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自怡然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友人远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如果说她之前就像个不爱说话的、俊俏的有些过分的富贵小公子,那么现在才像传说中的刑绝,杀伐果断的隐阁之主。

  果然,人靠衣装马靠鞍!

  如果一开始孟小小就是以这副尊容出现在云亦可面前,她一定不会意识到她是个女的,也不会和她关系这么好。

  怪不得在临渊从来没有人怀疑她真正的性别。

  所以,你剧本拿错了吧!你拿的应该才是冷血霸道的男主剧本吧!

  云亦可在心中呐喊。

  但云亦可和她相处了这么久,也知道她只是看起来比较冷而已。

  现在人要走了,她有些舍不得道:

  “怎么这么早就要回去了?”

  “发现了有关邪神的事自然要回去,还有娄家庄的事情也需要回去再进一步调查。”

  孟小小一副职责所在的大义凛然语气。

  云亦可:“那你的武林大比怎么办?”

  孟小小看起来不是很在乎:“我自己的水平自己知道,放外面还算个二流高手,在暮云城根本算不上什么人物。

  更何况我本来就是来看热闹的,现在看到了比武林大比更让我感兴趣更要紧的事,自然要走了。”

  云亦可打趣道:“那你刚刚还那么努力,赢了还不是要走。”

  “能赢为什么要输?”孟小小看着云亦可。

  云亦可笑着摇摇头:“我就没你这么强的好胜心。不耽误你时间了,再见了!”

  孟小小翻身上了汗血宝马,扭头对她讲:

  “你也不要太得过且过了,该争的要争,该搞明白的要问明白来。”

  “知道了知道了。”云亦可啧啧啧几声,“别给我当人生导师,先把你自己那一堆事搞明白来。”

  孟小小摇摇头,正要说什么,突然伸手接住了云亦可扔过来的一样东西。

  “看在朋友的份上,送你一样离别小礼物。”

  孟小小把它对光一看。那是块质地上品温润细腻的白玉,和云亦可平常用的布置阵法的玉符很像,只是看起来图案更繁复玄妙。

  一根殷红的尾端打着琵琶结的丝线,它穿过玉符的一处镂空,将它吊起。

  孟小小握着它看向云亦可,云亦可看向别处,语气闲散地说道:

  “我昨天刻的一个小万界传送阵盘,戴不戴随便。

  反正遇到危险了你就把精神力投进去就能传送,把它捏碎也可以,不过那就成一次性的了。传送地址就是我在的地方了。”

  说道这,云亦可回过头来,微微眯着那双好看的桃花眼,里面盛满了笑意:“总之,欢迎前来求助!”

  孟小小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顿了顿,嘴角竟微微勾了起来,这样的一个在别人看来都不算笑了的微表情,在她做来却也别样的动人。

  果然,颜值很重要。

  云亦可也楞了片刻,感叹道:“看来我的针灸还是很有效的嘛!不过可惜你要走了,看来天意如此,你注定要当个面瘫。”

  孟小小心情很好,不去计较云亦可话里的那些不着边际的话。道:

  “既是朋友,那我也送你一样东西。”

  说着,孟小小从怀中掏出一块黑色令牌,向云亦可扔去。

  云亦可接过一看,那令牌前面是一个草书的“隐”字,背面用暗红的颜色画了一只怒目圆睁的獬豸。

  她猜测道:“这是你们隐阁的令牌。”

  “对。”孟小小丝毫不惊讶,毕竟有点脑子的都猜的出来。“你有事可以在临渊调用隐阁的人,权限相当于总管一地的舵主。”

  云亦可点点头,随手把她塞进袖子。道:“一路顺风!”

  “你也珍重。”孟小小策马奔腾,其他几人也纷纷上马,给云亦可留下了一行远去的背影。

  云亦可在暮云城外,默默地看着那几骑远去,渐渐融入了暮色霞光中。

  有缘再见,我的朋友。

  …………

  孟小小在小路上骑马狂奔,突然一驾格外宽大的马车从一旁的芦苇荡里钻了出来。

  那载马车的四匹矫健的白马脚力不俗,在那蓝衣护卫的操控下,很快就追上了孟小小的马。

  一车一马,在不宽的小路上并驾齐驱。

  那几个跟在孟小小身上的黑衣下属身边也纷纷跟了一个蓝衣紫纹的护卫。速度大降,只能远远地看着在前面的自家阁主,和那风格熟悉的马车相伴而行。

  孟小小双脚一夹,她的马一下子就射了出去,把那马车甩到后面。

  但没多久,那辆马车又跟了上来。

  一只白皙修长一看就精贵无比的手撩起淡蓝色的车窗帘,露出了一张熟悉的脸。

  只是他脸色淡淡,看起来并不打算开口。

  “哟,这不孟大人吗!”前面驾车的探一故作惊讶的看着孟小小。

  孟小小懒的搭理他。

  “诶,孟大人。相遇即是缘分,你看你骑马多累,不如上车,我们一起走一段。”探一腆着老脸邀请道。

  孟小小看见归海夙的眉毛微微皱了皱,果断道:“不用。”

  一夹马腹,二者又拉开了点距离。但很快就又慢慢靠拢了。

  孟小小看着那四匹白马喘着粗气追上来,噗嗤噗嗤的,很是废力。心下不悦,沉声道:

  “你还追上来干嘛?”

  “孟大人,这……”

  探一还没说完,就被自家殿下冷冷打断道:“与其和他较劲,还不如干脆地上来,反正就是顺路而已。”

  说完他就把手收了回去,淡蓝色的窗帘重重落下,掩去了马车中的风景……

  没过多久,马车渐渐停了下来,归海夙默默地看着孟小小挑开车帘,钻了进来。

  孟小小一进来发现马车里还有别人,一个干瘦的穿长衣马褂的中年男子盘坐在角落。

  看见孟小小进来也只是看了一眼,便又闭上了双眼。

  还有别人在场,不知道为什么,孟小小心下一松,连坐姿也放松了不少。

  孟小小与归海夙二人相对无言,都默默看着自己的卷轴,仿佛真的只是顺路罢了。

  马车迎着温暖的橘黄色夕光,向着微微沉入大地的落日跑去。

  芦苇迎风悠悠,夕日落红晖晖。

  只是,芳草有情,夕阳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