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自怡然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雄雌莫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跑了。”吴修己沉声道。

  众人纷纷沉思,顿时气氛有些凝重。

  “你不是说不一定会碰上吗?”云亦可磨牙,刚刚可是真心惊险。

  手上的细鞭一甩,层层缠在了她手上,像戴了一个黑色护腕一样。云亦可垂下手来,黑色宽大的袖口轻盈的落下,盖住了她的手腕。

  “不一定。”孟小小看了她的手腕一眼,强调道。

  言下之意:又不是一定。

  云亦可:……

  一旁的归海夙看着二人的互动,往前走了一步,插在了二人中间。

  云亦可:哎?!

  归海夙目不斜视地看着吴修己,漫不经心的脸上难得有了几分尊敬:

  “吴老好。我来这里有点事情。”

  吴修己侧了侧身子,让出了大门,道:

  “不管什么事,都到门口了,进去聊吧!”

  归海夙跟着吴修己往城主府里走了几步,停下回过头来,看着孟小小毫无表情的脸。

  他弯下腰,身体前倾,嘴巴靠近孟小小耳朵。

  孟小小头微微偏过,归海夙嘴角勾起,在孟小小耳边轻声道:

  “想听就跟进来。”

  孟小小没说话,只是跟上了他的脚步。

  云亦可:萌!

  云亦可盯着吴修己,露出个标准的八颗牙齿的微笑。

  吴修己眼里的哪是什么黑衣少女,分明就是个披着人皮的小恶魔,正在向他发出索命预警。

  头疼拱手道:“小祖宗,请,您请。”

  归海夙眼皮微微垂下,似乎在思考什么,但只是一瞬,他又恢复了常态。

  几人跟着吴修己走到了一间屋子,纷纷落座。

  云亦可就一进来翘着二郎腿吃着蜜饯果脯,姿态虽然不雅,却透着有几分随意洒脱。

  她眼珠子在孟小小和归海夙二人间游离,表情微微有些兴奋,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着吴修己对她视若无睹的样子,归海夙也就装作没看见了。

  归海夙直接切入正题:“吴老,我这次来想带个人走。”

  孟小小向归海夙看去,能让他亲自来暮云城,带走的那人会是谁?

  “哦?”

  吴修己想了想,脸上露出几分探究:“能让临渊太子殿下亲自开口的,一定不是普通人。而我暮云城一向来去自由……”

  吴修己说道一半住了嘴,用眼神向归海夙示意,归海夙心领神会,开门见山道:

  “我要带走的是燕老三。”

  “老三啊!”

  吴修己沉吟片刻:“那你可是找错了人。”

  “说实话,这件事你要找卢老弟。原本卢老弟来我这里隐居,他这人性子不拘,又喜欢热闹。

  后来慢慢的就认了些看得过眼的后辈。慢慢的就成了你们说的‘暮云七霸’。

  这七人一直都是他庇护着,老头子我就是担个名头。”

  “那如何去找那位卢前辈。”归海夙毫不犹豫道。

  “你去暮云城大街小巷找找,他这人,指不定在哪窝着。”

  说道这,吴修己摇摇头,看起来对那位“卢老弟”也是十分无奈。

  吴修己给了个忠实劝告:“你还是问问老三自己的意见。老三同意了,我卢老弟也不会拦着的。”

  归海夙微低着头,在思考什么。

  他似乎下了决心,依旧客气道:“多谢吴老,打扰了。”

  看着归海夙和孟小小离去的背影,吴修己僵着脖子,缓缓转头牙疼地看着屋子里对他要笑不笑的少主。

  他直接道:“君上在后院右厢房坐着。”

  让你们自个掰扯去,省的我老吴里外不是人。

  “谢了!”云亦可扔下这句话,转身就走。

  她出门时,和一个披着白发的老者擦肩而过,云亦可也不在意,径直朝往外面跑去。

  “嘭嘭嘭!”

  门外传来三声敲门声。

  没等吴修己回应,门就自个“呀”地开了。走进来个披着白发的老者。

  “闲老头,你怎么出来了?”吴修己惊讶道。

  “年纪大了,睡不着了。”

  那个“闲老头”直接坐下,感叹道:“你这暮云城可了不得了!”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地盘。”吴修己自豪道。

  “闲老头”大大翻了个白眼,骂了声“不要脸。”

  吴修己也不在意。他知道他要说的可不是这些,静待下文。

  那白发老者神色高深莫测:“九个有八个都在这暮云城呢!”

  听见这话,纵是吴修己自认为年纪大了,什么风浪没见过,都免不了露出个惊讶的表情。

  虽然他说的含糊,但他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你怎么知道他们在哪里,难不成你们凌顶阁偷偷作了手脚。”

  凌顶阁一出来,这位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游散野老哼哼二声,并不搭理他。

  吴修己看他不想说的表情,也不勉强:

  “反正老头子我也没几年好活的了,随他们去吧。”

  游散野老没好气道:“你看起来可半点不像老头子。”

  吴修己:“也就是看起来像,自家事自家知道。我寿命不多了。”

  “不能求求像你身后那位?”游散野老问道。

  吴修己摇摇头:“我早看开了,不给君上添麻烦。死了就死了,死了……就可以把这些都放下,去看看阿云了。”

  他叹了口气,眼神迷离:“阿云还在下面等我。”

  游散野老看他这样子也不好多说。

  二人相对而酌,烛火似乎将燃至天亮。

  ……

  “师尊!”一声大喊从垂花拱门外传来。

  紧接着,一个黑色高挑的身影从门外扑了过来。

  那位白衣男子看着眼前的黑衣少女,罕见的露出几分恍然之色。

  “师尊?”云亦可觉得自家师尊有些奇怪,又叫了一声。

  他被云亦可这么一叫清醒了过来,他垂眸端起一杯清茶押了一口。

  “好好站着。”他淡淡道,但语气藏着说不出来的宠溺。

  云亦可马上站起,转身一屁股坐在桌子上,随手抄起一杯清茶灌到嘴里。

  白衣男子看着她得意的扬着眉毛,心下好笑,干脆视若无睹地继续给自己斟了杯茶。

  这茶实在不是凡物,云亦可喝下去后胸中的烦躁被压了下去,一股清凉之意顺着喉咙弥漫开来。

  自家师尊就在眼前,她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还是白衣男子先开了口,语气不紧不慢:“你离那姓孟的远点。”

  “孟小小?”云亦可有点摸不着头脑,怎么聊到她身上了?

  “叫她姓孟的。”白衣男子语气带着不容置疑:

  “除了姓,名字是假的。”

  “哦。”

  云亦可也不奇怪。“孟小小”这个名字随意的让人不怀疑是假的都不行。

  她师尊又淡淡地补了一句:

  “包括性别也是,想必你刚刚也看出来了。”

  云亦可依旧不为所动,她之前因为归海夙的出现,所以对他二人格外关注了一下,反而看出了点端倪。

  毕竟男女骨骼和一些动作还是不一样的。

  她好奇地问:“我之前怎么就没发现呢?就算她长的秀气的过分,而且二十多岁了依旧看起来那么面嫩,明明这么多疑点……”

  “精神屏蔽。”她师尊淡淡道。

  “你是说我自动屏蔽了女性这个选项,所以看到什么奇怪的都能自己圆上。”云亦可瞬间了然。

  她精神力格外强大,识破也只是早晚的事情。就像她之前隐身就蛮不过集中注意的她。

  “应该是她身上那只蛊帝的原因。”

  “蛊帝。”云亦可又重复了一遍,想起了画世界里那个南疆女子。

  “没想到这个世界也能出现这样的东西,战力可以和上面几个自封为仙的家伙媲美。不过姓孟的明显不会用。”

  “哦。”云亦可脑中的一些谜团被解开,云亦可犹豫地看着自家师尊,还没说话。

  就见他马上站了起来,身影消失不见了。

  有一肚子话还没有问的云亦可:……(งᵒ̌皿ᵒ̌)ง⁼³₌₃

  师尊走了,她也不打算在这里多待,干脆跃上屋檐,走人!

  几个兔起鹘落,绕了一圈,终于准备回去睡觉的云亦可看见了独自一人的孟小小。

  孟小小查觉到她的目光,也看了过来。

  云亦可耸耸肩,干脆跳了下去,落到了孟小小面前。

  “你怎么在这?”孟小小问。

  “碰巧了,孟姑娘!”云亦可直接挑明话题,她不想瞒她。

  孟小小瞳孔微缩,没想到她不问之前在截天道里的事,也不问归海夙,反倒说出了这个她不知道瞒了多久的秘密。

  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也罕见地带着几分震惊。

  片刻她恢复就平静,只是眼神带着警惕:“你怎么知道?”

  “我师尊告诉我的。”云亦可没说是自己看出来的。

  云亦可看着她右手摸着左手手肘处,之前也看过她做这些动作,看来那只蛊帝应该是藏在那里了。

  忙道:“放心,我没有恶意。”

  “而且我不仅知道这件事情。我还看出来你是真的有面瘫。”

  孟小小想看傻子一样看着她:“你不早知道?”

  云亦可:“呃……你的面瘫症应该是由于早产引起的,我作为一个医者,不敢说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百分之七十还是有的。”

  打着治病的由头,更方便看戏。

  男扮女装,太子少卿,权谋宫斗,甚至可能还有虐恋情深,身世之谜,悬疑探险,霸道强宠……

  这样的瓜她才不想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