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大战开始,魔族要被入侵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陆俏凑到海老耳边,露出一脸微缩的模样问答:“海老,你说这个库拉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海老第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但看到他那微缩的脸时,似乎知道了什么:“你不会真的想当禽兽的?人总不能......至少不应该......”

  “咳,不是,我就问问!男人嘛,看美女怎么了?男人致死是少年,我好歹也活了两千年,哪一年不看美女养眼的?”陆俏此刻说出这句话后,不知为什么居然有些想笑。

  虽然是这么个道理,但是人总不能当个禽兽不如的东西吧?

  养养眼就行了,和鲨鱼结婚啥的还是算吧。

  陆俏虽是这么想的,但海鲨王却不这么觉得,那必须赶紧的,万一他跑了怎么办?

  这快点结婚,就能把他留下来,对于海鲨一族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可它殊不知,陆俏其实只是因为和库拉有一个要杀了它的想法,这根本就是摆着让人收拾。

  在战争来临的期间,整个海鲨族还在忙着几天后的婚礼举办,甚至还在城内大肆宣传此消息,希望自己所管辖区域内的子民都能来!

  看来它们还没发现即将到来的大战,海鲨族若是以现在的状态应敌,那必然会被杀的片甲不留!

  但是,当陆俏看到街道上那些无辜的人时,似乎觉得它们有些可怜,但自己和它们并不是一类的,虽然它们很无辜可怜,但对于自己而言,其实都无所谓。

  反正都是妖族,若是哪一天威胁到了人类那可就是大祸之灾!

  所以,死了就死了吧。

  从各个方面来说,这妖族,魔族,除了外貌和气息体型之外不同,其实这几者之间其实都是非常相似的。

  不管是人,还是妖族亦或者是魔族,都是贪心的,他们想要自己凌驾于其它种族之上,让自己成为最强的存在。

  毫无疑问,这一点在人族身上最能体现出来,因为人族早在上万年前就已经统治了很大一片区域,而魔族和妖族也是被驱赶到了荒芜之地。

  这也是进几万年来,魔族和妖族最痛恨人类的地方。

  因为他们让能够生活在资源充裕,且领地庞大的地域,可它们只能同类相残的提升实力,而且位置也是相当有限。

  所以,它们并不满足于现状,自然而然也是将矛头指向了人族。

  这才有了前几天,魔族和妖族一起联手围剿人族的场面。

  若不是陆俏把魔族首领杀了,说不定此刻的人族已经被瓦解了,魔族和妖族数量本就不少,再加上它们的实力相对高于人类修士,基本上五个人类修士才能敌得过它们一个!

  而且,这次的攻击它们也只是动用了先锋部队而已,还有很大一部分用来镇守营地。

  它们本以为,可以轻松剿灭现在的人族,可怎料,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让这陆俏把攻击人族的事情给暂缓了!

  犹豫,在这攻击人族时,魔族首领被陆俏杀了,这也让妖族有了对魔族下手的心思,但是魔族有一个特殊技能,那就是狂暴!

  这个技能会使它们在短时间内获得超过自身两倍的力量,攻击力极强,而且就如这个名字一样,会进入一个狂暴状态,整个人都是处于无法控制的状态。

  但,妖族也找出了应对之法,那就是用阵法限制它们这种技能!

  而此刻的妖族,正在谋划进攻魔族,虽然两者之前相隔甚远,但这挡不住它们要扩展领土的想法。

  人族搞不了,那就只能搞元气大伤的魔族了。

  此时,妖族营地内......

  之前被陆俏吓跑的那一群妖修,现在正在商讨对付魔族的办法。

  “首领,根据战后调查来看,魔族损失了进千名战斗先锋,现在留在魔族的仍有万余名左右!但它们的实力,但部分都只有虚丹期。”一个长着獠牙的妖修,对着妖族宝座上的首领恭敬的说道。

  “我族损伤多少?”这妖族的首领是一只狮妖,之前在见识到陆俏的实力以后,整个人都有些浑浑噩噩的。

  因为自己修炼了近五百年的时间,也才达到化神期而已,没想到那个小子仅仅二十余年就已经超过了自己,这也让它怀疑自己了。

  而且自己的这些同族,纸质最好的也修炼到了一百年才有元婴而已,而实力的察觉实在太大了!

  “我族此次损伤人员近五百余人,死的大部分都是结丹期修士,并未受到太大损伤!”那只长着獠牙的妖兽是一只黑猪妖,修为在元婴期左右。

  也算是整个妖族出列拔萃的一辈了,这妖族没有魔族那个笨,上次派出来的人手大部分都不足金丹,修为并没有遭到太大的损失。

  而魔族那边,不仅死了个实力强大的首领,还死了很大一部分强者,那些人都是金丹或是之上的修为。

  虽然上次陆俏杀的那些魔族中并未多余的元婴修士,但是却被其它地方的仙盟一起联手干掉了,只能说......这魔族非常重视这次进攻。

  唯一的败笔就是在陆俏这里,若不是他的话,肯定能凯旋而归!

  狮妖摸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随后轻声问道:“你觉得,对付它们我们需要付出多的的代价?”

  这一问,直接把那黑猪妖给问住了,它又不是首领,更不是族中长老,但对于首领的问题又不得不回答。

  “属下认为,现在魔族不过是些残兵败将,再加上我们现有能有克制它们的狂暴的阵法,损失定能最小化!”黑猪妖在思考了片刻后回答道,至于会付出多少它也不清楚。

  听到这样的回答,狮妖站起身来走到它跟前轻轻拍了一下它的肩膀,这一拍直接把它吓了一跳,难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把它惹生气了?

  不会杀了我吧?

  就在它以为自己完蛋的时候,狮妖却道:“还不算太笨,但......魔族的实力就算不能使用狂暴,综合战斗力也在我们之上,它们和人类一样学会了团结,而我们却如同一盘散沙,再加上去魔族路途遥远,等到开战时,我军早已疲惫不堪!”

  “......是属下疏忽了!”

  还好它没有打算杀人,只是和它好生说道。

  “无妨,这以后.......便是你们年轻一辈的天下了,上次遇到那人之后,我便看开了!以我的资质,想要再有所的提升,实数不易,所以我决定在这次进攻下魔族以后,便选出我的接班人!”狮妖慢步走向门外,一边走嘴里一边喃喃道。

  黑猪妖听到这话顿时眼前一亮,心中暗想道:“难道它刚才是我看我有没有接任它的能力?从它的话语来看,只要这一次自己表现出众,那或许就有机会!”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推移,妖族已经做好了准备进攻魔族的准备,它们打算在赶到魔族的领地后先设下阵法和结界,然后找个地方先休息一晚,隔日再进行入侵。

  先设下结界和能够克制它们技能的阵法,也是为了防止它们逃跑或是察觉到妖族大军袭来,而在休息的时候偷袭。

  而此刻,陆俏还在海鲨族内。

  今天已经是陆俏来到的这里的第五天了,也是最后一天,因为海蛇王就要进攻了,在这里的几天,陆俏天天都在被灌酒,吃的也都是海鲜。

  他是没想到,这海族之人,居然也海鲜,这不就相当于吃同族吗?

  更离谱的是,自己明明告诉过他们自己只龙虾,但它们上来的菜里居然也有龙虾!

  这tm就离谱,给一只龙虾上一只龙虾菜,这怎么看都是故意的。

  而今天,他也是被迫穿上了婚服,因为海鲨王打算今天就让他们结婚,陆俏心想:“卧槽,这海蛇族的人不是说好今天来吗?这都中午了,怎么还没来?再这样下去,那就只有自己动手了。信誉值降就降吧!”

  正在陆俏和海鲨公主库拉准备进行结拜的时候,一名海鲨族的侍卫冲进了皇宫内,神情紧张的呼喊道:“大事不好了,海蛇族......海蛇族打过来了!”

  海鲨王一听立刻站起身来,神情紧张的看着来报信的那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来,真是不会挑时候!”

  而陆俏却是觉得,这来的刚刚好:干得好,这要是再来晚点自己就要被迫当禽兽了。

  突然,皇宫上方的珊瑚和石头坍塌下来,随着一声巨响落下,海蛇王带领着一众手下冲了进来,并指着海鲨王道:“海鲨王,今天就是你的忌日,在场的人都给我杀光!”

  “是!”

  陆俏见状,觉得机会来了,立刻拉上库拉和海鲨王离开了此处,并来到了一无人之地。

  随后他看着库拉道:“现在这里就只有我们了,动手吧!”

  库拉随即点点头,随后拿出之前那海螺模样的武器朝着海鲨王走来。

  看到这一幕的它顿时间有些懵逼,立刻询问道:“你们是什么意思?你们早就传统好了,就是为了杀我?”

  “对啊!因为你杀了我我母亲,今天我就要被她报仇,杀了你这个让人作呕的父亲!”库拉举起手中的武器,就准备朝海鲨王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