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自怡然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诸天之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为了避开那群太极宗弟子,云亦可打算直接带他们传送过去。

  反正他们的擂台都结束了,轮到下一场还要过两天。

  云亦可问道:“目的地在哪?”

  云亦可问这个问题很正常,温无祸也没有多想,直接道:“暮云城东郊十里的松林山山脚。”

  云亦可刚觉得这个地址有些怪怪的,好像有点印象,但又说不出来在哪看过。

  孟小小倒是一口点破了她的迷雾:“就在娄家庄附近,不超过一里路。”

  “所以他们是拿娄家庄那上百条人命来祭祀邪神了!”云亦可一下子就睁大了眼睛。

  孟小小却抿了抿唇,否定了她的想法:

  “以邪教的隐藏势力,想搞个上百人的血祭不是什么难事。而且对娄家庄下手目标太大了,不符合他们平常的喜欢暗地里搞小动作的作风。

  一定还有什么别的线索我们没有注意……是,‘天罚’吗?”

  云亦可挥挥手,不耐烦道:“直接去看看不就得了。刚好,我刚刚定好了位。”

  说罢云亦可把手放在腰间,她今天把那个白色素锦囊挂在了腰上,掩藏在缠的乱七八糟的白绫下。

  “那里有鬼魂吗?”冯焕之突然问道。

  “那是一场血祭,应该是有的。”温无祸看了他一眼。

  冯焕之摇摇头道:“那我和添香就不去了。”

  温无祸这下子是真的有些诧异了,笑道:“兄弟,没想到你还……”怕鬼!

  “走了!”

  云亦可直接打断他的话,拉开锦囊,掏出好几枚玉符。

  看似随手往空中一抛,下一刻无形的秩序之力传来,云亦可孟小小还有温无祸三人就出现在了一片茂密阴暗的树林子里。

  一直没见过云亦可这手的温无祸有点惊讶的看着云亦可,原来之前他就是这么被弄到杏林观景台上去的。

  他想起了冯焕之之前说的一句话:“之前那个阵盘也是她送的。”

  别人不知道,但他有幸看过一次,认出来了,其中一枚玉符刻的是组成天地秩序的基本符号之一,而且真的含有部分天地秩序之地。

  那其他的……温无祸不敢多想。

  “我去上面看看。”

  云亦可脚尖在树上轻点几下,整个人就跃上了最高的枝头。

  她一席白衣不染尘埃,站在一片林海之上,松涛竹曳,隐隐有玄妙字符缠绕她飞舞,这样的场景别有一翻意境……

  有一个苍老的嗓音赞叹道:“此情此景,可值入画留赏!”

  在周身布置好了隐匿阵法的云亦可不知道有人已经到了她,还想画一副画。

  这时的她看了周围一圈,看到几个零散的太极宗弟子。她极目远眺,隐隐看得到一片废墟。

  那是她第一次历练,一来却直面了那样的人间惨剧……

  云亦可眯了眯眼,很罕见的脸上不带一点笑意,本就微微上挑的桃花眼此时显得有凌厉。

  她并不像平常看起来对娄家庄的事那么平淡……

  邪教,邪神吗?

  “怎么样?”孟小小的声音出现在云亦可耳边。

  云亦可轻纵而下,施施然落在了她面前,看了一眼温无祸,面带调侃:“没几个人,估计都追温无祸去了。”

  孟小小右手摸了下左手手肘处,回头对着温无祸道:“带路。”

  温无祸带着二人在林子里弯弯绕绕,孟小小全程一声不吭,也没有怀疑他故意绕路。

  终于,三人突然进入了一片充满瘴气的地方。

  “迷阵。”云亦可给出了定论,有点感兴趣但样子。

  “还要再往前走一点。”温无祸对二人道。

  二人都点点头,但心里疑惑更甚。无他,温无祸对这太熟了。而且他不通阵法,绝不像偶然发现这个地方的人。

  所以,他要么之前就来过这里;要么就是有人带他来的这里。

  他之前支支吾吾可能和这有关系。秘密吗?

  但之前答应了不多问,云亦可也只好把这些疑问压在心里了。

  就这么一心二用地走着走着,突然整个天空都变暗了,他们到了一个黑暗狭小的空间。

  “刚刚路过了个传送阵法。”云亦可刚刚看出来了,表情镇定。

  “快点快点!”里面有人声喧闹,火把的光亮渐渐的往三人所在的地方投射过来。

  云亦可才看清处自己三人正在一个宽大的洞穴里。

  孟小小手一横,三人都退到洞穴边缘。

  “都怪那扫把星,上使在里面气的不轻。倒霉的还是我们这些下面人。”

  “上使不是走了吗?”

  “走了一个而已,还留了一个。”

  “留下的那个就和我们一样,是个下属而以,装什么高高在上。”有人愤愤不平。

  温无祸额头和两肩各贴了一张符纸。几个人在他们眼前走过,径直无视了他们。

  温无祸回头看了一眼身边,人呢!连个影子都没有吗?

  这时温无祸听到云亦可向他传音道:“这就是你的隐身办法吗?可以直接去演僵尸了。”

  温无祸也听尚可儿说过类似的话,没有做声。

  孟小小道:“我们先去前面看看。”

  云亦可点点头,却看向了另一个方向。

  那里有一个白衣男子静静站立,静若年华般美好。

  积石有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他看到云亦可看了过来,朝云亦可点点头。

  云亦可也点点头。孟小小突然看过来,朝云亦可看的方向看过去,什么也没有。

  她直接问:“发现了什么?”

  云亦可冲她眨眨眼,嘴角是不加掩饰的笑意:“我师尊来了。”

  孟小小“嗯”了一声,没有多问。

  连师尊也来了,看来那个邪神有点东西。不过有师尊撑腰的云亦可丝毫不惧,反正她只负责划划水喊加油就好了!

  他们在路过好几波太极宗弟子时,看到了一个出口。

  还没等云亦可反应,只见一只巨手打破石壁上方,以一种势不可挡的姿态往云亦可三人拍下。

  躲不了,死定了!

  绝望的念头从温无祸心底升起。但当他眼睁睁看着自己要被拍死时,那只手突然停下来了。

  一个白衣男子静静地站在巨掌下,用一根手指轻轻抵住了巨掌掌心,看起来游刃有余,风轻云淡。

  孟小小腰间突然缠上了一条白绫,往前拽了他一下。

  “走!”孟小小一把拉着还有点蒙的温无祸跟着云亦可冲进了那个出口。

  那是一个相当大的空间,更引人注目的是洞里的那座足有洞顶高的巨大石像,高大巍峨。

  那是一个戴着冠冕穿着曳地长袍的男子,雕的相当模糊。尤其是脸部,一片空白。

  但云亦可却觉得这个雕塑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是谁?那个,邪神吗?

  他的一只石雕巨手还插在云亦可他们刚刚待的石道里。

  下一刻,那只巨手从一片石头里拔出来。一个白衣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云亦可身边。

  他的神情是云亦可很少见的凝重。他微微皱着眉头,眼神还有点少见的茫然。

  一个穿黑斗篷的男子跪在巨大石雕前,念念有词:

  “伟大的神灵啊,这个世界的真正主人。我祈求你,祈求你给这些罪恶深重的迷途者予以宽恕,帮他们找到他们的归属。”

  在他刚念完,一阵地震山摇中,那尊石像把手拔了回来。抬手又要朝他们一拍,突然顿住了身形。

  一缕缕黑雾从那尊神像身上冒出,那些黑雾率先碰到了那个黑斗篷的男子。

  只见他突然“桀桀”地笑了起来,语气狂热道:

  “主啊!是你来了吗,你终于响应了你虔诚的信徒吗!请让我为你的降临贡献一份微薄之力。”

  说罢,他突然一个响头磕在了地上,那里有一块各位尖锐的石头,一抹血色缓缓渗出。

  他的身影很快就彻底淹没在了源源不断的黑雾中,只有鲜血仿佛流不尽似的向四周蔓延开来。

  一个血色的巨大阵法在那抹红色的填色下渐渐清晰,纹路繁复而诡异,血腥而扭曲,让人一看就心生恐慌之意。

  白衣男子并没有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只是冷眼旁观。

  云亦可三人更是无能为力去破坏这个阵法。

  黑雾已经蔓延了整个空间,但并没有扩散到云亦可三人周边来。仿佛以三人为中心,有一个无形的圈子。

  隔着远远的,云亦可似乎能听到黑雾里的怒吼、哀叹和哭泣,仿佛那是一切负面情绪的结合体。

  隔着诡异的铺天盖地的黑雾,但云亦可依旧能看到那座高大的石像。如同这片黑雾之海的君王,一切的黑暗都难掩去他半分伟岸。

  异变发生了,一阵“哗哗”的水声夹杂着“哗啦啦”的锁链声从地底响起,如同地狱般传出的一般,万鬼齐哭下,一个沙哑的男声以石像为中心响起。

  “是、是你?……桀桀……是你!是你!”

  声音逐渐由不可置信转为狂喜,压抑不住的疯狂笑声随着他确认的话语逐渐尖锐。

  “你是谁?”

  白衣男子一甩袖袍,高高悬于空中,踩着层层黑雾,直视那尊石像的眼睛。

  云亦可也露出疑惑探索的眼神向石像看去。

  “我是谁?呵呵…哈哈哈哈!忘了,都忘了,全都忘了!”

  他笑到后面,语气肆意下却带点悲伤,他顿了顿,“你还记得你是谁吗?!”

  他又笑了一阵,依旧是压抑着疯狂的嗓音:

  “汝等可称我为,罪!

  一切错误的源泉,所以罪果的承担者。诸天之魔,万恶之首!”

  那几句话被他念来格外气势恢宏,不知道为什么,云亦可却听出了几分自嘲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