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自怡然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十六章:他脸红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天后,杏林……

  孟小小环顾了一圈杏林,果然,又没看到云亦可。

  孟小小向春晓问道:“她人呢?”

  “小姐出门了。”春晓只是温婉的笑笑,对于这样的对话她很是熟悉。

  日常帮自家小姐处理杏林事务的春晓对此表示,习惯了。

  自从被云亦可强制摁头了之后,孟小小这两天来杏林都没看到云亦可的人影,估计是心虚了。

  连这两天的针灸都是春晓帮忙做的。

  她不想再想那个糟心的家伙,给她搞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

  她想到前几天被归海夙突然拉住,但又很快被他甩开了,太尴尬了,她马上就走开了。

  不过这男人最近真的越来越奇怪了……

  在闻着艾草的香味下,春晓把孟小小带到那张熟悉的软塌上。

  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了一个人在边上叽叽喳喳的,孟小小倒有些不习惯了。

  她忍不住先向春晓传音:“春晓姑娘医术也相当厉害。”

  春晓笑笑不语。

  孟小小少见的开了个玩笑:“不会其实真正的四大神医之一的杏林云游仙是你吧!”

  听到“神医”这个词,春晓晃了片刻神,笑笑,手轻柔的把针扎到孟小小脸部的兑端穴上,力度不多一分,不少一分。

  她轻声道:“其实小姐医术很好的。”说道这,她又笑了笑,“真的,小姐比我医术厉害,就是懒的点。不喜欢管理杏林,一般是我来而已。”

  “我倒觉的春晓姑娘你医术更好一些。”

  春晓笑着摇摇头。看她这样子孟小小也不好再说。

  等到针灸终于结束了,孟小小听着外面闹腾的动静,忽然问了一句:

  “擂台赛不是今天开始吗?”

  春晓笑笑道:“是。我带你去杏林最上面的那个观景台看吧,那里视野还不错。”

  来了两天,她和孟小小倒是挺熟悉的了,所以孟小小也没有推辞。施施然地就跟着春晓到了那处观景台。

  上去了才知道,外面闹腾的不是一点。

  外面的城主府前临时筑了个高台,一众穿着打扮各异的人坐在上面。而武圣吴修己高坐主位上。

  外面挤挤攘攘的全是人,尤其是高台边上。有几个褐衣短打的暮云城弟子在维护秩序,看着相当辛苦。

  估计是差不多了,高台上站出了个穿褐色短打的暮云城弟子,可能练过狮吼功,声如洪钟。

  当他开口朗诵规则,声音顿时盖住了所有喧闹。

  “第二轮擂台赛正式开始。本局采取二人对抗模式,对手由抽签选定。

  参赛人员共有二千零四十七人,比赛共计九天,将在暮云城的二十九处擂台上进行。

  最后一人可获得最后胜利,城主将答应他一个要求,包括但不限于收为亲传弟子……”

  他念完这句后,边上一个褐衣弟子给他递了一份名单,他清清嗓音接着道:

  “一号擂台只在决赛开启,现在宣布各擂台名单。

  二号擂台:云亦可,对,临光。”

  这是仇人局,知道二人一点渊源的孟小小挑挑眉,心里有点想笑,活该。

  “三号擂台:令狐脸至,对,角里藏锋。

  四号擂台:添香,对,冯焕之。

  五号擂台:孟小小,对,陆老六。

  …………”

  看来擂台排名越前,选手的知名度也越高。至于云亦可……孟小小已经默认她是个关系户了。

  毕竟杏林云游仙闻名天下,但她的真名相貌等等消息却被封锁了,没几个人知道,不然她也不会看到杏林才认出人来。

  台上又传来声音:“请参赛选手立即到擂台上就位。”

  话音刚落,一个高大闪着金光的男子就翻到了二号擂台之上,相当迫不及待。

  来人正是临光。

  看到这幕,孟小小不紧不慢地下了楼,表明身份,在几个暮云城弟子帮助下排开人群,往五号擂台上走去。

  上了擂台,二号擂台就在五号隔壁,孟小小看了一眼,云亦可还没上场。指不定在哪跳脚骂人呢!

  孟小小又听到一阵动静,转过头来。只见一个青衣男子运着极俊轻功,踩着几个骂骂咧咧地人头,几个跃落就到了她面前。

  看着面前的青衣玉面男子,白白净净,模样上品,咋一看就是个小白脸书生。

  孟小小的脑中自然而然的就浮现了关于他的资料。

  陆老六,男,二十二岁,于四年前入城成为暮云城七霸之一。极善轻功,著名蔡花大盗一名。因无女子报案,故无追捕必要……

  陆老六看着孟小小对他仔细观察的眼神,突然,他他他,脸红了!

  孟小小一下子就蒙了,说好的采花大盗呢?她现在可是一副男子装扮!

  全然不知道身后那座酒楼顶层有个男的脸黑了……

  下面一个褐衣的暮云城弟子给台上打了个手势,台上的宣读规则的暮云城弟子冲他点点头,又看了一眼只有一个人的二号擂台,脸色不好:

  “请各位选手速速到各自的擂台上来,过时按弃权处理。”

  又过了一会,在台下众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台上的暮云城弟子忍不住又要开口的时候。

  一个白衣女子周身玉符乱飞,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了擂台上。看着她的奇幻出场,底下顿时又是一片哗然。

  “抱歉,来晚了。”云亦可脸色诚恳,但心里已经把吴修己骂了好几遍。

  黑幕,一定有黑幕!

  云亦可还记得强制参赛这回事,她这几天可不是闲着的。找遍了城主府和吴修己的私密住宅,但都没找到人。

  看着高台上主座上的吴修己,她磨磨牙。

  她还看了一圈高台,没看到人。她可是听到风声,前几天有个白衣男子和吴叔一起坐在主座上。

  台上的主持大比的暮云城弟子看她直直的看向高台,忽略了他,心下不喜,却面色不显。

  只是朗声道:“现在我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几乎是话音一落下,就有两个声音就齐声道:“我认输。”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看去,说这话的赫然是三号擂台的令狐脸至和四号擂台的冯焕之。

  冯焕之看着众人惊讶的目光,笑着又重复了一遍:“我认输。”

  他朝添香走过去,向她伸出了一只纤细修长的大手。

  添香皱了皱眉,但还是把手放在冯焕之手中。

  两人相携而去,台下的人纷纷给他们让出了一条路,看着这双人影在众人的注视下渐行渐远……

  冯焕之认输的话众人倒也不怎么惊讶,毕竟棋绝是江湖公认的战五渣,九绝战力垫底的三位之一。

  所以他的离场只是微微引起了一点轰动罢了。

  但三号擂台就不一样了,令狐脸至和角里藏锋就是众人最期待的一场了,在座的起码有一半是冲着观看这场顶尖对决来的。

  令狐脸至这么一认输,不仅很多人一下子就受不了了,连吴修己也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可以问一下为什么要认输吗?”

  令狐脸至木着脸抬头道,语气平静:“我和他前几天就交过手了,我败了。虽然我的确还想再来一场,但我现在还有伤在身,状态不好,不能全力以赴。”

  吴修己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令狐脸至就在角里藏锋不满意的眼神下看起了隔壁二号擂台,也是城中心唯一一处在站斗的擂台。

  在有人说“认输”的时候,云亦可就好奇地看过去,但临光可不管这些和他战斗无关的事。

  又是风格熟悉的抢攻,他一个箭步冲上去就到了云亦可身前。高举重剑,剑身朝下,狠狠地往下砸去。

  云亦可一边暗骂偷袭,但电光火石之下,她一弯腰,右脚抬起,以一个下腰加一字马的造型抵住了临光的重剑。

  临光一边为她的力量和柔韧惊叹,一边抬起巨剑,运用巧劲将剑身的反震叠力,又要往下一砸,云亦可动了。

  她右脚从巨剑坠下的轨迹移开,腰身一弯,整个人呈弧形,以刚刚的高难度动作弹跳而起。

  下一刻,临光的巨剑狠狠的砸在了擂台之上,发出一声巨大的闷响。但擂台不知道由什么石质打造,纹丝不动。

  而此时的云亦可轻巧的落在了临光的金色巨剑上,双脚死死踩着剑身。

  但临光双手发力,竟连剑带云亦可平举了起来。

  这时众人都顺着令狐脸至的目光看向二号擂台。刚好看见这一幕。

  没等他们为临光的巨力感叹,就看见云亦可冲临光摇摇头,抬脚就往临光脸上招呼。

  临光眼瞳微缩,头一偏,但被云亦可一脚横扫还是踢到了脸。

  下一刻临光握剑的手巨痛,却是云亦可又一脚踩住了他的手。手一抖,剑就托手了。

  他下意识的就要捞剑,却看见一根白绫先他一步,缠住了金色巨剑,把它一带往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另一边的云亦可身边。

  接下来的战斗,胜利就一边倒的往云亦可身上倾斜。没有了武器,在短短几个回合内,临光就不得不认输了。

  台下的观众大多只看见他被云亦可单方面攻击,马上有人在下面说着闲话: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光明剑。”

  “连个女的都打不过。”

  “吹的吧!”

  ……

  听着台下对他的质疑声,临光的眼中依旧不可置信,却不再有了不服,只剩迷茫。

  云亦可把金色巨剑递给他,道:

  “可能是你之前在我手上败过的原因,你一开始就是以一种碾压的姿态想打败我,来证明自己。”

  看着临光低着头的样子,云亦可叹了口气总结道:“不是轻敌打败了你,是你的骄傲。”

  说罢她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擂台上,到了杏林顶上的观景台上。

  春晓笑道:“恭喜小姐。”

  云亦可随便点点头,看向了风平浪静的五号擂台。

  台上的那名主持比赛的暮云城弟子在站斗短短几分钟就结束了的震撼中反应过来,对着五号擂台道:

  “二位选手再不出手的话,以消极参赛处理,全部取消比赛资格。”

  五号擂台,孟小小一开始因为有人认输看了过去,后面又看二号擂台的比赛,一直没动手。

  而另一边的陆老六也没动手,一直默默地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