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智取凶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飞兄弟,这次大平村出现的是一只凶魂,也幸好只是凶魂,而非恶灵,否则大平村早就血流成河了。”

  凶魂与恶灵的区别,可不仅仅是实力高低。

  最大的区别在于,凶魂还保留着部分生前印象最深的记忆,多少还有点微弱的人性。

  而恶灵的神智则是彻底被凶煞之气侵蚀,再无丝毫人性,只知杀戮毁灭,所有活物皆是它屠戮的对象。

  “这只凶魂生前是个土匪,虽然凶狠暴躁,但只要不激怒它,它也不会随意杀人。”

  “因为它还保持着生前的习惯,将村民当成提供粮食物资的肥羊。”

  “只要满足它的要求,它就会带着粮食物资返回山上,不会乱杀人,第二天晚上子时过后再来。”

  “除了它第一晚出现时,因村民反抗伤了几个人外,第二天就没有人再受伤,这多亏了村长见多识广,处置妥当。”

  村长当时就觉得,村民田大壮与平时判若两人,又发现他垫着脚走路,顿时醒悟过来,田大壮这是被鬼附身了。

  村长立马让村民罢手,主动上前交涉,很快就弄清,附身田大壮的鬼是以前的土匪。

  当下口称好汉,好言安抚,将它请到家里,好酒好菜招待着,并交出一份粮食物资,表现得十分顺从。

  只不过成为凶魂的土匪要的可不仅仅是粮食,它还要血食。

  村长交出了三只母鸡,两只鸭子。

  那凶魂对村长的顺从十分满意,当下带着一应粮食物资上山而去。

  村长则是立马联系了陈师傅他们,并交代村民,让他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平时该如何还如何,以免打草惊蛇,让那凶魂醒水。

  昨天陈师傅他们在另一个镇子主持丧事,没法赶过来,只能让村长先稳住那凶魂。

  昨晚村长又付出了一份粮食物资和一头羊的代价,可谓损失惨重。

  但为了保护村民,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得到血食和粮食物资的凶魂,倒也确实没再骚扰村民。

  陈师傅一行在今天早上主持完丧事,亡者下葬后,就立刻赶了过来。

  “今天是那凶魂出现的第三天,现在比较麻烦的问题是,那只凶魂并不是以魂体出现,而是附在了一个村民身上。”

  “被附身的村民力气变得很大,还懂些拳脚功夫,十个八个壮汉都搞不过他,大飞兄弟可有把握?”

  桌旁众人都看向李云飞。

  李云飞略一沉吟,谨慎的道:“要说近身搏斗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因为我自己同样能对付十个八个壮汉。”

  “但那村民是无辜的,咱们在驱鬼的同时,还得保证他的安全,所以最好是将凶魂打出村民的肉身。”

  陈师傅赞同道:“不错,原本我们的打算是,先以红绳编织的网将它擒住,限制住行动后,再设法逼出凶魂。”

  “只要村民安全,剩下的就好办了,解决一般的凶魂怨灵,我们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李云飞想了想,道:“不用那么麻烦,只要能接近对方,我就能以符咒法器将凶魂逼出村民肉身,将它干掉。”

  当下众人七嘴八舌的开始出主意,很快就制定出了一个可行的方案。

  敲定诸多细节后,时间慢慢指向子时,众人各自准备。

  ……

  子时三刻,阴气最为浓郁的极阴之时,村子西北方向的小路上出现了一道人影。

  那人体形高大魁梧,行走如风,速度极快,偏偏他还是垫着脚尖走路,脚跟始终不落地。

  脸上略显僵硬,没什么表情,眼中带着凶狠暴虐之色,身上散发着一股血腥之气。

  这正是被凶魂附身的村民田大壮,他直奔着村长家而来,而此时村长正站在院坝前的水泥马路上等候。

  待看到田大壮的身影从拐角处转过来,急忙微微躬着身子迎上几步,脸上带着谄媚的笑意,抱拳道:“大当家的,您来啦!”

  田大壮走到村长面前,扬了扬头,以极为沉闷的声音道:“粮食物资都准备好了吗?”

  村长点头哈腰的道:“已准备妥当,爷随时可以取走,不过今日小的有个事想求爷。”

  田大壮面无表情的道:“说。”

  村长道:“是这么回事,村里有几个后生,最敬佩爷这样的英雄好汉,他们都十分仰慕爷,想要入伙跟着爷干。”

  “哦?竟有此事?”

  田大壮霍然扭头看向村长,眼中隐隐有红光闪烁,村长心下暗凛,背心发凉,脸上却不敢表露出来,依然保持着谄笑。

  田大壮脸上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道:“不是英雄不上山,不是好汉不登堂,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入伙的,你且把人叫来让本当家过过眼。”

  村长闻言连忙侧身,伸手一引,道:“是,爷里面请,他们都在里面候着。”

  “嗯。”

  田大壮双手负到背后,昂首挺胸的往院坝行去。

  到了院坝,村长快走几步,对着堂屋叫道:“小子们,赶紧出来拜见大当家的,日后能不能跟着大当家吃香的喝辣的,就看大当家瞧不瞧得上你们啦!”

  那凶魂似乎对村长的话十分满意,僵硬的脸上笑意大了几分。

  “来了。”

  以李云飞为首,陈师傅的三个学徒紧跟在他身后,一起向田大壮迎了出去。

  而陈师傅和杨师傅则是没有出面,他们躲在门后,一个拿着李云飞的桃木剑,一个捏着缚灵红绳。

  桃木剑已经贴上七张驱邪符,符箓与桃木剑本身的破邪之力融合,可以形成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对魂体的杀伤力更强。

  李云飞脸上带着恭敬之色,疾步上前,而在他后腰上,却是别着八卦镜。

  “小的拜见大当家。”李云飞跑到田大壮面前,抱拳高举过头顶,躬身拜了下去。

  他身后三人也是一样,村长不动声色的往李云飞这边走了几步,一副准备做介绍的模样。

  也正是那土匪凶魂选择了附身,李云飞才能靠这个计策顺利接近这凶魂,并使他没有防备。

  鬼魂附在活人身上,对自身有一层保护效果,但也会失去魂体的一些特异之处。

  若它是以魂体出现,隔老远就能看到李云飞身上散发的灵光,从而有所戒备,或逃之夭夭。

  可附身后,它就是以附身之人的眼睛作为自己的视界,肉眼凡胎自然就看不见。

  “站直了让本当家看看。”

  田大壮对李云飞几人的体魄十分满意,又见他们如此恭敬,更是没有警惕。

  李云飞闻言便直起身来,然而他那抱拳高举的手却没放下。

  随着他直起身子,抱拳的手离田大壮的脑门越来越近。

  便在即将站直时,李云飞突然发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