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紫霄所有女修士的梦中情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24号早上7点多。

  清源山庄后院。

  穿上一身白色制服的李云飞对阿宝小贝问道:“你们确定不去?”

  阿宝摆摆手,道:“不去不去,又没我们什么事,去了也是在屋里睡大觉,在哪不是睡?干嘛要去路上跑一个来回?”

  “我们当务之急是赶紧吃……咳咳,赶紧积攒修为道行,好凝聚内丹,老大你可得给我们把灵笋留足。”

  李云飞不解的道:“我就去开个会,开完就回来了,路上也就不到两个小时的事,留什么灵笋?”

  阿宝撇嘴道:“你不会以为真就只是去开个会吧?开完会不得跟其他同僚熟悉熟悉,联络联络感情,一起聚聚餐,喝喝酒,论论道啥的?”

  “去了总部,你不得去玄组瞧瞧?以老大你的本事,说不定紫微还有许多事要找你帮忙,你能拒绝得了?”

  “没个三五天,甚至十天半个月的你想回来?想多了吧!”

  李云飞哑口无言,他定定的看着阿宝,突然有点看不懂这小子了。

  这真的是那个看着傻乎乎,除了吃就是睡,好像啥也不懂,啥也不在乎的小胖墩?

  嗯,啥也不在乎或许是真的,啥也不懂恐怕就是自己小看他了。

  这小胖子可一点都不傻,心眼多着呢!他就是纯粹的懒,什么都不想管。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也让他感到安心,有这么个看着憨厚,实则精明的家伙看家,家里也出不了什么问题。

  四叔公那些普通人,打理山庄没问题,做主的事他们却不行,还得是阿宝和小贝,总不至于指望黑子和大黄这一狗一牛吧!

  黑子足够聪明,做个狗头军师绰绰有余,但它毕竟还不是人身,管不了事。

  大黄就更不用提,让它干活铁定没问题,一个顶几个,可当家做主,还是算了吧!

  小贝则是真单纯,跟阿宝这满肚子心眼的家伙没法比。

  心里的念头李云飞没有表现在面上,有些事没必要点破,点破就没意思了。

  他看着阿宝正色道:“阿宝,我们出门后,家里你就是辈份和修为最高的,你得负起责任来。”

  “黑子和大黄化形就在这几日了,你多帮忙盯着点,为它们护好法,别出什么问题。”

  阿宝见李云飞难得的认真跟他说话,当下也正色道:“老大放心,黑子和大黄也是我的好兄弟,我自然会看好它们,你还没说给我们留下多少灵笋呢!”

  听完他前半段,黑子和大黄正自感动,可最后一句话一出口,那股感动顿时崩塌,把脸别到了一边去。

  李云飞忍住敲他脑袋的冲动,黑着一张脸道:“后宅背后有三个地窖,我昨晚刚挖的,其中一个里面有5000根灵笋,够你们凝聚内丹了。”

  “第二个里面有给黑子留的灵肉,第三个是大黄的灵谷和灵草,灵笋也有一些,你不准私吞大黄的灵笋,私吞一根就扣你3根。”

  阿宝倒吸一口气,这口气尚未吸完,立刻一副十分可靠表情的拍着胸脯道:“妥,有我在保证出不了幺蛾子,出了什么问题你尽管唯我是问。”

  李云飞有些心累的挥挥手,道:“行了行了,就这么着吧!小贝,你知会四叔公他们一声,我们这就走了。”

  小贝乖巧的道:“我知道了老大。”

  “汪汪……(老大慢走。)”

  “哞……(老大慢走。)”

  还是这俩小弟最贴心,小贝也很乖,那货……算了,不提了,心累。

  五天前李云飞和张紫英找到四叔公,跟他说明情况,他立马表示愿意来帮李云飞打理山庄。

  然后还给李云飞叫了十数人去给山庄做杂役,四叔公毫无疑问成了管家的角色。

  他一个月的工资是8000元,其他人都是6000元,这可比种地划算得多,自然都愿意干,其他没被四叔公叫上的人,心里还不舒服呢!

  但是人都有私心,有好事自然是先想着平日里亲近的人。

  被他叫上的都是张家和李家的晚辈,全是些中年,比年轻人要踏实,年轻人大多在外打工,也叫不到人。

  他们都是那帮子先人的后辈子孙,四叔公的父亲也在那些先人中,就是李云飞的曾叔爷爷,四叔公跟李云飞的爷爷是堂兄弟。

  张紫英的爷爷跟他关系十分要好,两人凑一块,张三李四又齐了,可惜缺了个王二麻子。

  王二麻子疯了后,发大水时掉河里冲走了,鬼魂恐怕早已消失。

  除了四叔公外,还有个大勇伯,是李云飞另一位叔公的儿子,也是四叔公的亲侄子,都被他叫来了。

  这次张紫英和红红都要跟着李云飞去紫霄总部,红红几乎可以说是他的挂件,他上哪都会跟着。

  况且他也需要她帮忙带着张紫英,他自己则是要带刘斌。

  张紫英在紫霄的公开场合时,对外身份是他的助理,据刘斌所说,其他尊者长老参加紫霄的重要聚会,都会带一个人作为助理。

  其实说是助理,实际是跟自己关系亲近,或自己十分看好,要大力培养的后辈,带着去那混个脸熟,顺便长长见识。

  李云飞没有后辈,只好带着自己的女人了。

  这次刘斌将作为何铭的助理参会,去年紫霄高层会议的时候,何铭还不是长老呢!

  他当时是作为他父亲何至道的助理参加的会议,而刘斌去年还没有资格参会,他爷爷带的是他姑妈,估计今年还是。

  ……

  飞离清源村后,李云飞便拨通了刘斌的电话,让他到城郊等候。

  接上刘斌后,两把飞剑带着四个人,望北而去。

  渝东到京城有1500公里的直线距离,以李云飞和红红如今的速度,也就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便可赶到。

  刘斌直感慨早知道他小时候就该好好学道,修士出行实在方便。

  可惜他那时一看道经就犯困,反而是练武的时候生龙活虎。

  练武需动,学道需静,他天性好动,学不进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在刘斌的指点下,李云飞往妙峰山山腰的紫霄总部门岗处飞去。

  妙峰山属太行山余脉,总面积约20平方公里,本是京城一处风景名胜区,旅游景点。

  在灵气复苏,紫霄成立后,就被划拨给紫霄作为总部驻地所在,从此不再对外开放。

  这里本身便灵气浓郁,再加上大聚灵阵的存在,那灵气浓度更不必说,简直浓得化不开。

  身处其中,便如置身于仙境,山上那终年不散的雾气,并非是水雾,更不是干冰,而是灵气汇聚而成的灵雾,比之湘山岛浓度更高,范围更大。

  那灵雾浓到足以隔绝修士神识的地步,从天上任何方位,都看不见山上的景象,卫星自然也是无能为力。

  妙峰山海拔近1300米,在成为紫霄总部后,便只有一条路可以上下山。

  在海拔500米的山腰处,上山的那条路上,有一个数百平米的平台,那里有内卫总队的武警部队驻扎,也随时有紫霄的人值班。

  以此处关卡所在高度为分界,周围一圈的山峰犹如被人用刀削过一般,全成了直上直下,壁立千仞无依倚的绝峰。

  这悬崖绝壁高达数十丈,除了修行者外,任何普通人都不可能从这上去,装备再充足都不可能。

  而修行者都是懂规矩的,知道这绝壁之上便是护山大阵笼罩范围,不走正路上去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要上下山,只能通过那一条两米多宽的石阶路才行。

  平台两边悬崖下有一片房屋,应该是内卫武警们的营房,平台尽头处有一座值班室,里面坐着值班的紫霄人员。

  路口左右有八名荷枪实弹的内卫武警站岗,他们个个体形魁梧均称,气势凛然,站在那里不动如山,宛若雕像。

  李云飞一行在平台上降落,立刻便有紫霄总部的黑衣地组人员,从值班室跑出来迎上前。

  这是个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有灵动初期修为,看其行止动作,也是出自军中。

  不出意外,应该便是第一批被选出来那些军人中的一位,也是紫霄作为机动部队那个团的人。

  紫霄共有七个团的兵力,五个团驻扎在五大战区,一个团为各大学院教官,还有一个团就是机动部队,驻扎在总部。

  那人迎上前后,对李云飞敬了个礼,大声道:“辰龙长老好。”

  李云飞还了一礼,待对方放下手后,才诧异的问道:“同志认识我?”

  那人道:“是,紫霄所有尊者长老的照片,都会发布到紫霄的内部网络上,所有人都能看到。”

  “原来如此。”

  李云飞恍然,点点头,伸手给那人介绍道:“我是来参会的,这位是我的助理张紫英同志。”

  “这是午马长老的助理刘斌同志,他先跟我过来了,午马长老下午才到,这位是荣誉长老李小红同志。”

  那人神色古怪的看了看张紫英,随后对李云飞道:“不好意思长老,我需要查验一下几位的证件。”

  刘斌知道这的规矩,早已将证件掏出来拿在手中,张紫英见此也掏出了自己的证件,红红的证件则是李云飞揣着,他给她取了出来。

  那人掏出一块带屏幕的扫描仪,对着几人的证件一扫,相关资料立马显示在屏幕上。

  查验无误后,他将证件还给几人,再度敬了个礼,道:“查验无误,几位请上山。”

  “有劳。”

  李云飞再还了个礼,随即带着几人往石阶行去。

  就在张紫英即将与那人擦肩而过时,她忽然看向那人,道:“不好意思,我是个直性子,有疑问一定要问出来,要不心里总是不得劲。”

  李云飞和红红刘斌诧异的回头看向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此言。

  那人愣了愣,不明所以的道:“紫英同志请说,我知道的,能说的,一定据实相告。”

  张紫英看着他的眼睛道:“刚才你看我的时候目光闪了闪,神色有些古怪,能告诉我是为什么吗?”

  “呃……”

  李云飞失笑道:“同志你别介意,紫英同志以前是个刑警,有些职业病,呵呵。”

  那人颇有些哭笑不得之意,见张紫英死死盯着他,如果这个问题不回答,估计她不会罢休。

  便挠挠头,看向一旁道:“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我刚才的话里已经提到过。”

  张紫英追问道:“哪句?”

  那人道:“紫霄所有尊者长老的照片,都会发到紫霄内部网络中,所有紫霄成员都能看到。”

  张紫英偏偏头,道:“所以呢?”

  那人嘴角扯了扯,语带羡慕的缓缓道:“所以,辰龙长老现在是……紫霄所有女修士的梦中情人,所有‘适龄’女修士的男神。”

  “紫英同志有日子没上过紫霄内网了吧?你逛逛论坛就知道了。”

  “咳咳……”

  李云飞握拳放到唇边清咳两声,若无其事的转过了头去,仰头望天,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

  刘斌在一旁对他挤眉弄眼,不住偷笑,他分明看到李云飞嘴角勾起了一抹略带自得的笑意。

  而张紫英和红红听到这个答案后,一大一小两个美女眼睛齐齐眯了起来。

  红红心下暗道:“她是很久没上过紫霄内网了,因为她在忙着上紫霄所有女修士的梦中情人。”

  张紫英对那人道:“谢谢解惑,告辞。”

  “走吧!”这句话是对李云飞说的,那人注意到,张紫英的手放到了李云飞腰后。

  “哦!咳,再见。”李云飞老老实实的应了一声,随后又清咳一声,这才对那人挥挥手,率先转身往石阶上行去。

  “辰龙长老慢走。”

  那人脸皮抽了抽,很努力的忍住了笑意,心里又为紫霄那些适龄女修士们默哀。

  她们的男神早已名草有主,恐怕知道这个消息后,女修士们的心要碎一地了吧!

  在李云飞经过站岗的武警战士时,武警战士纷纷抬手敬礼,他也还了个礼。

  不知道为什么,八名武警明明面无表情,可他却觉得从他们眼中看到了笑意。

  武警战士:我们是经过专业训练的,无论多好笑都不会笑,绝不会忍不住。

  山道上,离开关卡一段距离后,张紫英斜睨着李云飞,道:“你现在是不是特得意?”

  李云飞叫起了撞天屈,“哪有?这有什么好得意的?上学的时候不是早就经历过了吗?”

  “我不搭理别人,可也没法阻止别人喜欢我啊!喜欢一个人又没有罪。”

  说完用手肘捅了捅侧后的刘斌,道:“斌哥你说是吧?”

  刘斌清了清嗓,道:“是这样,咱们只要管好自己就行,哪能管得了别人呢?只要自己不犯原则性错误,那就是个好同志嘛!”

  “诶,就是说啊!”

  张紫英瞥了他一眼,道:“希望你说到做到。”

  “那必须的,我大飞什么人你还不知道?上高中那会儿,我连收到的情书都是交给你来拆,你还瞎琢磨啥?”

  听李云飞提起高中时的往事,张紫英脸上总算露出了笑意。

  这一点的确算是他们俩的美好回忆中,相对特别美好的回忆。

  不过那时候李云飞的做法,她十分怀疑是出于跟哥们分享乐事的心态。

  无所谓啦!反正他们现在都已经是对方的形状,以前的事无须再多想,回味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