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海鲨公主的历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被放到那几个护卫也是不服气,立刻起身准备再次攻击,就在这时,海鲨王却是立刻叫停了手下。

  “慢!”

  其它人心中虽然很是不屑,但这也没办法,毕竟它是自己的国王,这不听话没办法啊!

  陆俏嘴角微微一笑,随后便听见海鲨国王道:“我看到了你的实力,就算是普通的金丹修士对付好几个结丹期的修士,那也要画上好一阵功夫,而你却轻而易举的放到了,你......应该不是结丹期,而是元婴期吧?”

  “哼!都说了,不要看别人的表面现象,小心被打脸。”陆俏此刻也是疯狂嘲讽,嘲讽他眼界低。

  看到它那垂涎三尺的模样,陆俏心中不禁升起了一抹嘲笑之色,这种人就属于狗眼人低,觉得自己很厉害,光从外表就能看出别人是否厉害。

  殊不知,他只是一个没有什么眼界的人而已。

  现在被打脸吧?脸疼吧?

  海鲨王从王座上走下来,一步步来到他的面前,并开始上下打量他道:“不知道你是哪一种族的?为何我看不出来?”

  陆俏也是一脸懵逼,现在的自己应该是在他们眼里变成了一个龙虾外形的妖修才对,这还看不出来?

  怕不是眼瞎了!

  正当陆俏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突然海老声音在深海内响了起来:“小子,说话小心的。你刚才打架的时候一下没控制好维持幻术的灵力,所以导致现在的你原形暴露了!”

  听到这话后,陆俏当场愣住了,wtf?

  现在只能赶紧打圆场了,刚才他应该也是看到了自己那龙虾外形的模样便道:“额......我是......波士顿龙虾一族的!”

  但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陆俏自己都有点后悔了,真想给自己一巴掌,这不露馅了吗?

  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海鲨王居然摸着下巴开始仔细寻找波士顿龙虾的消息,但想了想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诶?为何,在这广大海域之中,我都没有听说过你们这个种族啊?”

  海鲨王看着陆俏,露出一脸无奈的表情询问。

  好像,在这个世界里并没有外国,除了人族意外其他的都是像妖族和魔族这一类的,而且这里是修仙世界,如果有外国,那肯定都是用魔法的,这样就太违和了。

  “海鲨王不知道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我族常年隐居,很少于外界有联系,就算有出面也都被当成是普通的海虾而已。”陆俏想到这里,也是松了一口气,好在这些家伙不是很聪明,这样就好骗多了!

  “原来是隐居世家,难怪有如此修为,失敬失敬!”海鲨王一听,这居然隐居世家出来的,立刻就后退两步和他开始打起来感情牌。

  海鲨王为了能拉拢他,便立刻举办了一场接风仪式,不仅打感情牌,甚至还叫来自己的女儿海鲨公主陪酒:“这许多隐居世家,在和我海鲨一族也是有许多渊源,相比贵族也是吧?对了,我先把介绍你认识一下我女儿。”

  其实,陆俏一直有个疑问,这海地下......喝酒?

  酒也是水,那岂不是喝了个寂寞?

  但当陆俏喝到的时候,发现这酒里居然蕴含着灵力,而且也越是能够喝道酒,这确实让人有些震惊。

  陆俏本以为,在这样的海水喝酒就是喝了寂寞,而且自己其实也不喝酒的,现在它们这样灌自己酒实在有点顶不住。

  同时在这酒席当中,他也了解到了关于海鲨公主的事情,她今年的年纪......其实都已经可以当陆俏奶奶了,她今年六十五岁!

  但是这看上去却只有二十岁左右的模样,虽说她现在修为是金丹期,但她实力再强终究也只是海鲨一族工具而已。

  这都是让陆俏看到了一点突破口,在酒席上,他故作酒量不胜,直接趴在桌子上装晕。

  这样的机会,海鲨王自然不会放过,立刻让海鲨公主带他下去休息。

  而实际上,陆俏并没有喝醉,只是假装喝醉,好趁机从海鲨公主这个突破口进行攻破。

  等到海鲨公主带陆俏回到房间内休息以后,她便坐在床边,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而躺在床上的陆俏,此刻做起了身,他用鉴定眼看了看这海鲨公主,发现她的本名叫做‘库拉’,而她一直都想要摆脱海鲨皇族的控制。

  但奈何,自己出去了后,比呆在这里还危险,毕竟外面都是对海鲨一族虎视眈眈的存在。

  这时,陆俏突然开口道:“你因何事困扰?”

  库拉被这突如其来的喊声吓了一跳,立刻转过头看向他,并不自觉的站了起来道:“你......你不是喝醉了吗?”

  “我确实不太会喝酒,但那点救喝醉还了还不至于。”陆俏从床上坐起身来,挠了挠脑袋轻声道。

  这库拉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空气突然陷入了一片沉默当中,这不就是陷入尬聊了吗?

  为了不让气氛尴尬,陆俏也不打算说什么多余的话,直接就开始了对她的攻势。

  ......

  在海族内,一共分为数十个大种族,但其中又分为了上百个小种族,而海鲨一族就是其中的一个不怎么起眼的种族。

  海鲨一族生性凶残好战,世代皇室生的都公的,但到了库拉这里,却一切都变了。

  当库拉出生时,海鲨一族的所有人都懵逼了,这怎么生了一个母的?

  但母的就母的把,但她的性格和公鲨鱼完全不一样,她不像公鲨鱼那般好战,反而更喜欢安静,这也让海鲨全族上下有些担忧种族的未来。

  在库拉十岁时,她便凭借着天赋修炼到了半身人形。

  可她刚想去找母亲和父亲炫耀自己成果的时候,却是听到了房间内的责骂和惨叫声:“你个贱人,为什么就生了个女儿?你让我族以后怎么办?”

  库拉透过门缝朝里面望去,发现海鲨王手中正拿着鞭子,一下又一下的打在她母亲身上,而她的背后也已经被打的皮开肉绽。

  鲜血将周围的海水染红,海鲨王的双眼也因为血液的关系,脾气似乎更加暴躁了。

  在这么一下又一下的鞭打之下,海鲨皇后晕了过去,可海鲨王却依旧没有停手的意思,直到她不再动弹。

  目睹了这一切的库拉立刻跑回了房间内,并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虽然想哭,但是眼泪流出来的一瞬间就和海水融合,根本看不出来是否真的哭了。

  可是却能看到她两眼中泛着点血丝,她不敢想自己的母亲居然会被父亲打死,愿意就是因为自己是个女儿身:“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她根本没办法理解,自己是个女儿身又怎么样了?

  可母亲又有什么错,为什么样将她活生生打死?

  就在她哭泣的时候,房门外传来了敲门声,从门外那人的气息来看,这就是自己的父亲海鲨王,他怎么来了?

  难道是打死了母亲还觉得不够,现在要把自己也杀了?

  她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大气不敢喘一下,可是门外却传来了海鲨王的声音:“库拉,我知道你在里面!你虽是女儿身,但你的作用就是用来联姻,这是唯一的作用,你给我好生养着!”

  说完这些话后,海鲨王便气愤的转身离开了此处,此刻的它还在气头上,但凡有人敢惹它,恐怕都会被杀。

  “不行,我要离开这里!我不想死,我也不想变成联姻的工具。”库拉一想到母亲被打死的画面,也气愤,但奈何自己没有实力,只能想办法从这里逃走。

  随着天色逐渐暗淡下来,整个海域的修士大部分都进入了睡眠当中,而这也是库拉唯一可以出去的机会。

  于是她将大门反锁,直接翻窗户游走了,为了不被发现,她变回原本的模样,配合着夜晚的黑悄悄流出了海鲨皇宫。

  对于十几年都待在皇宫内的她来说,这外界的一切都是那么陌生,在黑夜中赶路,不免有些害怕,但又对这未知的事物充满了好奇。

  只是,现在的她脑子中只有离开海鲨皇宫的想法,根本顾不得那么多。

  不知她跑了多久,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片陌生的区域,这里一望无际,看不见任何海域生物。

  就连珊瑚也没有,而且周围时不时的传来一阵巨大的声响,在夜晚中她只能看到一丝生物轮廓。

  库拉隐隐看到,在聚集海面上不远处有一个巨大的身影漂浮在那,而声音也是从哪里传来的,对于什么都不懂的她来说,无疑是恐怖的。

  她只能找了一块可以藏身岩石多了起来:“那是什么呀?好可怕!”

  躲在角落里的库拉,几乎快要被这里的环境吓哭了,毕竟现在她只有十岁而已,而且修为也才侃侃达到筑基。

  相比于人类修士而言,这已经是天才中的天才了,十岁的大家都还在玩泥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