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来自盗墓小说的灵感:剥龙阵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由于百蛇窟中的蛇类极为丰富,这个副本爆的装备物品也十分多样化。

  除了银环蛇爆出的窒息之丈八蛇矛,还有金环蛇爆出的“窒息之金蛇剑”。

  银环蛇跟金环蛇是近亲,身上带的都是神经性毒素,只不过银环蛇的毒性比金环蛇要猛烈得多。

  民间有句俗语,叫“惹金莫惹银,惹银害死人”,就是说银环蛇的毒性比金环蛇更强。

  这金蛇剑同样不是某武侠小说中刻画的那样,通体呈弯曲蛇形。

  剑是直的,长三尺三寸,宽约两指,通体淡金色。

  剑柄为蛇身形状,有蛇鳞纹,剑格护手处为一个蛇口大张的造型,剑身从蛇口中延伸而出。

  剑鞘不知是什么材质,外包着一层蛇皮,同样通体淡金,整把剑看上去十分华丽精致。

  窒息之金蛇剑的伤害输出相比窒息之丈八蛇矛要小,但也远超腐蚀之蚁足刃,这把刀已经可以淘汰了。

  兵器类装备除了丈八蛇矛和金蛇剑,还有一种由五步蛇爆出的“血崩之毒牙刀”。

  血崩之毒牙刀:长三尺六寸,近柄处宽约三指,越往前刀身越窄,弧度略大,刀尖锐利无比。

  其整体造型就是毒蛇那两颗尖牙的模样,附带猛烈的血液循环毒素伤害。

  五步蛇是一种蝮蛇,学名尖吻蝮,毒性猛烈无比。

  中此毒者,出血不止,一般压迫包扎无法止血,可引起全身广泛出血,迅速致死。

  之所以称之为“五步蛇”,便是指被其咬伤后,走不出五步便要身亡。

  这虽是为形容其毒性猛烈的夸张说法,但也可见这种毒的可怕。

  被五步蛇咬伤很少有能活下来的案例,在盛产五步蛇的地方,被此蛇咬伤者基本都死了,而被眼镜蛇咬伤者却基本都能救活。

  这把刀的毒性与丈八蛇矛和金蛇剑不同,却更加酷烈猛恶。

  百蛇窟副本爆的兵器就这三种,随后李云飞将目光投向了防具。

  百蛇窟副本爆的防具并非单件,而是成套的,其由“黑虎蛇”爆出,是一套鳞甲。

  精致的蛇鳞甲:包含头盔、披膊、身甲、护臂、手套、胫甲、蛇皮靴七个部件。

  这种盔甲通体漆黑,由1825片蛇鳞形甲叶组成,头盔为覆面式,只露出一双眼睛,全重68斤。

  蚁甲套是硬甲壳质的板甲型盔甲,而蛇鳞甲显然是鳞甲类盔甲。

  且先不说蛇鳞甲的材质,本身就比蚁甲高出不止一个档次,哪怕是同材质间,鳞甲的防御力也比板甲强。

  板甲由于是固定状态的整体硬质铠甲,受到攻击铠甲不会产生回弹效果。

  所以在遭对手兵器穿透后,对兵器的抵挡效果,仅限于在破防处对武器的阻力。

  鳞甲是采用独立甲片软性连接的方式,层层叠叠,因此在甲片后座之后会产生一个反方向的回弹力。

  所以除了甲片破损处对兵器的阻力外,还要加上一个甲片回弹的反作用力。

  蛇鳞的材质硬度本身比蚁甲高,还拥有蚁甲不具备的强大韧性,防御力比蚁甲强得多。

  是以至此之后,蚁甲套跟蚁足刃一样,被淘汰了。

  除了装备外,药物类也爆了不少。

  百蛇丹:增强毒抗,延缓机体衰老,可解百毒,服食足量百蛇丹,可百毒不侵,青春永驻。

  灵蛇丸:大幅度增强骨骼韧性,提升肉身柔韧度,服食足量灵蛇丹,可骨似蛇躯,永无骨折之虞。

  蛇胆丸:祛风除湿、清凉明目、解毒去痱,主治小儿肺炎,百日咳,支气管炎,咳嗽痰喘,痰热惊厥,急性风湿性关节炎。

  李云飞在洞外一口气干掉五六十条各种蛇类,共得窒息之丈八蛇矛一杆、窒息之金蛇剑一把、血崩之毒牙刀两把、精致的蛇鳞甲两套。

  百蛇丹三瓶(每瓶5枚)、灵蛇丸四瓶(每瓶6丸)、蛇胆丸七瓶(每瓶10丸),钱币1580余元。

  窒息之丈八蛇矛出售给商城的价格为4.2万元,购买需10万元。

  李云飞卖掉后又买回来,直接亏损5.8万元,但从此可以无限购买。

  花5.8万元买一个无限购买权,李云飞觉得还是划算的。

  反正只要之后再爆出来两把,这笔亏损就赚回来了。

  窒息之金蛇剑卖2.8万一把,买回来要7万,亏4.2万。

  血崩之毒牙刀卖3.6万,买9.2万,但他因为有两把,便没再买回来,没有亏损。

  精致的蛇鳞甲卖3.3万,买8.8万,同样因为有两套,没有买回来。

  李云飞花10万块买了几个无限购买权,却毫不在意。

  仅仅16级百蛇窟副本就爆出这么多装备,后面可还有4个呢!他可以大赚特赚。

  况且这个副本本身就还没刷完,这点钱他还花得起。

  此时百蛇窟浅处的蛇怪都被引出来干掉了,剩下的应该都处于蛇窟深处。

  如此便无须再一只一只杀那么麻烦,他完全可以智取。

  记得以前看过的一本盗墓小说中,记载了一种专门对付巨蛇的阵法,叫“剥龙阵”。

  此时李云飞就动起了这个心思。

  之前因为怕遭遇蛇怪的突袭,他没敢贸然进洞布阵,此刻外围蛇怪被消灭一空,便没这个顾虑了。

  李云飞花28万元,在系统包裹中买了200把狗腿刀。

  用狗腿刀布阵,可比那小说中用竹签布阵威力来得更加可怕。

  买完狗腿刀,李云飞骑着小狐狸在附近找到一个小水洼。

  取出麻痹之蚁狮颚镰,将刀身伸入水中,输入灵力,主动激发出刀身上自带的麻痹性毒素。

  不消片刻,那水洼中的水就全部变成了麻药,这可是剥龙阵最重要的一环。

  这些水虽然具备了麻药的特性,但麻痹效果自然远远比不上镰刀本身,毕竟是经过水稀释了许多倍的。

  其最多是让伤处麻痹,感觉不到疼痛。

  将那200把狗腿刀全部在变成麻药的水中浸过一遍,李云飞带着小狐狸走进了百蛇窟。

  没有太深入,就在距离洞口十数米处布置开来。

  李云飞将200把沾染了麻药的狗腿刀,全部尖朝上,刃朝里的插进了土里。

  最里面那排狗腿刀,仅露出寸许刀尖,隔一步再埋一排,刀尖露出两寸,第三排三寸,第四排四寸,以此类推。

  李云飞将200把狗腿刀分成八排,每排25把,到最后一排时,露出土外的刀身足有八寸,即26厘米左右。

  这些巨蛇的体形粗细在50到60厘米,26厘米的刀足以将之开膛破肚,甚至连肠子内脏都切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