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栽赃陷害(第一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地上横七竖八的倒着十几个忍者。

  这些忍者,大多只是被击晕,猿飞日斩能够听到他们均匀的呼吸声,他们应该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但是有两个人,情况就不一样了。

  一个被人一剑穿心,死的不能再死了。另外一个,被人用苦无抹了脖子,同样已经死的透透的。

  三代火影的眼中,闪烁着悲痛的光芒。

  他怒气冲冲的质问道。

  “怎么回事?”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村子里的忍者。身为这个村子的火影,他有权利也有义务责问。

  “怎么回事?”

  团藏一改之前唯唯诺诺的低调形象,愤怒的看着三代火影,质问道:“这就要问问你的好徒孙了,无缘无故的跑到我根组织的大门口,还杀了我们两个高层。他是什么意思?想要造反,叛逃?还是说,这一切都是你指使的?”

  一直唯三代火影马首是瞻的团藏,竟然毫不客气的指责三代。

  看起来没有办法继任火影的他,已经决定不再容忍,而是高调的展现自己的存在感。

  三代火影,并不相信团藏的说辞,但他又实在找不到什么可疑的地方。

  毕竟人都已经死了,死无对证。

  而现场除了叶小天之外,剩下的都是人家根组织自己的人。

  如果不是叶小天动的手,总不能是人家根组织自己的人,把自己人给杀了吧?

  当然,让人怀疑的地方也有。

  比如说死的那一个,刚好是火影安插在根组织的间谍。

  就算从概率学上来讲,叶小天直接动手找上他的概率,也是不高的。

  现在他却死了!

  另外就是地上躺着的那十几个忍者,他们现在还有呼吸。很明显,这是叶小天手下留情的结果。

  如果他不打算手下留情,他有能力将别人打晕,难道不能杀死吗?

  可是这些理由,三代火影也就是想一想,根本就没有办法当证据。

  他将自己的目光放在了叶小天的身上,希望能够从叶小天的嘴里,知道一些其他的东西。

  叶小天无奈的耸了耸肩膀,然后一脸认真的说道。

  “这十几个人是我打晕的,我气不过团藏大人插手我们组织的事情,所以上门来讨个公道。原本想要跟团藏大人好好的,心平气和的交谈一番。没想到这些家伙拦在大门口,根本就不给我拜见团藏大人的机会。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我等等就是了。谁让我们村子的元老一个个忙得脚不沾地,或许暂时抽不出时间来见我这个小人物也不一定。没想到这些家伙见我不走,竟然直接上前动手。”

  叶小天滔滔不绝的说道。

  不管是团藏还是根组织其他的那些忍者,听的都是一愣一愣的。

  根据他们之前跟叶小天交手的了解来看,他们对叶小天的个性是有一个比较清晰判断的。

  这是一个天才,而且是一个是非分明,以村子利益为优先考量的天才。

  虽然他们不愿意那么想,但事实上叶小天身上燃烧着的火之意志,比他们所有人都要旺盛的多。

  那怕之前根组织跟红日有些矛盾,叶小天的目的也只是不希望让团藏成为火影,并没有真的要对根组织下杀手。

  这是一个正人君子,而且应该是一个不会使用卑劣手段的正人君子。

  虽然叶小天没有说什么,但是他的所作所为,给人的印象就是这样。

  但是现在,那个被他们认为是正人君子的家伙,竟然堂而皇之的胡说八道。

  而且他说的谎话里,夹杂的分量不少的真话,以至于这些谎话听起来都非常可信。

  “手下留情,死的两个人怎么解释?难不成你要说,这都是我们自己动的手吗?即便你巧舌如簧,今天也别想走出根组织的大门。”

  团藏怒气冲冲的说道。

  这个时候他跟以往的风格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没有沉稳低调,甚至都没有老奸巨猾,反而带着一股血气方刚。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一旦解开了自己身上的伪装,看起来跟孩子也差不了多少。

  叶小天的目光,放在了团藏身上。

  “刚刚我有说过,不是我下的手吗?还是我曾经说过,这两个人是你杀的?你这算不算是不打自招?”

  叶小天好整以暇的问道。

  他好像一点儿都不担心,团藏对他的栽赃陷害。就好像他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把这个局面给翻盘一样。

  团藏被问得哑口无言。

  猿飞日斩也把询问的目光,放在了团藏身上。

  对自己的手下下手,栽赃陷害叶小天。

  这跟三代火影之前想的差不多。

  这也能够解释为什么死的,偏偏是他安插在团藏身边的人了。

  一方面是为了方便栽赃陷害,另一方面未尝不是为了提前除患。

  毕竟只有解决了这个人,才能真正做到死无对证。即便三代火影有心偏帮叶小天,也没办法……

  “任你说下大天了,事实不容辩驳。我们这么多人亲眼所见,不是你红口白牙就能否认得了的。”

  “他们都是你们根组织的人,即便是到了法庭上,也是不能当证人的。你可能不知道什么是法庭,但无所谓。”

  叶小天笑着说道。

  “我记得,我们村子保密部门,有人能够侵入别人的灵魂探查消息吧?可以把他找来,分别对我跟团藏大人进行探查,到时候就知道谁在撒谎了?事情的真相又是如何?”

  团藏脸上的表情突然变了。

  叶小天当然是真的杀了人,在最后时刻,他疯狂反击,成功干掉了八人中的一个忍者。

  这个罪责,他无论如何都洗脱不了。

  毕竟是他主动跑到根组织的大门口,来进行挑衅的。

  没死人的情况下,还可以当成是简单的冲突。一旦有人死亡,死得还是村子里重要的忍者。

  事情的性质,就不一样了。

  叶小天知不知道这一点?当然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才会那么提议。

  他之所以提议这一点,就是算准了团藏绝对不敢,跟他一块接受检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