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自怡然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三章:暮云落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角里藏锋的刀狠狠拍在了添香身上,添香被撞飞开来,她在空中动了几下,但还没等她好调整身形,角里藏锋的数十道刀气便追上了她。

  “噗嗤!”

  刀气滑破肉体,红色的短打在身上裂开,又很快被另一种暗红色代替。添香的身上很快就留下了数十道血痕。

  角里藏锋冲上来又是一击时,一个白衣女子突然在添香身前出现。

  她一道白绫一卷,卷在了角里藏锋的刀上。另一只手握住鞭尾,两手一绞,呈横着的“8”字,把他的刀抵在了自己身前。

  白绫缠刀锋的部分破碎,露出了里面的细鞭。

  “认输!”云亦可喝道。

  吴修己明显对她突然出现场打断比赛的犯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接越过暮云城弟子道:

  “二号擂台,角里藏锋胜!”

  云亦可和很快就下来了的冯焕之一左一右架起了添香。

  角里藏锋看着云亦可,眼里是藏不住的恶意:

  “期待与你的交手。”

  说罢他一下子就窜下了擂台,云亦可只觉得遍体生寒。

  他是冲她来的,她确定!

  虽然之前云亦可和角里藏锋也有交手,但当时他的态度纯属就是想和她打一场罢了。

  当然,如果能杀了她,他也不会放过云亦可的。

  但现在,这段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的意图毫不掩饰,就是要杀了云亦可而已。

  …………

  “擂台赛,第九轮,共八人参与。

  二号擂台:云亦可……”

  …………

  云亦可一脚把对手踹下了擂台,突然矮身躲过一道刀意,云亦可猛的回头,和隔壁的角里藏锋对上了视线。

  “手误,手误!”他笑笑道,但眼中毫不掩饰的快意,暴露了他内心真正的想法。

  他就是故意的。

  “三号擂台,警告……”

  上面还没说完,角里藏锋一刀穿透了对手的身体,白晃晃的刀尖,滴着血,在太阳底下格外刺眼。

  他的对手云亦可认识,前几天还来过杏林,给他的未婚妻求过药,那是个脸上尤带稚气,嘴巴很甜的少年。

  “二号擂台,云亦可胜!

  三号擂台,角里藏锋胜!”

  下面很快就有几个人抬着他往擂台边的杏林里走,看角里藏锋的眼神躲躲闪闪,竟没有一个人敢说一句话。

  云亦可不动声色地转过身去,眼皮微垂,面无表情,就这样随着那几个人回了杏林。

  台上的吴修己知道,这回少主真的生气了!

  …………

  接下来的半绝赛和绝赛放在了明天,上、下午各一场。

  在杏林帮那人缝好伤口的云亦可对着边上打下手的春晓道:

  “我出去一下,接下来的杏林的事你处理。”

  “好。”

  …………

  翌日……

  “擂台赛,半绝赛。

  二号擂台:云亦可,对,娄离失;

  三号擂台:角里藏锋……”

  …………

  角里藏锋的对手是个穿一身绿衣的苗条中年女子,外露的肌肤上裹着渗血的绷带,脸色煞白。

  收回视线,云亦可看着面前的男子,估摸三十出头,比自己还要矮一点,但云亦可本就身材高挑,可以和一般的男性媲美,这个倒正常。

  只是他的五官轮廓有点像家里的那个小朋友,云亦可问道:

  “你认识娄离园吗?”

  “认识。”他看起来是个稳重的长相,给他的话语平添几分可信度,“我二伯家里的小表妹。”

  他抬头看着云亦可:“我知道表妹在你那,我是家族派来处理娄家事情的。”

  “行!”云亦可点点头,“我等会去问下吴叔,听他的。”

  娄离平点点头:“好。”

  “比赛开始!”

  云亦可正要动作,只听娄离平高声道:“我认输。”

  “我也认输!”

  三号擂台上那个女选手紧随其后道,她声音有点虚,却因为众人刚刚的沉默中显得格外清晰。

  片刻死一般的寂静后,是所有人的哗然。

  吴修己问道:“为什么?”

  娄离平看起来沉稳的表情也露出了一点气愤:

  “昨天夜里有人偷袭,藏头露尾,身份未知,疑似杀手。最后在我拼命反抗下,侥幸逃的一命,但还是身受重伤。目前无力再战。”

  “我也是一样的遭遇,不过那个蒙面人用的是刀。。”

  那个女子道,她一脸恨恨地看着角里藏锋。

  “阴谋,一定是阴谋!”

  下方有人闹开了,就在吴修己沉吟不定的时候,角里藏锋一点也不在乎别人对他指指点点的目光,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道:

  “啧,竟然他们比不了了,不如直接决赛得了,你说是吧?城主大人!”

  “我附议。”

  却是云亦可喊道,同时直直地看着吴修己。

  看着自家少主不容置疑的眼神,吴修己叹气道:

  “那么决赛就现在开始了。”

  …………

  因为决赛提前了,整个擂台周围被围的水泄不通,还不停有人飞快赶来。

  平时难得开放的一号擂台开放了,它是周围四座擂台的四倍之大,而且比它们还高整整三尺。

  “我宣布,擂台赛,绝赛正式开始。一号擂台:云亦可,对,角里藏锋!”

  “哦!”下面的人都欢呼道。

  云亦可盯着眼前的角里藏锋,听到比赛开始的口令时,正要动作的她突然一僵。

  “滴答、滴答……”

  有水溢出的声音出现在了云亦可耳边,粘稠、沉重,顺着一种诡异的节奏,让云亦可隐隐心下发凉。

  “哗啦啦……”

  一阵细碎的锁链移动的声音夹杂着拍打着什么的水声,响起了。之前的滴水声节奏更快了。

  “嘻嘻嘻……我要出去……嘻嘻嘻嘻……放我出去……桀桀……为什么……嘻嘻嘻……我知道错了……哥哥……嘻嘻嘻嘻嘻嘻……”

  一阵断断续续的、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夹杂着一些疯狂的呓语,声音渐渐变大,同时还有铁链剧烈响起时声音。

  那个声音越来越近,就像贴在耳边响起的一样。云亦可似乎闻到了淡淡的铁锈味,空气也逐渐粘稠湿重……

  就在这时,一道雪亮的刀光斩破了眼前渐渐浮现的血色。

  云亦可悚然惊醒,她竟然入幻了,但角里藏锋锋利的刀芒已经到了眼前……

  而在所有人的眼中看来,云亦可从比赛开始的时候,就一直呆呆地不动,仿佛看到了什么似的,神色有几分恐惧。

  而角里藏锋在另一边若无旁人般的蓄势,带着冲天刀芒和所有人怀中刀剑齐鸣的声音往云亦可劈去。

  这一刀,势不可挡。

  角里藏锋的嗓音淡淡:“藏刀三年,势必以血洗之。”

  云亦可在刀光离她近的不能再近的时候才清醒,但一切都晚了。

  眼看着血光将起,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斩杀。有些人闭上了眼睛,高台上的吴修己猛的站起来。

  刀芒过后,一个白衣女子依旧俏生生地立在场中,仿佛那道刀芒并没有打到她一般。

  只是一头青丝如流水般倾下,带着一点点的闪着亮光的碧色粉末。

  角里藏锋略惊讶了一下,但手中不慢,举刀回攻,再补一刀。

  但云亦可周身先是有许多玉符亮起,接着整个人都从角里藏锋的刀下消失不见了。

  临时构建的传送阵法吗?

  角里藏锋不动声色地环顾了四周一圈,没有人。

  突然他举刀往空中劈去,一个白色的身影一闪而过,刀气劈了个空。

  只见场中云亦可的身影在空中不断闪现,躲过了一道道刀芒。满场玉符横飞。

  最终,云亦可悬立半空之上,周身符文乱飞,一道凝实的刀芒被凝固在云亦可身前一寸。

  接着刀芒破碎,整个擂台都浮现了以玉符为首的玄妙符号,各个字符间隐隐有丝线连接,组成了一个复杂的大阵。

  角里藏锋心惊之下看向云亦可,但她现在和平常气质简直判若两人。

  云亦可有一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就算平时不笑的时候也隐隐带着几分笑意。但当她把所有表情都敛起时,她的脸上只剩下了,凌厉!

  她站在漫天字符中心,周身的字符已经全变成了金色,在符文的印射在白色的纱裙上,显得整个人如神临世,睥睨天下。

  云亦可抬手,整个擂台的字符仿佛都活了起来,她要攻击了。

  “认输。”

  角里藏锋不紧不慢道,这个陌生的话语从他嘴里说出来,仿佛和宣布胜利没什么两样。

  云亦可眯了眯眼,手接着往下压,她想杀了他。

  若不是师尊提前在她头上的碧簪上布置了可以保她一命的禁止,她就又死了。

  再加上角里藏锋对她之前接二连三的挑衅,她有这个念头很正常。

  吴修己道:“既已认输,就算了。私下解决。”

  最后四个字只有云亦可听见了,云亦可抿了抿唇,把手收了回去。

  吴叔对她很好,她还要给吴叔留点面子。

  她抬手,无数玉符从空中飞入她的袖口。

  角里藏锋笑笑,仿佛刚刚的你死我活没有发生过一样。纵身一越,跳下了擂台,跑了!

  云亦可默默地看着他的背影,也没有阻拦,因为不必要……

  “我宣布,武林大会,最终的胜利者是,云亦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