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自怡然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一章:金色竖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枕夏默默地看着这个红色的空间,眼中瞳孔收缩,变成了一轮妖异的暗金色竖瞳。

  她微微眯着眼睛,打量着面前的黑袍人。

  他悬浮于半空中,佝偻着身子,手上握着一把黑色权杖,那色宽大的黑袍兜头套尾,很有神秘感。

  “不对,你是谁?”他嗓音苍老,语气夹带着说不出来的高高在上。

  很明显,抓错人了。

  枕夏嘴皮一掀,给了他个不屑至极的笑容,抱臂道:

  “我是你祖姑奶奶!”

  “哼,大胆!”

  那黑袍老者很明显被枕夏的态度给气到了。多少年了,还没有人敢这样和他说话。所以就算不是目标人物,他也打算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娃子一个教训。

  他低声吟唱道:“至高无上的主啊!您虔诚的信徒祈求您的眷顾,请将这名异教徒给送往您神国的彼岸。”

  说着,他高举权杖,一道肉眼可见的黑气从权杖上散发出来。水流声和铁链声渐渐响起。

  “呵。”

  枕夏却只是轻笑,所有的声音都随着她这声嘲笑消失了。

  她自言自语道:“看来封印又松动了。”

  她脚尖轻点,整个人便浮空而起。那双极具侵略性的竖瞳危险的一眯,身影便冲到了黑袍老者身前。

  白皙的小手握拳,暴发着金芒,以一种势不可挡的气势向黑袍老者的头部砸去。

  黑袍老者在受了这一拳后化为了一阵黑烟,消散在原地。而在枕夏的身后,又一个身边略微黯淡的黑袍老者在度出现。

  他举杖向前轻点,一阵浓厚的黑雾向枕夏冲去,滚滚黑雾里隐隐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手掌,向枕夏拍去。

  枕夏毫不犹豫转身又是一拳,她本就娇小的身影和那巨大的手掌对比,显得更加渺小。

  但就是这样渺小的身影,暴发出惊天动地的光芒,冲破了滚滚黑雾。

  她背着双手,如一轮太阳似的悬立在空中。黑雾遇上她身上散发出来光芒,便如光消蚀黑暗般蒸发不见。

  “你是谁?”

  那黑袍老者再度发问,不过他的语气已经由原先的高高在上变成了惊恐,他感觉不到真主的气息了……

  “我说过,我是你祖姑奶奶。”

  枕夏脸上不屑的笑容依旧,但那黑袍老者却再不敢轻视。

  黑袍老者在枕夏的隔空一指下又化为了一道黑烟散去,不过这次没有再次出现。

  “不是真身啊!可惜了。”

  枕夏撅起嘴巴道,看了一圈这个封闭的小空间,闭上了眼睛。

  她的身影逐渐模糊,再睁眼时,已经变成了原先的雪原。

  …………

  “醒了。”

  小部分橙红和大面积的青色占据了她的视野,孟小小睁开眼睛,模糊的景物在她眼里渐渐清晰。

  孟小小看着面前的神色有些担心的云亦可,还是呆呆地,用力眨了下眼睛,没有说话。

  云亦可问道:“孟小小,你怎么了?”

  “没什么。”孟小小闭上了眼睛,“我最近在你这待一会,能隐瞒一下身份吗?。”

  “好。”

  云亦可也知道她不想多说。那满身可疑的青紫痕迹,她也不是什么少不经事是纯洁少女,自然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不过看起来孟小小并不想过多谈论,她也自然不会去多问。

  这次出场,虽然还是一身男装,但她难得没有掩饰自己的女性身份,于是云亦可扔了套粉色纱裙给孟小小。

  孟小小拎起纱裙一角,不解地看着云亦可。

  云亦可才不会说是想看她穿女装,一脸理所应当道:“是你说不想暴露身份的,所以现在你就是春晓,应该没什么人怀疑。”

  孟小小问:“春晓呢?”

  云亦可道:“她最近独自办事去了,不会出现。”

  孟小小点点头,也没有多问,云亦可钻出房间,给她留出换衣服的空间。

  当孟小小换完衣服出来后,看见了满天的雪景,而她刚刚出来的房间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云亦可手上停着只金色的大蝴蝶,一人一蝶看起来相处很是融洽。

  那只金色大蝴蝶枕夏看到孟小小,就亲热地扑了过来,雀跃地围着她旋转翩飞。

  “好了?”

  云亦可也看到了她出来了,呆了一下。如果说孟小小之前扮男装,因为太过秀气和身架子骨偏小显得年龄较小,那么女装就是另一种风情了。

  她面无表情,乌发蝉鬓,肌肤如脂,眉若轻烟,秀气精致的容貌带着几分清冷,浑身透着一股拒人与千里之外的冷漠。

  孟小小回道:“嗯。”

  云亦可眼神追着那只金蝶,问道:“它叫什么名字?”

  孟小小:“浮金。”

  云亦可看了一下孟小小苍白的脸色,估计是怕她冷,又不知道从哪取出了件粉色的厚披风,给孟小小围上。

  一边围着,还絮絮叨叨的:

  “哎我说,你还是穿女装更好看一些,妥妥的当世第三大美女。”

  孟小小默默把披风上的那个兜帽给戴上了。

  云亦可:“哎呦,害羞了!不过我说的都是真的。”

  看她实在不想搭理自己的样子,云亦可道:“算了算了,不逗你。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枕夏。”

  孟小小这才看到边上还站了个娇小的黄衣女子,枕夏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那眼神有些复杂,云亦可又道:

  “枕夏,以后在外人面前叫她春晓。”

  枕夏把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草根吐出,有些阴阳怪气道:“好的,我的小姐。”

  孟小小终于开口,问道:“现在在山献哪里?”

  “在去找梅花山上种梅翁的路上。你没事吧?”

  孟小小道:“还好。”

  转头看见那间帐篷似的屋子又出现了,云亦可撩起门帘道:

  “你睡了整整一天,一定饿了,我们先吃点东西再上路。”

  一向理智的孟小小自然找不到反对的理由,也进了帐篷。

  所以当她出来后,屋外又凭空变出了一架由四只黑白的雪橇犬拉着的白色雪橇,孟小小也没有多问,直接坐了上去。

  不过很快她就发现那四只雪橇犬都是造型逼真的傀儡……

  在她眼里,云亦可简直浑身上下充满了谜团,不过这也是她愿意和云亦可相处的原因。

  她喜欢探究真相过程。

  在她们离开后不久,一个穿宽大白色长衣裤的半大少年出现在了原地。

  他鸦青的眉不着痕迹地轻挑,称得眉心的竖直的红口子更加突出。

  “战斗?”

  他顺着雪上突然出现的两道车辙继续前行……

  …………

  坐着雪橇速度很快,随着快海拔的下降,白雪渐渐被青草代替,一条不大的溪流卷着白浪奔流不息。

  “这才对嘛!”云亦可感叹一句,“全年都是雪,怎么可能种的活梅树。”

  孟小小也没来过这样的地方,看着陌生的风景,原本阴郁的心情也开始转好。

  终于几人眼前遥遥出现了一座不高的白粉红相间的山,在一望无际的绿色下显得格外美丽。

  走进了,才发现那座山开满了漫山遍野的梅花。

  明明现在还是夏季,对着这些提前开放的梅花,三人却一点儿也不觉得突兀。

  云亦可拿着地图校对了一下,确认道:“这里就是梅花山上种梅翁居住的地方了。”

  孟小小:“传说这里一年四季都有梅花开放,竟然是真的。”

  “那我上去了。”云亦可大大咧咧就要上山,却被孟小小拉住了。

  孟小小沉声道:“传说这里梅树虽美,却藏着无数毒虫。山献之前就派了不少人,想请这位毒医过梅不群看病,却是都死在了这片美丽的梅花林里了。”

  “我先试试。”

  云亦可说着,往这片梅花林里走了几步,当她离它们还有不到两米的时候,梅树里突然飞出数十只粉色的虫子。

  云亦可猛的后退几步,脚边的草丛又爬出好几条蜈蚣,云亦可赶忙把手往袖子里一掏。

  但她还没掏出驱虫的药粉来,一只金色的蝴蝶便飞到了她身边。所有的虫子先是一僵,然后都飞快地爬回了草丛和树上。

  孟小小走上前的,浮金摇曳着绚丽的金翅,停在了她的肩上。

  孟小小判断道:“看来浮金对它们有压制作用。”

  原本打算用药粉和法宝开路的云亦可开心道:

  “看来我们这一路会轻松很多。”

  云亦可想起了之前在暮云城画世界,所有的蛊虫都围在孟小小身边却不敢靠近的场面。

  应该就是这只蛊帝发挥的作用,这就是来自等级上的绝对压制吗?

  三人都往山上走去,托了浮金的福,一路都没几只虫子敢近身。

  “你之前都不怎么把它放出来,现在放出来有事吗?”

  “没什么。”

  孟小小看着满场乱飞的浮金,道:“之前是因为不好解释,怕招惹不必要的麻烦,倒是把它闷坏了。”

  云亦可点点头,在半山腰的时候,就看到浮金飞向了一个虫堆,五颜六色的蛊虫爬的密密麻麻,绝对是密集恐惧症的天敌。

  浮金飞到虫堆上面,那些蛊虫都如潮水般退去,只是速度没有之前遇到的那些毒虫快,仿佛在犹豫什么似的。

  蛊虫一层层逃离,露出了一个抱膝的少女,又是个熟人。

  “苗芽芽?”

  苗芽芽抬头,不同于之前在暮云城的她,一直给云亦可一个暴躁任性,张牙舞爪的印象。

  现在的她没有之前那股鲜活劲,倒有些心如死灰的样子。

  怎么她遇到的两个熟人都这么反常呢?云亦可在心里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