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自怡然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五章:呵,男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着面前的尚可儿,看过无数穿越小说的云亦可眼前似乎出现了一行选项:

  一、抱女主大腿;

  二、收女主为小弟,取而代之;

  三、和女主成为对头,和她抢夺气运;

  四、走一步看一步,随便了……

  第一个选项,云亦可摇了摇头,抱大腿,算了吧!她抱自个大腿还差不多。

  第二个倒还可以,但她不喜欢收小弟,懒,而且烦……

  第三个选项就更可笑了,根据她从师尊那得来的三言两语,这应该是个种田流的女主。和种田流女主竞争,竞争什么?抢种田一姐和村口春花的称号吗?

  想着自己穿着花棉袄,一手插腰,一手插秧,啃着大蒜,云亦可一下子就有画面感了。咦,意外的有点带感?

  她赶紧摇了摇头,啊呸!她在想什么?!

  “尚傻妞,你怎么来了?”

  在云亦可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略显兴奋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吓了她一大跳。

  却是温无祸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一出来就得到了云亦可的怒目而视。

  温无祸莫名其妙:我又咋了?

  下一刻心下了然,江湖传言杏林云游仙性情古怪,诚不欺我。

  “温胖子,关你什么事!还有,你怎么在这?”

  尚可儿鼓着半边小脸,语气娇蛮,反倒像是在撒娇。

  云亦可皱着眉头仔细看了看,看起来也不胖啊!不过,啧啧啧,这语气,这反应,这两人有事啊!

  刚刚被吓了一跳的事情早被她扔到脑后去了,脸上表情逐渐微妙了起来。

  “梅姨。”

  忽略古怪的云亦可,温无祸这才看到站在最中间的务农妪。右边的一直没开口的女子掩唇笑了笑。

  “樰槡姐!”尚可儿睁大眼睛,伸手越过务农妪,想把樰槡掩唇轻笑的手给拽下来。

  “诶诶,得了得了,年轻人消停点,老婆子还在呢在呢!”务农妪把尚可儿的手打了下去。

  尚可儿大囧,低着头,嘴里嘀咕道:“才不是……”

  那位“务农妪”看着云亦可一副吃瓜样地看着温尚二人,笑着摇了摇头,真是年轻人啊!

  不知道她又想到了什么,笑意中添了几分愁苦,默默叹息一口。

  打闹归打闹,正事还是要办的。言归正传:

  “去去去,小年轻一边耍去。不是说要交流一下医术吗?我们开始吧!”

  尚可儿狠狠地瞪了一眼温无祸,温无祸摸摸鼻子,尚可儿又哼了一声……

  看着二人的互动,云亦可脸上憋笑,但语气里还是带着笑意调侃道:

  “虽然是一大清早,但这人还挺多的。大庭广众之下……”

  云亦可意有所指,但她失望的是温无祸一点反应都没有,大大咧咧的。暗暗吐槽了一句:脸皮真厚。

  干脆转身道:“几位里边请进吧!”

  一群人进了杏林,春晓在门上挂了块“暂停营业”的牌子,把门关上了。

  路过医室,云亦可往里面看了一眼,才发现令狐脸至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留下了几锭银两在那间医室外面大厅的桌子上。

  他的伤口还没愈合,晚上还要换药,跑什么?

  云亦可顺手抄过来抛了抛,分量还挺足,扔给了春晓。

  大厅后面便是二楼的楼梯和通往后院的门。冯焕之和添香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起了,几人简单打个招呼,算是认识了。

  云亦可指着空旷的大厅,道:“就这吧。

  我就跟着温无祸他们叫您一声‘梅姨’了。梅姨您是长辈,怎么交流您说了算。”

  “看姑娘也是个爽快人,老婆子我就不推了,三局两胜如何?”

  “好。”

  ……

  “关于身体提前枯竭短寿……”

  “关于间歇性幻听加之眼部充血……”

  云亦可:“关于这个突发性内力溃散,我认为这是个人筋脉的问题,诊治方案如下:

  先将九阳草磨粉用开水冲服,再通过针灸疏导周身穴位,针灸过程分三次,共三天,期间复用曲茎三金叶。针灸过后用白梧叶、铜生花、红妆羽英……”

  务农妪:“你的方案很好,但红妆羽英这一味药材我认为不妥。红妆羽英七瓣色红,美艳非常。

  我知道你用它是打算在后面以毒攻毒,但红妆羽英毒性太强,可以换成无太大毒性而且药效更长的红颜羽英……”

  第一局很简单,就是辨认药材。云亦可凭着对一些早已绝种的药材的了解,以微弱的优势取胜。

  第二局抽签,从众多疑难杂症里面选取三个,二人分别作答,然后看谁的方案更好,三局两胜。

  云亦可怎么可能是从医近八十余载经验丰富的务农妪的对手,三次都是惨败。

  这第三局……

  “医者,还是以医术为主。这最后一局就定为实践了。我有一个病患,目前在山献国,只要你能治好他,老婆子我甘拜下风。”

  “谁啊?”云亦可好奇问道。

  “此人名叫梅不群。”

  “智绝梅不群?”冯焕之惊讶插嘴道。

  “那个从小就得了天妒之症的那个山献国师?”温无祸也是惊讶道。

  天妒之症,为先天之症。天妒,天妒英才之意,得这个病好了人无一不是历史上有名的天赋异禀之人。发病率极低,目前历史上患此病者不超过五人。

  “对,就是他。”务农妪点点头,表情沉重。

  “不是治好了吗?据说患这病的人都活不过二十岁,但梅不群已经活到了二十五岁。”温无祸接着道。

  “没,当年梅不群五岁时后家人走散,有幸遇见了神医蓬莱客。蓬莱客给他开了一副药,说是最多可以让他可以活到二十六岁。”

  “梅姨和那梅不群都姓梅,让我猜猜……梅姨今天来交流只是个晃子,梅姨是想让我去救他吧!”

  云亦可露似笑非笑,语气淡淡却十分肯定。

  “没错,老身今天来就是这个原因。通过刚刚的比试,老身也十分认可云姑娘的实力。”

  她叹了一口气:“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蓬莱客说等他活到二十多岁时,会再来一次。但他已经二十五了,还没等到蓬莱客的出现。”

  她的声音颤抖:“只有一年了……治好治不好我都不怪你,只要你能在这一年内去山献给他看看就好了。”

  务农妪的称呼已经由“老身”、“老婆子”变成了“我”,由“云姑娘”变成了“你”,二个人的距离一下子就拉近了。

  看着这位老人充满恳求的语气和哀伤黯然的神色。

  从看到她们起就很有好感的云亦可心中不是滋味:

  “好,我同意了。”

  ……

  看不见的外面,不断有白雾从城主府向四周蔓延,很快整个暮云城便笼罩在白雾中。

  有人正茫然的看着充满白雾的大街,有人正眉飞色舞地给别人讲着江湖传说,还有人抱剑匆匆而行……

  下一刻,白雾蔽日,所有人都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充满白雾的地方,身边的人都不见了踪影。

  一个响亮醇厚的中年男声响起:

  “武林大会正式开始,参赛人员要求小于四十岁大于十二岁以上;

  大会共分两轮。第一轮大混战,第二轮擂台赛。

  通过第一轮选手表现,将由专业人员淘汰部分人选,淘汰人员不参与第二轮擂台赛。

  第一轮规则如下:

  在画世界存活最后一人为第一名,以此类推。个人武器、功法,手段等不限,一切以淘汰对手为先。

  参与者可喊出‘退出’后自动淘汰,也可对方击杀后被动淘汰。

  注:此轮比赛过程中的一切损伤包括死亡,都不影响现实。

  且比赛现场除暮云城城主外,还邀请了很多各行各业的名宿进行观战。

  第一轮比赛排名靠前者相应奖励如下:

  第一名可向暮云城城主请教三日,并获得第二轮轮空权,黄金百两,定制精品武器一件。

  第二名获得黄金百两加定制精品武器一件。

  第三名白银百两加定制上品武器一件。

  前十名都可免费打造中上品武器一件。

  其他参与者都有白银二两作为鼓励。

  欢迎各位选手踊跃参与。”

  话毕,每个人眼前都弹出了一个半透明的窗口:

  “是否参与武林大会”

  【参与】or【退出】

  令狐脸至摸了摸胸口,发现身上的伤不见了,摁下了参与。

  ……

  尚可儿嘀咕几句,还是点了参与。

  ……

  有人摇摇头,面露遗憾之意,还是选择了退出。

  ……

  有人眼中虽然还有迷茫之色,犹豫片刻伸手还是摁下了参与。

  ……

  更多的是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和冲着有钱拿的人选择了参与。

  ……

  还有人……

  “我当然是,退出啦!”

  云亦可想也没想,果断点了退出。

  诶?没摁动?

  云亦可一连串暴击,但【退出】键稳如老狗,丝毫不动,云亦可苦摁无果。不但如此,下一刻窗口消失,一行加黑小字在她面前出现。

  正在载入中……

  “吴叔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听得见!”云亦可磨牙。

  她才不去,麻烦死了!老娘懒的动弹!

  半晌,刚刚一本正经的广播男声带着苦意道:

  “少主啊!这是君上吩咐的,你必须参加。”

  看着云亦可一脸不情愿,那道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君上说了,名次最少前十,不允许消极怠工自杀行为。”

  云亦可撇撇嘴,吴修己劝道:“少主啊!这个武林大会就是为你办的,君上说给你找点事干……”

  “武林大会的消息早就放出来了,所以你早就知道我会被赶出来?”

  “不是赶……”那声音干巴巴的解释了一句。

  载入完毕!

  呵,男人。

  云亦可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白雾消散,周边场景逐渐显现。

  前方不远处隐隐约约的有个模糊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