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铸星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晚的天空,繁星点点,像是一只只眼睛在空中看着地面一样。

  隐约间,星辰像是动了,又好像是某种生物在俯视万物。

  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在天空最深处,有一为身穿怪异服装的女人,正在注视着此刻的陆俏。

  这个女人,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更是这个世界上至高无上的神。

  更是天帝的老婆,铸星者!

  铸星者的修为竟有八万年,而天帝是十万年,但......天帝不管事的,唯一管事的就只有铸星者一个人而已。

  铸星者居高临下,看着这个修为实力已经远超自己不知道多少的陆俏,心中也很不是滋味。

  原本有一个天帝比自己高就算了,现在还莫名其妙的又多出一个人来,这修为不要钱,随随便便都能提升上来的吗?

  不过她倒是对陆俏有些兴趣,因为他是除了自己和天帝以外,唯一一个修为超过神的凡人。

  铸星者掌管天空星辰,为凡间带来光亮和夜晚,天帝掌管人类的生存的土地,以及万物的平衡。

  但是,这天帝却对这些凡人不闻不顾,任由他们发展了两万年的时间。

  铸星者也是不忍心看到大地上的凡人毁灭,索性一起管理,再管理期间,她发现人类比自己创造的那些星辰要有意思的多。

  以至于每天都要观察人类的生活,这倒是成为了她的乐趣所在。

  而陆俏,则是她最近的新发现,她怎么也想不通,一个凡人到底是怎么做到,将修为变得比两个神还高。

  搞得现在都不敢动他了,因为他的修为出自己太多,如果贸然出手消灭的话,必然会被反杀。

  但任由他继续下去的话,世界必将大乱。

  你说想找天帝商量吧,他不管这些事,总说什么“人类再厉害还能成神了?”之类的话。

  所以,这夫妻两人总是不和睦。

  “既然管不了他,那不如去找点乐子!”

  说罢,铸星者便将自己的身躯传送到凡间,并给自己取名叫‘陈星’。

  反正在神界也呆腻了,如今看到一个有意思的人,那还不能下来好好玩玩?

  此刻的,化作陈星的铸星者来到凡间的第一件事,就是想着去找陆俏。

  在神界观察凡间已有千年,对凡间的变化以及地理位置,那是相当的熟悉。

  熟悉的就像......就像自己身上又几根毛一样。

  时间很快来到第二天早晨,陆俏彻夜无眠。

  他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站在窗边看了一晚上的夜间,从晚上一直看到天亮。

  这杨雪倒是睡好了,可怜了陆俏一晚没睡,就算他想睡也没地方。

  “真是失算了,我没想到她会睡我的床。我就应该想到她不会自己开一间房,哎!”看着太阳从窗外升起,心中不免叹了口气。

  不得不说,精神状态确实有点差。

  等到杨雪睡醒以后,看见陆俏坐在窗户边的凳子上,两眼呆滞的望着窗外。

  身上的衣服都已经穿好了:“主人,你怎么起这么早?”

  “啊?”他转过头看向杨雪,到现在才看清楚他到底怎么回事。

  此刻的陆俏两黑眼圈像是涂了粉一样重,眼中甚至还有一点血丝。

  “额.......你不会一晚没睡吧?”杨雪看到他这样子也是懵逼,不至于吧兄弟。

  不就一晚没睡嘛?

  好歹咱也是神,连续一个月不睡都没关系,只是......昨天出来么带充电器,晚上手机没电了,没玩的。

  然后就这么坐了一晚上,简直无聊到爆。

  陆俏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清醒一下后便和杨雪吃早饭去了。

  神是可以不用吃饭的,但是现在的他还没摆脱掉凡人的意识,所以吃饭必须的。

  俗话说的好,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即便不饿也要吃上两口,最重要的是满足感,满足嘴巴想要吃东西的欲望。

  不是饿了才能吃饭,再说了!

  这嘴巴想吃东西,这和我嘴巴有什么关系?

  此刻,两人来到酒店吃早饭的区域,就在他们刚坐下没一会,就见一个贵妇端着盘子坐到了陆俏背后。

  这人全身穿着雪白的皮毛,甚至还得这个墨镜吃饭。

  陆俏见状,心中暗道:“现在可是夏天,居然穿这么厚,而且还戴墨镜吃饭。之人指不定有什么毛病!”

  突然,那个贵妇开口了,似乎是在对陆俏说话。

  “我已经观察你好几天了,我对你很感兴趣。拥有二十万年的修为,让你可以比肩神明......”还不等这贵妇说完,陆俏拿起一旁的叉子就架在她脖子上。

  “你是谁?你怎么会知道我的事情?”按理来说,应该没人能知道自己修为的高度。

  更没人能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监视自己好几天。

  这人,有问题!

  叉子近在她脖子旁,可是却看不出她又任何慌张感。

  “别紧张,我是神。铸星者,现在我叫陈星,这是我在凡间的化名!”

  铸星者?

  【答:铸星者是天帝的老婆,专门掌管星辰的神明。修为:八万年!】

  听到的系统的解释,他也放下了心。

  只是他有点搞不懂,一个掌管星辰的神来找咱干嘛?

  闲得慌?

  陆俏收起叉子,情绪缓和了下来,开始主动和她大话道:“既然你是神,那为什么要来找我?”

  “没什么,就是对你有点兴趣。我很好奇,身为凡人的你,到底是如何获得这样一份力量?”陈星一边悠闲的吃着早饭,一边和他解释道。

  这是想撬自己?你觉得我会说出来吗?就算说了,你会相信吗?

  他嘴角微微一笑,随后带有一丝嘲讽的意味说:“怎么?你是觉得我修为高过了你,让你这神很没面子?”

  “确实,你修为比我高了一倍不止。脸上也没光了,不过就像我刚才说的。我对你很感兴趣,今晚一起玩玩?”

  只见,陈星从座位上起身,一流走到他面前来。

  用一根收起勾起他的下巴,甚至还露出一半肩膀,用非常妩媚的声音说道。

  看到杨雪是牙痒痒,这摆明了的在勾引嘛,真是不要脸的女人!

  而陆俏呢,却是满脸嫌弃陈星。

  他心中想道:“这女人都上万岁了居然还这么妖娆,真要是被你老公看见,那不是得我拼命?”

  “不不不,来不起。你老公会弄死我的!”一想到他老公,陆俏就怂了。

  再怎么样,那也不能把一个神给绿了呀。

  “没事,他不管人间的。我们两快活,岂不美哉?”陈星将脸凑的更近一些,几乎都快贴上了。

  陆俏赶忙闪一边去,他躲在杨雪身后底气十足的回答道:“不用了,这位我......额,我老婆......我们吃好了,告辞!嘿嘿!”

  这话说出来,自己都觉得有些尴尬,亏得杨雪没生气。

  随后,两人回到房间,看人没追上来也松了一口气。

  这家伙真的是神?咋那么sao啊,居然还勾引人!

  而此刻,杨雪却是满脸羞红的望着陆俏。

  “主人,你刚才说......我是你老婆,你是认真的吗?嘿嘿!”杨雪满脸期待的望着他问。

  完了,早知道不该用这个借口脱险的,这刚出虎穴又入狼口。

  “额......我以前在轮回的时候,有那么一两次你确实是我老婆。但现在不是,刚出是为了开脱才这么说的!”

  陆俏在说完这句话以后,他当场就后悔了。

  这么说的话,显得自己像个直男一样,搞毛啊!

  而杨雪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先是听到他说是,然后又不是,所以到底是不是啊?

  突然,从陆俏衣服里掉出一张名片来,这张名片上写的是刚才那个铸星者,陈星的电话。

  陆俏没反应过来:她是什么时候放进我衣服里的?

  稍微想了一下,刚才和她就接触的时候就是她摸自己下巴的时候,应该是那个放进来的。

  “那个女人真是臭不要脸的,居然还想勾引主人。”杨雪现在似乎......后劲儿上来了?

  刚才的时候你不说,现在回来了你才小声BB。

  玩呢?

  不过好在,这陈星已经离开了,终于不用怕再被骚扰了。

  随后两人便下楼,准备等昨天张天翼说的高手。

  反正现在闲的也无聊,倒不如等他过来玩玩,咱倒要看看是个什么高手。

  到底有多厉害!

  等到时间快中午的了,这人都还没来。tm的从早上七点就开始等,等到十二点了人都没来。

  这人不会不来了吧?

  突然,远处迎面驶来了一辆跑车,开车的不是别人,正是张天翼。

  而后座的人,看着这么那么眼熟啊......

  很快,车便开到了酒店门口。

  两人非常有气势的从车上走下来,而后座的人下车以后,陆俏这才知道是谁。

  这不是昨天被吓到慌不择路的那只小妖兽吗?

  原来他说的帮手,就这个妖兽?

  还以为是个多厉害的人物,哎!

  随后,张天翼走在前面给它带路,一路上点头哈腰的,对这小妖兽毕恭毕敬。

  可是,当这妖兽看到陆俏的时候立刻就慌了。

  立刻拉着张天翼走到一旁无人之地道:“要教训的人是谁啊?”

  “那个人现在就在大堂,叫陆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