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魇梦再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还不走?等她喊人来抓你?”

  万分心虚的刘氏扯拽着焦娘子的衣服,不等几人想辙,逃了。

  真出了事儿,那她还怎么有机会怀孕生子,为人母亲?

  就是没出事,让涂家人看到了她在这儿欺负老大媳妇,只怕以后芝麻绿豆大的事儿都要赖上她!

  不,不行!

  不止刘氏一个这么想,就是带头的马婶也差不多是这个想法。

  马婶也不想与胡氏明着为敌!

  “是你自己抢来的东西,你不要,谁会要?”马婶碰也不肯碰那个木盆一下,甩手走远。

  她还要家去给儿子煎药,哪儿有空跟一帮没见识的妇人嘀嘀咕咕,说人闲话,管人闲事?

  刘氏也有样学样,摆手道:“我可不要这木盆,不要!哎,我还要赶回去熬粥,不说了不说了!”

  稍微有些胆魄的人都跑了,余下的几个妇人干脆招呼都不带打的,扭着肥臀就走。

  个个都唯恐自己慢了一步,就会被焦娘子强行塞下那个作为伤害婧儿的物证,有了年纪的木盆。

  焦娘子拎着木盆走了走,想:上一次,婧儿就没把她供出来,这回应该也一样……?

  那这么说,她家的木盆总算是失而复得了?

  婧儿简单的洗过自己的衣服,将自己干净的衣服铺张开来,垫在一块水漂洗过的大石块上面之后,才开始洗别的衣服。

  若说她之前想不通这些人专门欺负她的原因,那经过了这一次,她已经多少悟到了什么。

  人与人之间,不求都是与人为善,与人方便,但至少不该是现在这样的离谱。

  不是你欺我,就是我算计你!

  “婧儿,你快看看,看我给你捉到了一只什么?这只兔子多肥,适合炖了给你补补身子,早日啊给我生个大胖小子!”

  “……!”

  “呸,不是一个,是十几个,十几个大胖小子,哈哈!”

  涂雷跳下石块,蹲在婧儿的身旁就开始喋喋不休,说了一车轱辘话。

  衣服已经差不多洗好了,回去的路上,再顺便摘两颗萝卜回去做饭。

  做完饭之后,她还要挑水淋菜,没个两三时辰是忙不完的。

  “咔!”胡氏就坐在婧儿的对面,摇晃着木椅,很是惬意的吃着炒过的南瓜子。

  这南瓜子吃起来,多数声响不大,但到了胡氏的嘴里,没声也得嗑出声音,震耳欲聋。

  地面上,都是她吐的瓜子皮。

  “你不是说出去串门?”

  “还串门?”以往仗着自己跟马婶交情,胡氏在村里是捞到了不不好的好处。

  现在啊,是人走茶凉!

  一个个的都跟疯狗似的,见人就咬!

  “妈,你又晒太阳,黑成什么样?爸爸说不出口,就让我来说。”

  “你说我们?还不快看看你媳妇脸上的伤,被人打的吧”

  又是谁?

  婧儿竭力压低自己的脑袋,不让公公婆婆看到自己脸上的伤痕,伤不重,没得又热出事儿来。

  “你跟我说,又是谁伤的你?看我不宰了她,给你出气!”

  “又何必呢?冤冤相报,何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