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自怡然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十章:潜入老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云亦可再睁开眼时已经回到了杏林,入目就是面前的一根烧了三分之一的燃香。

  “春晓姐,我去了多久?”云亦可转身问道。

  “按小姐的说法,才过了十分钟。”

  春晓语音温婉,让云亦可还有些激动的心情也平缓下来了。

  云亦可沉思了一会儿,对春晓说:“春晓姐,我出去找个人,有病人你来顶上就好!”

  春晓点点头,每次云亦可犯懒都是她来,她都习惯了。

  云亦可感叹道:“还是春晓姐你最放心。”

  春晓有些哭笑不得地对云亦可说:“小姐慢走。”

  云亦可摆摆手,表示明白,身影一闪,就出了宅了几天的杏林。

  看着人声鼎沸的街道,云亦可走走停停,不一会手上就攥了一大堆小吃。

  她一路向城东十三号擂台方向走去,在她距目的地还有一条街的时候,她听见一个带冷气的声音喝道:

  “站住!”

  云亦可以为他在叫别人,接着往前走,这时一把金色的格外眼熟的巨剑向她砍来。

  云亦可一扭腰转开,正对着偷袭她的那人。

  那人目光清澈,英气凛然。穿着一身绣满了繁复金丝纹路的锦衣,和他的巨剑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

  看到这人,云亦可有点尴尬。

  “嗨!”云亦可尴尬的打了个招呼。

  临光却不理她:“我们在这里再来一场。”

  另一道声音从云亦可右手边传来:“暮云城规定,城内不许斗殴。一切争斗请到擂台上解决。”

  云亦可看去,是孟小小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他站在了一处店面的红灯笼下面。边上还站了几个穿褐色短打的暮云城巡逻弟子。

  暮云城巡逻弟子可以免费学习武圣绝学,但他们的义务就是维护暮云城秩序。

  这时那几个暮云城巡逻弟子毫不畏惧临光那高大的身材,走上前来,抬头毫不客气道:

  “暮云城内不允许私斗,我们都看见了,是你先动手的,跟我们走一趟。”

  临光眯眯眼,眼神透露出几分危险凌冽,让云亦可感觉他下一秒就会挥舞着巨剑将那几人砍倒。

  但他环顾了四周对他指指点点的人,咬咬牙,瞪了云亦可一眼。还是和那几个暮云城弟子走了,那高大背影低着头,给人一点委屈的感觉。

  目送临光被带走,云亦可问:“在城里动了手会怎么样?”

  孟小小语气淡定:“他这种情节较轻,就是关几个小时交点钱就行。情节严重拒不悔改的城主会亲自出手。”

  “你怎么来的这么合适?”云亦可好奇地问道。

  孟小小似乎不喜欢她这么东拉西扯的聊天,语气冷淡:

  “之前看你拿着那把剑,出来后我看见另一个人拿着它,随便一想就知道他败在你手下,你来这里很可能会遇上。”

  “所以你就来了!”云亦可笑笑,这样的人可以深交。

  言归正传,孟小小道:“你让我帮你查案,什么案子?”

  就这么站在街上聊也不现实,云亦可打算回杏林了。转身道:

  “我们边走边聊吧!”

  “好。”孟小小跟上了她的脚步。

  云亦可语气有些沉重:“我让你查的是娄家庄灭门惨案。”

  “武林盟主的‘娄’?”

  “是前武林盟主,现在吴叔是代武林盟主,其他的还要选。”

  孟小小在她叫出“吴叔”这个称呼时略微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接着问:

  “我刚刚让手下送了些情报过来,娄家庄的事我知道点。但具体还不够了解。”

  “时间地点我就不说了。在娄家庄灭门惨案的事情上,我算个目击证人,救了个娄家的小女孩,叫娄离园。除此之外灭门的那些刺客都服毒自尽了,没有活口,目前没有别的线索。”

  “我这有一条。”孟小小顿了顿说:“偷绝在娄家灭门前一天向娄家递了一份寻宝帖。”

  “寻宝帖?”

  看着云亦可一无所知的样子,孟小小头大:

  “这偷绝每看中一样物品,就会给那物品主人递一份寻宝令。而这寻宝令一出,就算主人家找人连夜盯着那样宝物,也难以幸免于难,第二天准消失不见。”

  “寻宝寻宝,跑别人家寻宝。有趣。”云亦可忍不住笑了,眼珠子一转,知道他想表达什么了:

  “照你这么说,按照习惯,那天晚上他也在场喽!”

  “嗯。”孟小小点点头:“也不是那么笨。”

  云亦可嘻嘻一笑,可不仅如此。

  她还知道孟小小之前说有手下来送情报,她们都是同时从画世界出来的。但她从杏林出发也没走多久。

  相比他说的看见临光还及时叫了暮云城弟子,她更相信那几个暮云城弟子就是孟小小的手下。还有之前在画世界里的事……

  但看破不说破,不然净给自己找麻烦。

  云亦可道:“怪不得我感觉好像有人在看我。”当时,还以为是师尊,所以她没有在意。

  接着道:“那我们怎么找他?”

  “我也想知道。”孟小小有些无奈:

  “没有人看见他的踪迹,也没有知道他的模样、身份。更别说找到人了。”

  “那‘偷绝’的称号怎么来的?人们怎么知道他没有超过三十岁。”

  “是由凌顶阁的直接授予的。”

  “凌顶阁,他们怎么确定的?”

  “不知道。”孟小小语气有些忌惮,“不止偷绝,还有杀绝也是直接授予的称号,不过那是三百年前的事了。”

  杀绝血彼岸,三百年前就有了杀绝的称号,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活跃于现在,云亦可也是知道的。

  有人说她之所以能活到现在,和她每隔半个月就杀人离不开关系。

  云亦可接着道:“灭门和偷绝风格不搭,我觉得那位仁兄被泼上了好大一盆脏水。”

  “也不差那盆。”孟小小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偷绝在给娄家递寻宝令之前还给北辰氏皇室递了一份。号称要偷走山献最宝贵的明珠,第二天早上,山献的唯一的帝女兼圣女就不见了。山献皇室正满世界找人。”

  云亦可微妙的笑笑,她今早还看见了山献的士兵了。

  “所以我们找不到那位偷绝了?”

  “找得到他就不会逍遥到现在了。我来这就是听说有他的踪迹,过来抓人的,他在临渊都不知道偷了多少家了。”

  “不亏是大理寺少卿。”云亦可为他的敬业精神点赞。

  二人又聊了会儿,杏林就到了。

  孟小小眯眯眼,看着轩敞的店面上面挂的简陋的招牌,意味深长道:

  “蓬莱客,务农妪。梅花山上种梅翁,杏林云游仙。久仰。”

  云亦可无所谓的耸耸肩,道:“别人瞎编的。”

  进去后,春晓看了孟小小一眼,笑道:“欢迎。”

  孟小小眼瞳一缩,他感觉自己被看透了。

  他微微低头,跟着云亦可走到大厅里,坐下喝了口茶恢复镇定,道:

  “我们或许可以从刺客这一点入手。”

  “可是我们又不知道他们来自哪里?”云亦可看他的眼神仿佛在说:你在逗我?

  孟小小淡淡道:“你之前说他们纪律严明,而武林盟主虽然不是按照实力来选的,但武功也是最顶级的那一层。

  能在这么一家进行灭门之举,这样的刺客可不是一般人养的起的。所以一定来自那些有名的刺客组织。”

  云亦可托着下巴,一脸不耐烦:

  “知道是知道,但我们又不能一家家找上门去问。就算问了,谁会承认?”

  “我们晚上去看看暮云城附近的刺客组织。”

  “呃?”

  “暮云城不允许私斗,所以很多刺客组织把老巢都按在了这里。我知道几个刺客组织的老巢地址,他们接过的单在总部一般都有备份。”

  “所以我们今天晚上就去找那个备份?”

  “对。”孟小小又喝了口茶。

  …………

  晚上,孟小小敲开了杏林的门,这次还是春晓开的门。

  只见云亦可坐在大厅里的柜台后的铺着白毯的黄花梨木大椅上。

  和平日相反,她穿一件黑色的纱裙,腰上松松垮垮的挂着一根黑色的绫。

  那身衣服称的她肌肤白嫩细腻。

  半卧在椅子上,握着一本装订精良的书籍,很悠闲又随意的一个坐姿。

  云亦可看了看孟小小依旧是白天那身白色锦衣,挑挑眉:

  “你这样夜里太明显了吧!”

  孟小小语气嘲讽:“如果换一身不显眼的衣服就可以潜入刺客组织,那他们早就被我端了老巢。”

  云亦可自知失言,岔开话题道:“那我们现在走吧,走后门。”

  孟小小点点头。

  …………

  杏林的后门开了一道缝,云亦可看着孟小小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出去,路上行人不多,但都对他视若无睹。

  她一眨眼,连她也看不见孟小小的身影了。

  云亦可揉揉眼睛,集中注意力,才看到已经走了街道对面的孟小小。

  按她的判断,孟小小使的是类似于精神屏蔽方面的手段,所有人看见他都会下意识忽略他的存在。

  云亦可秀眉一挑,果然,九绝就没一个简单的。

  她素手一抬,有数十枚玉符从她袖口滑出,在她周身悬浮。她走出杏林,灯光下她的脚下没有影子。

  云亦可跑了几步,跟上了孟小小的脚步。

  路上众人毫不知情有两个人从他们身边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