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背后指使人:矿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帝星君的实力应该是在金丹期,最多也就相当于六百年的修为而已。

  陆俏看着眼前的张天翼问道:“是帝星君吗?”

  “你知道帝星君?”张天翼也有些震惊,没想到他居然知道帝星君。

  那能不知道吗?两千多年的轮回,再怎么样也见过他几次,而且每次都是是死在这帝星君手下。

  “废话!”

  不过张天翼却摇了摇头道:“不过要你命的不是帝星君,他前几天就已经离开了组织。”

  哟?剧情又换了?

  “哪是谁?人在哪?”陆俏皱着眉头,居然不是帝星君,那这人不久又得重新找吗?

  而张天翼咧开嘴角笑了起来道:“这我不能说,我只能告诉你那人是和我们一个班的!”

  一个班的?

  在班里,咱好像也没得罪什么人。

  怎么就有人想杀我呢?

  这么一想,倒是有一个人很可疑,那人从进入学校的第一天就讨厌自己,有点莫名其妙的。

  陆俏也是懵逼,所以也和他没什么交集。

  难道是他不成?

  他也不再多想,放开张天翼以后,便走向了学校。

  现在在这里瞎想,也没什么用,还不如到学校再观察一下。

  如果想自己死的那人,看到咱还活着,那肯定不能冷静下来。

  必然会有下一步动作,而且自己能读取记忆,那还怕找不到人?

  只是这个张天翼还有用,暂时不能读取他的记忆,不然变成傻子就麻烦了。

  看到陆俏走了以后,张天翼立刻拿出电话通知那人:“喂!他还活着,而且实力不知道为什么变厉害还了很多。我们几个人三两下就被解决了!”

  “知道了,先回来吧。最近多留意一下他的动向。”只听见电环那头道。

  “是!”

  居然能让一个首富的儿子如此忠诚,对付到底是什么人?

  陆俏不能走进了听他们对话,就凭现在的听力,在一百米的范围内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从刚才电话里的声音来判断,应该是用了变声器的,而且还是个男人。

  这一下就让陆俏懵逼了,同学里好像也没有和这个相似的人啊!

  等陆俏来到学校以后,所有人都向自己投来异样的目光,而他们嘴里还在小声嘟囔着:“快看,陆俏还活着!”

  “离他远点,要是被扯上关系说不定我们也会有麻烦!走走走!”

  现在的陆俏,哎学校里就像是过街老鼠一般,人人都在唾弃,更不想靠近他。

  不过陆俏倒是觉得无所谓,反正自己来也不是上课的。

  就现在自己的这修为,还需要上课吗?

  等到陆俏已经教室,所有的同学都不约而同的望向他,眼里满是震惊,除此之外还有恐惧,害怕!

  看他就像是看瘟神一般,全都避而远之。

  反观陆俏,则是非常自然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在他位置旁边的人宁愿站着也不愿坐过去。

  等过了片刻后,一个脸色阴沉的男人从门外走了进来,当他看到陆俏的时候,眼睛都直了。

  而这人,也就是之前陆俏说的那个人。

  左丘瑞!

  这人从来不与人交谈,性格非常内心,更没人知道他的家庭背景,很是神秘。

  陆俏完全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惹到他了,居然想要我的命。

  此刻,两人四目相对,这也让陆俏更加确定张天翼说的那人就是他了。

  但是想破脑袋都搞不懂,他为什么要弄死自己。

  难道他家是什么神秘组织,而自己在无意中阻挠了他们的生意发展,又或者......无意间把他老婆睡了?

  这......

  不过,现在还没办法完全确定就是他,如果不是他。

  那自己上去问他的行为,就会被真正的那人知道,到时候想要报仇弄死他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还是先静观其变的好!

  陆俏闭上眼睛休息,靠听力观察周围的情况。

  但是,周围那些人交投接耳的声音搞得有些让人心烦。

  “不是说他死了吗?怎么还活着?不会是诈尸吧?”

  “不知道,不过还是没靠近的。听说盯上他性命的人是个神秘组织的人,而且就在我们周围。”

  “啊?那我们岂不是很危险?”

  “他们只是要陆俏的命而已,只要不和他扯上关系应该就没问题。”

  周围的人看着闭上眼睛休息的陆俏,不禁喃喃道。

  他们有这样的想法也属于正常,毕竟谁也不想莫名其妙的死掉,所以要和他保持距离才行。

  没过多久,闭眼休息的陆俏被一阵嘈杂的声音给吵醒。

  他睁开双眼,发现左丘瑞此刻已经走到了自己身旁,神情冷漠的盯着自己。

  而其他人也都在劝他,让他距离陆俏远一点。

  两人互相对视,左丘瑞率先开口道:“跟我走!”

  说完,还不等陆俏反应,他就转身往门外走去。

  这是看自己没死,打算再动手?

  行吧!

  陆俏站起身稍微扭了扭有些僵硬的身体,随后便跟着他走出了教室。

  一路上两人都沉默不语,路上看到陆俏的人全都避而远之,不敢靠近。

  而后,左丘瑞带着陆俏来到一处无人的空地后,转身对着他道:“你要是想活命,就赶紧回去!”

  “你是在劝我?谢谢你的好意,不过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人能够伤到了。更没人能杀我,不是我吹。我是无敌的!”陆俏摇了摇头,他也没想到,这个被自己认为是幕后人的家伙,居然会跑来警告自己。

  莫非,他本人的实力其实不强,只能靠手下打伤害吗?

  “无敌吗?看来你很有信心,但愿能像你说的那样。反正我的话就这么多了,你好自为之。”

  左丘瑞话音刚落,人就消失在了原地。

  在旁人看来,他或许是消失了,但是在陆俏眼里,他只是将速度加快了而已。

  所以看起来就像消失了一样。

  此人的修为,粗略估计的话,应该是在虚丹期。

  修为分练气,筑基,结丹,虚丹,金丹,元婴,大乘,化神,仙尊。

  仙尊是凡人修为最高的阶段,到了仙尊以后,便可飞升成为仙人。

  而陆俏的修为早已超过仙尊,只是因为有系统的关系,所以才能压制住修为带来的影响,不被强制带到仙界去。

  所以说,以他的修为,在凡间就是化神或是仙尊境界。

  只是陆俏自己还不知道这个事情,一旦飞升的话就很难再回到人间。

  系统也是为了让他把任务做完,所以才没有告诉他。

  而此刻的陆俏也是越来越懵逼,这人到底是不是幕后指使人?

  如果是话,他完全没有理由来提醒自己,真是搞不懂。

  现在的陆俏已经把自己绕晕了,被人啥也没干,他自己就先晕了。

  对于他来说,想问题这件事就不是很擅长。

  毕竟咱也不是什么智慧型的人,只是个普通人而已,而且读书的时候还是个学渣,最讨厌的就是思考烧脑的问题。

  脑细胞都要死一大片。

  随后,陆俏回到了教室里,打算将所有人的动向都观察一边,这样才能找出那个人。

  当然了,左丘瑞首先排除在外,毕竟他已经在自己名单了。

  接下来只需要再观察一下其他人,然后再做对比,看谁最可疑。

  半个小时后......

  教学老师听说陆俏回来了,也是吓得不敢来上课了,看来就那人的背景实力而言,那是相当有威慑性。

  不过到目前为止,除了左丘瑞意外,其他人的表现好像都是一个样。

  完全没有看到什么可以的人,不会真的就是左丘瑞吧?

  如果真的是他,那他还来提醒自己,这就很蠢!

  而且还主动暴露了自己,这不就是开局自爆吗?

  算了!

  回去吧!

  待在这里也是浪费时间,还不如去干点有意义的事情。

  陆俏打开手机,看了一眼今天的日期,仙历两万四千年八月九日。

  “八月九号......如果没记错的,明天有人在郊外的矿洞里挖到了上古遗迹。去看看好了!”

  说罢,陆俏下一秒就消失在原地。

  等到他再次出现的时候,人已经来到了郊外。

  虽然不知道具体位置在哪里,但自己有灵视想到那个矿洞应该不难。

  陆俏打开灵视,环山望去。

  发现这山上居然有三个矿洞,其中只有一个矿洞有人,那个矿洞的人应该就是明天发现古迹的人马了。

  不是也行,反正就三个矿洞而已,想要找到其中的一个矿洞应该也不难。

  说罢,陆俏便一个瞬移来到刚才有人的那个矿洞前。

  现在,那些人现在还在里面继续探索,从外面看是完全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可能古迹上有结界。

  所以要走进去看才行,而在矿洞里的这些人,都是只是来开采矿石的。

  隐身进去看看好了!

  他摸着下巴朝矿洞里面望去,随后隐身进入矿洞内。

  矿洞内的道路及其宽敞,只有墙壁上有些许灯光,其它位置就显得比较昏暗了。

  陆俏一边开着灵视和隐身一起在矿洞内寻找古迹,如果这个矿洞真的有古迹的话,那灵视应该应该看到什么不一样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