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自怡然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暴躁萝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孟小小现在后悔极了,如果可以,她恨不得掐死昨天的自己,昨天晚上怎么就鬼使神差答应了云亦可呢?

  “哎哎,你说除了我还有谁知道你是女的?”

  …………

  “不回我?”

  “虽然你现在不能说话,但你可以传音给我啊!”

  “孟大人?孟姑娘?孟小小?姐妹回话啊!”

  ……

  “孟小小,归海夙知道你是女的吗?”

  孟小小忍无可忍传音道:“你能不能专心点,注意你现在在给我针灸脸部穴位!”

  云亦可一脸理所应当:“可是你不给我解惑的话,我更加会胡思乱想。我胡思乱想,神游太空,对你不是更有影响吗。”

  云亦可接着问她刚刚的问题,语气加重:

  “归海夙到底知不知道?”

  “不知道。”

  孟小小语气冷淡,那是她挣扎无果后的妥协。“就没几个知道的,不然我能走到这步?”

  “也对。”

  云亦可点点头。

  她昨晚回来后连夜看了从吴叔那讨来的情报卷轴。

  临渊太子归海夙,自三岁其母亡后就离开京城,鲜少回京。

  但临渊国主归海暨一心想让嫡长子归海夙继位,一力打压二皇子和三皇子一派。

  但归海夙看起来好像真的无心皇位,在朝堂没有培养一个亲信,仿佛一心游览山水,浪迹江湖。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孟小小出现。

  彼时孟小小还是一个普通的从地方升上来的小官。在一次查案却隐隐牵涉到了三皇子。

  她一力坚持,但被三皇子打击下难免处境艰难。

  这时,那位神龙不见尾的太子殿下回京了。反正孟大人孤注一掷地拦了太子殿下的马车。

  不知道他们怎么谈的,反正孟小小成功查清了了案子,让三皇子吃了个大亏。

  孟小小也就成了全临渊公认的唯一一位太子党官员。

  之后,孟小小在临渊皇帝的大力扶持下平步青云,在加上自身能力也足够,短短三年,就从一个九品芝麻官升到了三品官大理寺少卿。

  唯一,真好嗑。云亦可感叹道。

  虽然她嘴上不停,但她手上可一点也不含糊。金针眼花缭乱的,不停地插上去又拔下来。

  双手如穿花蝴蝶,金针在那双芊芊细手下发出有韵律的振动。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孟小小真的觉得自己的脸部有些发热,在麻热刺痛的感觉外有些舒服。

  孟小小怕云亦可再东扯西扯的问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干脆先开了口:

  “你不打算问问我在截天道怎么被发现的吗?”

  云亦可一愣:“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她完全忘了这回事。

  虽然孟小小更加不想和她交流了,但毕竟是自己引的话题:

  “我当时潜进去,并且很顺利的找到了备用账本。灭娄家满门的果然是截天道的刺客。”

  “谁雇的?”

  “那账本记的模糊,只知道是临渊五大隐世家族的人。等会临渊后我再具体查查。”

  “又冒出个五大隐世家族。”云亦可叹气,太复杂了,听着就麻烦。

  “有感觉吗。”云亦可停下了她的手。

  “微微的有点痛。”孟小小诚实道。

  “那针灸疗法对你来说还是有用的,明天再来一次,要坚持十天一个疗程。

  虽然不能保证把你的面瘫治好。但至少可以不让你的脸部那么僵硬。一些表情还是可以做的。”

  “好。”孟小小用眼神示意云亦可赶紧把针收了。

  “急什么?”

  云亦可虽然这么说,但还是一根根的把孟小小脸上的金针拔下,收到一旁。

  “叮铃~叮铃~叮铃~”

  几声清脆的铃铛声有一声没一声的,随着和煦春风吹进了杏林。

  云亦可和孟小小听着这几声熟悉的铃铛声,面面相觑。

  二人走出杏林,只见一个眼熟的少女坐在她斜对角建筑的屋檐上。

  两只脚丫子套了双淡绿色的素面绣鞋,在空中自然垂下。

  她腰靠着突出的屋脊垂脊,右手托腮。

  绑着五彩丝线的青铜铃铛,从半长不短的袖子里垂下。在微微春风的吹拂下,时不时发出几声零碎的铃铛声。

  她眯着眼睛,像是在晒太阳。头上毛茸茸的碎发在太阳的照射下晕染着一层温柔的霞光。

  实在是可爱软萌极了。

  屋檐上的少女似乎注意到有人在看她,偏过头来,眼皮微睁。

  下一刻她猛的睁开眼,咬牙切齿。

  虽然因为云亦可从头到尾都隐身的原因,她没有认出云亦可来。但另一个孟小小她可是眼熟的很。

  “把东西交出来。”她恶狠狠的道。

  孟小小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什么东西?”

  那少女噎了一下,接着理直气壮外加气汹汹道:“我怎么知道!”

  云亦可笑着摇摇头,周身符文乱飞,下一刻她就坐到了那少女身边,抬手就往她头上放。

  少女大惊,周身冒出很多颜色各异的虫子,但无一不是刚冒个头就缩了回去。

  少女眼睛微睁:“你干了什么?”

  “没什么呀?”云亦可淡淡一笑:

  “就是撒了点雄黄、菖蒲、雷公藤、侧柏叶,还有桃树叶、皂角树叶、大黄、桑叶、何首乌、黄芩等等中药掺杂的粉末。”

  自从她上次在画世界出来,就抽空搞了点防虫药粉。每科每类的昆虫怕什么中药就将它们调在一起,去掉药性冲突的,就成了她现在身上带着的这一罐。

  第一次使用,药效还不错。

  “你!”那个少女暗暗磨牙:“报上名来!”

  “云亦可。你呢?按规矩我说了我的,你也要说你的。”

  “小爷苗芽芽。”苗芽芽抱臂挑眉看着云亦可,目光挑衅。

  云亦可直接就上手,捏着她带着婴儿肥的小脸蛋:“小芽芽,你好啊!”

  苗芽芽伸手却打不开云亦可冒犯的手,身上的蛊虫钻出来又缩回去。

  不知道是气的还是被捏的,小脸通红:“坏人!”

  看着苗芽芽张牙舞爪的样子,云亦可开心极了:“哎,是我。”

  如果说添香长的像一个冷面萝莉的话,眼前这个就是个暴躁萝莉。

  而云亦可,最喜欢捏萝莉的小脸蛋了。

  在苗芽芽抗议了好几回下,云亦可终于收回了她的罪恶之手。

  …………

  暮云城城墙边,有几个估摸着七八岁的小孩正在玩耍。

  “在下令狐脸至,剑绝在此,二胖你准备受死吧!”

  一个舞着粗糙的木剑的高瘦小男孩大义凛然道。

  “呵呵,别人怕你,我角里藏锋可不怕你。”另一个略矮皮肤黝黑的男孩二胖也当仁不让,握着把木刀挺胸抬头。

  “吃我一破霄断空剑。”

  “呔,看我开天辟地刀!”

  ……

  二人打的有模有样,如果开倍速观看的话。

  “虎头,你呢?”二人打了半天,约摸着有点累了,齐齐看向一直在旁边看着的第三个小男孩。

  第三个小男孩可真不愧“虎头”这个外号,长的是虎头虎脑的,呆愣的有点可爱。

  他抱着微圆的小肚皮,像是在酝酿什么似的。

  听见两个小伙伴的呼唤,也大叫一声:“你们的都不行!”

  “我可是天下第一至尊剑。”瘦高小男孩不服气道。

  “那没我厉害。”

  虎头为他那个灵感而得意:“我可是燕夫子。不管你们再厉害,还不是要乖乖听我讲课。”

  说罢,他举起一根树枝:“二坨烂泥,吃我一教鞭。”

  他树枝还没打下去,就感觉脑瓜子被什么敲了一下,嗡嗡的痛。

  “错了,是三坨,吃我一教鞭。”

  另外两个小男孩看着虎头身后那个穿着长衫马褂的人,高高瘦瘦,简直像一根柴干。

  二人对视了一眼,就马上分两头跑了。

  但……

  “我叫你们跑!”燕老三一教鞭抽下去,语气恶狠狠。

  “叫你们逃学。”

  “教你们上课不听讲。”

  ……

  三个小男孩一看就是惯犯。低眉顺眼的伸出手来受罚。

  看燕老三气出的差不多啦。纷纷拉长嗓子喊道:

  “夫子,我们错了。”

  燕老三哼哼一声,没有再打他们了。转身就走,那几个小男孩低着头跟了上去。

  那个虎头虎脑的“虎头”在二个小伙伴的注目下微微靠前了一步。

  讨好地拉着燕老三破旧的衣袖:“夫子~”

  燕老三从上往下看了虎头一眼,虎头马上露出个讨喜的笑容。

  “请开始你的狡辩。”燕老三不为所动,冷笑一声道。

  虎头挠挠头:“夫子,我听说外面的小孩大多数都不用上学,为什么我们暮云城就非得个个强制读书呢!

  人各有志,说不定就有人想成为城主那样的大高手呢!”

  燕老三听这话顿了顿,没好气地敲了他脑门一下。

  “就因为我是暮云七霸燕老三,我不管你们想不想学,有没有钱学,父母愿不愿意让你们学……到了年纪,都得给我学!”

  “可是……”

  “没有可是,等你哪天打得过我,想不想学随便!”

  一声嗤笑从一大三小四人身后传来。

  只见他们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一辆宽大的马车。

  似乎是知道他们看了过来,驾车的蓝衣紫纹的马夫下了车。

  淡蓝的车帘被一只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撩起。

  “皇叔,聊聊。”

  手的主人冷冷道,语气夹杂的是对他的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