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自怡然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七章:蓬莱客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有人?

  云亦可下意识在屋子里搜寻了起来。但没找到师尊说的那个人。

  这时云亦可听见自家屋子东面的小窗打开了。云亦可身影一闪,和偷偷爬窗进来的北辰空濛打了个照面。

  这时的北辰空濛和刚刚的衣着又大不相同。

  这时的她穿了一件淡紫色的纱裙,裙下若隐若现的是一双笔直修长的玉腿,在这冰天雪地里,穿的简直算清凉了。

  云亦可脑中自然而然想起了腿玩年这个梗。

  不过相当于之前在揽月殿里的那个山献圣女,这样打扮的北辰空濛,才像是云亦可在暮云城遇到的那个离家出走的少女。

  “嗨!”云亦可说着给她拖了个凳子垫脚。

  北辰空濛踩着凳子进了屋子,顺手把窗户给关上了。

  云亦可:“你怎么偷偷跑过来了?”

  北辰空濛那双好看的蓝瞳微微睁大,嘴唇微嘟,是一种带着矜持的天真可爱。

  “我才没有偷偷过来,那些主祭大人都知道我过来。”

  云亦可不接解道:“那你干嘛爬窗户?”

  北辰空濛一脸理所应当:“这样快啊!”

  云亦可琢磨了一下,才发现这间屋子东面的窗口离揽月殿最近……

  “你这么急干嘛?”

  北辰空濛拉着云亦可就要出门:“我来问问你什么时候去给国师哥哥看看啊!”

  云亦可略带无奈道:“现在去都可以。”看把这孩子急得。

  北辰空濛却停下了脚步,有些懊恼,垂下了头:“对哦!国师哥哥现在不在指星峰上。”

  云亦可:“……”那你急什么!果然,爱情使人头昏。

  北辰空濛问到:“对了,你有什么要求吗?”

  云亦可随意道:“给我找个店面,让我把杏林给开起来,反正你带着梅不群来杏林找我就行了。”

  北辰空濛:“这倒没什么难度,放在山献雪都就可以了。”

  云亦可:“好。”

  二人说着话,就走到了前厅里。北辰空濛突然呆了一下,对云亦可道:“你这里来有别人呐。”

  云亦可呆了一下:“没……”

  还没说完就见一个白衣男子施施然地坐在主座上,放下了裂冰纹的白瓷茶盏,抬眸向二人看来。

  没顾得上被打了脸的云亦可结巴道:“师、师……师尊!”

  白衣男子点点头,却把视线看向了北辰空濛:“你看得见我。”

  “当然。”北辰空濛不假思索脱口而出,“这里是山献圣峰。”

  言下之意,这里是我的地盘。

  “也对。”白衣男子道,但仿佛又带点别的意味。

  云亦可突然想到了那邪神说的一句话:“时时刻刻被这个世界压制排斥,你连十分之一的实力也难发挥出来吧!”

  北辰空濛那双梦幻的蓝瞳里带着几分迷茫道:

  “我确认我没见过你,可怎么觉得你有点眼熟呢?”

  白衣男子脸上带点淡淡的笑意,语气平铺直述,仿佛是在阐述事实道:

  “是有点眼熟,可能有缘吧!”

  云亦可心中不知道为什么警铃大作,对北辰空濛道:

  “你能给我讲讲梅不群的病情吗?”注意,你喜欢的人是梅不群!

  北辰空濛点点头,刚要开口,突然转头对白衣男子道:

  “对了,你既然是云神医的师尊,那你的医术是不是更厉害,那能给国师哥哥看一下吗?”

  白衣男子道:“本来是应该我出手的,毕竟我和他在二十年前有个约定。”

  对啊!能教出这么年轻的四大神医,本身就是一名神医,又和国师哥哥在二十年有个约定。

  北辰空濛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吃惊道:“您是蓬莱客先生!”

  “好像是有这么个名号。”

  …………

  “谢谢,谢谢你救好了燕儿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您真是神医在世啊!”

  “我只能救她一时,她触犯了法则,活不过几年了。”

  “什么……什么?您能救她的,对吧!您是神医,求求你救救她!”

  “暨哥,你别为难先生了。我的情况我知道,还能陪你们几年,我已经很满足了。”

  “可是……”

  “没有开始,方芳,把暨哥带出去冷静一下。”

  “好。”

  “先生……我能问一下,我这样对我的孩子有没有影响。”

  “没有,如果你不生这个孩子的话,起码能再活好年。”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她仿佛没听见后半句话,满脸幸福。

  “先生,不知道您的尊姓大名?”

  “不知。”

  “那你从何而来?”

  “……你不必问这么详细,我从蓬莱来,在这里也只是路过而已,不会久留。”

  …………

  云亦可也微微有点吃惊,但也就是那样了。她师尊游历这个世界不知道多久,大小马甲肯定也不在少数。

  北辰空濛问道:“那冒昧问一句,先生怎么称呼?”

  云亦可脑子嗡的一声响,这么久了。她还真不知道自家师尊叫什么名字。他没说过,她也从来不问。

  云亦可这时候才知道,她有多么不了解他。

  白衣男子想了想道:“云上。”

  “哦。”北辰空濛也没多想。

  云亦可却脑子又是嗡的一声,不过这次和之前的原因完全不一样。

  云上,是因为我姓云吗?还有……

  北辰空濛没注意在一旁胡思乱想的云亦可,向云上殷勤问道:

  “那请问先生您打算什么时候给国师哥哥治好他的病呢?”

  云上:“不。”

  “可……”

  云上打断北辰空濛的话,接着道:“因为一些原因,我不能亲自出手。不过我会指导亦可来治好他。”

  “哦。”北辰空濛点点头,感激道:“那谢谢您了,如果二位有事相求,我们山献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云亦可:这还没治好呢,就敢这样许诺。

  不过她能这样承诺,也证明了她和梅不群在山献的地位,和世人对蓬莱客的信任。

  “我这去告诉国师哥哥,您来了的消息!”

  北辰空濛说完就跑了,速度十分之快,还连跑带跳的,心情十分之好。

  云上看向表情有些丧丧的云亦可,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师尊~”云亦可拉长着嗓子道,抬起头来看着云上,表情垂头丧气的,“我发现你瞒了我很多事。”

  “你可以直接问我啊!”

  说起这个云亦可就来气,一拍桌子,道“我倒想问,你人又不知道跑哪去了!”

  云上愣了愣:“我不是故意躲着你,只是,有些事情我自己也不知道。”

  云亦可看向她家师尊:“为什么?你不是……”天道吗?

  “我不知道。”云上垂下眼帘,神情罕见的有点茫然。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不知道我是谁,也不知道要干什么。

  我也试过一念断山河换天地,但,最终我发现,这些都没有意义。

  也曾认识过几个人,但回首,他们都已成历史……更多时候我只是游离在大千世界里,活成了一抹游魂。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了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我感到我的力量受到了压制,仿佛有另一个存在掌控这这个世界。

  当时我是兴奋的,因为我可能找到了一个和我一样的存在。于是,我再那个世界停留了很久,但,当我找遍那个世界,也没发现和那个可能我一样的存在。

  后来我又发现了好几个世界,都给我一种同样的感觉。它们向我证实了他的存在。

  我找了很久,久到我开始怀疑,直到发现了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怎么了?”云亦可问道。

  “这个世界是对我压制最严重的一个世界,它时时刻刻都在排斥我的存在,我甚至都不能久留。”

  “所以你把我敢下山就是因为你马上就要走了吗?”云亦可反应极快,猜了出来。

  云上无奈道:“那是历练,不是赶你下山。”

  “多久?”

  云上知道不回答她,她死缠烂打的更不得消停,道:“……一年。”

  云亦可磨牙道:“那你就不能带我一起走吗?!”

  “是可以,但我还是有点不甘心。”

  “所以忍心把我扔下山了?!”

  云上:“……”

  怎么忍心,还不是一直偷偷关注着小徒儿的动向,私下里调查她来往的那些人。

  那可真是把人的前世今生都查的差不多……

  云亦可道:“你接着之前的话接着说。”

  “好。虽然这个世界对我压制很大,但冥冥中我感应到,这个世界和之前那些不一样。它还藏着什么。

  于是我开始在这里发展部分势力,不断的让外界来者降临,来试探这个世界,看看世界会不会排斥他们。结果是不会,只有我……好几千年了,我还是没找到他。”

  “那邪神呢?”

  “那个邪神不是他,我有预感。而且当我发现他的时候,我心底对他的厌恶感是做不了伪的。”

  “所以你还是没有找到他?”

  “对!”

  “那为什么一定要坚持让我下山历练。”

  “你是变数。”

  云亦可之前也听他说过这句话,但现在的心情完全没有之前的窃喜。

  “就像邪神,我在这里断断续续的经营了上千年,知道有邪教的存在,但完全不知道他们身后还藏了这样一尊神。但你出山后……”

  “没过多久他就自己蹦出来了。”云亦可没好气接道。

  都把话说的这么清楚了,云亦可反倒轻松多了,她看向云上,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