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正所谓“好汉难敌四手”,陆晋最终还是落在了下风,不过陆昌也没得到什么好,两人分开的时候也挂了彩。

  看情形,两人受的伤也半斤八两。

  几个跟班见陆昌伤的不轻,也被陆晋不要命的打法唬住了,他们不过是想教训一顿,可没想闹出人命。

  陆晋虽然被陆家赶了出去,但不管怎么说身上也留着陆家的血,陆家主嫡亲的长孙。平时小打小闹的也就算了,要是闹出人命,陆家可不会善罢甘休。

  陆昌是陆家自己人,陆家顶多大惩小戒,轻轻揭过,他们可就惨了,成为替罪羊受死不算,说不得还会连累家族。

  他们的家族都不如陆家,旁边还有其他的家族虎视眈眈,瞅准时机就想咬一口,可经不起陆家的折腾。

  因而他们纷纷劝着陆昌离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回头养好伤再找回场子也不迟。

  偏他被打出了血性,挣开他们的搀扶,啐了一口血沫,左手一伸,露出鱼白玉镯,暗蒙蒙的,上面镶着三颗金珠,白光闪过,一柄长剑落于左手。

  咦,本命法宝?

  元九本卧坐在陆晋原先趟过的那张桌子上,旁边还多了一个小小的黑白团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小爪爪殷勤的剥着瓜子。

  陆昌一亮出长剑,看热闹正起劲的她一下直起身,来了兴致,多看了两眼才收回视线,又躺了回去,继续吃着瓜子接着往下看。

  不用嗑的瓜子就是香。

  还别说,小爪子还挺利索,赶得上她吃瓜子的速度。

  “烈!焰!焚!身!”

  随着陆昌的一声怒吼,长剑挥舞,一道橙光喷涌而出,化为实质的熊熊烈火,直袭陆晋,那架势似乎想要将他完全包裹吞噬。

  陆晋也不会坐以待毙,同样伸出左手,露出玄墨手镯,死气沉沉,不见一丝光泽,犹如枯木,上面镶着九颗金珠,到给人一种暴殄天物的感觉。

  玄光闪过,一架长约三尺六寸五的古琴横于两手之间。陆晋下意识地拨动琴弦,琴声细小,几乎淹没在众声响里,无人能听见。

  但对陆昌却起了作用,只见他眼神渐变迷离,身形晃荡,使出的招式半路还未成势,陡然变小,就像本该放出一只威风赫赫的猛虎,结果出来的是一只软萌可爱的小猫咪,还没出来多久,就自动消散了,落差感也太大了。

  众人虚惊一场,刚觉得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有的甚至能感觉到脸上传来一阵焦灼,都以为自己会被波及,受伤也在所难免,说不得还会命丧于此。

  哪成想,竟是雷声大雨点小,中看不中用,又是在崇武慕强的世情下,围观群众都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发出阵阵倒喝声。

  陆昌醒过神来,却发现周围充斥着一阵高过一阵的嘘声。再看旁人的眼睛,总觉得他们是在嘲讽他,越发的恼羞成怒。被怒火蒙蔽了心智的他,想也不想的,推动体内所有的元力,疯狂向手镯输出。

  该死的庶民,敢看小爷的笑话,统统都给小爷去死!

  “烈!焰!狂!暴!”

  长剑一挥,更耀眼的橙光从中亮起,化作汹涌澎湃的炽热火焰,使着龙卷风的形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陆晋席卷而去。

  风大火急,众人反应不及就被吹倒在地,烈火近在眼前,眼见着就要火舌舔身,所有人都慌了,有的刚爬起来还来得及逃跑就被底下的人拉下去,有的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踩踏,有的……

  一时间,尖叫,哭号,此起彼伏,作着生死交响乐。

  “慌什么!”

  元九被吵得头疼,一挥袖,天降倾盆大雨,直接将熊熊烈火浇熄,不见一丝半点的火星。

  这还不算,众人只觉得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们分开,或站或坐,谁也不碍着谁。

  “天神施恩!”

  “天神施恩!”

  “天神施恩!”

  “……”

  劫后重生的众人都以为是心怀慈悲的天神显灵,救了他们,唯独陆晋目光灼灼地盯着元九。

  陆昌使出烈焰狂暴,他也以为自己死定了,他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了,方才的迷惑之术已然用尽他所有的元力,这次也只能不甘的眼睁睁看着火浪袭来,将自己淹没。

  万万没想到,竟有人能轻而易举地化解陆昌的招式,还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岁的女童。

  陆昌现在是七品三级的武修,要想像女童这般作为,最低也得是五品的武修,或是六品的法修。

  女童小小年纪就有如此修为,除了天赋超群,家世也必然不凡,或许是出自上世家。

  是的,该是如此,也只有上世家才能有丰富资源教出如此惊艳决绝的天才。

  真的好羡慕啊!

  感应到一股炙热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元九顺势看过去,见是陆晋,他眼里满是慕羡,却没有一丝弱者对强者的妒恨,不由得挑挑眉。

  富贵不能淫易做,贫贱不能移却难。

  贫穷,是一道磨刀石,经受住了的,磨砺出来就是宝剑;经受不住的,却是一块废铁。

  宝剑难得,多是废铁,当中多是怨天尤人,自暴自弃,在他们眼中,仿佛宝剑已是他们唯一的出路,这条路一旦被堵,就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希望,一颓到底,在浑浑噩噩中度过余生。

  此类者对比他们过得好、或是比他们强大的人,或多或少都有阴暗心思,自卑着己不如人,嫉妒着他们过的好生活,又渴望成为像他们这样的人。类似于仇富心理,说白了就是一面眼红,见不得别人好,一面又想不劳而获能过上富裕的生活。

  因着自卑,这些阴暗心思都深深埋着,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显露,也有可能某一天压制不住冲出来,成为欲望的奴隶。

  从陆晋和陆昌的冲突话语中,自然知晓他觉醒的元魂是所谓的“废元魂”,也就意味着,不出意外的话,他这一辈子都只是一个碌碌无为的普通人,不可能成为拥有强大能量的修者。

  这对一个自小渴望拥有强大力量的他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后面又因为“废元魂”,被退婚,对他的自尊带来巨大的打击。

  堂堂男儿被退婚,说是奇耻大辱也不为过。

  此种境遇,陆晋要么铸造一颗自强不息、百折不挠的强者之心,要么拥有自卑的心性。

  这样的人若是一朝得势,会变成什么样?会走向自卑的另一面,自大,自负。

  最后会落得个什么下场?

  老话说,若想其灭亡,必使其猖狂,想来也是有几分道理的。

  一时的辉煌又算的了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