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我是茅山正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四叔公,除了土匪屠村那次,还发生过什么?”

  李云飞恍然,的确有这事,他小时候爷爷还活着时,就经常跟他讲这事。

  虽然爷爷没亲身经历过,但太爷爷可是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

  不过李云飞忽然想到,这凤凰乡有十三个村子,都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

  既然清源村是这个情况,那么其他村子估计也好不到哪去。

  如此说来,50级以上的副本,光凤凰乡就有十三个。

  清源村已经搬空,就算村子变成鬼村,问题也不大。

  可其他村子大多还有人居住,如果不及时搬走,说不定会出什么大问题。

  正在他思忖这个问题时,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李云飞掏出手机一看,水电站这边有两格信号,虽然较为微弱,好歹还能打通电话。

  而电话竟是养鸡场老板杜华打来的,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不知道他这个时间打电话来会有什么事。

  他将小狐狸抱到肩上,站起身走到院坝里,接通了手机。

  李云飞:“杜老板你好。”

  杜华:“大飞兄弟,没打搅你休息吧?”

  李云飞:“没有,我还没睡,有什么事吗?”

  杜华:“是这么回事,有个阴阳先生来找我买老公鸡,还挺急的,但是这八只老公鸡我已经答应给你留着,你看能不能分给他一只?”

  李云飞心中一动,开口问道:“能问问是什么情况吗?”

  杜华:“还能是什么情况,肯定是解决那方面的事啊!”

  李云飞想了想,道:“他人在旁边吗?”

  杜华:“在呢!”

  李云飞:“可以麻烦你请他等一会儿吗?我现在马上过来,你告诉他,我手头有五年多的老公鸡,可以送给他。”

  “你放心,我不是要抢你生意,我可以现在就把那八只老公鸡的钱付给你,按五年的价钱付,我只是想跟他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杜华心下暗喜,口中却道:“兄弟说这些就见外了,那行,你过来大概要多久?”

  李云飞:“我在水电站这边,不会超过二十分钟。”

  杜华:“好,我跟他说说。”

  李云飞挂断电话,走回街沿坎边,对四叔公道:“四叔公,我有事要去一趟乡里,你老人家先休息吧!”

  四叔公道:“哦,要给你留门吗?”

  李云飞道:“不用,我有地方住。”

  “那好吧!记得明天来吃汤锅。”

  “好的,那我先出去了。”

  李云飞说完,进屋背上自己的背囊,取出一把战术手电用以照明,快步往水电站行去。

  ……

  凤凰乡,养鸡场。

  杜华挂断电话后,返身走回自己住所的门口,一名身穿蓝灰色老旧T恤,咖啡色长裤的中年男子正等在这。

  男子相貌平平,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就像一个普通的乡下农人。

  但他那T恤之下颇为健壮的身体,却又与一般农人不同。

  杜华对那男子道:“杨师傅,那位小兄弟说请你等他一会儿,他马上会过来,他手头的五年老公鸡可以送你一只。”

  杨师傅闻言大感诧异,刚才他可是听杜华说了,那三只五年老公鸡是被一个年轻人以五千块的高价买走的。

  他真舍得送他一只?那可是一千六百多块。

  杨师傅对杜华问道:“他有什么要求?”

  杜华道:“没什么要求,他只是想跟你去看看,那年轻人也是做你们这行的,兴许是想去见识见识吧!”

  这个刚才杜华已经告诉过他,听了杜华的话,杨师傅点了点头。

  他琢磨着估计也是这个原因,多半是刚刚出师的新手,想开开眼界。

  “他现在在哪,如果太远我可等不起。”

  “放心,他在水电站那边,自己有车,过来很快的,不会超过二十分钟。”

  杜华说着回屋里提了两张椅子出来,还给杨师傅散了支烟。

  杨师傅欣然接过烟点上,坐到椅子上耐心等候,离午夜子时还有一段时间,二十分钟他还等得起。

  “杨师傅,你们最近这几个月生意好像还不错?”

  杨师傅眉头皱了皱,缓缓点头道:“是不错,最近这种事越来越多,今年又不是什么不好的年头,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杨师傅时不时看看时间。

  大约一刻多钟后,养鸡场外的泥土路上转进来一辆越野车,杜华起身道:“他来了。”

  杨师傅也站起身来,跟着杜华迎了过去。

  李云飞停下车,也不熄火,翻手取出那瓶朱砂液,随即打开门下车,迎上杜华两人。

  “杜老板。”

  李云飞跟杜华打了个招呼,杜华走到两人中间侧面,介绍道:“大飞兄弟,这位是杨师傅,咱们乡有名的阴阳先生,已经干这行二十多年。”

  李云飞对杨师傅伸出右手,微笑道:“杨师傅好。”

  “诶,你好。”

  杨师傅似乎不太习惯这种城里人的问候方式,不过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他伸手跟李云飞握了握,问了声好。

  问候完毕,杨师傅单刀直入的问道:“大飞兄弟,老公鸡带了吗?”

  李云飞举起左手中的瓶子,递到杨师傅面前,道:“老公鸡都已经宰了,这瓶是开过光的朱砂液,已经混入童子尿和老公鸡血,用这个还能省下杨师傅不少事。”

  “开过光的?”杨师傅接过瓶子,有些迟疑的道:“这朱砂液……是你师傅开的光还是……”

  李云飞摸了摸鼻子,笑道:“是我开的,我师父是江南人,不在这边。”

  “江南?”杨师傅听出李云飞说的是“师父”,而不是“师傅”,不由心中一动。

  李云飞正色道:“我师承茅山正宗,是茅山道上清派传人,严格说来,不属于阴阳先生。”

  “茅山道士!”

  杨师傅和杜华皆面现惊奇之色,他们还是第一次在渝东县这偏远小县城,见到正宗的茅山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