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无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遗憾的是,生活中的很多事情都不会以人的意愿为转移。

  有人的地方,不缺喜欢凑热闹的人。

  村长的媳妇,马婶。马婶在大石村是出了名的爱贪小便宜,仗着自家男人在村子里的威望,横行霸道。

  隔着段距离,马婶就已经听到胡氏跟刘姥姥的争吵声,没有立刻跳出来,是因为她想听清楚这两人在为啥事撕破脸皮。

  “妈,马婶来了。”

  婧儿委婉的提醒道。有马婶在的地方,村民一般都不敢红脸,都因马婶多管闲事而吃过亏。

  尽管,婧儿到涂家来的日子不长,但家里有胡氏这位奇葩婆婆坐镇,要想耳根清净是没可能的事。

  胡氏没少骂马婶是个吃相难看的肥婆,每到一户人家走动,都要找各种借口顺手牵羊。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跟胡氏的关系相当的好。

  “马婶是我朋友,来也是帮我讲道理的!难不成,她会帮这老不死的东西?”

  “妈,说话别这么难听!”

  “你给我走开,用不着你扮良善人!”

  盛怒之下,没捞到好处的胡氏自然不听劝,兼婧儿没帮着自己说话,对她是又掐又踢。

  婧儿没法,抽泣道:“妈,我们回家吧!”

  “蠢女人,换作是我,早一耳光扇过去,随手捡到什么石头的跟她拼出你死我活。这么恶的婆婆,留着也没鬼用!”

  刘姥姥已经让板儿青儿回屋子里去,没让小小年纪的他们过多接触大人的阴暗面。

  无疑,刘姥姥的话在婧儿听来,是枚重磅型的炸弹,其威力不亚于她在涂家这些天所受到的屈辱对待。

  她这是……怨恨自己的婆婆?

  “想挑拨我跟婧儿的关系?门都没有!刘姥姥,你人都黄土埋半截了,心还这么毒,活该临死没儿子送终!”

  “妈!”

  这么恶毒的话,哪能对着一个老婆婆说呢?

  婧儿再也忍不下去,扑通一声就对着胡氏跪下,泪流满面,苦苦哀求。

  胡氏气得七窍生烟,自己的儿媳临阵倒戈,在人前害自己下不来台,她家里不能有如此吃里扒外的养不熟的白眼狼!

  她举起的手到了半空,赏到婧儿的脸上之前,愣是被好管闲事的马婶抓个正着。

  马婶也不废话,抢过胡氏挂在手肘的篮子,说:“胡姐姐,我帮你这么个大忙,你怎么也该有所表示吧?前些天儿,妹妹给你宝贝闺女说的哪门亲事,你考虑得如何了?我儿子人又孝顺又有才华,过两年考个秀才举人回来,你还不得美死!”

  篮子里的红烧肉,不仅到了马婶的手里,看她那样儿是要连同篮子和装肉的碗都收走不还。

  还没人从胡氏的虎口夺食,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

  刘姥姥也不含糊,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她要顺势将胡氏这块狗皮膏药给贪婪成性的马婶贴上。

  “是嘞,她刚还跟我说,你家高纨那么精神倍儿棒的小伙子,咋就不知道常来找找音儿聊聊天啊,说说话什么的。”

  “刘姥姥,还是您懂我!”

  只要听见人夸自己儿子好,马婶就跟个普天之下用心良苦的伟大母亲一样,心里别提多美。

  她转手就要把篮子里的肉,赠“拍马屁”的刘姥姥。

  一旁的婧儿听了这话,心里不免咯噔一下。石高纨是村长的儿子不假,也算有才华,但好像就是身子骨弱,说是个短命的肺痨。

  涂音是女儿身不假,不少人有重男轻女的思想也真。

  但在涂家,是个例外。

  如果把胡氏在涂家的地位形象的比喻成太上皇,那么涂音就是皇帝,拥有在家人心目中的绝对地位。

  “刘姥姥,马婶那是跟我们逗乐儿呢,村长的儿子哪是我们家能高攀得起的?”

  婧儿强颜欢笑道,打破刘姥姥跟马婶之间虚情假意的客套。

  有些话,说得再委婉,敏感的人也能分辨出来。

  何况,马婶深知自己儿子的身体有先天性的缺陷,非他们这类穷苦百姓能有钱求医诊病的。

  “不是我说,小胡你没管好自己的儿媳妇,该时常的调教调教。长辈说话,哪儿有晚辈插嘴多话的份儿?”

  “小孩子不懂事,有了自己的孩子才能理解。”

  胡氏肯开口帮自己说话,对婧儿无疑是一件破天荒的事。

  婆婆待她,也是一家人。

  想到此,婧儿看向婆婆的眼里有了幸福的喜悦。

  “碍手碍脚,没屁用就闭紧嘴巴,会有人当你是个活物!”

  回到自家地盘,胡氏也不再装模作样,点着婧儿的脑瓜子就是一顿口吐芬芳。

  自己的手流了血,傻子才忍着不处理。

  胡氏本想借婧儿手背上的伤口,赖到刘姥姥的身上,再以和平解决为商量,哄骗刘姥姥介绍有钱人家的少爷。

  万万没想到,她的计划里怎么会出现了马婶这个变数?

  “妈,不是我说,这事怪嫂子没心没肺,净帮着外人说好话。”

  “你不去读书,回来做什么?”

  “夫子休息。”

  眼看着涂电三两句话就把这件事遮掩过去,婧儿不乐意了。

  婆婆偏心小儿子,又不是近两年才有的事,是带上烙印的硬茬。

  “夫子休息,也不代表学院里没人在念书。”婧儿一拆台,无疑遭记仇的涂电惦记上了。

  涂电拖母亲到自己的屋子里,还高调称自己不希望有人来偷听。

  等了快一天,心急火燎的涂音也没能等到好消息,她小步跑出来,只见婧儿神色担忧的守在涂电屋子外,寸步不离。

  说不好,自己可能会因涂电对胡氏打小报告,而不得不提前杀青领盒饭。

  她的命,不值钱。

  “嫂子,妈托你办的事,怎样了?”

  “我们中午吃剩的红烧肉,此时应该已经到了马婶的肚子里。”

  “什么啊?妈看中不是刘姥姥家的亲戚,是石高纨那个病秧子?”

  婧儿心中大惊,佩服小姑子的头脑灵活,连她这么弯弯绕绕又含含糊糊的话都能听懂。

  可听懂了,又能如何?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只要胡氏舍得决定,涂草这位一家之主都拦不住她。

  “不行,我去找妈问清楚。妈选选谁不好,偏偏是他!”

  “妈在跟小叔子谈话,不能打扰。”

  “让开!”

  错误的开始,就应该及时销毁更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