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自怡然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三十四章:梦:废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孟小小三人突然出现,吓跑了憩息的小鹿。

  孟小小先观察了一下周围环境,这是一个不大的空间,三个人站在一起,不显得拥挤,但再多几个就不一定了。

  这里除了他们没有其他人,看起来倒是安全,孟小小向种梅翁问道:

  “这是哪里?”

  种梅翁捋了把胡子,一脸高深莫测道:“一个安全的地方。”

  拓拔小蛮吐槽道:“说了和没说一样。”

  种梅翁毫不犹豫就敲了她一个暴栗。

  拓拔小蛮不服道:“我说的没错啊!你刚刚就是在废话。对吧,春晓姐!”

  孟小小想起来自己目前还是春晓,拨开茂草走了出去,道:“先出来再说吧。”

  三人出了这个隐蔽的小空间,才发现自己在一个幽深峡谷底下,刚刚就待在一块被茂草遮住的凸出的岩石下。

  种梅翁却径直往一个方向走去,孟小小和拓拔小蛮二人跟上,在峡谷的最深处,却看到一个破败的小木屋,和梅花山上那座简直一模一样。

  在孟小小惊疑猜测之下,种梅翁缓缓走到了门前,颤抖着手把门推开。

  “吱呀”一声,和掉下的尘土证明这门已经很久没开过了。但孟小小认为的屋内布满尘埃的家具没有看见,却看见一个正唯恐避之不及的人。

  正是那黑袍二长老,另外一个黑袍下属倒没看见人影。

  种梅翁三人慢慢往后退,那二长老慢慢往前走,走出了破旧的木屋。

  “哼!又见面了。”

  他长杖往地上狠狠一杵,一道肉眼可见的淡黑色薄膜覆盖在了峡谷上方。

  对着突然出现的黑袍二人,孟小小一把把那一老一小护在身后,站在了最前面。

  二长老看起来虽然有些狼狈,却依旧用一种戏谑的语气道:

  “桀桀,跑这么远,连传送阵波动和目的地的坐标都没隐藏,这叫我如何是好意思呢?”

  “靠!姓温那小子坑我。”种梅翁气得咬牙切齿,把拓拔小蛮往身后一推,“小蛮快跑,老头子我拖住他们。”

  “哦!小蛮?”那二长老语气有些惊喜,“是那个藏的不错的南诏余孽,拓拔小蛮吗?”

  种梅翁觉得拓拔小蛮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那直接的,就差左眼写个成事不足,右眼画个败事有余了。

  二长老看了拓拔小蛮突然僵硬的脸,了然道:“我主慈悲,丢了个绝杀榜第十的云亦可,又找到个第十一的拓拔小蛮。”

  突然金光一闪,但打在了突然弹出的黑色结界上,二长老依旧是那副神棍嘴脸,诚恳道:

  “感谢我主护佑。”

  浮金一击不中,又是连续几击,但都没有切开那道黑色的结界,不甘心地飞回了孟小小肩头。

  这也正常,浮金的能力大多偏精神方面,攻击力却是不算强的。

  可能是刚刚的撞击过的原因,它的磷粉逸散在空中,被浮金拖出了一道金色的轨迹,很是梦幻。

  拓拔小蛮突然睁大眼睛,道:“你……”

  “闭嘴!”

  孟小小知道她因为浮金认出了自己,之前在遇到她之后浮金就一直躲在她袖子里,就是怕露馅。但现在却不是隐藏实力的时候……

  二长老“桀桀”冷笑几声,抬杖轻点,黑雾形成的巨柱洞断对面的三个蝼蚁。

  他看见拓拔小蛮那张布满恐惧的脸,心下愉悦之余,转身就走。

  他很快就回到了太平教最近的分舵,一近去就看到一个佝偻的熟悉身影。

  二长老惊喜道:“大哥!”

  “不错。”沙哑的嗓音响起。二长老更加惊喜了,甚至激动的手都不知道放哪里了。

  “我们来看看刚刚的过程。”

  “好。”

  二长老自然不会拒绝,就看见他大哥抬头,一个黑雾为边界的浮屏在空中出现,里面站了四个人影。

  赫然就是刚刚他杀掉拓拔小蛮前的那一幕。只见那道金芒在他的结界上连砍几下。

  但都没有成功,他举起木杖,轻而易举的杀死了那三只蝼蚁,但有一只蝼蚁并没有倒下,竟然在和他对持交谈,突然一道金光洞穿了他的身体,从他的后心处飞出。

  他捂住心口,缓缓跪在了地上,没有了生息。

  “不!”

  二长老看着渐渐暗下来的浮屏不可置信道,但同时,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也渐渐的变透明了起来。

  “废物!”

  他听见他大哥不带感情的说道,丝毫没有悲伤之感。

  他急于辩解道:“我不是……”

  “呦!”

  一道声音打断了他,一个人站在洞口处,上半身被阴影所笼罩,醒目的是他腰间上挂了一把鬼头刀。

  他开口,拉长着嗓子道:“二长老居然就怎么死了,这怨气足的啊!不如……”

  他轻笑几声,笑的充满恶意:“给我拿来祭刀吧!这样还能给真主尽最后一点力。”

  二长老惊恐道:“不……”

  但他下一刻就听见一道沙哑苍老的声音随意道:“也好,这是他能为真主做的最后一份贡献了。”

  “不!我不!绝不!”

  听着他们两仿佛在处理猫猫狗狗的语气,二长老声嘶力竭地喊道。

  但他看见那把鬼头刀的主人伸出手来,向他握去,他感觉自己的脖子被死死的捏住,动弹不得半分,就这么被他当着一大群黑袍人给提走了……

  “不……”

  二长老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拓拔小蛮三人还在自己面前,而他竟然走了个神。

  刚刚神游具体内容好像有什么被他忘了,但也可能他只是发了个呆而已。

  毕竟,面前这几只蝼蚁太让他提不起兴致来。

  他提起木杖,黑色的雾气如他所料的洞穿了意图逃跑的三人。

  也不对,有一个人一直站在原地,她穿一身兜住头脸的粉斗篷,没有逃跑。

  但她也被黑雾所洞穿了身体,胸口一个大洞。

  她没有像那二只蝼蚁一样倒下,正当他觉的奇怪时,他看见那身斗篷颜色逐渐加深,很快就变成了一个熟悉的佝偻的黑袍人。

  “大哥?!”二长老忍不住喊出声来,但很快他又摇摇头,否认道:

  “你不是他,你是谁!”

  “对,我的确不是大长老。”

  一个冷艳的女声从那席黑袍中传来。

  听到她的声音,二长老的眉头一皱,但很快就舒展开来。他疑惑道:“怎么是你?”

  “哼!二长老,你可是把我好不容易炼出来的分神给杀了。”

  那冷艳的女子声音分外冷漠,让二长老面露讪讪之色。但他又不肯在这个吃亏的话题多说,转移话题道:

  “我就说大哥怎么会在这里,他明明在禁地里侍奉真主,十多年都没有出来。”

  那冷艳女声带着说不出来的阴阳怪气:“是啊!大长老在禁地待了这么多年,但管理教里上下的却不是我们名存实亡的二把手,被架空的二长老。”

  “你!”二长老没想到这个女人今天就和发了疯一样,面色不善。

  但他还没说话,就听见她带着嫌恶的口气说道:“废物!”

  “你再说一遍!”

  二长老牙呲欲裂,突然一阵危险的预感响起,他感觉心口一空,一道金光穿心而过,他捂着心口缓缓倒下,世界渐渐归于黑暗……

  二长老有些疑惑的看着对面的三人,感觉似乎那里不对,他想了想,还是按照自己的上一个念头,举起了长杖,但它悬在半空中,无法往下点去。

  他抬头,只见那道粉色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突破了自己的结界,冲到了自己身前来,还抓住了自己的法杖。

  二长老眉头紧蹙,就看见那兜帽被掀开,一个黄衣娇小的女子披着斗篷,依旧是那种居高临下的姿态,这让他觉得格外不舒服。

  突然她松开了自己的长杖,但自己的胸口一空。他低下头,看见一只娇小白皙的手从他肚子里穿出。

  他缓缓倒下,就听见一个软糯的声音冷冰冰道:“废物!”

  二长老眼前的世界逐渐黑暗……

  二长老有些疑惑地看着面前的三人,感觉又有什么忘了。

  等等,为什么是“又”。他绞尽脑汁地想着什么,突然峡谷上方传下了一句话:

  “废物!”

  “废!物!废!物!废!物!”

  “废……”

  峡谷回声不断,接着,一块巨石突然砸下,他身体一沉,再次陷入了黑暗。

  等等,为什么是“再次”?

  二长老看着面前三人,一种诡异的熟悉感袭来,他突然抱头道:“不对,假的,都是假的!醒过来!快醒过来!”

  这时一道匕首从自己的脖颈处扎下,那个拓拔小蛮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眼前,眼神还带着不可置信,她惊喜又痛快的对他说道:

  “废物!”

  黑暗再次袭来……

  不对,中招了,快醒醒!我不是废物!醒醒!快醒醒!

  二长老一次又一次地陷入黑暗,血红色的颜色染红了他的眼睛。他一次又一次地把黑暗驱逐,但不过是陷入了一轮又一轮的循环……

  他突然听见一声龙吟,黑暗再次退出,二长老又看到了面前的三人……

  一道龙息从天而降,二长老崩溃了。

  “啊啊啊!老子不奉陪了!”

  他直接把结界给撤销了,整个人腾空,豪无防备地迎着那道龙息飞去。

  “啊啊啊!”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被灼烧侵蚀,就在他露出了释然的笑容时,一道黑雾突然从他身边浮现,一只苍老的手拉住了他。

  “废物!”一个苍老的声音冷冷道。

  “放了我啊!让我死!……”二长老剧烈挣扎,但还是被拉进了黑雾中,消失不见了。

  “不是来救他的吗?怎么感觉他在求救啊?”云亦可疑惑道。

  “不知道。”孟小小声音有些虚弱,她并不知道幻境里发生的事情。