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外出做好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个女人独自在家,最怕遇到的事情就是小偷小摸之人,这样的歹人很可能会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凶徒,又或是奸杀掳掠,无恶不作!

  此时,婧儿深感捂着自己嘴巴之人,孔武有力,浑身都散发着肃杀的冷意!

  大色魔?

  婧儿张嘴要咬,下死命的狠咬一口,只听耳边传来熟悉的叫声。

  “啊……?”

  “怎么是你?”

  不单单吵醒了熟睡的涂草和胡氏,连同隔壁的刘姥姥他们也都被这惨叫声惊醒。

  刘姥姥摸着黑,披着棉衣,走到姑爷屋子的窗户底下问:“像是涂家出了事,不去看看?”

  “您老啊,少操那份闲心!人家是死是活,跟咱这样的人家有半枚铜板的关系么?他家就是有块银疙瘩,也不缺使得上力的男人!”

  王狗子几分疲惫的说道。

  话锋一转,刘姥姥就听女婿在说:“何不这样,我们一家到城里铺子住两天,躲躲清静?”

  “行!”王刘氏跟男人又嘀咕了两句,好像在说婧儿的什么事,窗外的刘姥姥也没听仔细。

  “娘,快回屋去睡,外面天寒地冻的冷着您可不是说笑的!”

  “哎,哎哎!”

  女儿都穿上衣,亲自出来搂着她回屋睡,她也不好犟着。

  母女两乘着月光,摸黑回到屋里床边,女儿又是亲手服侍自己脱衣上了床,才坐在床边,说:“娘,女儿跟您商量个事。”

  “咱俩的,有事就说,不必商量的!”

  “涂家那个小媳妇,叫婧儿的……?”

  “我的姑娘嘞,我有听你的话,没再跟她有来往,不去她家,现不咋跟她说话!”刘姥姥有些急了。

  她还不是看婧儿在涂家,受胡氏这性情乖戾的婆婆压榨,肚里有了委屈都没处说,可冷呐!

  过了会儿,刘姥姥留心到隔壁仍很安静,想来是没事了。

  王刘氏看自己老母亲如此在意隔壁的事,心里不是慈味,问:“您不肯跟我到城里去住,不是住不惯,是惦记着这村里的谁吧?”

  “这叫什么话?让人听了去,把我想歪了咋办咧!还要不要老脸?”

  “您知道女儿不是这意思。”王刘氏见老母亲顾左右而言他,言辞闪烁,料定不听劝。

  “也罢,明日您跟我们进城区去,有您这主心骨在,我们才好放开手脚做事儿。”

  “嗯。”

  刘姥姥等女儿出了屋,自己又蹑手蹑脚的到院墙去听了会儿,静悄悄的,也没闻见血腥味,她才真的放下心去睡觉。

  一家人背着大包小包,关着院门。

  “姥姥啊,大清早的,你们这是赶集去?”胡氏幽幽地说道。

  刘姥姥被这道声音惊得脊梁骨发凉,愕然回首。

  “涂家的,你……也赶集去?”

  “我不赶集。你们这个样,也不像是要去赶集!”

  “啊,这包里是新鲜的萝卜,我们要拿去卖,换几个钱过年。”

  刘姥姥拦在女儿女婿前头答话,还特意打开自己背的包袱,里头都是个大的萝卜。

  她也不是要胡氏信,说:“没啥事了,我们就赶早了!”

  这态度,换个正常人都没好意思再纠缠下去。

  胡氏偏不,说:“那拖家带口的,也不方便呀!不如这样,我在家也无事可做,就帮你家看着孩子。板儿青儿,跟婶婶到家去玩,好不好?”

  “不必了,我就喜欢带孩子去见见世面!”王狗子态度很生硬,将俩孩子又推回到妻子的面前。

  王刘氏笑了,说:“孩子黏我,离不得我。嫂子好意,我们心领了,下次再请你帮忙。”

  说着,她掰开胡氏抓着孩子的手。

  没见过这样不要脸的女人,看着别的男人在中间拦着,还要伸长手来抓别人的孩子!

  一计不成,胡氏又心生一计。

  “也好。我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不知你们肯不肯顺手帮忙跑个腿?大家都是左邻右舍的,今儿你帮我,明儿我帮你。”

  “不成,免谈!”

  王狗子才不助着这女人的威风,冲地上啐一口,带着老婆孩子就走。

  只有刘姥姥慢了一步,被胡氏抱住胳膊。

  “你这,不是我不帮你,是……你这样,别为难我一个老人,放了吧?”

  刘姥姥嘴上说的恳切,又不似装的,很像是怕女婿的样子。手上却暗用巧劲,轻松摆脱胡氏之后,撒腿就小跑了几步。

  胡氏不死心的跟了几步,见王狗子一副凶神恶煞的嘴脸,而板儿和青儿也罕见的调皮,对着她挤眉弄眼,扮鬼脸吓她。

  “一个个睡得跟死猪似的,听人在外说话,也不出来亮个眼!”

  “妈,是要做早饭么?”唯有婧儿老实,匆匆梳洗打扮出来。

  胡氏盯着婧儿平坦的肚皮,说:“嗯。你最近,没哪儿不舒服吧?吐不吐?晕不晕?真觉哪儿不舒服,记得说!”

  “哎,我听妈说的话!”

  有婆婆的关心,婧儿能乐一整天,干多少活都不嫌累!

  这不,她还主动请缨,要到菜地里去挑水拔草。

  涂雷反对,说:“你个瓜婆娘,刻意弄掉我的孩子?”

  “我是看你每天早出晚归,累得都脱相了,想替你分担分担嘛!”

  娇妻软语,哪个男人听了心里能不受用?

  又有昨晚的惊喜缠绵,两人甜蜜得像一罐蜂蜜,分不开。

  “那好吧,你跟我去。”涂雷在桌底下趁没人注意,摸了摸媳妇的大腿。

  媳妇的这美腿,就是让他干玩一天,那也是都不带重样的花招!

  时不时来一次昨晚的刺激,就是要他当即累死,他也没一句怨言!

  “你们俩都出去了,谁看家?”

  胡氏一看大儿子右手虎口的咬痕,也是过来人,自然猜到昨晚的叫声是怎么一回事。

  想到这儿,她偷瞪了一眼自己的男人,眉眼风流,深意满满。

  涂草收到了暗示,扒拉着碗里的野菜粥,模糊地说:“到外面去干活,跟看家也不咋冲突……?”

  又不是故意偷懒!

  他也不是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再美味的食物也是吃不下,撑不住的时候,透支了!

  “你的事等晚上关了灯,我再跟你细说。”胡氏秒懂,接着说:“你是去做好事,哪儿能带着老婆孩子去?那帮不知好歹的人知道了,不得笑话你?”

  “做啥好事?”婧儿一脸疑惑。

  自己男人天天出去,不是忙家里天地的活,竟是做好事?

  什么样的好事,带着老婆孩子去就会成了笑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