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清源村往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云飞这一声叫唤,让堂屋里瞬间静了下来。

  众人回头看向堂屋外,当看清李云飞肩上的东西,纷纷发出惊呼声。

  “好家伙,这么大一头野猪,怕是有不下300斤。”

  “这小伙子好大的力气,他是哪家后生?你们认识不?”

  “有点眼熟,看穿着应该是城里来的。”

  “他刚才喊四叔公,是喊老四吧?”

  四叔公看到李云飞扛着一头野猪来,不由愣了愣。

  听到众人的议论,连忙扔下牌,站起身道:“这是奎军家崽,李云飞,先不打牌了,来帮忙。”

  众人恍然大悟,一名五十多岁的老汉笑道:“原来是小飞啊!难怪我瞧着这么眼熟,五六年没见了,小飞还认得我不?”

  李云飞已经将野猪扔到院坝地上,闻言定睛看去,立马笑道:“怎么会不认得,你是大勇伯嘛!”

  李大勇高兴的呵呵笑道:“好小子,不愧是当过兵的,硬是要得,这么大的野猪,几个后生都未必拿得下,居然栽你手上了。”

  李大勇的老屋就在李云飞家老屋对面五六十米处,算起来跟李云飞父亲属于堂兄弟,既是近亲也是近邻,关系一向不错。

  以前他跟父母回乡祭祖的时候,基本上都会碰到他,因为他们有相同的先人祖宗。

  只不过六年未见,李云飞变化很大。

  学生时期的他头发较长,如今他随时都是板寸,脸型也长开了,是以这些老乡亲一时没认出他来。

  李大勇的儿子儿媳跟四叔公家孩子一样,常年在外打工,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回来。

  说话间,好事的乡亲已经围着野猪研究了一番,发现野猪的致命伤就一处,在咽喉,野猪的脖子几乎被割断一小半。

  四叔公好奇的对李云飞问道:“小飞,这野猪你是用什么家什宰掉的?我这可没有杀猪的家什。”

  李云飞摘下肩上的背囊,探手进去,再取出来时一把带鞘的狗腿刀便握在了手中。

  “用这个,一会儿就用这玩意处理吧!”

  李大勇奇道:“你就是用这个宰掉这头野猪的?可伤口怎么会那么深?”

  李云飞笑笑,解释道:“野猪对着我冲过来,快撞上的时候,我突然往旁边挪了一步,野猪反应不过来,我就一刀从它颈侧捅了进去。”

  “因为刀锋朝下,我压着刀一拖,就直接把野猪喉咙给割断了。”

  听完李云飞的描述,众人才明白那野猪喉咙上的伤口为什么会这么深,也为李云飞的战斗力咋舌不已。

  他们算是跟野猪打了半辈子交道,别说像李云飞那样操刀子跟野猪面对面硬刚了,就算他们手里端着火枪都未必敢开枪。

  因为若一枪打不死野猪,野猪就会发狂,几个壮汉都未必能搞得过,平时对付野猪多半采用陷阱和兽夹。

  聊了几句后,四叔公安排开来,他打开屋檐下的灯,让几个老妇去烧开水,李云飞跟几个老汉将一个大木盆搬到了院坝。

  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有这样一个木盆,过年的时候会请屠夫来杀猪,清理猪毛就是用这玩意。

  过不多时,水烧开了,李云飞将野猪扔进木盆,先用开水烫一遍,这样野猪的皮就会被烫松一层。

  随后李云飞提着狗腿刀,将那层皮连着猪毛一起刮了下来。

  之后用一个梯子将刮干净的猪挂起来,破开腹部,清理内脏肠肚。

  一个多小时后,这头野猪终于处理好。

  屠夫用的杀猪刀和剁骨刀,通常都是用铁或低碳钢做的,无论硬度还是锋利度都跟高锰钢没法比,还容易生锈。

  是以李云飞用狗腿刀充作杀猪刀和剁骨刀,没有任何问题。

  野猪很快就被分为一块块十来斤重的肉条,在场帮忙的乡亲每家都分到一块,四叔公还剩下七八十斤野猪肉。

  至于那些内脏肠肚,四叔公跟众人约好,明天下午来他家吃汤锅。

  这野猪内脏肠肚做的汤锅,可比家猪的味道更好。

  时间已经不早,再跟李云飞闲聊了一会儿,逗弄逗弄小狐狸后,乡亲们便提着野猪肉各自回家,李云飞自然留在了四叔公家里。

  他从背囊里掏出几听啤酒,跟四叔公坐在街沿坎上,一边乘凉一边喝酒。

  小狐狸窝在李云飞怀中,安静的闭目养神。

  李云飞跟四叔公天南海北的闲聊着,不过他不动声色的引导着话题,很快就将话题绕到了清源村。

  “四叔公,咱们村以前是不是死过很多人啊?”

  四叔公好笑的道:“哪个村没死过很多人?要不然那一坡的坟哪来的?”

  李云飞道:“不是,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有没有发生过那种,一次性死了许多人的大事件?”

  听了李云飞的话,四叔公点头道:“要说这个的话,曾发生过两次。”

  “哦?”李云飞来了兴趣,聚精会神的听四叔公讲述。

  “在立国前后那段日子,咱们这匪患还很严重,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渝州城,那就是个匪城。”

  “咱们这十里八乡的山上,到处都是土匪,还不止一股,周围的村庄哪些归哪家势力的土匪管,都是有数的。”

  “不同势力的土匪之间经常发生冲突,就是为了争夺地盘。”

  “有一次管清源村和隔壁大溪村那伙土匪,眼看就要被另一股势力灭了,他们发狠之下,抱着让对方什么都得不到的心态,竟然丧心病狂的屠村烧屋。”

  “那次劫难后,大溪村和清源村村民十不存一,若非另一伙土匪来得及时,清源村早就灭村了。”

  “以前的清源村也是个大村,原本还有姓向的、姓田的、姓郭的、姓彭的,可那次之后,就只剩下我们张、李、王三家还有人了。”

  “直到解放军到来,剿灭了十里八乡的土匪,这的人才算是过上了好日子。”

  李云飞听完四叔公的话,缓缓点了点头。

  清源村果然是发生过大事的,那些被土匪屠杀的村民,自然是心怀怨气,清源村会变成鬼村也就不奇怪了。

  不过四叔公说大事件有两次,那么除了土匪屠村,还发生过什么?

  李云飞问出了这个问题,四叔公深深叹了口气,道:“第二次大规模死人,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前后那三年的大饥荒,村里饿死许多人。”

  李云飞恍然,的确有这事,他小时候爷爷还活着时,就经常跟他讲这事。

  虽然爷爷没亲身经历过,但太爷爷可是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

  那个年代是真的悲惨,别说野菜野果,甚至连树皮树根都被饥饿的村民啃光了。

  如此说来,清源村中不仅有大量怨灵,还有许多饿死鬼,难怪这个村子的副本等级那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