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讨封正的菜花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老人是活人无疑,但他周身却有一层阴气缭绕,头上和双肩的三把阳火几乎快要熄灭,俨然一副即将油尽灯枯的模样。

  李云飞未动声色,微笑道:“它们俩是老人家养的?”

  老人左手摸了摸黑狗的脑袋,右手在黄牛背上轻抚,道:“是啊!我无儿无女,九年前老伴去世后,就养了黑子作伴。”

  “大黄从一个牛犊子被我和老伴一把草一把草的养大,也已经陪伴我十三年,一直为我耕田耙地,任劳任怨,它们就像我的孩子一样。”

  李云飞道:“那老人家知道它们已经成精吗?”

  老人坦然道:“我跟它们朝夕相处,又怎么会不知道?所以村长带人从镇上领回灵符法器后,我没要,因为我相信黑子和大黄能保护好我。”

  李云飞饶有深意的道:“老人家没要灵符法器,恐怕不仅是因为黑子和大黄能保护你吧?”

  老人沉默了数息,叹道:“你们都是高人,我知道瞒不过你们,请跟我来吧!”

  老人说完,转身往自家房子行去,李云飞一行随后跟上。

  到得老人家的房子堂屋外,老人对着堂屋叫道:“老婆子,出来见见紫霄的同志吧!”

  张紫英刘斌江瑞闻言一怔,他刚才明明说,他老伴九年前就已经去世,那他现在叫的是……

  随着老人话音落下,堂屋内突然涌现出一股阴气,下一刻,一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直接穿过堂屋板壁走了出来。

  老太太似乎有些畏惧李云飞一行,尤其是他们贴在胸前的金光符,那气息让她很难受。

  李云飞轻叹一声,此刻他已经什么都明白了,却什么都没说,只是撕下胸口的金光符揣了起来。

  其他人见状也有样学样,老太太这才放松下来,走到老人身边,微微欠身,对李云飞一行道:“几位同志好。”

  李云飞对她颔首道:“婆婆好,打搅你了。”

  老太太连忙摆手,道:“不打搅不打搅,万幸你们来了,要不还不知道那些恶鬼要闹腾多久呢!”

  看到李云飞对老伴的态度,老人心下暗暗松了口气,国家的人还是讲道理的,不会说一见到鬼就要打个魂飞魄散。

  张紫英和刘斌等人此刻都已经明白过来,但他们都没说什么。

  这对老人没有子孙后代,老太太去世后,独留老人孤苦伶仃一个人活在世上,只有黑狗黄牛为伴。

  余生既没有盼头,也没有活下去的意义,纯粹就是在等死。

  在灵气复苏,老太太的鬼魂清醒过来后,就回到家中与丈夫相伴,或许这对老人来说,也是一种幸福。

  这里面应该还有黑狗和黄牛的功劳,毕竟村里恶鬼当道,若无它们两个相助,老太太想回到家中却也不易。

  老人不是不知道跟亡妻在一起,对他的身体影响很大,但他根本不在乎,他巴不得自己早点死,好跟亡妻永远厮守在一起。

  若不是顾忌自杀会下地狱,再也见不到老伴,他早就自我了断了。

  如今他纯粹是抱定能多跟老伴过一天是一天的心态,如此等到什么时候咽气了,也没什么遗憾,可以瞑目了。

  “大家别在外面站着了,进屋坐吧!”

  老人招呼李云飞一行进屋,黄牛就卧在了院坝里,黑狗则是走到堂屋门槛下趴了下去,一副忠实看门狗的架势。

  李云飞几人好笑的看了看它,跟着老两口进了堂屋。

  红红却没进去,而是走到黑狗面前对它道:“黑子,村里就你一条狗成精了吗?”

  黑狗见红红主动跟它搭话,忙一骨碌爬起身来,吐着舌头,尾巴在身后猛摇,一副谄媚狗腿相的轻声吠道:“嗷嗷嗷……(就我一个,大姐有什么要关照小弟的吗?)”

  这狗子可精着呢!狗最灵的就是鼻子,它在红红身上清清楚楚的闻到了妖气,可偏偏她是人形,这意味着什么它自然不会不明白。

  红红拍拍它脑袋,笑眯眯的道:“以后跟姐混,姐罩着你,保你吃香的喝辣的。”

  这狗子一副痞性,却并不令人厌恶,反而挺有意思。

  之前阿宝那小子还时不时的讨好她,可发现他们兴趣爱好完全不同,几乎没什么共同语言后,虽然依旧以她马首是瞻,却也不怎么一块玩了。

  要是能让这狗子跟着他们,相信生活会更多几分乐趣。

  这就应了那个成语——狐朋狗友。

  ……

  堂屋内,李云飞一行进屋后,第一眼就看到堂屋正对大门的尽头板壁上,挂着老太太的遗照,遗照下方设有灵位,灵位前有香炉。

  墙上挂着遗照,而照片内的人却就在一旁,那场景可谓十分诡异,得亏李云飞等人是修行之人,若是普通人,怕不得吓抽过去。

  “家里简陋,也没什么好招待诸位的,大家随便坐。”

  “老人家不必客气。”

  各自落座后,老人咳了几声,这才对李云飞问道:“同志,村里还有许多寿终正寝的老人鬼魂,他们对村子是没有害的,能问问你们打算怎么安排他们么?”

  李云飞温言道:“老人家放心,我们已经有政策,到时候会在村里修建祠堂供奉他们。”

  “只要他们不随意出现在活人面前,扰乱村民的生活,没有人会伤害他们。”

  听了李云飞的话,老两口终于放下心来,脸上皆露出了笑容。

  李云飞迟疑了一下,委婉的道:“老人家,恕我直言,你长期与婆婆相处,身体已经被阴气侵蚀,身上三把阳火随时可能熄灭,对于大黄和黑子,你有什么安排么?”

  老人微笑道:“大黄和黑子已经成精,它们有自己的思想,也有自己的路要走,就算我不在了,它们也不至于活不下去。”

  李云飞叹了口气,道:“那可未必啊!如今灵气复苏,时代大变,天地万物皆有机缘,许多野兽都得了福泽,成为妖怪。”

  “大黄和黑子这两个家畜,没有经历过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丛林法则磨练,在面对野生妖怪时,没有任何优势可言。”

  “这……”老人脸色微变,忧虑的道:“这可如何是好?我如果死了,它们只能自己上山找食,到时候万一……”

  说到这,他看到李云飞几人身上的迷彩战术背心,手中的水弹枪,不由眼前一亮,满怀希望的道:“同志,黑子已经成精,跟人一样聪明,连恶鬼都怕它,你看能不能让它当一条警犬或者军犬?”

  “至于大黄……它耕田耙地也是一把好手,比机械化的效率还要高得多,就让它去为国家耕田吧!你看怎么样?”

  李云飞哭笑不得的道:“老人家这话说的,紫霄又岂能如此大材小用?您就放心吧!对于亲近人类的妖精妖怪,紫霄也是愿意接纳的。”

  “只要它们自愿加入,为国效力,国家一定会大力培养,日后进化为灵兽神兽也不是没有可能。”

  “像黑子这样的,只要中途不夭折,可谓是前途无量,也许几百年后,天上的太阳月亮,都不够它一口吞的,大黄也不是没有成为牛魔王那种存在的可能。”

  “紫霄无论对人还是妖,都是一视同仁,妖怪化形为人后,也享受跟人类相同的待遇,是否加入紫霄,一切采取自愿原则,绝不强求。”

  “对不愿加入紫霄的妖怪,只要它亲近人类,不为祸不作乱,国家也不会不分青红皂白的降妖除魔。”

  李云飞话并没有说完,因为没必要说完,有些事跟普通人也没什么好说的。

  紫霄对亲近人类的妖类,的确是采取海纳百川的包容态度,毕竟妖也是一份战力,无论加不加入紫霄,至少对民众有益无害。

  加入紫霄可以为国效力,不加入也能护一隅平安,怎么都对国家有点用处。

  不亲近人类的妖兽若被紫霄成员遇上,唯一的结果就是变成人类修士的修行资源。

  因为不亲近人类的妖兽,对国家和百姓一点用都没有,反而消耗自然界的资源。

  妖兽消耗一份,人类就少一份,而且这类妖兽成长起来后,说不定反而会与人类为敌,甚至视人类为口中食。

  这样的妖兽不杀,留着干什么?

  你说你不亲近人类,却也不敌视人类,只想安心修行,谁信?你拿什么保证?

  正如刘斌当初对李云飞说的,对于妖兽,能收服就收服,收服不了的就杀了割肉,这就是紫霄对待妖类的态度。

  虽说非我族类其心未必有异,可毕竟是个不稳定因素,国家自然要尽量消除。

  听完李云飞的话,老人顿时坐不住了,起身对堂屋外叫道:“黑子,你进屋来,大黄也到门口来。”

  “汪”

  黑子跃过门槛,跑到老人面前蹲坐在地,红红面带笑意的跟着它进屋,挨着张紫英坐下。

  大黄也起身走到门口,将硕大的牛头从门口伸了进来。

  老人伸手抚了抚黑子的狗头,缓缓道:“这位同志的话你们都听到了吧?主人已经没多少日子,也不需要你们再照顾。”

  “就算我死了,也有你们女主人处理我的身后事,你们就跟着紫霄的同志去吧!”

  “呜”

  “哞”

  黑子发出一声呜咽,狗头在老人腿侧轻蹭,泪水大颗大颗滴落。

  大黄叫了一声,前蹄一屈跪了下去,铜铃似的牛眼中亦流下两串眼泪。

  刘斌几人看得感动不已,忠犬义牛,不外如是。

  老太太是鬼,虽因分别在即,满脸不舍,却流不出眼泪。

  老人则是老泪纵横,蹲下身抱住黑子的狗头,安慰道:“孩子大了,总要去走自己的路,不要伤心,主人到死都能跟你们女主人在一起,这辈子没有遗憾了。”

  说完他拍拍黑子的背,站起身对大黄道:“大黄,你起来吧!人说牛马都是上辈子欠下了主人恩情,这辈子来报恩还债的。”

  “你任劳任怨的默默为主人操劳十几年,有什么恩也该还清了,以后好好修行,争取早日脱离畜生道,重新做人。”

  “哞”

  大黄垂下头,在地上磕了一下,这才站起身来。

  黑子忽然走到李云飞面前,对着它吠道:“汪汪汪……(同志,我主人死后,他的鬼魂会去哪里?)”

  这狗子学得倒快,这就已经会叫同志了。

  李云飞正色道:“他哪都不会去,只能留在村里。”

  “受那些恶鬼牵连,这个村子的人死后都无法投胎转世,只能做孤魂野鬼。”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建祠堂的原因,对你主人来说,也许这样更好,这样他就能跟你女主人永远在一起了。”

  虽然不知道黑子问了什么,但猜也能猜得到,老两口听了李云飞的话,不由又惊又喜又忧。

  老人蹙眉道:“同志,你说我们村的人死后,都不能投胎转世?”

  李云飞颔首道:“是,不仅是马溪村,其他有过恶鬼盘踞的村子都是这样。”

  “目前因为一些特殊原因,阴曹地府暂时封闭,我们联系不上,等到日后地府重开,我们自会与酆都大帝好好沟通。”

  “你们也不必太担心,我给你们透个底,国家不久后准备恢复山神土地城隍的职位,担任这些职位的阴神,大概率会从各地的鬼魂中选取。”

  “所以我们建祠堂,凝聚香火愿力,就是为了助婆婆这样的村中老人修行。”

  说到这,他脸上浮起一抹笑意,道:“等老人家你寿终后,跟婆婆一起好好修行,说不定日后本村的土地公土地婆,就是你们二位。”

  老太太欢喜的道:“真要是有那一天,那我们可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听了李云飞这番话,大黄和黑子也总算放下心来。

  大黄老实忠厚,没什么心眼,黑子却动起了心思。

  村里过世的老人鬼魂可不止自家主人和女主人,那些死得早的自然有更大优势,到时候竞争土地公土地婆的情况估计会很激烈。

  如果自己和大黄在紫霄好好干,能混出点名堂,到时候就能成为主人的后台,主人就是“上面有人”那种背景了。

  等到选土地公土地婆的时候,它们帮主人活动活动,说不定就拿下来了。

  靠谱。

  想到此,黑子腆着一张狗脸,吐出舌头,摇着尾巴对李云飞吠道:“汪……汪汪……汪汪汪……(同志,不,老大,你是紫霄的高人,身上肯定有好东西,你看能不能关照关照小弟的主人?小弟以后一定为老大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噗哧”

  红红闻言顿时又笑喷了,李云飞也是啼笑皆非。

  刘斌等人听不懂狗语,看得心里痒痒,张紫英好奇的问道:“它说什么了?”

  李云飞失笑道:“这狗东西,还没加入紫霄呢!就先开始要好处,看来以后也是个狗官。”

  老人吓了一跳,沉着脸道:“黑子,可不能不知好歹啊!”

  黑子理所当然的吠道:“汪汪汪……(我本来就是狗嘛!就算不要好处不还是个狗官?)”

  “哈哈哈……”

  李云飞闻言忍不住大笑出声,红红给张紫英几人翻译后,众人也是笑成一团。

  这下连老人和老太太也笑了起来,可惜一直听不懂它的话,不知道这狗子还挺幽默的。

  黑子咧着嘴,吐着舌头,等众人笑声稍歇,这才接着道:“汪……汪汪汪……(老大,你看,我和老黄这两条命都卖给你了,只是想请你关照关照我主人,这要求不过份吧?)”

  李云飞笑着摇摇头,道:“也罢,看在你对主人一片忠义的份上,我成全你。”

  说完他手一翻,两瓶魂丹出现在掌中,他对老人道:“老人家,黑子不是在为自己讨要好处,而是为你们二老。”

  老人一愣,看了看摇头摆尾,吐着舌头作讨好状的黑子,心里感动不已,真是条好狗啊!

  既然是黑子为他们讨要的好处,那就收着吧!免得辜负了它一片孝心。

  他接过瓷瓶,道:“这是?”

  李云飞解释道:“这是炼神丹,本是我等修士用以提升元神魂魄所用,对鬼魂的作用更是立竿见影,具有神效。”

  “此丹最多只能服用10颗,10颗之后便无效了,不过10颗炼神丹,足以让新鬼的道行直接一举提升到鬼将的境界。”

  10颗魂丹能让人增长10倍魂力,直接凝聚灵识念力,达到灵动期的强度,而灵动期正是鬼将的道行境界。

  “游魂之上为阴兵,阴兵能以阴气拟物,凝阴气为各种器具,而鬼将则是能以阴气隔空伤敌。”

  “这两个瓷瓶中各有10颗炼神丹,一会儿我传二位一个法门,用以炼化炼神丹。”

  说到这,李云飞看向老太太,道:“婆婆可先行服用,待日后老爷子寿尽,你需看好他的魂魄。”

  “新死之人一个星期内没有灵智,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要过了头七才能得回灵智,那时你再给老爷子服用魂丹。”

  听完李云飞的话老太太双手合什,感激万分的道:“谢谢,谢谢同志,你是个好人,上天会保佑你的。”

  李云飞微笑道:“你们不必谢我,这是黑子为你们争取到的,我说过,紫霄对人和妖都是一视同仁。”

  “人类加入紫霄,国家都会对他的家人进行妥善安排,给予一定补偿,好让他没有后顾之忧,安心为国效力,妖自然也一样。”

  红红笑吟吟的对黑子道:“小弟,有了我哥哥的炼神丹,你主人他们铁定是马溪村道行最高的鬼。”

  “以后若选土地公土地婆,几乎板上钉钉的就是他们,这个脸给得够大了吧?”

  黑子尾巴摇得更欢,嘴都快咧到耳根去了,连声吠道:“汪汪……汪汪汪……(够大够大,老大给咱脸那咱得兜着,以后老大和红姐有什么事吩咐一声,水里火里我黑子绝不皱一下眉头。)”

  见黑子一副绿林好汉的架势,红红忍俊不禁的拍拍它脑袋,道:“这才乖,姐答应过让你吃香的喝辣的,这就兑现。”

  说完秀目瞟向李云飞,李云飞自然很给面子,手一翻,一大块妖兽肉出现在手中。

  把妖兽肉递给红红后,李云飞双手一摊,又取出一堆灵笋,笑道:“红红,可别厚此薄彼,这些给大黄。”

  红红以神识控制着灵笋漂浮在自己身旁,对黑子摆摆头,道:“走吧!出去吃,我帮你烤熟。”

  在妖兽肉出现时,黑子眼睛就直了,伸出的舌头口水直滴,连忙跟着红红出门而去,口中还不住叽歪:“汪……汪汪汪……(红姐,其实不烤熟也行的,我不挑嘴。)”

  “出息,生的哪有熟的好吃?而且姐用灵火烤,烤熟后灵气更浓,你确定要吃生的?”

  “唔……嗷嗷嗷……(呃……那还是烤熟吧!谢谢红姐,红姐威武。)”

  “大黄来吃灵笋,这可是好东西。”

  “哞”

  “呵呵呵……”

  李云飞见此轻笑不已,心情也是大好。

  老人见状好奇的问道:“同志,那是什么肉啊?我还从没见过黑子馋成那样。”

  李云飞笑道:“这是那些野生妖怪的肉,不仅味道好吃,吃了还能增长道行,它自然馋。”

  老人恍然,倒也是,看《西游记》里那些野生妖怪,都是要吃人的,国家自然不能容忍这样的妖怪,杀了它们吃肉也是理所当然。

  ……

  之后李云飞依旧召集马溪村全体村民开了个会,跟他们说明了建祠堂的事。

  村民知晓建祠堂是为了供奉他们的先人鬼魂后,立马表示明天就动工,也不必从外面拉建筑材料了。

  村里有祖上传承下来的职业木匠和泥瓦匠,他们就靠着给十里八乡建房讨口饭吃。

  山上也有充足的木材,以前因为封山育林,他们已经多年没有砍树,最多砍些灌木,捡些枯枝做柴禾,林木茂盛无比。

  这两年树木疯长,不仅长得多,且十分粗壮,砍掉一些用来建房也没什么影响。

  况且马溪村太过偏远,建筑材料不方便运送,靠人力一点点搬,费事又费力。

  李云飞考虑到,用纯木材建造的房屋不仅结实美观,纯木材建造的祠堂也更适合阴魂栖身,便同意了村民的提议。

  既如此,他干脆送佛送到西,帮人帮到底,在为村民选好建祠堂的地址后,亲自上山砍了一棵树。

  他将树剔好,只留下主干,然后卖给系统商城,回到村里后,当着负责建造祠堂的木匠和泥瓦匠的面往外扔树干。

  他让木匠自己估算需要多少,等他扔够了,便叫停手。

  祠堂可不是其他建筑,其格局是极为讲究的,李云飞干脆亲手把建筑图纸给画了出来,并一一给木匠和泥瓦匠解说清楚。

  等到做完这一切,已是子时将近,即快到晚上11点。

  刘斌已经联系过各小队,询问进度和他们的位置,并一一在地图上做好标记。

  目前为止,进度最快的小队已经清理完两个村子,正在第二个村子中休息,稍慢一点的刚刚赶到第二个村子。

  毕竟他们是普通人,无论体力还是耐力都比不得李云飞几人。

  从吃过晚饭到现在已经过去四五个小时,队员们又累又饿。

  是以李云飞下令,解决完第二个村子的小队原地休息,他马上给他们送夜宵去,吃完后休息一晚,明天再赶往下一个村子。

  毫无疑问,有超级骷髅战士压阵,打鬼小队自然没有任何伤亡,甚至超级骷髅战士基本都是冷眼旁观,任由队员们发挥。

  只有其中两只队伍遇上了恶灵,它们也不过就是随手一剑的事而已。

  李云飞按照刘斌发到自己手机上的定位图,依次给各小队送去了夜宵。

  夜宵十分丰盛,都是李云飞以前做好或买好,然后卖给系统商城的热食,此时再买出来,依旧是热气腾腾。

  而他消耗的不过是1万多元钱而已,如今对他来说,最不值钱的就是钱了。

  送完饭,回到马溪村跟张紫英几人也吃了一顿夜宵,随后便跟老两口告辞了。

  普通队员们吃完饭便可以就地歇息,他们却不必休息,哪怕是修为最低的张紫英,三五天不休息也大可扛得住。

  疑似有恶灵厉鬼存在的村子有6个,他们得尽量快的解决掉。

  ……

  一晚上时间,李云飞一行跑了5个村,事实证明刘斌的判断还是十分准确的,这些村子全都存在恶灵厉鬼。

  要么是土匪中有恶灵,要么是饿鬼中有厉鬼,不过李云飞等人一到,立马便全部清空。

  之所以一晚上才解决5个村子,倒不是因为这些村庄相隔遥远,距离那都不叫事,主要就是善后事宜费了些时间。

  他们并非打完鬼就走,还得找村民开会,告知恶鬼已除以及修建祠堂之事。

  此时卯时已过,天色将明,就算赶到最后一个村,也得等晚上才能解决问题。

  李云飞一行便没有再那么赶,于山路上信步徐行。

  此时黑子驮着红红,张紫英则是骑在大黄背上,优哉游哉的欣赏着日出美景。

  到得一处空旷地带,李云飞突然停下脚步,与红红不约而同的看向左侧二十来丈外的一片树林。

  李云飞云淡风轻的道:“你已经跟了我们三个村子,整整50多里,打算跟到什么时候?”

  嗯?

  张紫英和刘斌江瑞诧异的顺着他视线方向看去,却什么都没看见,不由诧异的问道:“你在说什么?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们么?”

  李云飞点点头,道:“从我们离开第三个村子时,它就跟在后面了,若非看它没什么恶意,这会儿它应该已经被穿在树棍上烧烤。”

  几人见说,便没再多问,只是盯着那处树丛。

  “哗哗”

  果不其然,李云飞话音落下几息后,那处树丛剧烈晃动起来。

  下一刻,一条足有李云飞大腿粗,十数丈长的巨蛇自树丛中游出。

  张紫英惊呼道:“好大的……”

  “别说。”

  在张紫英开口的瞬间,李云飞便一声断喝,阻止了她的话,认真的看着她道:“不要说出那个字。”

  张紫英见李云飞神色严肃无比,顿时不明觉厉,茫然的点点头。

  李云飞道:“你们要么是武者,要么是修行界新丁,很多事都不明白,以后跟着我在外行走时,遇事不要乱说话,尤其是我说话的时候,更不要随便多言,以免坏事。”

  刘斌和江瑞肃然点头道:“是。”

  黑子和大黄此时更是噤若寒蝉,那条巨蛇哪怕对它们来说,也充满了压迫力。

  很显然,这巨蛇的道行在它们之上。

  巨蛇游到李云飞面前三丈外,吐了吐蛇信,随后垂下头来,它眼中人性化的露出一抹感激之色。

  众人略一打量,便认出了这蛇的品种,它虽然巨大,但外形特征并没有改变。

  这是一条农村十分常见的菜花蛇。

  菜花蛇的学名叫黑眉锦蛇,是一种大型无毒蛇,被农村人亲昵的称为“家蛇”。

  它们矫似游龙,行动敏捷,不但善于穿堂入室捕捉耗子,还能攀柱绕梁到屋顶上追击逃窜的耗子。

  甚至许多农村人都认为,在家养一只猫不如养一条菜花蛇。

  李云飞上前两步,对那巨型菜花蛇问道:“你可是来讨封正的?”

  巨蛇那相对毒蛇较为浑圆的蛇头点了点,乌黑的蛇眼中充满了希冀。

  李云飞正色问道:“可有害过人类?”

  巨蛇摇头。

  李云飞:“可有吃过家禽家畜?”

  巨蛇再度摇头。

  李云飞:“可敢立下天道誓言,证明自己没有说谎?”

  巨蛇点头。

  李云飞满意的颔首道:“很好,那我就给你这个封正。”

  说完他神色一肃,神识散于四周,将巨蛇笼罩在内,剑指指向巨蛇,朗声道:“吾以人族金丹大修士之名,为汝封正:入江为蛟,入海化龙,他日之日,必成正果……”

  李云飞一连念了九遍,天上顿时风起云涌,天地似有反馈。

  但也仅此而已了,并无其他异象。

  李云飞对巨蛇道:“我叫李云飞,乃大夏紫霄十二地支中的辰龙长老,也算与你有缘,且自去吧!是化蛟还是化龙,就看你自身造化了。”

  巨蛇蛇首高高竖起,又深深垂下,却是在作揖,作了三个揖后,巨蛇转身没入林中消失不见。

  李云飞脸上浮起笑容,显然心情不错,他转回身看向众人,道:“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张紫英小心翼翼的道:“我现在可以说出那个字了吗?”

  李云飞莞儿一笑,“可以了。”

  张紫英道:“那条大蛇是什么道行?”

  李云飞道:“灵动巅峰,即将破入阴神。”

  刘斌江瑞恍然,难怪看不透它。

  张紫英接着问道:“什么是封正?”

  李云飞解释道:“所谓封正,算是一种大道箴言,是只有人类才具备的资格。”

  “人为万物之灵,自有万物之灵的权威,修正道的蛇妖,最渴望的就是人类一句封正。”

  “人若说它是蛇,无意中就已经为它定性,封了它是条蛇,它这辈子再如何苦修也难化龙。”

  张紫英恍然大悟,“所以你才要阻止我说出那个‘蛇’字?”

  李云飞颔首道:“没错,这条蛇已经修炼到灵动巅峰,下一步要么就直接以蛇身突破阴神期,化形为人,成为一条蛇妖。”

  “而它若想让自己的生命等级得到升华,成蛟化龙,就必须要得到人类的封正,尤其是人类修士的封正,修为越高效果越好。”

  “但普通人一见到蛇,就像你的反应一样,多半会脱口而出‘蛇’字,它这封正自然就是讨了个寂寞。”

  “所以蛇妖不敢贸然出现在人类面前,就怕被人类给封成蛇,我们之前处理第三个村子的问题时,那条蛇妖全程目睹,所以就踌躇着跟了上来。”

  “但它又始终心有顾忌,怕被封成蛇,不敢贸然出现,直到被我叫破行藏,才出来孤注一掷。”

  张紫英拍拍胸脯,庆幸的道:“幸亏你叫得及时,要不然我还真就坏事了,那你给这条蛇封正,有什么好处吗?”

  李云飞笑道:“当然有好处,好处大了去了,它今日得我封正,可谓欠了大恩情,修正道的蛇通常都是要报恩的,否则于它修行有碍。”

  “用洪荒流小说中的话来说,这蛇妖欠下我一份大因果,他日若真的化蛟化龙,就必须还这份因果。”

  张紫英点点头,表示明白了,随后又问道:“那它究竟会成蛟还是成龙啊?”

  李云飞道:“这就是我所说的要看它造化,得到人类封正的蛇妖,只要进入江中就能化蛟,下海便能化龙。”

  “咱们这离长江倒是不远,如果它只想保底化个蛟,相对比较容易。”

  “可离咱们这最近的海,直线距离也在800多公里外,对它来说,要赶到海边却至少得辗转几千公里。”

  “灵动巅峰的道行说低不低,说高也不高,如果它运气好,没遇到什么化形的大妖,便能下海化龙,若运气不好,自然是一场空,就看它自己怎么选择了。”

  “这是它想化蛟化龙所必须经历的磨难,别人不能帮它,贸然帮它只会坏了它的修行,导致功亏一篑。”

  “否则我直接带着它飞到海边,往海里一扔不就成了?”

  张紫英憧憬道:“但愿它能成功吧!龙这种存在,向来只是个神话传说,要是大夏如今能出一条真龙,那就太好了。”

  刘斌和江瑞也是连连附和,对大夏来说,龙具有着特殊意义,要是大夏能出一条真龙,那确实是值得举国庆祝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