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送你下地狱(二合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看着面无表情的叶小天,飞段就好像抓住了他的弱点,一脸张狂的笑道。

  他好像已经算定了,这个木叶的高手,不敢对他有出格的举动。

  叶小天仿佛看白痴一样,看着眼前的飞段。

  “我都已经杀了你们两个人,还会怕你去告密吗?就算我害怕了,现在杀不杀你,又有什么区别?”

  叶小天奇怪的问道。

  他实在搞不懂,飞段的脑回路,究竟是怎么想的?

  飞段被问得哑口无言。

  当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很可能已经解决了角都和木风的时候,飞段早就方寸大乱了。

  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叶小天活动了一下肩膀,冲着飞段勾了一下手指。

  “给你个机会先动手吧,不然我怕你一会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飞段这次没有犹豫。

  虽然他意识到,自己很可能不是眼前这个少年的对手。

  但是自己拥有不死之身,而且还有那种诡异的能力。

  如果对方一个不留神,被他拿到了血液,被他翻盘也不一定。

  “角都,太废物了吧,亏你之前还那么狂。”

  “还有木风,没事非跟木叶合作,这不是与虎谋皮吗?到头来,把自己也害了吧?”

  叶小天刚刚说他已经杀了两个人,也就是说不仅角都,连跟木叶有合作的木风,这个时候也已经遭了暗算。

  飞段一边碎碎念着,一边挥舞着自己血色的大镰刀,冲着叶小天扑了过来。

  全身黑化的飞段,比他正常状态下的速度和力量都强了很多。

  眨眼的功夫,他已经冲到了叶小天的面前,巨大的镰刀扫过,距离叶小天的鼻尖,也就是几公分而已。

  风属性的查克拉,一直围绕在叶小天的身边,感知到血色镰刀接近的时候,这些查克拉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层防护罩,阻碍了镰刀的攻击。

  只是这防护的力量,并没有那么强大,想要完全挡住镰刀,不太现实。

  叶小天也知道,所以在镰刀砍到的同时,他借着风属性查克拉传过来的力道,身体跟着后退了一步。

  险之又险的,避开了镰刀的攻击。

  “这是,第一招!你还有两次机会。”

  飞段看到叶小天的行动以后,整个人的神经,都是高度紧绷的。

  见微知著,虽然两人的交手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飞段清楚地感觉到了,他跟眼前这个男人的巨大差距。

  自己全力以赴的速度和力量,包括这把他引以为傲的镰刀。在对方眼里,就跟笑话一样。

  人家在对付自己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施展全力,反而是一种戏耍的状态。

  这在忍者的世界里,是大忌!

  对方作为木叶村新进崛起的强者,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在知道这一点的情况下,还敢这么做,那就充分说明,对方对自己的实力,有多么的有信心。

  这种自信是什么带来的?

  当然是实力的差距。

  一个能够对付得了角都和木风的强者,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那你可瞧好了!”

  飞段再度冲上前,这一次他的招式比之前,还要大开大合。

  他丝毫没有要防御的打算,完全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这么凶残吗?想要跟我以命搏命?”

  叶小天回忆刚刚飞段的做法,他似乎已经预感到自己的结局了,不然也不会说出那种想杀就杀的话。

  但是现在的飞段,反常的冷静下来。

  刚刚明明已经崩溃的人,是什么给了他信心?

  晓组织有其他人赶过来了?

  这种可能性,很快就被叶小天排除了。

  如果真的是晓组织有人来了,那也不会等到现在才出手。之前他追杀角都的时候,对方就应该出手了。

  既然对方当时没有出手,那也就说明,角都对于隐藏在幕后的人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这个时候叶小天突然想起来,跟他交战的这个家伙并不是普通的忍者,而是一个邪教的狂信徒。

  如果说不是晓组织的人,那又是谁给了飞段这么大的底气?

  身为一个邪神教的信徒,这个答案似乎显而易见。

  应该就是飞段信仰的那个神,赐予了他不一样的力量,让他有信心迎接接下来的战斗。

  除了大筒木一族,这个世界上好像还有其他的危险,正在快速逼近。

  意识到这一点的叶小天,突然感觉自己肩膀上的担子变重了。

  他想要潇洒的活在这个世界上,看样子还得多努力奋斗一段时间呢。

  “这就是你的第二招吗?看起来很稀松啊!”

  叶小天轻巧的避开了镰刀的攻击范围。

  飞段的速度虽然很快,但是距离他,还差得很远。

  “还早得很呢!”

  飞段身上那种不知名的符文,越来越浓厚,以至于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黑色的符文中。

  与此同时,他只是上的气息和力量也发生了极大的改变。

  飞段看向叶小天的眼睛里,不知不觉中,已经充满了贪婪。

  “异世界灵魂!好纯净……”

  除了飞段本身的声音之外,还有隐藏的一个沙哑的声音,在窃窃私语。

  叶小天周围风属性的查克拉,没有一刻钟是停止转动的。

  借助风的帮助,他听到了飞段嘴里碎碎念的声音。

  这一下,叶小天基本上可以确信自己之前的猜测了。

  角都死后,明明已经彻底精神崩溃的飞段,怎么会这么快就恢复过来?

  叶小天原本还有些疑惑,现在心里的谜团一下子解开了。

  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家伙,或许已经不能完全算飞段了。

  他信仰的那个邪神,现在在借着他的躯体做一些事情。

  对方盯上了自己!

  飞段手里的血色镰刀,从他手里抛了出来,直接砸向叶小天。

  原本叶小天能够轻巧的避开,现在因为血色镰刀延长了攻击的距离,他没有办法像之前那样闪避。

  “血,热乎乎的血!”

  隐藏在飞段的声音之下,一个阴沉的声音,窃窃私语。

  虽然是私语,但语气中充满了贪婪和执着,却无比的坚定。

  叶小天眯了眯眼睛,风属性的查克拉全力推动,然后他整个人的身体急速后退。

  在血色镰刀即将砸在叶小天身上的时候,叶小天避开了镰刀的攻击。

  这一次他接连退了十几米。

  “还有一次!”

  原本甩开镰刀的飞段,第2次攻击落空之后,整个人也跟了上来,一把抓在镰刀的把上,准备施展第三次攻击。

  第一次的攻击速度就远超上忍!

  第二次的攻击速度和距离,比起第一次的时候,更是有了飞跃性的进步。

  叶小天不由自主的眯起了眼睛。

  如果还有第三次,即便他使用乘风破浪,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一定能够躲开。

  当初飞段这个信徒,使用那种献祭的时候,都那么的危险。

  一旦那个邪神亲自出手,他得到血液之后,会发生什么?

  叶小天也顾不得自己刚刚的承诺了,整个人顿时化成一道残影,向着远方飞奔而去。

  他身后的飞段,这个时候也顾不得演戏了,抓着镰刀就冲了上来。

  叶小天更加坚定了自己之前的判断。

  在他刚刚将角都杀死以后,从幻术中脱困而出的飞段,直接疯了。

  而且看那个架势都要放弃抵抗,随叶小天千刀万剐。

  因为他非常清楚,如果角都都不是叶小天的对手,他上前的结果,也是白给。

  朝夕相处,让飞段对于自己搭档的实力,有了清楚的认识。

  如果飞段算是非人类的话,那角都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怪物。

  现在怪物被打败了,他一个普通的非人类又能算得了什么?

  所以当时的飞段,虽然显得有些没种。但做出那样的选择,并不能算是意外。

  可是现在的飞段,在叶小天准备离开后,非但没有选择逃跑,反而追了上来。

  要么是脑子已经被刺激的坏掉了,要么就是他还有点别的什么底气。

  或者说,眼前这个家伙已经不再是飞段了。

  “堂堂木叶剑豪,说话不算数也就罢了,怎么还能逃跑?”

  身后的飞段,不依不扰。

  已经知道了对方身份的叶小天,当然不会停下。

  对方越是这么说,他前进的速度越快。

  很快,叶小天就被逼到了一处悬崖。

  “你的运气,真够糟糕的!”

  飞段大概也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果。慌不择路的叶小天,竟然跑到了一处绝境。

  “乖乖把你的血液和灵魂交给我吧!”

  飞段拿着手里的镰刀,第三次冲向叶小天。

  叶小天看着对面冲来的飞段,反而平静下来,看起来丝毫不像之前那么慌张。

  “知道我为什么把你带到这里来吗?”

  正准备攻击的飞段,下意识的停止了自己进攻的动作。

  叶小天提出了问题,却没有给出答案。他抿着嘴角一笑:“我知道你非常好奇,但请恕我暂时保密,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疾风剑斩!”

  狂涌的飓风,从两个方向,分别飞向飞段。

  飞段极力想要避开龙卷风的攻击,但前后夹击的龙卷风,尤其是说能避开就能避开的?

  龙卷风直接冲到了飞段身上,将飞段整个人吹了起来。

  与此同时,手里提着宝剑的叶小天也跟着冲了过来。

  冲过来的叶小天,直接一剑砍掉了飞段的脑袋。

  如果别人受到这样的伤害,那肯定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所以一旦遇到这样的攻击,他们肯定会想方设法的阻挡。

  但飞段却没有那么做。

  当叶小天用手中宝剑,砍向他脑袋的同时,他自己也拿着血色镰刀对着叶小天捅了过去。

  以命搏命,同归于尽的打法。

  飞段对自己的行动,非常有信心。

  从交易的角度来讲,自己只会让对方轻伤,对方却可以要了自己的命。

  这样的买卖,简直不要太划算!

  看起来叶小天好像也确实上当了,手里宝剑的速度,丝毫不变,稳稳地砍下脑袋。

  飞段呢,看起来也即将得手。

  然而就在他的镰刀即将刺中叶小天的时候,叶小天的身体突然向后移动了大半米,避开了镰刀的攻击。

  “怎么会?”

  掉落在地上的脑袋,并没有失去生机。

  他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叶小天。

  叶小天看着只剩下身体和四肢,已经没有脑袋的躯体,嘴角露出冰冷的笑意。

  “我知道,你的身体能够自己组装是吗?刚刚你是这么告诉我的。”

  只剩下脑袋的飞段,努力想要和躯体重新连接在一起。

  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因为太过恐惧,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他自始至终没有能够说出一句话。

  叶小天并不在乎。

  而是冲上前,将几乎已经没有了任何反击能力的躯体大卸八块。

  身体,手,胳膊,腿。

  全都分开了!

  等把所有的身体全都分开了,叶小天才好整以暇的盯着飞段的脑袋。

  “之前那次交手以后,我就一直在想,该怎么彻底干掉你?老实说,就算把你切成肉末,你的身体也会自己重新爬到一起,虽然时间可能稍微长了点儿,但理论上你确实是不死的。这一点,我不得不承认。”

  “好在这也就是理论上而已,我给你找了一个好的墓地,相信在这里你可以永远的安息。”

  叶小天也不多废话,而是一脚将飞段的脑袋,踢到悬崖下边。

  “没用的,即便你把我踢下悬崖,我也会想尽一切办法爬上来。”

  被踢下悬崖的飞段,感觉周围的空间越来越黑。

  突然,一股热浪从悬崖下面蒸腾而上。

  飞段心里,顿时有了非常不好的想法。

  “不,不要!!!!”

  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邪神信徒,终于看清楚悬崖下面是什么了?

  这哪里是什么悬崖?

  这明明就是一个火山,在悬崖下面,是沸腾的岩浆。

  飞段凄厉的惨叫声并没有影响结果。

  “噗通!”

  飞段的脑袋,直接砸进了岩浆里。

  连一朵浪花都没有掀起,就这么消失了。

  紧接着,叶小天又把他其他的躯体,依次踹到了岩浆下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