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做忍者的觉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作弊大军的速度是很快的,总共就9道题,其中还有5道是选择题,想要选出正确的答案,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尤其是允许作弊的情况下。

  试卷答完以后,叶小天也放下了笔。

  虽然说在考试的过程中有人累计作弊满4次,被踢出了考场。

  但对于那些他关注的人而言,这样的小场面。没有产生任何的影响。

  他们绝大多数都冷静的完成了自己面前的试卷。

  伊比喜对于这个结果。也是相当满意的,他扫视了一圈以后,重重的点点头。

  “现在大家的试卷应该已经做完了,那么我们来宣布最后一题。在宣布最后一题之前,我先告诉大家一件事。”

  “这最后一题允许你们作出选择,选择要不要继续参加考试?选择继续参加考试的,留下来选择放弃考试的,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这话一说完,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

  考试都已经进行到现在了,怎么还有一题?那么他们之前作弊得来的答案,又有什么意义?

  这些考生不由自主的开始发牢骚。

  “今年的主考老师是我,所有的规矩由我来定。想要退出的,现在就可以离开了。不过我先说明,如果最后一题你们答不对,那么你就只能当下忍,这一辈子都只能当下忍。”

  比刚刚混乱的场面,还要混乱好几倍。

  有几个考生直接愤怒的站了起来。

  “凭什么?”

  之前的中忍考试,他们也不是没有参加过。怎么从来没有这个规矩。

  “我的地盘,我说了算。”

  面对众人愤怒的眼神,伊比喜目光凶残而坚定。

  “你们可以问问自己的带队上忍,我有没有这个权利?不过如果你们选择现在离开,那也就代表最后一题你们放弃了……”

  伊比喜的目光,就好像能够吃人一样。

  让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怀疑他。

  众人踹踹不安。

  一辈子只能当下忍,没有办法当中忍。

  那岂不是意味着自己一辈子只能屈居人下,听别人命令,不管干多努力,不管经历多少次生死。

  都得不到改变命运的机会。

  那样可怕的场景,光是想想,就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他们本能地排斥着。

  而就算这样,伊比喜好像还不满意,他抛下了最后一颗炸弹。

  “最后一题答错的考生,不仅仅是现在没有办法当中忍,以后没有办法当中忍,跟他一个小队的其他两名队友也会得到跟他一模一样的结局。他们也没有办法再升级成为中忍。”

  就好像把一块巨石,重重地砸进了池塘里。

  池塘里泛起来的波浪,淹没了场上大半的考生。

  如果仅仅是他们自己,他们咬咬牙,没准就坚持下去了。

  可现在因为自己可能连累到自己的队友。想起一块接任务做任务的点点滴滴。

  他们又如何能够那么自私?

  “我,我退出!”

  于是就有了第一个,第二个……

  对于他们来说,选择放弃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次不行还有下一次,没有必要困死在今天这棵歪脖树上。哪怕主考老师有可能撒谎,那又怎么样?

  即便他撒谎了,这次考试的资格他们也失去了,胳膊又怎么扭得过大腿?

  伊比喜看着面前上百人的队伍,皱了皱眉头。

  留下来的人,比他想象中要多得多。

  他这次下马威,效果好像不如以前呢。是这一届考生太优秀了,还是说他给的压力还不够?

  不管是要给其他村子下马威,还是为了木叶村自己的利益。

  伊比喜都不可能就这样善罢甘休。

  “还有人,要退出吗?这是最后一次机会。”

  他追问了一句。

  被他问到的人,承受了更大的压力。

  这道选择题,又有几组人马举起了手。不管是因为他们自己,还是为了他们的队友,他们都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考验。

  在之后,局面一下子平静下来。

  虽然还有一部分人心中犹豫,但他们显然更倾向于留下。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黄色上衣的男孩,颤颤巍巍地把自己的手举起来。

  看到那只手举起来的时候,叶小天激动的不得了。

  要来了,要来了,那个男人要来了。

  他对第一场考试的印象不多,而眼前这个场景,就是他最为熟悉的一个。

  这也是整个作品里,最为经典的场面之一。

  叶小天来到木叶以后,还是第一次亲眼见证剧情。

  原本大家以为,那个人要退出。

  没想到他举起来的手,重重的拍在桌子上。

  “尽管放马过来呀!哪怕一辈子只能当下忍又怎么样?我也一定会成为火影……”

  鸣人慷慨激昂的一番话,把现场所有的人都给说愣了。

  原本还有些犹豫的人,那个时候眼睛里也重新充满了光彩。

  忍者的等级,对于追求更强道路的人而言,也就那么回事。

  他们根本无需介意。

  至于说队友,大家自然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伊比喜很惊讶。

  没想到鸣人的一个举动,彻底打乱了他考试的节奏。

  “好!恭喜诸位,你们顺利通过第一场考试了!”

  这就通过了?

  考生们不明所以。

  伊比喜就把他的头巾给解了下来,然后让大家看到了那上面的伤疤。

  接着又慷慨激昂的,讲了一番忍者的信条。

  说白了,忍者接受任务,谁也不知道面临的究竟是什么?

  等于时时刻刻都是在刀尖上行走。

  如果连接受任务挑战的勇气都没有,又如何能够成为一名带队的小队长?

  留下来的考生,一个个暗暗点头。

  他们是赞同伊比喜说法的。

  毕竟他们自己也是面对着巨大心理压力,作出了正确判断的。

  其他方面不论,单从这一点上来说,他们就是合适的中忍小队长人选。

  突然。

  教室外的玻璃被打破,有人破窗而入。

  人还没有到,一个巨大的横幅,就已经扯在了黑板上。

  “大家好!”

  菊色头发的人,给了现场所有人一个巨大灿烂的笑脸。

  “我是你们第二场考试的主考官,御手洗红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