐狸跃跃欲试的蹦了蹦,四足上锐利如钢爪的爪子弹了出来。

  李云飞见状咧嘴一笑,道:“记住,只对大的下手,小崽子就不必了,去吧!”

  听完李云飞的话,小狐狸毫不迟疑,后腿一蹬地,便猛然向着数十米外的野猪群冲去。

  李云飞意念一动,蚁甲套装加身,麻痹之蚁狮颚镰也出现在手中。

  他跟在小狐狸身后,甩开大步,冲进了林子里。

  却说那边的野猪群见小狐狸这只庞然大物向它们冲来,顿时一哄而散,调头吭哧吭哧的往林子深处钻去。

  从灌木林中的动静来看,这群野猪怕是得有数十头。

  这就是现实与副本的区别,副本怪也许会战略性后撤,却绝不会有逃跑这种现象。

  野猪的速度非常快,瞬间爆发速度可以达到时速五十多甚至六十公里。

  正常人类的最高时速最多只有三十七八公里,徒步是绝不可能追上野猪的。

  但李云飞不同,他的敏捷是普通人类的三倍有余,追个野猪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小狐狸更不用说,哪怕看不到她的四维属性,李云飞也能确定,战斗形态的她,四维属性绝对比自己要高得多。

  毕竟她如今算是妖兽,跟她比肉身强度那纯属扯淡。

  在小狐狸面前,野猪那点速度完全不够看。

  短短几秒钟后,她就猛然飞扑而起,落下时刚好将一头大野猪按在了脚下。

  这头野猪肩高在八九十公分左右,体长也有一米七到一米八的样子。

  但跟小狐狸对比,就只是小小一只了,被小狐狸轻松按翻在地。

  小狐狸那尖锐的利爪在野猪身上一拉,顿时便是四道又长又深的伤口。

  “律……律……”

  野猪发出尖锐而高亢的惨叫,但这惨叫很快便止歇,因为小狐狸的第二道攻击,就是致命一击。

  她张开长长的嘴巴,对着野猪脖子一口咬下去,野猪的颈动脉和气管同时被咬断,鲜血喷溅而出。

  这头野猪虽然一时半会没死,却也只是时间问题。

  小狐狸咬断这头野猪的脖子后,便不再管它,径自追向另一头。

  李云飞紧跟在小狐狸身后为她压阵,也不出手,只是观察小狐狸的战斗。

  小狐狸的战斗方式虽然单调,就是爪子加利齿,但战力相当不弱,杀戮效率也不低。

  一爪子挥出去,便是四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若攻击部位是腹部,甚至能让野猪肚破肠流。

  用嘴咬也是专咬要害,一口下去后便不必再管,野猪很快就会因失血过多加无法呼吸而死。

  她无论力量还是敏捷都全面碾压野猪,野猪的反击在她眼中便是一个笑话。

  便如此,一人一狐撵着一大群野猪追杀,每隔一段距离便会有一头遭受了致命伤的野猪躺在地上。

  小狐狸杀了十数头野猪后,李云飞便即叫停。

  他已经看到自己想看的,没必要再继续追下去。

  天色已经黑下来,他不敢太过深入林子,谁知道里面除了野猪,还有些什么玩意。

  不过在叫停小狐狸后,他收起蚁狮颚镰,取出狗腿刀,亲自操刀子宰了一头,这头是送给四叔公的。

  小狐狸杀的那些,伤口跟刀伤截然不同,不好解释。

  待小狐狸杀伤的那些野猪气绝后,李云飞将它们全部收进系统包裹。

  打开系统面板看了一眼经验值,他发现在现实中杀野猪,给的经验只相当于1级蚂蚁怪。

  果然,想要升级进副本才是王道,在现实中刷怪,就算他屠尽一座山林的动物,也只有十分微薄的一点经验值。

  关闭面板,骑上小狐狸奔到码头,李云飞让她解除战斗形态,随后一起下到河里洗了个澡。

  跑了一整天,一身的臭汗,小狐狸也是浑身血迹,不洗洗哪能见人?

  洗过澡后,划船过河,快到四叔公家时才将那头送他的野猪取出来扛在肩上。

  李云飞一边肩膀挂着背囊,一边肩膀扛着野猪,小狐狸则是蹲在野猪身上。

  到得四叔公家院坝,便见一楼房门大开,堂屋里灯光明亮。

  宽敞的堂屋中此时摆着两张方桌,十几名五六十岁的老头老太围在桌旁,方桌的四个方向各坐一人,手中捏着长条纸牌,却是正在打牌。

  “大三。”

  “碰一个……我这个牌该打哪个捏?”

  “快点撒,磨磨叽叽搞么嘚。”

  “大二,拿去糊。”

  “嘿,你晓得我糊大二还敢打出来啊!”

  他们玩的是风靡大夏西南的一种纸牌游戏,湘州那边叫“跑胡子”,渝州这边叫“黄十八”。

  李云飞见状大声道:“四叔公,别打牌了,快烧点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