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自怡然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山献帝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像她。”燕老三感叹道,眼中露出追忆之色。

  “呵。”归海夙对他的话明显嗤之以鼻。

  燕老三半点不恼,只是干笑几声道:

  “看你这样子,还是开门见山吧!是不是渊中出问题了。”

  “不然呢?”归海夙斜着眼反问一句。

  “大皇伯快撑不住了。”

  “唉~”燕老三长叹一口气:“也好……下一个轮到我了。”

  “对。”归海夙的表情也沉重了起来:

  “这就是我们归海家每个人的夙命。”

  马车碌碌的往前走,似乎一直不会停歇。

  “再等等,好歹待了这么久。”燕老三道:“该告别了。”

  归海夙:“行。”

  反正我也没这么快回去。

  马车在城南的一处不起眼的屋子前停下了,燕老三下了车,同时下来的还有坐在外面三个小男孩。

  “调查的还挺充分。”燕老三笑着摇摇头。

  “过奖。”却是马车边上的那个护卫说的。

  他看着燕老三带着三个孩子进了讲堂,转身上了马车。

  “殿下,我觉得他和传说中的好像不一样。”探一道。

  “探一。”归海夙难得叫了他的代号,表情凝重:“那不是传说,那是历史。”

  归海夙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转问道:“孟小小在哪?”

  探一明显缩了一下,犹豫道:“杏林。”

  “干什么?”归海夙抿了抿唇。

  “不……不知道。”探一更加不敢说话了。这孤男寡女的……

  归海夙拢在袖子里的手紧了紧:“……走。”

  “是。”

  …………

  云亦可终于收回了她的黑手。

  苗芽芽恶狠狠的瞪了云亦可一眼,咬着牙,奶凶奶凶的。

  不等云亦可反应,她小腿一蹬,御起轻功跃到了另一处屋檐上,正好是杏林。

  苗芽芽咧嘴一笑,虽然她一直没睁眼,但她可是知道这两人是从这栋建筑里出来的。

  她脚丫子一片横扫,扫下了一房瓦,都稀里哗啦的往下掉。

  云亦可本来笑盈盈的脸一僵,还没等她反应,杏林里闪出个粉衣女子。

  她在空中几个跃落,那几片黑瓦就全被她接到了手里。

  上面的苗芽芽也知道留在这里只能吃亏。在踢下瓦片的时候就一个箭步,就要逃之夭夭。

  在她跃起时,杏林门前那棵高高的开满缤纷桃花的桃树枝芽突然横扫一下。

  扫到苗芽芽的腰上,苗芽芽“哎呦!”一声就从空中摔下来。

  在她惊慌的看着地面的时候,一个粉色的身影出现在她的正下方,抬头对她温柔一笑。

  还没等苗芽芽反应,就坠落在她怀里了。

  “山献的术师?”孟小小抬头问处在屋檐上看戏的云亦可。

  云亦可轻盈的落在地上,摇摇头,故作高深:“不是哦!”

  孟小小转回头来,这世界除了以武入道外有很多体系。

  自古天才就以周期性的规律出现,拜他们所赐,自创体系的人更加层出不穷,光她知道能做到这步的就有好几个。

  看云亦可的样子是不打算说的,那她也不必多问。

  只见春晓伸手接住了苗芽芽,然后单手把她提起。

  苗芽芽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一根绳子困的严严实实的。脚丫子在空中乱蹬,张牙舞爪的。

  春晓语气温婉,不见半点烟火:“损坏杏林财产,关你一天禁闭。”

  “不!”

  春晓就以拎着苗芽芽的姿态向云亦可微微俯身,行了个礼。

  云亦可笑笑,看着孟小小:“你被她追杀过,有意见吗?”

  孟小小依旧面无表情:“无异议。”

  然后春晓就当着街上看热闹的行人把苗芽芽提进了杏林。

  杏林的门口扒了个小脑袋,瞅着外面的动静。

  看着春晓提了个同龄的小姐姐进来,娄离园问:“她怎么了?”

  春晓笑笑:“她做了错事,我关她一天,小离园,你帮我看着她好不好?”

  娄离园点点头,怯怯的和苗芽芽打了个招呼。

  苗芽芽“哼唧”一声,扭过头去。

  …………

  “娄家那个案子就没有别的进展吗?”

  云亦可看到了娄离园的小小身影,忍不住问了孟小小一句。

  孟小小道:“我去现场看一下,没有别的线索。还有娄小姐我也问了下,为了照顾她的情绪,根本问不出什么来。”

  孟小小看云亦可道:“听说偷绝给你发寻宝帖了?”

  云亦可坏笑道:“没有呢,不过我伪造了一个。”

  看着孟小小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云亦可道:

  “你不是说偷绝可能目睹了犯案现场吗?我干脆伪造了一份寻宝帖,还让春晓和吴叔给我宣传的沸沸扬扬的。”

  “有用吗?”孟小小有点怀疑。

  “谁知道。”云亦可耸耸肩,“反正这样对我又没有损失。”

  云亦可靠过来,狡黠的眨眨眼:“反正他不来说不定‘偷绝’名头就砸了呢。

  按照他的规矩。他晚上会来杏林偷东西,所以我们晚上要好好准备一下。”

  孟小小觉得有些奇怪:“怎么又是晚上。”

  云亦可亦是一脸唏嘘:“想我出山历练的第一天晚,就和偷绝共处一个现场。

  第二天早上,又和刑绝棋绝打了个照面。

  第二晚,住在了武圣隔壁。

  第三晚,棋绝找上了门。

  第四晚,看了些关于九绝的话本子……

  第五晚,剑绝被棋绝和祸绝带上门诊治。

  第六晚,和杀绝斗了一场。

  这第七晚,又要埋伏祸绝。我这生活节奏是不是太快了?”

  孟小小眼神一凝,左袖金光窜出:“貌似不用等晚上了,偷绝就已经来了。”

  云亦可顺着那抹飞快的金光看去,一个戴着黑色兜帽披风的身影站在杏林拐角处。

  好厉害的隐匿手段,她一直没发现不远处站了个打扮这么奇怪的人。

  偷绝看见她发现了,瞬间转身就走。

  “站住!”云亦可和孟小小拔腿就追。

  这时候就可以看出三人轻功的差异了。

  孟小小只是追了一小段路就被另外两人甩在后面。

  云亦可也只是勉强跟住了人。但每次都是在拐弯处才看到一个一闪而过的黑色人影。

  二人飞快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

  不对,太巧了。云亦可想到:就像他故意在等她一样。

  这么一想云亦可瞬间就觉得这个偷绝疑点重重。

  以他的专业性,不可能在白天还穿一件再打眼不过的黑衣。根本不方便他的隐匿。

  还有他从来都是晚上动手,但现在他一反常态,白天就找上门来了。

  还有他站的那个位置,也不是绝佳的隐身角落,她自个就知道好几个比那里更好的。唯一的好处就是方便逃离。

  他是故意的!他就是要让她追上来。

  不然以他展现的轻功水平,甩掉她也不是太难的事。

  所以,他在故意引着自己去一个地方。

  云亦可很快就判断出来事情来龙去脉。

  追!云亦可下了绝心。

  果然,在一个密集的居民区,偷绝的身影消失不见。

  云亦可环顾一周,边上还有几个路人奇怪的看着她,云亦可也并不在意。

  一片飘逸柔软的紫色纱窗随着风在空中飘扬,吸引了云亦可的注意。

  她还注意到窗口好像有个窈窕女子的倩影。

  只是隔着飘出的窗纱和她向外飘扬的发丝,看不清容貌。

  云亦可正要转头看向别处,就发现那女子给自己传音道:

  “来自杏林的神医,能上来坐坐吗?”

  云亦可眯了眯眼,她感觉自己被算计了。但她还是依照那女子的要求上了楼。

  偷绝这么煞费苦心,应该就是要带她来见这个女子。她倒要看看……

  云亦可很轻易的就找到了上楼的路,到了那个女子的屋子前。

  门没关,云亦可就那样进去了。

  一进去就看到一个大但明显空荡荡的中堂。

  四面都挂了淡紫色的窗纱,和一些角落里插在冰裂纹的白瓷瓶里的清淡的小花,格局雅致。

  隔着一层紫纱,入目的就是打开的窗户,和站在窗口的窈窕女子。

  往窗外吹的过堂风突然停了,一阵寒流从那女子身上涌出。

  撩起了她和云亦可之间隔着的淡紫色纱布,把它们往两边的挂钩上卷去。

  她转过身来,那双绝美的蓝色的眼瞳直直地朝云亦可看过了,云亦可这才看清这个女子的样子。

  她五官略显深邃,却是一副标准的中式美女。

  她和这屋子里的打扮很配,也是穿一身柔软的紫烟罗纱裙,一个玉簪挽起一头白金色的秀发,风鬟雾鬓,气质纯洁而神圣。美的不似凡人。

  云亦可也呆了呆,很快就镇定道:“是你找我?”

  “对。”那女子语气轻柔,道:“你好,我叫北辰空濛。”

  “山献帝女兼圣女的那个北辰空濛?”云亦可倒有些惊讶。

  不过是她的话能让偷绝出马合理了。毕竟传闻是偷绝将她带出山献的,现在山献的士兵还在满世界找人呢!

  “你好,你让偷绝找我来有什么事吗?”云亦可不喜欢弯弯绕绕,直接道。

  北辰空濛也笑了,气质纯净如高山雪水:“我喜欢你的直接。

  我找你来是想让你去山献救一个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