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一剑镇风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现场所有的忍者,被叶小天击倒了2/3。

  剩下的忍者,状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他们的身体瑟瑟发抖,面对叶小天的时候,别说继续跟他战斗了,没有直接瘫倒在地就已经很不错了。

  尤其是当他们发现,那些之前被叶小天击倒的忍者,包括后来那些围攻叶小天的高手,竟然没有一个人死亡,要么昏迷了过去,要么倒地不起。

  他们全都丧失了战斗力,但是却并没有丢掉性命。

  砂隐村的忍者们一点儿都不希望回忆起这个细节,每当回忆起这个细节的时候,都让他们所有的人感觉到不寒而栗。

  只是将人击倒而没有能够把人杀死。

  别以为叶小天做不到,他是刻意没有娶这些人的性命而已。

  说白了直接杀掉一个人,比击倒对方,让对方丧失战斗力,却留下对方的性命,要容易的多。

  叶小天却选择了一个更难的路。

  最可怕的是,他选择了这条路以后,轻而易举的就达成了他自己想要的结果。

  针对这样的叶小天,砂隐村的忍者根本就无可奈何?

  “这个男人的实力,究竟强悍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旁观战斗的几个木叶村的忍者,这个时候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

  虽然他们对于叶小天的实力有着很强的信心,但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最后的战斗,结果竟然是这个样子。

  砂隐村的忍者已经丧失了战斗力,而且叶小天还在好整以暇的盯着他们。

  叶小天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对手,突然在嘴角勾勒出一丝冰冷的笑意。

  就是这一抹淡淡的笑容,把砂隐村的忍者给下了好几个趔趄。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真的想就这么逃跑。

  但是不行!

  这件事摆明了已经有高层介入,他们这个时候逃跑可不是战略撤退,而是逃兵。

  忍者的逃兵,除了自杀谢罪以外,根本就没有别的路可以选择。

  局面瞬间僵持在了那里。

  叶小天看着面前这些吓得已经不会动弹的忍者,他心里非常明白,看起来躲藏在暗处指挥的人已经被自己给打晕了。

  他甚至都不知道究竟是哪一个。

  现场没有了指挥的人,剩下的这些炮灰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让他们上来跟叶小天打,他们没有那样的胆子,也没有那样的实力,让他们现在就立马撤退,他们同样不敢。

  “继续上啊!”

  叶小天就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不清楚究竟是谁在幕后策划了这样一出大戏,他能够做的就是把事情继续闹大。

  既然已经扫了砂隐村的面子,那就把面子彻底的扫下去。

  这个时候收手,已经来不及了!

  既然没有办法收手,叶小天就希望一次性把事情彻底给解决掉,免得以后结外生枝。

  他就是要打的沙隐村心服口服。

  当年宇智波斑能够做到的事情,他也一定可以做得到。

  若是没有这样的雄心和壮志,以后还怎么面对宇智波斑?更不用说躲藏在宇智波斑后面的大佬了。

  叶小天旁若无人的走着,不断接近这些忍者。

  几百个忍者被叶小天吓得裹足不前。

  叶小天前进一步,他们就缓缓的后退一步。

  这个场面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原本并不打算出手的手鞠,看到这样的情况以后意识到,她不能在保持沉默了。

  这件事情虽然是元老会策划的,跟他们并没有多少利害关系。

  但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就不是袁老会自己的责任了,而是他们村子所有人都需要正视的问题。

  她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叶小天,不这么堂而皇之的压制上千名忍者。

  虽然这件事情砂隐村丢人是丢定了,但是她也希望尽可能的把丢人的范围缩小一下。

  “他们就是一些血气方刚冲动的年轻忍者,还休啊叶先生能够得饶人处且饶人。”

  手鞠睁着眼睛说瞎话。

  要说年轻的话,叶小天是当之无愧的年轻忍者,现在也不过区区15岁。

  但是砂隐村的这些忍者,可已经跟年轻两个字,扯不上任何的关系了。

  他们有很多的半白了头发。

  实事求是的讲,这些家伙的实力的确是不怎么样。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岁数小,更不意味着他们年轻。

  手鞠之所以这么说,这是为了帮他们自己村子挽回面子。

  被叶小天打败的是一群年轻忍者,可被叶小天打败的是一群精锐。

  表面上看起来好像并没有多大的差别,实际上这里面的差别可太大了!

  而且这种事情,就算所有人都不信,沙隐村也可以自己去掩耳盗铃。

  不然的话,估计他们跟自己的村民都不好交代。

  叶小天突然笑了。

  “既然是年轻忍者,那就这样吧!”

  他竟然没有继续追逼,而是就这样放过了眼前这些忍者。

  手鞠看了一眼巫玉,那意思是责怪看看你们干的好事?

  巫玉这个时候还没有恢复过来。

  手鞠作为我爱罗的姐姐,她是看到过我爱罗发飙以后,究竟能够爆发出如何恐怖的战斗力的。

  她很清楚,在顶级的忍者面前,普通的忍者根本就没有办法凭借数量的优势怎么样?

  巫玉不一样!

  这个跟洋娃娃一样的女孩,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宛如修罗地狱一般的场景。

  这种场景,足以让她瑟瑟发抖。

  想到叶小天刚刚展现出来的实力,她很长一段时间恐怕都会做噩梦。

  元老会究竟招惹了一个什么样的怪物?他们究竟是怎么想的,这些高层的脑子难道已经坏掉了吗?

  他们怎么会怎么敢去招惹这样一个怪物。

  元老会之前隐藏起来的底牌,好不容易隐藏起来的,不仅为了在村子里面儿争名夺利,也是为了保护这个村子,保护他们的家族……

  就这样彻底的暴露了!

  其实暴露还无所谓,只要他们能够拿到足够多的利益,暴露一些底牌也就暴露了。

  问题的关键是,他们并没有能够拿到足够的好处。而且就当前这种情况来看,那么究竟能不能够拿到好处,都是一个未知数?

  在这种情况下,接下来的问题究竟应该怎么处理?

  巫玉不清楚。

  估计不仅仅是她自己一个人不清楚,这样的突发事件,就连整个元老会这个时候恐怕也不清楚,接下来应该怎么做了?

  原先知道叶小天拥有傀儡的制作方法,元老会才不顾一切,不顾任何风险的想要抢夺,如果他们真的抢到了手那么所产生的严重后果,他们的确是可以处理。

  在忍者世界里,只能要实力足够彪悍,所有的困难就都不是问题。

  可是现在,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就摆在了他们的面前。

  当他们没有得到傀儡制作技术的时候,没有能够让自己的实力大幅度提升的时候面对,这样突然爆发的困难,他们应该怎么处理?更不用说这种时候他们甚至连自己的底盘都暴露了。

  即便叶晓天手下留情,没有对他们隐藏起来的底牌痛下杀手。

  好像他们的整体实力也没有损失多大。

  但人家之所以没有痛下杀手,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人家并不认为元老会隐藏起来的这些底牌,能够给人家带来多大的威胁?

  他们只要是想,这些被元老会当成底牌的手段,这些精锐的小队和傀儡师,人家轻而易举就可以消灭的一干二净。

  如果是以前有人这么跟巫玉说的话,巫玉打死都不相信的,但是现在,看到了叶小天跟那些忍者们的战斗以后,巫玉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之前的价值观和世界观。

  她不得不重新面对现在的叶小天,当面对一个实力顶级的忍者时,他们隐藏起来的那些底牌究竟拥有什么作用?

  巫玉没有跟着手鞠她们一块去安排叶小天的住宿。

  这个时候,她没有心思去管这些东西。

  她要回到元老会,要见自己的爷爷,跟自己的爷爷当面说清楚。

  这件事情实在是太麻烦了,不是他们能够掺和的。

  木龙回到村子以后,元老们对于这个昔日的高手太不尊敬了。

  毕竟一个输给自己弟子的傀儡师,自己弟子整个修炼傀儡的时间,还没有他1/10多。

  大家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尊敬的起来。

  即便是之前木龙的名号在怎么响亮,有了这样一次失败,他在元老会的地位也是一落千丈。

  巫玉和自己的爷爷原本也是一模一样的想法。

  他们认为这个曾经在村子里呼风唤雨的傀儡师,恐怕再也没有了未来……

  即便他还能够保留着之前的名号和待遇,也不可能在拥有以前的势力和影响力。

  但是现在,巫玉突然间发现,他们忽略了另外一个可能性。

  如果那一场的失败并不是木龙的无能呢?

  那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就非常有意思了。

  “这里是我们招待外宾的地方,你们就先在这里住下来吧。”

  “我们是来谈判的,还是希望能够尽快见到你们村子的风影和元老们。”

  之前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并没有干扰到奈良鹿丸。

  甚至在见识了叶晓天的实力以后,奈良鹿丸的整个心态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虽然他掌握了劝说对方的信息,但奈良鹿丸不得不承认的是,在对方的地盘上跟人家谈判,他们这边肯定会吃亏。

  别的不说,主动权肯定牢牢地掌握在对方手里。

  但是现在,他看到叶小天展现出了那么强悍的实力,他的想法也不知不觉的发生了改变。

  他们好像不用那么被动。

  哪怕这里是人家的地盘,但是他们的实力却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在这种情况下,谈判完全可以更加随心所欲。

  他当机立断的请求面见风影和元老们。

  刚刚那么大的事情,村子里的高层们都没有出现。

  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对叶小天展现出来那么强悍的实力,是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趁火打劫,他怎么好意思,称自己是奈良一族的传人?

  “我们会尽快安排的。”

  手鞠心里窝火的不得了。

  元老会究竟在打着什么样的鬼主意,现在她还一无所知,但多多少少能够猜出一些线索。

  能够让元老会出动那么多的底牌,说是为了村子的集体利益,手鞠可不相信。

  那些老家伙别看,整天把村子挂在嘴边上,真正在乎村子的人,还真没有几个。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那么说。

  在手鞠看来,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巨大的利益。

  手鞠也知道,叶小天的手里可能掌握了高级傀儡的制作方法。

  但是她从来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制作方法,竟然足以引起元老会那么疯狂的行动。

  要知道就是一个制作方法而已,不是直接提升实力的傀儡。

  或许正因为是这样,元老们才更加的疯狂。

  手鞠的脑子里想了很多,在安排了叶晓天他们之后,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这件事情发生的太大!

  已经不是这个村子里单独某一个人,或者单独某一个势力,能够处理的了的了。

  他们需要开会,需要利益抢夺。

  就叶小天刚刚展现出来的实力,也不是手鞠看不起元老会的那帮老头儿。

  他们估计已经不会再想要傀儡的制作方法了。

  或者说不是他们不想要,而是他们不敢要傀儡的制作方法了。

  “虽然名声损失了一些,但是对村子来说,说不定是一件好事。”

  现如今的砂隐村,正处于韬光养晦的阶段,有一个稍微次一点的名声倒不见得完全是坏事。

  正准备韬光养晦的村子,如果所有人都看不起它,自然也就不会等把它当成争霸的对象。

  手鞠匆忙赶到了风景的办公室。

  在外人看来,仿佛一盘散沙一样的砂隐村。

  在这个办公室里却聚集了将近一半的高层。

  这些人都是忠于风影一系的。

  而此时,沙影村的元老会里,不出所料,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有的元老,非常疑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