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半个家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婧儿有些着了恼,暗想:这帮长舌妇惯会嚼舌根子,放着好话不说,偏要说歹话!

  要她说,她男人不是傻子,这帮女人才是愚不可及的傻子!

  “哈哈,可不嘛,我儿子到现在都没找着媳妇,她家却成了,傻人有傻福呐!”

  马婶这羡慕嫉妒恨的话,道出了她的遗憾和不甘。

  凭她家在大石村的地位及富贵,多少女人不得巴巴地求着嫁来她家?

  为了儿子的婚事,她上上下下折腾了几年,相了多少姑娘,她儿子愣是一个没看上。

  谁曾想,这事儿过了没两年,儿子竟突然跟她说,非涂音不娶!

  这种屁话,气死她了!

  几个妇人都没接马婶的话茬,默契的唠别的事。

  “她拿着几根花了的水萝卜,就哄得我儿跟她换了一串的辣椒种子!”

  “啧啧,这算什么?她拿几个没人吃的果子,自己给我女儿吃,又转过头来说我女儿嘴馋,贪她的果子吃!”

  “还有更夸张的,我好声好气的问她要了几粒菜种子,才长好了,她就说那是她家的,险些菜地都被她占了去!”

  这些事,听着似乎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但细细听来,又不禁觉着细思极恐,毛骨悚然。

  婧儿不知别人怎么想,就她听来,怎么觉着婆婆在一点一滴的蚕食着整个村子?

  做人,怎么能贪婪无耻到这个份上?

  当然,这仅是这些妇人的片面之词,婧儿自是不愿信,也不想相信。

  这会儿,她姑且当故事听,一个极具嘲讽的冷笑话听!

  “你们也说说,我儿子究竟哪儿配不上她家姑娘?”马婶气不过,又百思不得其解,扬声道。

  “这……配不配的,我们哪儿插得上话!”

  “是呀是呀,我们算哪根葱?”

  “得问胡嫂子去,她心里门儿清!”

  ……

  众人都不愿意在这个事情上多话,以免两头得罪。

  这马婶跟胡氏走得多近,关系有多好,她们都是看在眼里的。

  才刚那些闲言碎语,都是不知过去多久的事,她们也不怕说,说了论起理也是胡氏自己没脸。

  唯有焦娘子冷不防的来了句:“公子又没见过音姑娘,如何就一心想着她?”

  嘿,这话说的正中点子。

  婧儿也纳闷疑惑,自家小姑子成日家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家都甚少见外客。

  这么个玻璃水晶人,藏在屋里都尚且不够,能让病榻上的石笙圣偷得一睹芳容?

  呃?

  婧儿诧异的对上马婶不善的眼神,干嘛看我?

  婧儿觉着事情好笑起来,她又没见过马婶的儿子,也没从婆婆和小姑子那儿,听说见过石笙圣这个人的事。

  “你在笑?”

  “我…我不可以笑么?”

  婧儿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甜甜的小酒窝已深陷,唇角微上扬,自己的小心脏跳动得还挺快,是在笑?

  好吧,就算她在笑,又碍着这位村长夫人什么事了?

  “长辈在说话,你还嬉皮笑脸,懂不懂放尊重些?”

  “小孩子不懂事,教教就会了!”焦娘子不以为意的说道。

  不就是笑了?

  在场的人,有几个不想笑?

  堂堂村长夫人,被胡氏一普通农妇牵着鼻子走,还不自知,可笑可悲又可怜!

  “小孩?她都是要生小孩的女人了,怎地事事需要人教?你是胡妹子的儿媳,听我们说她不好,也不帮她狡辩两句?”

  马婶瞅婧儿全身上下,越瞅就越觉着婧儿跟胡氏不像,不像是一家人!

  涂家人打根底儿,都透着“护短”的命,却又都敌不过胡氏的强势诡诈。

  “呵,呵呵,原来你们在议论的是我家里人啊?我还以为,以为你们在说谁家的是非给我听呢。毕竟,大多数人都是在背地里嚼人是非的,没见谁堂而皇之的说人坏话。”

  “嘿,你个小丫头片子,怪伶牙利嘴的呀!”

  “婶子可是要手痒痒了?我也不是没挨过,但……您是村长夫人,要做我们的表率哦!”

  婧儿假装不经意间的袒露自己脸上的巴掌印,引起众人一片哗然,纷纷交头接耳。

  敢情这不是胡氏欺负儿媳,是马婶仗着村长夫人的身份,在作威作福?

  哇,那她岂不是个比胡氏还要可恨的婆娘?

  这些妇人咬耳朵的声音是小,但这屋子又不大,都是人挤着人坐在一处,总有漏出来的话语片段。

  马婶屏气凝神的偷听了一耳朵,面上怒色,又不得不强挤出一个比哭还丧的笑容。

  她家里的情况跟胡氏不同,儿子仅有她这个母亲做靠山,若她在村子里犯了差错,坏了名声,被家里那骚狐狸拿捏在手,那她焉能有活路?

  “不打你,我又哪能拿回我家的木盆?夫人是个好人,知道我家的木盆被……被人花言巧语骗走了,好心帮我想法拿回来。”

  焦娘子一脸感激的抓住马婶的手,情真意切,感人肺腑。

  众人恍然大悟,又都面露喜色。

  既这么说,那她们家里被胡氏巧立名目抢走的那些东西,都能要回来了?

  婧儿傻眼了,她万没想到婆婆在村子里跟这么多女人都有过节,而且,听她们话里的意思,这儿半个家底都是她们的。

  “夫人,我……我也不想别的,就想要回我家的那床新被褥,您看……?”

  “俺,俺有话说,俺就想要回她讹走的二两银子!”

  “还有我家的椅子……?”

  ……

  这帮女人叽叽喳喳,喋喋不休,都不用掰手指记,嘴一张,都是一本本账。

  起先,马婶挺享受她们的拥护和尊敬,脑子里眩晕得厉害,心里飘飘然。

  这便是为官做宰之人,手握权利,得万民拥戴的好处?

  也难怪,人人都想当个土皇帝,一方水土之主!

  “哈哈,大家伙有话慢慢说,慢慢说呀,我快记不住了!”

  “咳咳!”这时,守在门边的王刘氏不合时宜的干咳道,一把拉开屋门。

  霎时间,冷风大作,还带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见了这人,婧儿哪儿敢继续悠哉悠哉的躺床上,一骨碌的翻下身,没穿鞋就往前小跑了几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