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自怡然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绚金蝶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罪?”

  白衣男子眼中闪过一抹茫然之色,显然对这个名字并没有印象。但很快他就将茫然压了去,淡淡道:

  “我有事想问你。”

  “问我?哈哈哈哈哈……?”他仿佛听到了什么搞笑至极的事情,连石像都在震动下簌簌掉着粉尘。

  他的笑声戛然而止,声音阴厉道:“无可奉告!”

  他声音阴冷,却以一种和别人闲聊的漫不经心的语气慢悠悠道:

  “我之所以投射一抹分神出来,就是为了杀你。”

  黑雾越发浓郁,那尊石像的身形也越来越精细,曳地长袍上的恶鬼蛮兽也逐渐清晰。

  仿佛要变成人了一下般,只是那面孔依旧没有形状,是一尊无面神像。

  “你投射这抹分神出来应该花费了不少代价吧!”白衣男子不为所动,淡淡道。

  “你也好不当那里去!”他语气嘲讽,懒洋洋道:“时时刻刻被这个世界压制排斥,你连十分之一的实力也难发挥出来吧!”

  “师尊?”云亦可有点惊讶,她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件事。

  “啊!!!”一道惨叫声从她身边传来,下一刻云亦可三人身形腾空而起,以追风之姿往外面飞射而去。

  几乎是下一秒,云亦可孟小小和温无祸三人就到了那片最初的林子里。

  云亦可往身边看去,孟小小扶着温无祸,他面如金纸,眼皮紧闭却在不住的颤抖,眼角渗出点点血迹。嘴巴开开合合,却发不出半点声响。

  很明显,刚刚发出惨叫的就是他了。也很明显,他看到了不该看的。

  “你看见了什么东西?”

  云亦可急切地问道,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小瓷瓶,倒出一枚丹药,塞入他嘴里。

  吃了那枚丹药温无祸的脸色好了一些,但眼睛依旧紧闭,暗红的血迹慢慢渗出。

  他断断续续道:“线……牵着……棺……黑气……冒出……”

  从他的只言片语中,云亦可渐渐拼凑出了事情完整的经过。

  温无祸看到石像身上有一根沾了血迹的黑线,从地底延伸而来,那些黑雾也是顺着黑线蔓延上来。

  当然,也可能是黑线本身就在往外逸出那诡异的黑雾。

  顺着那根黑线,他似乎看见了一座“棺”,然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刚刚应该是师尊出手救了他,不过……

  云亦可有些着急的看着里面。她一直知道师尊在找一个人,是他吗?不是还好,是的话……

  她突然有点恨自己的弱小了,什么也做不了。

  这时孟小小拉了云亦可一把,打断了她纷乱的思绪。孟小小高声道:

  “盯了这么久,出来吧!”

  “窸窸窣窣……”一阵草动叶摇,刚刚还安静昏暗的松林冒出了许多或大或小的虫子。

  “还不出来?”云亦可横眉道,她现在可没心情和别人墨迹。

  一道白绫从她的手中甩出,直射层林深处。

  “哎呦。”一道矮小的身影被白绫拽了出来。

  云亦可手往上一抛,那道身影随着白绫围着一粗壮的树枝七百二十度悬转,被云亦可吊在了树上。

  看着被吊在空中的少女双脚乱蹬,孟小小叫破了她的身份:

  “苗芽芽,你怎么在这?”

  “哼!”

  苗芽芽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树干上爬出一小群黑色的甲虫。张着剪刀形的口器往白绫咬去。

  但它们咬了半天也没咬破白绫一丝半缕。云亦可挑挑眉:

  “别白费力气了!说了实话,我就放你下来。”

  苗芽芽横眉怒目道:“放我下来!”

  孟小小直接道:“你是怎么到这里的?”

  苗芽芽依旧还是那句“放我下来!”,但眼睛却瞥了一眼软倒在地的温无祸。

  孟小小摸了摸左手小臂内侧,下一刻一只黑色的小虫从温无祸身上慌乱的爬出,爬进了一旁的草丛里。

  孟小小又道:“为什么要追踪温无祸?”

  苗芽芽恨声道:“关你们什么事。”

  云亦可摸摸下巴推理道:“我还记得第一轮擂台赛的时候听到了:二十四号擂台,苗芽芽。”

  说着,云亦可靠近了苗芽芽:“所以第二轮的时候你也可能就在城中心,听到了温无祸说的邪神。”

  孟小小道:“你是追踪邪神来的。”

  云亦可直接站在苗芽芽面前,悠悠道:“小妹妹,邪神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东西。”

  苗芽芽咬着嘴唇,什么都没说,但也什么都不用说,就被这二人猜了个七七八八。

  她把头转过去:“我的事关你们什么事?!”

  这就是变相承认了。

  三人沉默了一会,苗芽芽又把头转过来,瞅了一眼林子里,忍不住道:

  “里面怎么了?”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云亦可转过身子去,背对着苗芽芽。

  苗芽芽好像还要再开口,这时云亦可的耳边传来了师尊的声音。

  “好了。”

  “师尊你没事吧!”云亦可连忙问道。

  “我没事,他有事。里面的人都死在黑雾里了,黑雾在他消失后也不见了。”

  没等云亦可回答,他接着道:“走了。”

  “诶!”云亦可没能叫住他,她师尊又跑了。

  “唉~”云亦可叹了口气,她还有事要问。

  云亦可抬手,苗芽芽“噗咚”一声掉在了地上,痛的龇牙咧嘴的。

  之前躲在草丛里的小黑虫马上爬到了苗芽芽身上,苗芽芽一声不吭,直接往前冲几步,身影就消失不见了。

  “她进去了。”孟小小道:“那只小虫名叫记路蛊,顾名思义,可以记忆别人走过的路。”

  云亦可倒没什么太大反应:“反正里面人都死差不多了,邪神也打跑了,随她去吧。”

  孟小小:“看来她还有别的理由。”

  云亦可想了想道:“当务之急是赶紧回暮云城让吴叔把那些剩下的太极宗弟子给处理了。”

  孟小小点点头:“我最近准备走了。”

  ……

  二天后……

  “四号擂台:孟小小,对,屠老四。”

  ……

  孟小小看着面前这个魁梧高大的汉子,一件青底发黑的小褂胸口倘开,**着上半身,肌肉喷张,长得有些凶神恶煞,穿的像个角斗士。

  屠老四,暮云七霸之一,最善力气,垄断行业:打铁。同时也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武器工匠。

  性格:暴躁自大……

  他看着孟小小这小身板,嗤笑一声:“臭小子,看你这小胳膊小腿的,还不快快投降,还能免受些皮肉之苦。”

  孟小小直接拔出来宝剑,屠老四看她的样子,嗤笑一声,抡起了巨锤向她砸去。

  孟小小自知不能硬碰硬,连忙躲开身形,但她很快就被屠老四舞的密不透风的锤影渐渐锁了所以的退路。

  一句“认输”还没说出口,一道锤子就重重地向她砸来。

  仓促之下,孟小小只来得及把剑架在身前。

  “铛!”孟小小的剑被一把砸弯了剑身,锤子顺着惯性往下砸去,孟小小下意识把左手抵在身前。

  众人以为的血肉模糊,重伤倒地的局面没有出现。

  只是孟小小左手的袖子被整个炸飞,露出了一只白的耀眼的手臂。但更引人瞩目的是她的小臂内侧有一个金色的蝴蝶图案,栩栩如生。

  “这什么?”

  “纹身吧!”

  “没想到堂堂刑绝居然在身上纹了只娘唧唧蝴蝶,还有点好看……”

  下面议论纷纷,孟小小冷着眼抬头看着面前的屠老四。

  右手抚上那个蝴蝶“纹身”,下一刻那只绚丽的金蝶从孟小小手臂上消失。一道金光在屠老四喉间闪过。

  一道细小的血线在屠老四喉间浮现,高台上许多人都站了起来。

  屠老四摸了摸喉结上的血线,如果再往里面一点点,他不敢想。

  “我宣布,四号擂台,孟小小胜!”

  ……

  夕阳西下,刚刚发芽的嫩柳条扶风而舞,微风醺人,却是离人将行。

  云亦可站在暮云城外,看着面前的孟小小,她已经换了一件玄色的劲装,暗红色的獬豸图案从腰侧,更一直延伸到颈边的立领上,外披一件宽大的黑色披风。

  配上她那张面无表情的俊脸,一股冷冽肃杀之意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高不可攀,玉面阎王来形容她再好不过。

  如果说她之前就像个不爱说话的俊俏的过分的富贵小公子,那么现在才像传说中的刑绝,杀伐果断的隐阁之主。

  如果一开始孟小小就是以这副尊容出现在她面前,她一定不会意识到她是个女的,也不会和她关系这么好。

  怪不得在临渊从来没有人怀疑她真正的性别。

  处了这么久了,云亦可有些舍不得:“怎么这么早就回去?”

  “发现了有关邪神的事自然要回去,还有娄家庄的事情也需要回去再进一步调查。”

  “那你的武林大比怎么办?”

  孟小小:“我自己的水平自己知道,放外面还算个二流高手,在暮云城根本算不了什么。

  更何况我本来就是来看热闹的,现在看到了比武林大比更让我感兴趣更要紧的事,自然要走了。”

  云亦可打趣道:“那你刚刚还那么努力,赢了还不是要走。”

  “能赢为什么要输?”孟小小看着云亦可。

  云亦可笑着摇摇头:“我就没你这么强的好胜心。不耽误你时间了,再见了!”

  孟小小翻身上了汗血宝马,扭头对她讲:

  “你也不要太得过且过了,该争的要争,该搞明白的要问清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