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无可救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时,那些老师有些不解的问校长:“校长,你搬出这头结丹期的妖兽对付陆俏,会不会小题大做了?万一把他弄死了怎么办?”

  “放心,有我在他死不了!再说了,他的实力必定比张天翼强,能让张天翼那般的纨绔子弟对他毕恭毕敬的人,实力自然不会弱。”

  当然,这些话自然也是被耳朵尖锐的陆俏给听到了。

  在陆俏看来,这些人简直是恶心至极。

  而后,陆俏和那只结丹期的妖兽被放在了同一个竞技场,周围被一层层厚实的防御法阵包围,一般人很难从这样的防御中突破。

  这也是为了防止妖兽跑到外面来,这画面简直就像是一句话‘困兽犹斗’!

  不过困住的并不是自己,而且对面的妖兽!

  校长看到陆俏那张自信的脸后,一声令下,便将妖兽放了出来。

  这是一只狼形妖兽,名为‘疾风狼’。

  顾名思义,速度像风一般快捷,对同等级的敌人基本都能秒杀。

  不仅是因为速度快,更是因为伤害高!

  所以,往往都不会坚持太久,疾风狼的对手就会被灭掉。

  而这头狼满身伤痕,身上的毛发被鲜血染红,再加上原本的毛发颜色,在此刻呈现出暗黑的血迹。

  这只疾风狼长着血盆大口,口水直流,非常紧张的四下张望着。

  显然是精神过度敏感,估计是受了不少折磨才会如此地步。

  此刻陆俏心中也是有些无奈,心中暗道:【这校长是想玩死我,还是想拉拢我?就现在的情况来看,这摆明了是要玩死我!】

  陆俏撇过头,面带笑容的望了一眼在观战去的校长。

  在此刻的校长看来,他那笑容完全是充满杀意的,这让他不寒而栗。

  【好可怕的眼神,虽然杀气很稚嫩。但却能让我感到害怕,这陆俏的实力......恐怕和我旗鼓相当,甚至远胜于我!】

  校长被吓得直吞口水,他已经开始担心自己安全了。

  竞技场上,疾风狼见周围只剩下了一个陆俏,嘴角的口水疯狂流出,就像是在看猎物一般。

  “好家伙,这是几天没吃饭了?居然还想吃我!”陆俏嘴角微微一笑,随后满脸狰狞的等待对付冲过来。

  只见对面那头疾风狼身形一闪而过,顺脚消失在原地。

  下一秒便出现在了陆俏的身后,巨大的狼爪迎面拍向陆俏。

  然而,陆俏却不躲也不闪。

  这把校长和其他几位老师都吓得当场傻眼:“这人不会是傻了吧?这不躲?”

  尽管校长想要上前帮忙,可自己速度再快也不可能救下人。

  就在众人以为陆俏死定了的时候,他的身影突然消失在原地,而疾风狼的攻击也是落了个空。

  众人再一次傻眼,人呢?

  刚刚还在,怎么一下就不见了?

  等到陆俏的身影再次出现的时候,手中不知何时拿了一把刀,并且架在疾风狼的脖子上。

  轻轻一划,疾风狼便狗头落地,身体也随之倒下。

  鲜血从它身体中流出,很快便染红了整个竞技场,而陆俏的脸上却没有任何一丝兴奋或者不安。

  显得极其自然,好像并没有影响他太多,甚至连大气都没喘一口。

  没想到陆俏的实力居然强悍到如此地步,面对结丹期的疾风狼都能轻松应对。

  此刻,观众席上鸦雀无声,刚刚还以为陆俏会死,可下一秒死的却是疾风狼。

  这怎么能叫人不惊讶?

  片刻后,观战席传来了其他学院和老师们的讨论和惊叹声。

  陆俏刚准备离开台上就听见系统的声音传入耳中:【告:特殊技能以开发完成,获得特殊技能:支配者!】

  【使用该技能后,可将目标人物全属性下降百分之三十(包括目标使用的道具在内)

  不消耗灵力即可使用!】

  支配者?

  这......这特殊能力好像很鸡肋的,别人的特殊技能都是造星星什么之类的,你这个......如果是放在普通技能里面的话,这算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技能。

  但问题是,我要的是特殊技能,不是这种烂大街的能力啊!

  陆俏听到系统后面这句的话时候,整个人都是懵逼的,为什么自己还能再有一个特殊技能?

  这想不通啊!

  既然得到了就用着吧,反正都已经获得了,又扔不掉。

  但是仔细想想......这个技能似乎很变态啊!

  居然连对方用的武器属性都能削弱,简直变态。

  这要是遇到实力和自己相当的人,一个削弱下去,直接就打不我过了!

  但还是很想要想铸星者那样的特殊技能啊!

  毕竟......这样的技能才够牌面!

  但牌面归牌面,实用才是硬道理,尽量少整那些花里胡哨的。

  陆俏下台以后,眼睛不自觉的往校长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这一眼中没有任何情绪,更猜不到他是什么意思。

  接下来就是进行第三次考试了,这第三场相对于第二场来说还要简单一些,因为这一场只要拿到提前准备好的毕业证就行了。

  但是这个毕业证所放的位置是出于一片岩浆之中的石块上,周围只有些许小石头可以垫脚。

  这要是不慎掉下去的话,估计会当场死亡。

  可陆俏不是一般人,当然不能用一般人的理解来判断他的做事风格。

  第三场考试中,陆俏身体悬浮于空中,缓缓飞向前面的毕业证:“这一场的考试是不是太简单了?”

  突然,一道岩浆柱从下方喷涌而上,直接打在了陆俏的身上。

  不过这却未能伤到陆俏分毫,因为他因为怕受伤所以就在身体外围设下了一层灵力保护罩。

  这些岩浆也是由灵力凝聚的,而且灵力还没有自己的强,根本就不足为惧。

  就算不设置保护罩也伤不到陆俏,虽然伤不到,但是疼痛感还是有的。

  “就算有这样的后手也还是没用!”

  看到陆俏被岩浆打在身上,居然都一点伤也没有,这简直变态的不像人!

  不出所料,陆俏顺利的拿到了毕业证,如果不拿这个毕业证的话,之后想要开宗立派去等级什么的都不行。

  要是像以前,开宗立派还需要这些没意义的东西和手续吗?

  虽然陆俏也没有这样的意思,但还是先拿上,之后总会有用的。

  就好比如加入仙盟,想要从仙盟内获取到高级一点的功法,虽然不是给自己用。

  等到陆俏完成考核以后,校长便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对着陆俏问道:“那个......陆俏同学,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参加半个月后的学院比试?只要你帮忙拿到第一,不管什么条件你都尽量提!”

  这感情好啊,早就看上了学校的灵池,这不给我逮到了?

  “行啊!如果我赢了,我想借学校的灵池一用。”

  灵池相比于聚灵阵而言,灵气要浓郁许多,灵池内的水都灵气凝结而成。

  这两者根本没办法比,要不是灵池没办法人工制造,自己还造个鬼的聚灵阵,不然就直接去搞一个灵池了。

  “没问题!”

  “不是我用,是要给其她人用。”

  不是给自己用?

  什么人才能让他如此,女的?

  又或者好基友?

  陆俏好像......既没女朋友,也没好基友啊!

  那他给谁?

  不管是谁,反正再能吸也吸不了多少,校长当即就答应了下来:“没问题,只要你帮忙拿下半个月后的冠军随你怎么用!”

  这学校之间每一年举办一次大会,最后胜利的学校可获得一次秘境出入许可。

  这里的秘境,其实就是上古遗迹,在上古遗迹内充满了许多稀有的药材,和铸造武器用的材料。

  对于修行者来说,那都是不可多得的宝藏。

  普通人寻宝是为了钱,可修行者寻宝是为了提升自己的修为。

  毕竟谁也不想被踩在脚下,只有自己成为王,才能傲视群雄!

  陆俏见他答应了下来,便拿着毕业准备回去,走之前还特意叮嘱道:“下次不要在背后偷偷议论别人,小心被听见!就比我!”

  这话什么意思?

  他都听见了之前自己和其他老师说的话?

  虽然有些敢相信,毕竟当时他站在竞技场上,而自己则是在观战席上,少说也有个一百米的距离。

  他怎么可能听得见?

  下一秒,陆俏出现在了张天宁所在病房内,此刻的张天翼正焦急的在旁边等待着他的苏醒。

  一件陆俏来了立刻上前抱住他的大腿,直接跪在地上两眼泪汪汪的询问,非常迫切的想要知道张天宁到底是怎么回事:“陆哥,我弟弟到底怎么回事?医生也不知道发生了,你一定知道!求您告诉我,他到底怎么了?”

  路卡也很无奈啊,现在的张天宁并没有受伤,自己的治疗也不管用,就目前而言是没办法解决的。

  他不就叹了口气道:“张天宁被那个神秘人在体内种下了一颗吸取他生命的种子,这东西连接在他的心脏部位,如果强行拔出的话,他必定当场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